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偶像梦幻祭/狮心】星际流浪01

虽然标了标号但是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系列

 @温柔可人君莫笑 爱你❤

 

他不知自己从何处来,亦不知自己将往何处去。他看过宇宙终极之处的星空。

他迷失在其中。

 

ES星系,LH航线。

庞大的星舰内部被布置得井井有条,联盟的太空军将士们快速而有序地穿梭其间。这是骑士号第一百零八次的日常巡航。

银灰色短发的将军专注地看着显示在大屏幕之上的星图,跟他的副官再三确认了下一个迁跃点的坐标。在这一方面,他向来是严谨而又苛刻的——失之一毫差之千里,太多教科书级别的太空战役都曾向他证明过这点。

“濑名将军。”

新加入骑士号的勤务员热切地叫了濑名泉一声。他已经在濑名泉和他的副官身后等候了半个小时,眼见他们有关巡航航线的讨论告一段落,这才迫不及待地开口:“濑名将军,规定的用餐时间马上就要结束,您是不是先……”

濑名泉回眸扫了新任勤务员一眼。

他的眼睛是纯粹的蓝色,深邃中又带着目中无人的冷淡。一如传闻中的那样,性格恶劣又不解人情。

“我知道,烦死了。”濑名泉不耐烦地说。

 

在联盟众多将军中,濑名泉显得独树一帜。

他年轻而英俊,与其余那些沉珂老旧的将军相比,或许称呼他为联盟偶像更适合一些。每次骑士号返航,首都星的少女们都会举办最宏大的盛典,为心心念念的濑名将军接风洗尘,她们为此盛装打扮,企图得到这位联盟最年轻将军的青睐;而少年们则更喜欢纸上谈兵地抨击濑名泉早年间的战略失误,好似当时站在指挥舰里的换一个人,联盟就不必承担更多遗憾的结果。

就事实而言,濑名泉从未公开反驳过第二种理论。

明明是全联盟最嘴毒的将军,在面对公众那些吹毛求疵的指控时,濑名泉却随着时间的推移学会了避而不谈和转移话题。

 

骑士号拥有全联盟太空军星舰之中最大的餐厅。金属的内壁,简略的装饰,很有作为武器的自觉。用餐时间即将结束,偌大的空间之中只有濑名泉一人。

航线校准无误差,大范围能量检测仪仍在休眠,骑士号的第一百零八次航程风平浪静。闲来无事,濑名泉打开个人通讯设备,将今日联盟新闻投映在面前的空气之中。他从最后一个版块倒着向前看,外忧内患的联盟已经是十余年前的过眼云烟,与战争相比,和平时期鸡毛蒜皮的新闻只能算是小打小闹。

濑名泉很快翻到了联盟日报的第一版。

加大的标题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CHESS内战结束十周年庆典正在进行”。

濑名泉眼皮一跳。

原来已经过去十年了。他想。

新星历来,基因工程的突破性进展使得人类寿命获得了显著的延长。对于人均寿命达到三百岁的新人类而言,十年时间只是他们漫漫人生之中的一个节点。但对于濑名泉而言,过去的十年却像是一场醒不过来的梦。

高中的新编历史书上明确地记载着,十年前,联盟内部因政见不合,掀起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动乱。

在这场动乱中,联盟的知名人士几乎无一幸免地被拖进了泥潭。作为前线的指挥官,濑名泉甚至亲身参与其中。彼时青年才刚毕业于联盟第一军校不久,一腔孤勇,四处征战,在讨伐异端的战役中把自己打磨成的一把鹰派标志性的利剑。

……又坠入深渊。

庆典的直播地址就附在标题的下面,鬼使神差的,濑名泉抬手点开了链接。

原本满屏的文字霎时间化为乌有,来自首都星的直播信号跨过数万光年的距离传递到骑士号的餐厅,理所应当地出现了半分钟的延迟。

现场肃穆而隆重。

这是毫无疑问的。正如委员会秘书长在直播中所谈及的,如今的和平来之不易。今天的庆典面向各个阶级的联盟公民,就是要再次向所有人强调这一点。

秘书长声情并茂地赞扬了在内战中牺牲的诸位一线指挥官和太空军士兵,转而又号召民众们为他们默哀。数千只洁白的和平鸽被同时放飞,直播的镜头对准了天空。一派祥和。

事实上谁也记不清那一长串的名单,濑名泉不置可否地想着。

谁也没法背负着那么多战场上的亡魂前行。

随着直播进程的推移,他的面容不自觉地凝重起来。无愧于联盟偶像的诨号,濑名泉的脸堪比联盟各大星系最火的当红明星。但当他没有笑容的时候,摆着张冷峻臭脸的濑名泉足以让所有思春的少女敬而远之。

濑名泉摆出臭脸的原因并不难猜。对于这位险些被送上军事法庭的青年将军,当年的联盟内战实在不是什么美妙的回忆。

他沉默着,站得笔挺,直到个人通讯设备的通话请求将他惊醒。

“将军,我们检测到一星里外有小型飞艇的能量波动,目标无武器装备,请问是否要通过通讯请求?”

