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World Record 11-12

11

马修教练的回信以婉拒开头。那位一生致力于推动世界游泳运动发展的老人拒绝了秦成延的写下的推荐信。

这是秦成延预料之外的结果,并成功地打乱了他的一切后续计划。

秦成延仔细地阅读了马修教练的回信,试图从中找寻到什么得以回转的机会。然而,马修教练的回信其实并不比他发送过去的那封短,他说了很多,等秦成延彻底地读完,终究还是遗憾地叹了口气。

 

秦,我的孩子。

很高兴收到你的邮件,我仔细地阅读了它,但我不得不说,我不能接受你的请求。

对此,我感到抱歉。

当然,并不是因为两年前你突如其来的退役决定:)即使在当时,我收到消息的时候的确是相当惊讶,但我支持你的一切深思熟虑的决定。实际上我观看了你来信中提及的那场比赛,理所当然地。两年一度的世锦赛是游泳项目中除了奥运会之外最盛大的聚会,林的精彩表现令人嫉妒。我想,没有任何一个教练愿意拒绝这样的弟子。

是的,就是你所理解的这样。如果可以,我也很希望林能够成为我的学生。

但很遗憾。我想你应该去翻阅今年澳大利亚泳协下发的通知,作为登记在案的游泳俱乐部,我们也许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接收来自中国的外籍选手进行训练。而作为我个人,哦上帝,我今年六十七岁了。这几个月来,我的身体并不是很好,甚至还做了一个小手术。我想我是时候该服老了。

也许你该试着去另请高明。

愿上帝保佑你。

马修。

 

面对恩师满怀歉意的回信,秦成延只好放弃了最初跟林缙再做一回师兄弟的美好设想。恳切地关心过马修教练的身体,起手就吃了一顿闭门羹的秦成延倒在椅背里,陷入了沉思。

——按照马修教练所说的,澳大利亚游泳协会红牌高挂,这几乎就是断绝了秦成延曾在澳大利亚特训时积攒下的一切人脉。

可旧金山的冬天又实在太冷了些。

 

糟糕的事实和提前的吹逼之间的落差叫秦成延不由得一阵心烦意乱。

话都放出去了,他总不能转手就把前天的通话若无其事地咽回肚里,跟林缙耍个“师弟啊澳大利亚泳协现在不带咱们玩儿了,要不你就当什么都没听到过”之类的小聪明吧?

秦成延干不出这事。

思虑再三,为保面子不择手段的秦大佬毅然地拨通了亲爹的电话。电话才一接通,不等亲爹日常开始叨叨,秦成延就抢先发问:“老秦你当年整理的那打资料还在家吗?……什么资料?哦,就是我没用上的那个冬训参考指南。”

老秦被儿子这一出整得莫名其妙:“你一退休的还训什么?不要肩膀啦?”

秦成延:“……”

他不知道第多少次小声纠正:“好好的退役,你一说退休怎么搞得我跟建筑工地搬砖工人一样……”

“你说什么?”

“……我说,不是我要训,退役报告打上去两周年了,我就算去工地搬砖也不会再回去祸祸自个肩膀了,我心里有数,你跟我妈就放心吧。”

“贫的你,”老秦将信将疑地问:“那你要那玩意儿做什么?”

秦成延只好如实交代:“这不是,你儿子还心系未竟的中国游泳事业发展,想给现在的新人一个发展的机会。”

“谁啊?”

“林——”

“林缙啊?”老秦自动补全了林缙的名字。也不知道这个人名有什么魔力,老秦再说话时的语气意外地缓和了下来,“我跟你妈看前两个月世锦赛了,小朋友挺讨喜,游得也挺好,你妈还怪喜欢他的。怎么,林缙冬天要出去训练吗?那还就不巧了,我硬盘前两天坏了,当年为你查的那一摊东西好像没还原出来——”

“哦。”不等老秦把话说完,秦成延顿时教科书般生动形象地表演了从“心心念念”到“弃之如履”之间全部的情绪变化,“行吧,我知道了,那我再找人想想办法。”

老秦“哼”的一声:“我还不知道你?你小子,要不是问完一圈都没戏了,还能想起来找我?说吧,怎么回事,怎么不带着你们新人投奔你那个老马教练去?那老外不是老把你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你亲爹都快不认识你了。”

秦成延不情不愿地把马修教练的回信大致给老秦复述了一遍。

老秦嗤笑一声。好在他还算给儿子面子,没把诸如“那些老外这么多年过去真是一点都没变过”或是“让你提前跟人家小朋友瞎嘚瑟”之类的嘲讽付诸其口,反而同情地顺毛撸了一把:“那你挺倒霉的。”

秦成延一阵无力:“这都什么事儿啊。”

“哎成延,你不是学运动人体科学的吗,”老秦忽然本职上身,将话题带向了另一个论点,“我看你这两年也是闲的,不如琢磨着开个课题回馈母校呗。不是说自个是天才吗,你们年轻人那话怎么说的?你行你上?既然你这么上心,拾掇拾掇自个上呗。”

“卧槽。”

秦成延眼前一亮。

他怎么没拗过这个弯来。

自个这么大一个中长距离自由泳大满贯得主摆在家里,一米九一,身高体壮,简直是白送的优质榜样。无非就是年轻了点,可没准这十几年游的泳比一般人吃的饭都多,各种训练体系从国内到国外练了个遍,拿的金牌攒成一打没准都能直接抡出去砸死人。反正他都跟林缙嘚啵嘚过一回了,都说一回生二回熟,真要是让他拎着技术特点相仿的林缙赴澳训练,好像也不是不可行?

