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World Record 07-08

07

微博私信查无此人,微信小窗杳无音讯。

要不是国家队集体出发赴Y省集训的新闻还显眼地挂在中国游泳队粉丝俱乐部的顶置上,秦成延几乎要以为自己看好的小师弟人间失踪了。

好吧,集训辛苦,秦成延自己也曾是亲身体会过的,没信儿算正常,有信儿反倒说明林缙队霸上身伺机划水,这个道理简单明了,但秦成延早年被前仆后继往上扑的媒体和粉丝惯坏了,难得撞上这么个大玩放置plan的主,心里还是莫名有些不是滋味。

他待业在家,好友的游泳基础班也趁着开学停课了。一没有诸多杂事打扰,芝麻大一点的闹心都能生根发芽,被林缙被动放置的第四十四天,闲出毛来的秦成延搞事之意渐起,抄起护照就又敲定了一趟出国旅游的行程。

 

旅行秦成延的环游世界梦在两年前就做好了规划。

前些年他去过太多形形色色的国家和城市,大多都是比赛行程,时间最赶那趟境外出行连下楼遛弯的工夫都没多的——适应性训练连着几枪比赛,车接车送,赶场子一样。泡一通国外的泳池,外带上呼吸两天国外的空气,连感叹月是故乡明的机会都没空给他,更别说事先约好的人肉代购了。这国出得,跟闹着玩似的。

他的退役报告刚往总局递那两天,怅然若失是有的,还不轻。

要说秦成延心里还剩下的那么一点角落,便全都龟缩着一小团炒了国家队鱿鱼之后可劲撒欢的希冀了。

而今也能落得个心想事成的结局。

 

秦神一搞事,紧随其后的就是微博时间线上密集的更新。这是他的两千万姐姐妹妹哥哥弟弟粉这两年早就习惯了的。开始还有不肯接受事实的粉黑激情大战,在秦成延两年间坚持不懈的亲手呲醒服务之下,他旅游博下的评论区只好识时务地改头换面成了铺天盖地的“求改认证求攻略”,被渗透成了爱与和平的杰出代表——他们唯独不习惯秦成延翻新的“小尾巴”后缀。

“天气好,去布达佩斯忆苦思甜。 @林缙LIN”

“友情提醒一下哈,布达佩斯没有布达佩斯大饭店,想圣地巡游的可以出门左转往捷克走。 @林缙LIN”

“渔人堡。 @林缙LIN”

……

一天四五条,没一条少了林缙的事。两三天下来,要不是文字和摄影风格都太过眼熟,秦成延被盗号的谣言都能被粉丝们齐心协力地刷上热搜。

盗号谣言不攻自破,追问八卦的热度却蒸蒸日上。

游泳队的粉丝久违地再度在旅游博主的评论区冒了头,秦成延最新的一条微博里,“国家队在集训,秦神什么时候勾搭上林哥了”的评论力压“秦神你这个季度旅行份额超标了”和“秦神替我去看看马加什教堂拜托辽”,成为了热评第一。

可惜秦成延的回复偏偏绕过了围观群众最好奇的问题。

回完两个夸自个又帅了的评论,远在匈牙利的秦成延暗搓搓地看着热评的点赞回复数量节节拔高,以二十四岁“高龄”难能可贵地幼稚了一把,心说,略略略,就不告诉你们。

谁让你们林哥忙到连个标点都不回。

要不然秦成延也不能特意把林缙那全无经营痕迹的僵尸微博拉出来鞭尸,光明正大地用这种小孩子闹脾气的方式来隐晦地向十天半月登不了一次的僵尸号主人示明他的不满——反正他们那天见面吃饭,聊起抬手关注的乌龙事件,林缙也没那么排斥被动涨粉的事实,甚至还借机好学地多问了他几个微博操作上的问题。

毕竟还是个年轻人。

过来人秦成延想,欲破世界纪录,必先正其心态。

而后才有那些劳什子“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之类励志座右铭充分发挥其作用,施展其功效的机会。

从这方面来说,鱼龙混杂的微博的确是个好东西。

秦成延甚至自圆其说地想,他这是在为磨炼自由泳领军人物日行一善。

 

08

匈牙利和中国跨了七个时区。

在林缙和秦成延之间倒好似是隔了整七天。

林缙再次听队友惊呼“你上微博没,秦神圈了你一排你快看看吧”的时候,国家队为期一个半月的驻Y省高原集训已然接近尾声。他还正老老实实地收拾行李准备班师回朝,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队友就迫不及待地举着手机找上门来。

林缙:“……”

他一个不留神,秦成延又作哪门子的妖了?

