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World Record 05-06

05

成排的白炽灯倒映在平静的水面,练习的小鬼们都走干净了,十几分钟前还吵吵嚷嚷的泳池重归沉默。

“怎么样?游两圈?”

挑高的声音贴着低调的一点水波荡开来,撩得人心里发痒。起跳台边,穿戴整齐的秦成延指着空无一人的池子,向刚从更衣室出来的林缙提议。

 

秦成延昨晚熬夜补完了林缙这些年的比赛。

林缙是在去年全运会上游进7分40秒的,用各大媒体的话说,就是“林缙的出现给秦成延退役后一度低迷的游泳队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在紧接着的几站国际赛事中,林缙依旧发挥出色,保持着八百自单项上世界级的强有力竞争力。一直到刚鸣金收兵不久的世锦赛,前程卖力的林缙甚至逼近了秦成延几年前巅峰期时游出来的世界纪录。

每一枪,秦成延都一刻不落地看完了。

而后,他又倒着回去跳着看了林缙状况百出的早年比赛录像。抢跳,技术失误层出不穷。生涩的少年那时尚未发育完全,个子蹿得快,肉却来不及多长二两,镜头一扫到他,心态绝佳的排骨林缙就能送上一个没心没肺的傻笑,好像先前违规或是失误的通通另有其人似的。

一晚上的工夫,从少年至青年,秦成延抱着欣赏的心思,走马观花地回顾了林缙迄今为止的整个职业生涯,好似迟来地陪他又走了一遭。

唯独缺了一场现场观看的比赛。

私人游泳馆的邀请倒算是差强人意了。

 

林缙上半身赤裸着,自然而然地站到秦成延的身边。看着面前全无下水准备的秦成延,他惊异地问:“你是不是少了个一起?”

“我什么时候说了要跟你一起游?”秦成延当即反问。

林缙:“……”

的确是没有这样的约定啊。

他撸顺了头顶的乱毛,一面扯着泳帽往脑门上套,一面心想,是自己单方面地一厢情愿,以为这是一场约战了。

这么一会儿晃神的工夫,秦成延就大型犬一样凑过来。他一手搭在林缙的肩膀上,一手指着安静如鸡的泳池说:“哪来那么多事儿,让你游就游啊师弟。”这位前世界冠军动口完了又动手。随口自顾自地认完师弟,秦成延仗着身高的优势,顺势把林缙赶鸭子上架似的往前推了一步,一副迫不及待想要观看表演的模样。

“……谁是你师弟。”

林缙嘟囔着,口是心非地蹦跶着做起了拉伸。

“嘿哟出息了啊林缙,你说谁是谁师弟。”秦成延“嗤”地笑开来,“好歹一个体校出来的,叫声师弟不占便宜吧?做人不能忘本啊小同志。”

好吧,还真是。

经秦成延的友情提醒,林缙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被挂在母校游泳馆墙上的挂像——学校挂的是少年时期的秦成延在早年市运会的捧杯照片,跟长开了的青年多少有些区别。

带上这样一层不远不近的关系,莫名的,站到起跳台上的林缙忽的有种当年期末被检查功课的错觉。他回头又多看了一眼秦成延,这位人高马大的前世界冠军甚至极其优雅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挑起眉毛看着他。

林缙翻了个白眼,从起跳台一跃而下。

相比年久失练的秦成延而言,他的起跳动作有力得多,入水溅起了一大片的水花;潜泳的十米,林缙的腰腹就积极地摆动起来,颇有在秦成延面前搞一波大事的架势——精瘦的青年在泳道上下起伏着,行云流水般展示着自己的技术。

……和肉体。

“哇哦。”在岸边围观的秦成延拍着手感叹,“肌肉不错啊师弟。”

 

06

那天林缙在秦成延面前激情游了一趟一千五。

林缙的技术动作本就同秦成延相仿,待他上了岸,气还没捋顺,眼界尚在的秦大佬就教练似的嘚啵着哔哔了一阵。林缙嗯嗯唔唔地应着,一面从善如流地接受提点,一面毛手毛脚地扒下泳帽甩了秦成延半身的水点子,惹得话多的秦大佬“喂”的一嗓子,一步蹿出去两米远。

秦成延:“……闹什么。”

秦成延还没从教练模式里切换出来,看着似乎满脸都是无辜二字的后辈,好容易又补上了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句“幼稚”。

幼稚就幼稚吧。

还不满二十岁的林缙全无异议,却还是老实巴交地拿毛巾多擦了一把满头的水珠,赤着脚往淋浴间去了——秦成延先前嘚啵的内容他听得一字不落,连一晃而过的“请你吃顿饭吧”都没有错过。

