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一次成功的cosplay

@灰喜鹊
“哎好,这位老哥你往那边再挪挪——”
曹炎烈顺着男人的手指看了一眼,默默地往城墙边上靠了一点。
“哎哟卧槽,老哥牛逼啊,这道具这么沉,你也能抡起来。”
曹炎烈若无其事地甩着他货真价实的大戟,随手比划了个战八方的姿势。
“哥啊,你以后还有意思出什么别的角色一定要找我啊!”
曹炎烈:“……”
他自己出自己的……木昔怎么说的来着?
他自己出自己的cosplay还不够吗?怎么还要去扮演旁人?
这真是成何体统!

那天在城墙上拍完照,出镜的coser曹炎烈虽披甲带戟也丝毫不见颓相,流光太太原本还只当是随手帮亲友一个忙,后来眼见曹炎烈一把大戟舞得虎虎生风,拍摄效果好得出奇,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手下快门按得飞快。
而菜鸡木昔就不行了,她只是帮忙拿了些摄像太太的东西,来来回回地在城墙上折腾,虽然有了山狼将军求婚buff的加成,反倒累了个够呛。回酒店的路上,随行的柳易娘就开始例行嘲笑木昔:“辣鸡昔昔,也不知道谁昨个晚上吃饭的时候还信誓旦旦地跟那说愿为将军鞍前马后的?这才一个下午就歇菜了嘿?”
木昔是真累着了,话都不是很想说,更别说跟柳易娘拌嘴。她咸鱼瘫在出租车的后座上,全当没听见柳易娘的这番话,哼哼唧唧地小声嘟囔:“谁知道出个cos这么折腾人啊。”
坐在木昔身边的曹炎烈听见了这句,不动声色地换了个姿势,好让木昔靠得舒服点,一面又忍不住说:“真累了?”
木昔乖巧地点点头。
然后她就听见曹炎烈说:“那今晚就早些睡,不要再跟柳姑娘折腾到后半夜去了。”
木昔今天看曹炎烈的滤镜格外厚实,他说什么都是好的,听曹炎烈这样说,不熬夜会死星人木昔竟然也应了:“听将军的。”
坐在前排的柳易娘就不干了,她顿时恨铁不成钢地趴在靠背上扭过来看:“辣鸡昔昔你这个可不行啊,还没结婚耳根子就这么软……哎哟我去!”
柳易娘看着在后座腻歪的两个人,惊呼一声这才把她的那句话接了下去,讪讪地说:“真行,千年老铁树开花了。啧,某些人啊,被求婚了就是不一样啊。”
木昔被柳易娘这样一说,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没什么力度地反驳:“我才不是……我没有,你想多了。”
柳易娘嘿嘿笑了两声,也挺为木昔高兴的。突然,她一拍脑门,飞快地换了一个话题问木昔:“刚才流光太太跟我说,这组照片他太满意了,做完后期他想挑几张你家将军的照片发个微博,让我问问你俩什么意见。”
“啊?”木昔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她回过神来,就下意识地怂了,“我我我就是想留个念,万一发到网上被人喷怎么办?”
木昔平时也喜欢刷微博,还真是见过不少coser被围攻的事情,几乎是不由自主地就往最坏的那方面想了。
柳易娘很是恨铁不成钢地木昔碎碎念:“你知不知道流光太太有多厉害啊,cos这个圈子里敢喷他过手的片子的怕是还没出生呢——算了不问你,诶那谁,你怎么说?”
曹炎烈没怎么玩儿过微博,只是在木昔那里看过几眼,这会柳易娘问上门来了,他就拿自己这两天刚学会的说法不耻下问地发问说:“这是怎么个操作?”
柳易娘“嗨哟”一声,跟曹炎烈解释起来:“就是把今天拍你的照片放微博上啦,再艾特个剑三同人娘什么的,让很多剑三玩家都能看到。”
曹炎烈略加思索,就说:“曹某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他们要看,让他们看就是了。只是木昔瞧着不大乐意的模样……”
说这话时,曹炎烈自然地看向木昔,递过去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昔昔这种时候属鸵鸟的,”柳易娘听了曹炎烈的说辞,不禁戳了戳木昔的脑门,跟她说:“昔昔,你就没有那种‘我男人真好,想告诉全世界我男人有这么——好’的宣布主权的心态吗?”
木昔原本还是怂的,但她听了柳易娘这样的说法之后,居然突如其来的有些心动。
她想,辣鸡易易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她家将军人又高身材又好,还长得帅,怎么可能被微博上那些肛精喷呢?
于是木昔终于点了点头,然后跟柳易娘约法三章:“那行,不过得说好了,到时候得我们自己挑。”
“那当然了。”柳易娘理所当然地说。

