team iron man

【钢铁侠中心】孤身一人·十七

感觉快要写完了!
捋一捋小蜘蛛的剧情,时间线的bug我已经放弃了…

17

也许是最近这个糟糕的世界太过让人焦头烂额,所有的成年人都像个马不停蹄的陀螺,被现实无情地抽打着旋转,包括我们已经上了年纪的国务卿。

罗斯将军的回应来的比托尼想象的急切一些,托尼和史蒂夫的谈话才艰难地刚开了头,Friday就遗憾地出声打断了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之间的“叙旧”,询问托尼是否要把这则通话申请接进来。

托尼探询地看向史蒂夫,史蒂夫的头还没点完,托尼便已经做出了决定:“Okay, let him in.”史蒂夫的表情介于我就知道和无可奈何之间,保持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在他们多年的合作之中,他早已经习惯了托尼有时候快人一步地自作主张,没去计较什么,只是转向Friday出声的方向坚持着把自己的头点完了,秉承着他老派的绅士礼仪。

Friday一本正经地回应:“OK,Boss.”

当这位将军的大头再次出现在视频通话的窗口上时,他已经恢复了一派喜怒不形于色的模样,对着那头史蒂夫的头像状似友好地打了个招呼,心平气和地——不像是对一个刚刚砸了孤岛的“暴徒”,反倒是更像对着什么年度十佳道德人物之类的角色。

“你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史蒂夫。”罗斯这样给这次的谈话开头。
                                                                                                                                                                                          
他没有质问史蒂夫在孤岛发生过的一切。大家都知道这于事无补,那些复仇者们不可能再回到属于超级罪犯的监狱中去,干脆把它都选择性地遗忘了。把劫狱的罪名安到美国队长头上也不过是一通气话,谁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去和一团没有曝光在公众面前的乱麻纠缠。

他可是美国队长。这个世界已经太糟糕了,总不能把它往更操蛋的方向推过去。

这半年来,互联网上关于超级英雄的热度几乎从没有降下来过,任谁都能在里面掺和一句——哪怕史塔克在舆情控制上砸了再多的美金,他们可以引领话题的方向,却也堵不上每一个人的嘴。

当然,托尼也从没想过要让他们通通闭嘴。

所有人都藏在社交账号的背后讨论着复仇者联盟的这次危机,畅所欲言地。媒体人们在网络之上兴风作浪,支持托尼的,支持史蒂夫的,质问的,辩解的,理性分析的,快意直言的。脸书,推特,ins,每一张嘴都在理直气壮地高喊着听我的,千千万万个声音叠在一起吵得叫人头晕脑胀。在这场风暴里,唯一能确定的是,政府在这次事件中的所作所为对政府的公信力是一次巨大的打击,仅次于神盾局的洞察计划被曝光的那一次。

所有人都在问:政府也好,复仇者联盟也罢,你们到底在这场复仇者联盟危机中想要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然而不如人愿。

无论是政府也好,复仇者联盟也罢,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都没能给出一个合理的官方解释。

政府关于这次事件的发言避重就轻,而复仇者联盟的官方账号已经很久没有过更新了。时间线上的最后一条还停留在半年前,是复仇者联盟出发前往拉各斯追捕交叉骨之前,娜塔莎和旺达的合影。两个漂亮的姑娘对着镜头比了个胜利的手势,仔细一看还能从她们肩膀的缝隙之间看到史蒂夫的侧脸,那是一条坚毅的曲线。他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超级英雄,美国队长,这些遥远的单词似乎在一系列的变动中成了一种触手可及的东西,或者说一场世界范围的真假难辨的狂欢。这把火越烧越旺,流言蜚语慢慢滋长,一些好奇心和探究欲得不到满足的美国人甚至开始走上大街游行。就连各地的学校里,老师们也不约而同地和学生探讨起索科维亚协议的问题。他们做不了什么,他们什么都都能做。

史蒂夫从没有想到情况是这样陌生的糟糕,听着听着,他的英气笔挺的眉毛开始皱着一团。

他也不知道是在问罗斯还是在问托尼:“我能做些什么?”

罗斯说:“露面。”顿了一下,罗斯将军接着补充,“让美国队长露面。”

他不应该站在黑暗里。

当托尼看到史蒂夫换上熟悉的美国队长的制服,只露出一双蓝色的眼睛和下巴,对着镜头练习“我是你们的朋友美国队长”的时候,他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他还没来得及对这个熟悉的开场白做出什么评价,就收到了哈皮的电话。

他立即收敛了脸上那么丁点的笑意,把目光从那个“古董”身上收回来,走远了几步,接起了这通电话。

哈皮最近很忙。这位托尼的保镖先生承担了复仇者联盟大厦搬家的工作——事实上这项工作并不是最近才开始的,他每天都兢兢业业地被包围在各色的工作汇报之中,连在托尼身边墨迹的时间都少了许多,全靠电话联系来跟托尼“沟通感情”——这会也的确是差不多到了哈皮每天给托尼汇报搬家进度的时候了。

很快,哈皮的大脸就占满了整个屏幕,挡住了他身后绝大多数的背景。

一个热情的问候之后,哈皮照例是勤勤恳恳地跟托尼絮絮叨叨地交代了一通,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诸如新大厦的装修设计,物品购买之类的。总而言之,就是一切都按部就班地顺利进行着。想想也是,在当今这个时代,又有谁能真正和大把大把的美钞过不去呢?

