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World Record 09-10

09

待国家队举队辗转回国,天气彻底地入了秋。不怕冷如林缙,也在父母看过访谈宣传后三番五次地催促之下加上了外套。

林缙回H市后一直很忙。

光是保持状态的日常训练也就不提,游泳队签下来的几个国产品牌的新广告合同却忙得林缙焦头烂额。实际上原本世锦赛刚结束那会金主爸爸就有意向找上门来,被队里以即将加强训练的由头给拒了,这会好几个拍摄攒在一起,愁得林缙头都更秃了。

他原本就不是善于在公众面前展示自己的人。

好在如今他终于认识了个经验丰富的大佬。

回国的第一天,磕磕绊绊地录完问答小视频,林缙就忍不住跟前明星选手秦成延隔空取经。短短几分钟的通话里,有幸得到林缙亲自转播的秦大佬笑得根本停不下来,林缙只是稍微提及了几个问题和自己的答案,秦成延就像是揪住他小辫子一样,一直乐不可支地反复提问“我天你真是这么回答的啊”。

气得林缙好几次险些掐了电话。

秦成延逗够了同校师弟,还是赶在林缙真正动手之前适可而止地收声,进而真诚地给这个广告界的小菜鸡提点了几句经验之谈。末了,秦成延才抓着某一回答的前半句严肃地问:“集训效果还是不太理想?”

“只是没有达到预先期望而已。”林缙老实地补上了后半句回答。

他叹了口气,接着小声说:“总感觉老刘教得还差了那么点意思。训练赛游了几趟,都卡死在36秒,你说世锦赛那次是不是就纯粹是撞大运了啊?”

他很困惑。

隔着无线电波,秦成延都能从这么简简单单的两句话里感觉到。

 

就事实而言,国家队其实是出过几个一流教练的。

就拿现在专门带着林缙的刘新成来讲,原先也带出过几个没那么出名的冠军级别选手,也能稳坐中国游泳队当家教练的位置,但对于自由泳技术水平更为发达的欧美国家而言,显然他还差了一分半毫。

哪怕前些年秦成延两破八百自世界纪录的壮举举世皆惊,也不是没人拿他的外国教练说事,网上分析的小论文成打,绝大多数泳迷都愿意盖棺定论秦神教练的功劳。

就连奇迹创造者秦大佬本人听到林缙这样的疑虑时,第一反应也是张口就来的:“要不今年冬训去国外试试吧?澳大利亚?还是美国?”

林缙不是没想过这些。

这会有探路者秦成延的推波助澜,林缙更是不禁心动地试探:“申请好过吗?”

“还行吧,”已经退役两年的秦成延自己也有点拿不准,只好模棱两可地给了林缙一个回答,“只要能出成绩,队里总是好说的——明年是奥运年。”

奥运会的金牌,总是游泳项目最看重的冠军。

“唔。”林缙点点头,“也是。”

听着后辈飘忽的语气,秦成延鬼使神差地在通话结束前说了最后一句话:“离过年还有两个多月,我先帮你打探下吧。”

好像要去冬训是他秦成延似的。

 

还不等小叮当秦成延考虑清楚这一句话大包大揽来的许诺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工作量,金主爸爸的工作人员就敲响了休息室的门。小姐姐细声细语地公事公办,不知耍大牌为何物的林缙只好匆忙地按断了电话,三步并作两步地跟她回了摄影棚里。

空留给有心助推无心揽活却夸下海口的秦成延一大摊调研。

 

后半程的物料拍摄顺利许多。

随着摄影师一个OK的手势,第一家金主的拍摄任务宣告提前告终。

接待林缙的小姐姐眉开眼笑地送他出门,脱离工作之后,小姐姐的表情于是生动起来,偷偷要完签名,甚至大胆地夸赞起“林哥不穿比穿了好看”。

居然还是他的路人粉。

林缙起先还“嗯嗯啊啊”地随口应付着小姐姐,一直到公司大门口。一路上兴奋地叨叨叨的小姐姐忽然露出了一个安静的笑容。

林缙停下步子看向她。

小姐姐只沉默了片刻,便笑着向他道别:“车停那啦,林哥明年奥运一定一定要加油啊!”

林缙心里猛地一震。

他在这个奥运周期游了三年,国家游泳训练中心“全力以赴,备战奥运”的条幅足足拉了两年。领导重视队友鼓劲,就连记者也不忘谈及明年的展望。世锦赛的超水平发挥之后,在秦成延带领下一拥而上的粉丝们更是在他半年前最新一条微博下不知道发了多少对于新一届奥运会的祝福。

而今在路人殷切的加油声里,林缙有了即将征战他的第一届奥运会的真实感。

如果能在首次奥运会期间博上一枚奖牌,他的运动生涯也算是少了一桩遗憾了吧?

