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钢铁侠中心】孤身一人·十八

内战小论文第十八讲(?)

还有两章就完结了

这两年写这篇实在是煎熬又兴奋…


18

 

“我是你们的朋友美国队长。”

 

视频中是一张年轻的脸。战争和岁月都几乎没有在上面留下痕迹,超级士兵的血清让他的生理机能停留在了最好的时刻。

 

无论过去了多久,史蒂夫都能摆出一张全世界最为正直的脸来。美国队长的蓝眼睛诚恳地看向每一个正在观看这段小短片的人,没由来的就让所有人都能够信服他接下来所要陈述的话。

 

这一天,全世界两百多个主权国家,有上十亿人同时在网络上观看了这段视频。

 

史蒂夫在短片中穿了一件复古的棕色皮夹克,他的发音很正,只要是学过这门语言的人,都能清楚地听明白他说的每一句话:“这是一个充满危机的世界,我们经历过纽约,经历过索科维亚,我们很明白,这个世界的每一分,每一秒所酝酿的危机都远超过去。”

 

“我曾做了错误的选择,对此,我深表遗憾和歉意,也将为我的所作所为而负责。但是,无论如何,最终我还是选择再一次站在这里,为了最广大民众的自由而战。从过去到未来,这都会是我唯一的准则。我听从自己内心的呼唤,除此之外,我的行动不受任何人的干涉。你们的所见,所听,所闻,都是一个最为真实的我。这一点,自始而终都毋庸置疑。”

 

在视频的最后,史蒂夫说:“自由的目的就是为他人创造自由。以我的生命,财产,和神圣的名誉,向全世界最崇高的正义宣誓。”

 

 

当托尼看到史蒂夫上传的视频时,史蒂夫已经离开了复仇者联盟大厦。

 

托尼并没有去问史蒂夫到哪里去,只是在Friday告诉他队长离开的时候,随口让Friday帮史蒂夫叫了一辆车。

 

视频在进度条走完之后开始自动重播,那句老套的“我是你们的朋友美国队长”再一次响了起来。这是托尼今天第三次听到这句话,他这回终于没忍住,露出了一个介于无可奈何和啼笑皆非之间的笑容。

 

为了他在学校课堂中所看到的,那个到处都是,善于说教的美国队长。

 

Friday好奇地提问:“Boss,你在笑什么?”

 

“谷歌一下‘我是你们的朋友美国队长’,你会清楚的,小姑娘。”托尼为了给Friday留下一点悬念,故意这样回答。

 

几乎只是一瞬间的工夫,Friday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如果你指的是当年那一系列的教学视频的话,我想我清楚了。”

 

托尼耸了耸肩,这是“就是你想的那样”的意思。而后,在向Friday嘱托多加关注这段短片带来的影响之后,托尼又投入了新的工作之中——再一次的联合国大会开展在即,为此托尼特意请来了全美最棒的法律团队,就在复仇者联盟的大厦里,他们日夜连轴转着,探讨着两百多页的索科维亚协议中的每一个单词。这些天里,除了住在地下的实验室里,托尼偶尔也会出现在这些法学教授中间,和他们交流自己的想法。在和这些法律专家的讨论中,托尼也开始了在新学科中的学习。

 

 

史蒂夫是在晚饭的时间回到复仇者联盟大厦的,那时候托尼才告别了一位耶鲁大学的法学院博士生导师。

 

在托尼刚刚抬了抬眼皮,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之前,史蒂夫抢先交代了自己的行踪:“在不在大厦的这段时间里,我去拜访了几位支持复仇者联盟的议员。”

 

托尼“唔”了一声,随手在餐桌上拿了一块披萨。等他将最后一小块面饼咽下去,托尼才说:“我并没有询问这个的意思,队长。”

 

“我知道。”史蒂夫从善如流地说,“只是在我看来,这些事情应该让你知道。”

 

“什么?”托尼脱口而出。

 

这句话一出口,史蒂夫看到托尼的眼睛里明显地拼凑出了一个有些意外而又复杂的表情。他的这位朋友一定没有想到自己会得到这样的一个答案。

 

原因并不难猜测。在半年前,在西伯利亚,在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之间那场所谓的“内战”中,其实他们也许真的只是差了一句这样的话。在那一战之后的现在,托尼无论如何也预测不到,这句话会在这样的时刻被恰如其分地补上。

 

史蒂夫只笑了笑,并没有再展开这个话题。他望了一眼餐桌,摆在他面前的仍旧是他先前吃惯了的食物,托尼还在和他的披萨战斗着,以一种松弛的姿态。托尼并没有立即对史蒂夫表态,好像在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突如其来的,史蒂夫忽然想起了Pepper曾经对托尼的评价——“托尼·史塔克有一颗温暖的心”。