老秦这个正牌教授诚不欺我。

 

12

在老秦教授“北体这两年科研成果不比上体”的循循善诱之下,秦成延心动不如行动,当即又再接再厉地熬了几宿,通读了近期国内外的好几篇大部头相关博士论文。

括弧,论文由迫不及待给亲儿子安排作业的老秦提供。

马修教练收到这个消息后,更是洋洋洒洒地给未来的小秦教练回了一封长信。

信中,老头子热情洋溢地介绍了他多年执教的经验之谈,甚至还附上了秦成延本人原先在他手下魔鬼训练时的实例讲解,有图有文,详实的数据评测看得这两年缺乏大规模锻炼的前世界冠军条件反射地浑身一酸。

千把页学术型的白纸黑字。

精确到天的技术型特训模板。

新手上路的秦成延每天以一百二十迈的速度在高速上狂飙。他本来就有理论的底子在,前些年又有过太多的亲身体验,这样对症下药地恶补了好几天,秦成延摆出来的架势不说老道,也很像模像样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抱着这样的想法,秦成延在“打探”了小半个月后,终于找时间拨出了林缙的电话。

 

手机彩铃响了半首We are the champions,林缙声音低沉地接通了电话:“喂?秦神?”

秦成延敏锐地听出了林缙声线地差别,忍不住顺嘴问了一句:“你声音怎么怪怪的啊?”

“哦没事。我刚在洗澡,可能是水有点热,闷的。”

“咳。”一打开话头,秦成延就把话题拉回了正轨,“跟你说个事啊。上回不是说给你打探打探澳洲的消息,情况其实不大乐观,澳大利亚泳协那边闷声不响搞了一波大事,说是注册在案的游泳俱乐部一概不能接收外国运动员。”

抛出题干,秦成延特意顿了顿。

他在等林缙的反应。

而还没学会隐藏情绪的林缙果然如他所料地低落下去,说话也变得没精打采起来:“这样啊……麻烦你了。那美国那边呢?”

现在的年轻人倒是真不怕苦。

一开始就把位于北半球的美国排除在外的秦成延心里暗自感慨着,嘴上却把最终的结果和盘托出:“但是澳洲泳协没有禁止外国选手租借他们的泳池。”

“你是说让刘教练跟我去澳洲冬训吗?可是……”林缙的话没有说完,言外之意却表现得极其明显——他始终还是盯着秦成延的世界纪录在看。

秦成延失笑:“你是只认识刘新成一个教练吗?”

林缙反问:“不是吗?”

“我不够资格吗?”秦成延话接得飞快,语气却很平缓,“林缙师弟,好歹也看看师兄吧。”

林缙久久地沉默。

“喂?”

“我在。”大约是从浴室里带出来的热气散去了,林缙的声音重新恢复了原样。他的声音其实很好听,可惜总是没什么太大的起伏,“秦师兄,这也太麻烦你了吧。”

秦成延不知道林缙的脑回路是怎么九曲十八弯地转到那上面去的。在他琢磨明白之前,林缙紧接着说:“你帮我打探消息,我很感谢,真的。澳洲泳协的禁令也不是你能左右的,你没必要啊。我也不想欠朋友人情。”

秦成延目瞪口呆地听着林缙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擅自脑补出来的故事,一时间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反驳,也不知道该不该为林缙口中地“朋友”私底下鼓鼓掌。

“小同志整天想什么呢?”最终,秦成延只好无可奈何地这样问,“什么人情不人情的。”

林缙兀自冷静地跟他分析:“我知道你很强,我始终相信这一点。可是,虽然我知道你肯定不是这个意思,但这噱头太厉害,万一……对吧。秦神,你功成名就过了,还折腾什么呢?”

“我乐意啊。”

“原因?我要一个原因。”

“因为我喜欢你啊。”秦成延脱口而出。

一语毕,秦成延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这话太过歧义,连忙趁着林缙还没有回过神补充上了后半句的解释:“……等等,不是给里给气那个意思。是欣赏,是期待。”

 

……是对退役之后曾经遗憾过的自己的一点心意。

 

在两年后的如今,秦成延其实很少再去思及过去的情绪。可无论是现在,还是促成相识的微博关注,都是或多或少受其影响。但这话要说起来那就太交心了,他没对林缙说。

于是电话两头各自沉默。

“我知道了。”就在秦成延以为对方已经在心理上单方面地结束了这则通话时,林缙平平淡淡地开了口,“但是我需要考虑一下。也要再跟刘教练商量一下。”

“好。”

评论(4)
热度(7)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