“通过。”心念之间,濑名泉点了点头,“我马上赶往舰桥。”

 

当通讯屏幕中那个橙发青年开始说话,濑名泉的蓝色瞳孔由于震惊不自觉地放大了一圈。这位向骑士号发出通讯信号的橙发青年满脸都写着搞不清楚状况,但他的笑容却是实打实的。橙发青年一面试麦,一面大笑。

“哈喽?有人收到信号吗?我就在这里,可以看到吗?”

濑名泉的目光深深地粘到橙发青年的脸上,他的语调冷静而毫无起伏:“这里是联盟军舰骑士号,我是舰长濑名泉。”

橙发青年惊喜地叫起来:“啊,是濑名舰长!呜啾,真是太好了,终于遇到人了!”

濑名泉纹丝不动:“请传输你的联盟公民身份证明。”

“身份证明?”橙发青年茫然地看向濑名泉,自顾自地转移了话题,“我太久没有遇到人了,濑名舰长,我们来说说话吧,再没有人跟我说话我就要疯掉了,我有太多的话想要说出来,这些都是美妙绝伦的灵感!”

濑名泉:“……”

他居然接受了一个疯子的通讯请求!

很快调整好情绪,濑名泉按着太阳穴再次重复了一遍最开始的要求:“请传输你的联盟公民身份证明,不然骑士号将以间谍罪的名义就地将你击毙。”

橙发青年于是立即可怜兮兮地道歉:“对不起,可是我是真的想不起来我的身份是什么了。”不等濑名泉再说点什么,橙发青年语速极快地补充,“可是我的飞艇告诉我,它已经没有能量储备了。也许再过一分钟……不,也许是三十秒,对不起,我也搞不明白这个,但是它告诉我,它即将迎来极其壮丽的自爆。”

濑名泉几乎要这个疯子气死了。

他的眼角不不住地跳动,最终下达了施救的命令。

大功率防护罩被开启,骑士号全速向小型飞艇的方向急行。银白色的舰身如同一道流光,转瞬之间便穿越了一星里的距离,成功地向橙发青年的小型飞艇伸出了紧急救援通道。

 

骑士号与小型飞艇对接分离的第七分钟,能量告罄的小型飞艇在一次小规模爆炸之后,彻底沦为了宇宙垃圾。

面对舷窗外的转瞬即逝的火光,橙发青年难能地安静了一会儿。

他的个人光脑和随身衣物已经被舰上的技术人员带走分析处理,在骑士号里,也许只有那个似乎不大灵光的灵魂属于橙发青年自己。

而濑名泉已经和橙发青年独自相处超过半个小时了。

在此期间,濑名泉没有从橙发青年口中挖出任何有效的信息。濑名泉实在是搞不清楚,面前这个迷迷糊糊的人是装傻还是真傻。这种不确定感让他有些困扰,却又不得不叹了声气,转而询问起了最简单的问题:“那么,我该怎么称呼你?”

橙发青年略一偏头,长长的发尾被甩开。

“啊呀,忘记告诉你啦。我好像是姓月永的。濑名舰长也可以叫我レオ哦!”

 

月永レオ。

当这个名字被橙发青年颠三倒四地念出来时,濑名泉终于意识到自己在最初看到这张脸的那一瞬间,心中莫名其妙的震惊来自哪里。

这个名字属于联盟一位真正的天才。

十年前,倘若给联盟一众注册在籍的高精尖端武器的研究者列一张名单,月永レオ一定会被写在名单的最上端,那是无尽的荣耀,也是无尽的责任。甚至濑名泉现在所驾驶的骑士号,最初的设计稿也是那位月永レオ的手笔。但十年后的如今,这个名字早就该被从这张名单上划去了。

——在十年前,月永レオ就死去了。

他死在那场旷日持久的乱战之中。

 

濑名泉忍不住多看了眼前这个月永レオ一眼。

轮廓似乎的确是有一丝的相像,甚至他报出来的名字和那位天才的科研家也是一个。但这绝不是一个人。濑名泉曾在十年前见过那位名叫月永レオ的科研家。他满身光环,自信而又张扬。

这绝不是一个人。

只是长得有些相似而已。天才的月永レオ,他就算没有死去,又怎么可能跟眼前这个疯疯傻傻搞不清楚自己出身的,连小型飞艇能量传导系统都算不明白的废物共用一个灵魂。这显然是一个不能更简单的求解。

这一个月永レオ没法看穿濑名泉面无表情背后的心思。

在兴高采烈地报出自己的姓名之后,他更进一步地提问:“那我可以叫舰长sena吗!呜啾,我是真的很喜欢sena哦,sana救了我一命,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sena哦。啊啊啊,真是让人苦恼的问题!”

濑名泉“哼”的一声,没有再搭理这个自说自话的人。

临走前,他冷漠地说:“我不需要你感谢,在回到驻地之前,如果你还想不明白自己的身份,那我就只能把你移交给联盟第一监狱了。好自为之吧。”

 

骑士号的第一百零八次航行,濑名泉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在三个月的平静巡航之后,他居然捡到了这样一个奇怪的麻烦。


评论(1)
热度(48)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