 

他在思考,他在反省,他在追寻。

 

在这个早已不再年轻的躯壳里,仍旧蕴藏着一颗最纯粹的赤子之心。

 

直到晚饭结束,史蒂夫才得到了托尼真正的回应。托尼坦然而直接地向史蒂夫展示着自己跳跃式的思维:“我明白你的意思,Steve……只是……我想——”

 

托尼还在斟酌着表达自己的意思,他就听见史蒂夫说:“我理解。”就像史蒂夫已经听见了他内心的声音一样。说完这句,史蒂夫停顿了一下,继而接着开口,“Tony。”

 

他们彼此称呼了彼此的名字。不是美国队长,也不是钢铁侠。

 

 

在史蒂夫的努力周旋之下,不久,远在瓦坎达的复仇者联盟众人也终于回到了纽约。在短暂的时间里,沉寂了半年的复仇者联盟大厦在临近搬迁前的最后时刻重新迎回了它原本的主人们。和史蒂夫一样,每一位复仇者们在再一次跨进这道门时的心理都很难用常理来进行那些精准而复杂的解刨。

 

这是一道在半年前难以逾越,遥不可及的门。

 

在走出这道门的时候,山姆想,我永远都不会在那见鬼的协议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旺达想,这些美国人为什么这样麻烦;克林特想,他竟然拿我的妻女来威胁我;斯科特想,哦,原来那就是皮姆口中那个无法信任的史塔克。而现在,太过疲惫的他们没有精力再去更多的计较些什么。

 

他们只想回家一趟。

 

到最后,热闹散去,选择留住的只剩下了无处可去的旺达。

 

这晚复仇者联盟的饭桌上出现了第四个人。来觅食的时候,托尼看见小女巫就坐在幻视的对面,时不时地瞟幻视一眼,表情有些不好意思。他实在看不透旺达在想些什么,出于某种不足为外人道的长辈心态,托尼不禁多看了两眼——他想,坐在旺达身边的史蒂夫同样如此。

 

抛开真实年龄不谈,这两个人的心理年龄实在太不成熟。

 

就在这张饭桌上的另外三个人都快要适应这样莫名其妙的猩红女巫了,旺达终于出人意料地开口了:“我很抱歉,幻视。”

 

没有这出戏任何前情提要的托尼和史蒂夫或多或少地对这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抱歉”表现出了不解。

 

托强大的数据储存能力的福,男主角幻视倒是很快地回忆起了半年前的剧情,并很快地做出了一个在他的计算中最为恰当的反应。幻视的脸色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他真挚地看着旺达,从容且正直地说:“没关系,实际上我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有了这句点醒,托尼忽然反应过来他们在讨论什么。而后,超出他思考速度的,托尼和史蒂夫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约而同地等待着后续的发展。

 

旺达明显没有因为得到幻视这样的说辞就觉得内心有所安慰。在最初的道歉之后,她低头摆弄着自己纤长的手指,仍然坚持着说:“的确是我失控了。我不应该对你出手的。”

 

幻视额头上的心灵宝石闪动着似懂非懂的光。他看向旺达,开始接受这样的思维方式,而不是局限于去理解这样的行为。

 

他们就像两个还在上学前班的孩子,用最生硬的方式别扭地表达着自己的情感。

 

托尼借着这么几句话的蛛丝马迹飞快地理清了这两个人之间的前因后果,而后他向椅背上一靠——他在期待幻视将会做出的情感上的计算,即使事实上他根本无法预料到这个答案究竟是不是他所想要得到的那个。

 

最终,在猩红女巫,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三个人共同的等待之下,没有太多情感经历的幻视给出了这样的答案:“旺达,你并没有必要为了这个道歉。那只是在那样的时机里你做出的一个自我的选择。”

 

幻视的脸上从来都没有过多余的表情,此时也是如此。他以一种陈述事实的方式讲述着他的想法,或者说那是来自灵魂宝石的宇宙哲学:“我在那里阻止你,不是因为什么立场对立,我只是担心,放任你离开会使你收到伤害。只有这才是我无法接受的东西。显而易见的,我们的确都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间。”

 

史蒂夫转头看了托尼一眼。

 

幻视和旺达往后说了些什么他都不在意了。他那一眼仿佛在问:那时你也是这样想的吗,托尼?

 

托尼闭上了眼。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注:自由的目的就是为他人创造自由——马拉默德

以我的生命,财产,和神圣的名誉,向全世界最崇高的正义宣誓——这个是从自由宣言里面最后一句改的。

评论(37)
热度(17)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