美滋滋地蹭完秦成延一顿饭,技术和肠胃双丰收的林缙坐在回宿舍的地铁上,终于确认了这个不争的事实:秦成延,秦大佬他就是有这么好心。

以及他卖的药还就是那么常规。

天地可鉴,感动中国。

故而直到躺到床上,被转移走了注意力的林缙才将将回想起来了“他为什么要关注我微博”这样源头式的终极问题。秦大佬的微信号还顶在好友列表的最上端,林缙解锁了屏幕,他们的聊天记录统共还没两句话,也只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路上注意安全”,“回来了”之类的套话。看着这样的对话,林缙一时间也想不好以什么样的方式提出自己的疑问,干脆又看了一遍上届奥运会的八百自决赛,就把手机扔到一边早早的休息了。

世锦赛后用以修整的短假即将告终,随之而来的高原集训迫在眉睫。

训练为重,成绩第一。

林缙实在是找不出什么多余的精力去研究这些细枝末节。和秦成延短暂的见面或许更像是一条没走两步就瞧见“立入禁止”木牌的岔道,羊肠小路被严苛的训练封堵的严严实实,他远远地瞥过一眼,还没来得及看清岔道的尽头有些什么,便只得匆匆转头走回正道。

一面之缘罢了。

他起先的确是这样想的。

或许有些自欺欺人,临近启程,林缙那时想,他也没法抱有更多的期待了。

 

K市的夏天与H市大不相同。

连绵的雨季,一天到晚都是潮的,唯有横跨十几度的昼夜温差才是最真实的感受。一转眼国家队的集训进入后半程,训练量就愈发得大了起来。

是真的累。

训练课一堂课一堂课地练下去,几千米的折返来来回回地磨人。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林缙觉得自己好似二十五个小时都泡在水里,就连入梦都不得安生。鬼知道是怎么撑下来的,大约是熟能生巧,外带上那么一丁点的执念而已。

 

这不是林缙第一次参加国家队的高原集训。

下届奥运会只剩一年的时间,作为队里现今中长距离自由泳项目上的当家选手,林缙的训练状况自然得到了教练的高度重视。而教练却也不得不承认,世锦赛以逼近世界纪录的成绩夺冠之后,林头牌不知道开了哪门子的窍。短短几周的工夫,技术上细微的区分,体能储备的更上一层……或者将其统统归为顶尖选手自带的风度更为恰当。

于林缙而言,这一回的高原训练是同以往不同的。

吃住同步一起搞事的队友们多半看不出什么外露的王霸之气,这些隐形的变化在他们眼里就具象成了——

“林哥这回练得很凶啊。”

开训不过一周,就有同项目的队友真诚感慨:“太拼了你。”

“是吗?”林缙毫无自觉地随口反问。

“啊,对啊。”

从业这么些年,林缙从没有像这样逼过自己。

国家队的队友们看在眼里,众说纷纭地猜测着他们林哥这么努力的缘由,看到打破纪录的希望想要拼一把之类的猜想还算正常而合理,不努力就只能回家继承家业的杜撰就纯粹是空穴来风了。林缙对这些闲暇时分吃瓜群众吃出来的八卦略有耳闻,但他对此的态度却格外飘忽不定。

他只是想搏一把。

他自个都闹不明白从哪憋出来的这股狠劲。

如若不是他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登上了许久未上的微博。

林缙关注的人不多,一个多月积攒下来,他刷出来的首页倒有一大半都被那位一个月前才刚刚友好互关的前世界冠军占据了。匆忙的道别以后,他已经刻意很久没有关注过秦成延的消息了,这么一刷新,秦大佬浪里个浪的日常生活倒是被扑面而来的微博时间线安排的明明白白。

林缙下意识地往下拉了一段。

时隔一个月,林缙终于翻到了他们见面那晚秦成延发送的微博。

“小师弟后生可畏啊。”

没有点名也没有艾特,就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林缙却有一种没由来的自信,秦成延口中后生可畏的小师弟一定是指的当天被玩笑似的叫了好几遍师弟的自己。

“林缙,加把劲啊,你比我强。”

这是秦成延临分别前跟林缙说的,在此刻突如其来地从混沌的记忆里主动跳了出来。他以为自己只把这话当做成功人士乱炖的一锅鸡汤,可真正回想起来时,林缙竟有一种颤栗的兴奋感。

橘黄色的台灯光下,硬朗的唇瓣紧紧地抿成一线。他没法把这些冗杂的情绪一一拨乱分明,这太难。直到这时,林缙才清晰地认知到,自己多把这锅鸡汤当回事。

比他想象中的更多一点。

 

仰视了太久的人。

轻轻巧巧的点拨和说笑。

纷乱的记忆混杂在一起,摘金夺冠如囊中取物的秦成延,冲破二十年前八百自世界纪录的秦成延;主动关注后辈半个僵尸号微博的秦成延,说起技术问题没个下数的秦成延。

你看重他。

林缙轻轻地对自己说。

游泳馆一见后的第四十二天,荣获“顾左右而言他”十级证书的林缙终于不得不正视了这个事实。

纵使只有一面之缘。

评论(4)
热度(8)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