这么怀疑着,林缙接过队友的手机,直接借着他的微博账号研究起来。

随手划拉下去,一长溜的旅行心得和后缀必带的召唤沉默地回答了林缙的疑问。看着秦成延风风火火地在网上搞事,林缙连忙心惊胆战地摸出自己的手机登录了微博账号。果不其然,比秦成延刚关注他那天还夸张,几排99+的红点俏生生地挂在通知栏里顾盼生姿,让他还没动手就放弃了点开查看的念头。

他直接没好气地转战微信,语气里带着一点自然而然的放肆。仿佛他们已经一日三秋地熟识了许多年。

林缙:“你在布达佩斯?”

林缙:“秦神你别搞我啊。”

窄窄的一方对话框里风平浪静。

秦成延没有回复,反倒是登门拜访的队友斜眼瞥见了对话框上的姓名,支吾了两声。林缙放下手机耐心地等着,队友最终还是按捺不住,搓着手期待地问:“林哥你这,跟秦神微信都加上了是吧……能不能帮我要个秦神签名啊?”

秦成延那天吹嘘的“现在队里一多半新人都是我的粉”犹在耳边。

这话还真不假。

他那会还说秦成延大言不惭来着,还真是错怪秦大佬了。

求签名的队友眼看林缙神色变化,颇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在林缙的迷之注视下,他亡羊补牢地试图遮掩自己的粉丝属性:“不不是,其实是给我堂妹要来着……对,堂妹。她也是咱们秦神的粉。”

“我帮你问问吧。”林缙憋着笑说。

说话间,林缙的手机正巧“嗡”地震了一声。

秦成延:“集训完了?”

紧接着,又是一条新消息。简单的问候之后,秦大佬特别好意思地回复:“我哪搞你了?你不要污蔑好人,我这叫乐于分享,布达佩斯好看吗?”

林缙年纪轻轻,段位又低,一不留神就被秦成延套路了进去:“好看是好看的。”

七个时区开外,秦成延得意地笑着,一面故作正直地打字:“那不就结啦。年轻人不要整天想着搞来搞去,伤身体。”

围观的队友第一时间“噗”地笑喷了。

后知后觉的林缙回味了一会儿,而后抬腿就是装腔作势的一脚,把找事的队友踹出了门。

队友跑就跑了,走前还不忘殷勤地提醒:“林哥记得帮我要签名啊!”

“去你的!”林缙一蹿而起追出去几步,眼看着队友真往自个宿舍拐回去了,这才转头坐回床上,义正辞严地打字控诉,“玩笑不是这么开的啊秦神。”

“你笑了吗?”秦成延顺手接话。

林缙:“……”

省略号大法撑完排场,林缙面无表情地敲字:“没有。”

秦成延被这个干脆利落而又掷地有声的没有噎得没话说,好一会儿才从善如流地接着搭腔:“那下回换个说法怎么样?我很好说话的,不信你问老刘去,当年我还在队里那会,我这个队长可是底层人士。”

林缙心说我信了你的邪,指间跳跃出来的文字却套上了另一层精致友好的包装:“那好说话的前队长,帮队里的迷弟签个名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吧?”

秦成延狐疑地问:“你要?”

还不等林缙动手否决这一猜测,秦成延就迅速地自己点了叉:“不应当,你这哪像我的粉,不把我拍死在岸上就算好的。”

真是相当有自知之明。

一整包五花八门的表情包里,林缙的手指诚恳地从“你说得对”和“给你抱拳了”之间划过,最后还是直白地交代了罪魁祸首:“队友要。”

“行呗。”得到真相的秦成延无所谓地回答,“等你们回来,多大点事,签习惯了。”

林缙客气地道完谢,回过头才发现自己被秦成延带着又陷入了新一轮的套路之中。这么一打岔,最开始愤愤然打开私聊窗口时想说什么他已经忘了个一干二净,林缙只觉得仅有的这么几次接触下来,当年媒体凭着一支笔杆子给秦神营造出来的人设已经在他这崩得七零八落。什么“谦逊的天才”,什么“自由泳的苦行僧”,写得比吹得都好看。

统统扯淡。

天才是天才的,谦逊是不可能谦逊的。

也不知道央视的那些体育记者从哪找出来的那个人模狗样的秦成延,还能拉出来狠狠地宣传了好几年,也不知道多少懵懂的青少年信了体育新闻里秦神纸片人似的完美人设,沿着杜撰出来的康庄大道一路往竞技游泳的终点玩命狂奔。

可他又有一种隐秘的得意。

林缙想,这个真实的秦成延被他看破了一角。

人生的前二十年里,林缙见过很多人,三教九流,形形色色,各有各的生活和自个给自个编写的人设。鲜少有秦成延这样的,轻描淡写又不可置否地,亲自下场在他面前把大众媒体给秦神勾勒出来的光鲜亮丽纸片人形象撕成碎片。

却难能不那么让他讨厌。


评论
热度(11)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