两个姑娘后来又说了说别的闲话,一到酒店,木昔先洗了澡,换了睡裙,就迫不及待地穿着酒店的一次性拖鞋扑到了床上。正正好好地在大床上滚了两圈后,木昔像是长在了床上,再也不肯动一下,躺着目送柳易娘进了卫生间。
她今天真是累惨了,还不等柳易娘洗完澡出来,木昔迷迷糊糊地听着卫生间里传来的水声,慢慢地睡了过去。
梦里曹炎烈求婚三连,乐得她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隔天起来,木昔就听柳易娘说:“昔昔你昨晚梦见啥了啊,笑得跟朵花似的,还跟那叫那个叛军首领——老实交代,辣鸡昔你是不是做春梦了啊?”
木昔:“……”
她赶紧捂住柳易娘的嘴,恼羞成怒地说:“我!才!没!有!”
“好好好你没有。”柳易娘笑嘻嘻地抬手去挠木昔痒痒,“跟你说个事啊,我编辑临时找我改稿子,为了我的半条命,我得先回去了,你跟你家将军在西安好好玩啊。”

这回来西安木昔请了五天的假,在城墙拍完照片之后,他们又在西安市里逛了逛。
西安这两年旅游业发展得不错,除了早就闻名天下的兵马俑华清池华山之类的,市里还有许多必去的景点。
这次假期的最后一天,从陕西历史博物院出来之后,木昔感叹着:“真不愧是跟故宫齐名的博物院,就是领票的队也太长了吧……下回要是有机会再来,咱还是老老实实买票吧,还能快点。”
曹炎烈背着木昔的双肩包,最后看了一眼博物院门口那块沉在池子里,据说很有年头的湖石,而后点点头说:“当年这些都是皇家收藏,现在竟然也都拿出来让寻常百姓参观了。别的不说,就说那石鼓,我当年也有耳闻。狼牙军中有传闻,说是得石鼓者得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四处暗自寻访。竟然这石鼓也在这里。”
木昔顾不上喊渴,“噗”的一声就笑了:“将军,里面那个是复制的。真货在北京故宫呢。”
说完这个,她又顺嘴给曹炎烈科普了一波文物保护的知识,而后突然问:“将军你这么清楚那传闻,当年你是不是也派人找过那石鼓啊?”
复魏先锋曹炎烈想了想,觉得自个好像真的干过这事,当即坦然地承认了:“似乎确有其事。”
木昔想象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只觉得相信了这样说法的大龄中二青年版将军也十分可爱,傻乐着主动去牵曹炎烈的手:“将军前面有个小摊,咱们买点水去。”
“好。”曹炎烈从善如流地答应下来。他终于没有像握着烫手山芋一样把自己的手缩回去,反而握了握木昔的手,掏钱买了两瓶饮料。
午饭他们是在回民街吃的。木昔来西安之前就正儿八经地做了攻略,这会正好对着列好的单子一家一家吃过去。她一直胃口不大,没走两家就吃了个差不多饱,于是就开始愉快地专心投喂起了曹炎烈。山狼将军对吃穿一类都不大在意,但凡是木昔买的,无论是什么口味,他都来者不拒,甘之如饴。
小小地满足了一下木昔的正经喂狼的心。
逛了一半时,木昔在一家麻酱凉皮的店里接到了柳易娘的电话。
柳易娘大约还在改稿的地狱里,有气无力地通知木昔:“流光太太这回手速超快,我把他QQ发给你,你们自己联系吧。”
这句话刚一说完,柳易娘就生无可恋地挂了电话,从QQ上给木昔发了一个号码,继而又闭关神隐去了。
“卧槽!”木昔惊讶地把自己和柳易娘的聊天记录给曹炎烈看,当着他的面加了摄影大大的号,“卧槽卧槽,将军你的照片后期做完了!”
曹炎烈看着木昔一副激动的样子,不禁笑着说:“我这个被拍的都没你这般兴奋。”