托尼有一声没一声地跟哈皮搭着话,表明自己还在听着,直到他从哈皮口中听到了皮特的名字。

“Peter,huh?”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托尼的语气轻松了一些,还没等哈皮接着说话,他甚至戏谑地摆了摆手,“Oh, hang on.让我猜猜那小鬼又跟你汇报了什么。”

在义肢项目结束之后,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正儿八经地联系过皮特了,只有皮特连珠炮一样发到哈皮手机上的短信和Friday对蜘蛛战衣的监控让他和这个小鬼保持着单方面的联系。皮特发过来的短信总是一大长串,光是听着哈皮用那种没什么起伏的语气汇报工作一样念出来,托尼就能想象那个孩子雀跃的模样。那辆找不到失主的自行车,那个来自老婆婆的西班牙油条,这样简简单单的喜悦总是能让人暂时忘记这一摊理不清的乱麻。

在这个让人焦头烂额的糟糕世界里,总还是有这么一些没那么多计较的孩子在行侠仗义。他们也许还不够成熟,但总有一天能成长成真正顶天立地的模样的吧?托尼由衷地这样期待着。

不料哈皮却没有什么期待的样子,在视频里,他的两根眉毛很有艺术感地表明着主人的纠结,他开始跟托尼“告状”:“Tony,我总感觉那小子这两天在试图向我们隐瞒什么。”

托尼一耸肩:“怎么说?”

“那小子这两天连短信都少发了好多条,一看就不正常。”哈皮言之凿凿地说。

“不是我说你,Happy。之前甚至想把我的号码告诉Peter的是你,现在怀疑人家的还是你,你就不能如一一点吗?”托尼不大不小地开了一个玩笑,这才正经起来,“Alright,我知道了,等会——等罗杰斯这边的事情搞定了,我会仔细研究研究我们友好的邻居蜘蛛侠的行踪的。”

哈皮叹了口气:“你知道吗,Tony,你就像那小子的有钱老爹,而我,就是那个有钱没时间的老爹找来照顾孩子的保姆。”

托尼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外套,借此把自己的视线从摄像头前移开了:“结束通话。”

这么一会儿通话的功夫,史蒂夫已经完成了初步地录制。他一把摘下了自己的头盔,朝托尼走了过来。

托尼接电话的时候并没有走得太远,超级战士的血清让他把托尼刚才和哈皮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有些不赞同地说:“是那个话有点多的孩子吗?你不能把他牵扯的太深,你知道的,他还是个孩子,还不到为自己行为负责的年纪,总会做出一些让人后悔的决定。我明白之前召集他是情势所迫,但是……”

“所以我否认了他自以为已经加入了复仇者联盟的想法。”托尼转过身来,重新看向史蒂夫,“不过在这件事上我有自己的考虑,我们现在时间紧迫,暂时就不劳你费心了。你的视频发给罗斯了吗?”

史蒂夫点了点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他和托尼对视了好些时间,都希望能直接透过那双眼睛看到对方的内心,但是他们不能,直到安静得他们都觉得有些尴尬了,这才彼此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其实史蒂夫并不是第一个对这件事表示反对的人,托尼一开始表现出这样一点想法的时候,就连哈皮都有种托尼被形势逼疯了的感觉。从一开始,也只有托尼对这个出身皇后区的小鬼抱有一种莫名的期待。

托尼其实很理解像史蒂夫这样的想法,他只是没有办法对自己内心那么一点隐秘的期待说不。

当他们重新看向彼此的时候,托尼率先换了一个话题:“你的盾,我后来回了一趟西伯利亚的基地……只是现在改装的实验还在进行中,可能还需要再等一段时间。”

史蒂夫愣了一下,没想到托尼会主动提起这个来。他摇了摇头:“这不是当务之急,”他甚至没有做好重新拿起那块其实应该是属于霍华德的星盾的准备,“我只是按照约定的,回到这里来解决问题的。”

托尼口中仅有的那么一点好话到此为止:“Well,这也不坏。罗斯终于没有理由跑到这里来向我质问美国队长的下落了。”顿了一下,他的思维突然又重新跳回了几分钟前,跟史蒂夫解释了一句,“我只是从那小鬼身上看到了那么一点的……未来。”

他没有把“那小鬼”的名字说出来,但是史蒂夫已经听懂了。

评论(6)
热度(14)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