当然,金牌更好。

破秦成延的世界纪录最好。

 

10

“Take you mark.”

“砰!”

发令枪响,八条泳道的运动员纷纷入水。

两天工夫下来,世锦赛决赛的录屏在笔记本上不断循环,秦成延的注意力渐渐偏离向赛后公布的各项数据统计之上。起跳反应0.6秒,第一程50米26秒1,划水时效,起腿时间,全程800米的数据综合起来,慢慢从肉眼以外的另一个层面上全面还原了整场比赛。

秦成延看得极其认真。

他不时拿纸笔记录下关键数据,而后手速飞快地拉出几张图表,添加进邮件的附件里。做完这些基础的工作,秦成延在正文框里郑重地敲下了他曾经的教练的名字。

“Dear Matthew,”

秦成延斟酌着打下一连串的英文字母。

 

亲爱的马修,

别来无恙。

我是你曾经的弟子秦,很抱歉在我擅自做出退役决定时没有来得及询问你的意见。在这里,我向你迟来的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过去任性的决定。

两年过去,长江后浪推前浪,圈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也涌现了许多优秀的新人。

哦。我当然是在说我的同胞林,也是这一届世锦赛八百米自由泳的冠军。我想你一定关注了这场精彩的比赛,距离我的纪录只相差了不到两秒,这是今年八百米自由泳项目的年度最佳成绩。

遗憾的是,他似乎陷入了瓶颈。

我们都知道一个优秀的教练能为选手提供怎样的帮助。

在中国,林找不到更进一步的方向,我想,也许你能为他指点迷津。就像当初你对我的那样。他很年轻,也很有激情,在我的印象里,这是你最喜欢的运动员类型。

我们的合作很成功,甚至两度打破了尘封多年的世界纪录。我相信你的水平,也相信你培养新一代自由泳运动员的热情,如果可以,我希望能促成大名鼎鼎的马修教练和中国选手的再一次合作。

以下是林的基础技术分析供你参考。

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你的,秦。

 

秦成延深切地觉得,自己对北体的毕业论文都没有这么上心过。

再度检查了一遍用词和语法,秦成延长出一口气,点下了发送。满是英文的界面霎时间被刷新,转换后的邮箱页面上,成功发送的笑脸在界面的最中间朝他微笑。

“说到做到。”

秦成延费尽心思,终于能给林缙发送这样的消息。

林缙没有立即回复。

也不知道林缙是在干什么。舍身伴金主,还是训练?不过他能看到这条消息的话,一定会喜不自胜吧。

秦成延胡乱地脑补了一通,抬手关掉了勤勤恳恳地高效运作了两天的电脑。

来信如此情深义重,以马修教练的泳坛老妈子性格,他和林缙一定能收到一封得偿所愿的回信。眼见电脑的屏幕暗了下去,这两天过度用脑的秦成延迈腿瘫进床里,模模糊糊地这么想着。

回头等林缙放假,得跟他敲顿好的补补脑。

 

秦大佬再醒来时,已经到了第二天的中午。睁眼后,昏天黑地的秦成延又在床上刷着微博赖了一会儿,这才慢慢地从被窝里爬起来。

他第一时间回到了奋战了两天的书桌边上。

没收拾过的书桌上,数据和资料凌乱地摊了一桌,甚至还有一页草稿被带到了地上。秦成延顾不上整理,拽出混在复印纸之间的笔记本就开。作为马修教练曾经最得意的弟子,他很清楚马修教练几年如一日的个人习惯——他喜欢早晚各检查一次私人邮箱,而且从不拖延回复邮件的时间。

秦成延昨晚发过去的邮件应该正好能赶上马修教练今早的查看。

他熟练地扫码登录。

收件箱里,果然多出了一封未读邮件。

来自马修教练。

收信人秦成延笑容满面地点开了马修教练准时的回信,在还没有浏览邮件内容之前,他就已经事先思考起了怎么把这个好消息转告给林缙更有意思。

直到他看到了邮件的正文。

“Qin, my son,”

“I'm glad to receive your e-mail. I read it carefully, but I have to say, I can't accept your request.”

“Sorry for it.”

 

我不能接受你的请求。

抱歉。

 

秦成延得意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他关掉邮件,又确认似的看了一眼发件人的姓名,仍旧还是端端正正的Matthew Thorpe,绝没有因为秦成延的难以置信就变成别的样子。

为什么?

秦成延想,这不应该。


评论(2)
热度(6)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