“这就不能这么算。”木昔开始一板一眼地跟自家将军算账,“看你的照片,最大的受益人是我,你被拍得好看当然是我比较开心。”
“哪来的歪理。”曹炎烈虽这样说着,却不像是训斥木昔,反倒更像是情侣之间不成气候打打闹闹的玩笑。
说话间流光太太已经通过了木昔的好友申请,木昔给太太发了个欣喜的表情,还没来得及吹流光一波,就看到一连串的图片文件从对话框里排着队跳了出来。
木昔顿时就顾不上打字了,她也不心疼流量,豪迈地点开原图就把曹炎烈的cos照一张一张地看过去——
里面全都是曹炎烈。
曹炎烈耍戟的。曹炎烈背靠城墙的。曹炎烈站在城墙上眺望远方的。曹炎烈的正脸。曹炎烈的侧脸。就连曹炎烈的背影都是那样有男子气概。
木昔看照片看得心里小鹿乱撞,双颊泛红。
然后她就想起来,这么好看的男人现在终于已经是她家的了。木昔只是一想山狼将军是要和她共度一生的人,就觉得自个像是在天上飘。
“将军,你真好看。”木昔这样想着,行动上也很真诚地表达了自己的心意。
曹炎烈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他仍是觉得说一个男人好看并不是什么正经的夸赞,但木昔喜欢,他渐渐就习惯了现代人这样的表达方式,不再多说什么一贯被木昔批评成封建糟粕之类的话了。
木昔还在翻流光太太传过来的照片。开始时都是些曹炎烈的单人照,后面也有一些她入镜的照片。拍照那天木昔穿的是那条过膝连衣裙,裙子在风里扬起来,凑在一身铁甲的曹炎烈身边对比十分强烈。大约木昔和山狼将军之间的对比太过强烈了,多看几眼反而又有一种古怪的和谐。
木昔一路嘿嘿嘿地傻笑下来,由衷地觉得自己这趟西安来得实在是太划算了。
直到木昔翻到了最后一张。
那个场景她实在太记忆犹新了。那是木昔第二十九次向山狼将军点抱抱,这回曹炎烈终于点了同意。
木昔看着自己在照片里被曹炎烈公主抱在怀里,刷的一下,原本只是泛红的脸直接红透了。
“怎么这个也拍了……”木昔不知道自己是该先害羞还是先高兴,只好不尴不尬的这么来了一句。
曹炎烈见木昔脸色不对,也凑近瞧了一眼她的手机屏幕。而后,这位狡猾的山狼将军拍了拍木昔的头,老神在在地评价:“这不是拍得挺好的吗。”
木昔木然地“嗯”了一声,回过神开始给流光太太回消息:“大佬你拍的太好看了吧神仙下凡啊啊啊啊!!!”
打完这句,木昔停顿了下,这才接着疯狂敲击自己的手机屏幕:“正片大佬您随意发,我实在挑不出来哪张比较好看了阿西吧。”
流光见多了木昔这样的,很淡定地回复:“好的,我知道了,等我发微博艾特你。”
“好的大佬,知道了大佬。”木昔立马狗腿地回复。
那头流光没再回复,过了一会儿,木昔的微博消息跳出来了一跳。木昔连忙一阵手忙脚乱地点开通知,果然是流光已经在微博上发图了。
流光本来就是圈里的大大,他才刚发没一会儿,微博底下的评论点赞和转发都飞快地增长起来。
木昔美滋滋地看着不少夸这套片好看的评论,戳着屏幕也把流光的这条微博转到了自己的主页上,并附文:
“主页了解一下,他,我情缘缘,我对象,我男朋友,我未婚夫。”
曹炎烈眼看着木昔在微博上对自个宣布主权,看着木昔脸上地笑容,没由来地想,这样的生活,好像也不错。

评论(2)
热度(9)
  1. 灰喜鹊幸幸想要抱抱。 转载了此文字
    我嘻嘻嘻嘻嘿嘿嘿我爱阿幸嘿嘿嘿嘿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