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林敬言中心】山间林下(6~9)

接上文


6

林敬言坐在回家的地铁上。

这个时间点不是上下班的高峰期,车厢里还能找到空着的座位。车窗外一闪而过的是荣耀的网游广告,林敬言又抬头看了一眼侧壁上的行进路线图,拽了拽自己随身带着的包,做好了在下一站下车的准备。

忽然,才被揣在兜里的手机灵性地震了起来。

林敬言看着屏幕上显示的联系人备注,接起了这通电话:“喂?妈?”

“到哪儿了?回来吃饭吗?”林妈妈开门见山地问他。

 

“你啊,明明就在N市,老不知道回来看看。”饭桌上,林妈妈一面数落着林敬言,一面又忍不住给林敬言多夹了一块肉,絮絮叨叨地关心着他,“我跟你爸看直播了,今年你出场可比去年多多了。”

林敬言意外地看了一眼沉默着吃饭的林父,林父似乎是感受到了儿子的目光,“嗯”的一声,表明林妈妈所言非虚。

“这赛季状态好了,当然就能多打比赛了。”得到了父亲的确认,林敬言心里一阵雀跃,说话不由自主地轻快起来,“我们忙着训练打比赛嘛,老回家算怎么回事?队里还有不是本地的队友呢。”

林妈妈看到了父子之间的互动,笑着揭了林父的老底:“你爸年纪大了,直播什么的都弄不利索,后来还是问了他学生,才看上的比赛。你这回回来,有空再教教你爸啊。”

林父不禁搁下筷子反驳说:“净瞎说,我那是问学生这游戏都怎么比的,我还能连个直播都折腾不明白了?”

林敬言憋着笑听着父母没说两句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彼此之间,抢在林父前面夹走了盘子里最后一块咸水鸭。

“对了,”又扒了几口饭,林敬言突然坐端正了正经地开口,“你们可能还不知道……我们傅队退役了。就那什么,我现在是呼啸队长了。”

听闻此言,林妈妈面露讶色,吃惊地望向他:“怎么都没听你说过?”

林敬言把吃干净了的饭碗往里推了推说:“我也是才拿到的合同啊。”

 

他的确是今早才刚刚看到了他的新合同。

夏休期正式开始的第一天,林敬言习惯性地起床收拾往训练室走。等到电脑屏幕亮起来,他才反应过来,今天已经没有战队的训练任务了。

也没有坐在身边的人了。

傅阳放在训练室的东西大多都带走了,他的电脑桌上只剩下了一盆据说可以防辐射的仙人球。林敬言看了一眼傅阳留下的这盆干瘪的小东西,忍不住起身给它浇了一点矿泉水。

而后他对着自己的电脑屏幕发了好一会儿呆,最终仍旧刷卡登录了网游,随手把任务列表里接到的几个任务都刷完了。

何经理绕到训练室检查的时候就看见林敬言坐在电脑前,他的手还搭在键盘上面,却已经没了任何的操作。

“哎正好你没走呢!”何经理快步走向林敬言,“新合同拟出来了,我刚还想着打电话让你什么时候有空过来看一下下赛季的合同来着。”

林敬言在何经理的大嗓门里清醒了,“咣”地从电竞椅中站起来就跟着他走。

这是林敬言第二次看到他的工作合同,他把这份新合同和印象中的旧合同对比了一下,果然在许多条款上,这两份合同都出现了明显的不同。

林敬言盯着工资和奖金的数目多看了两眼,忽然有了一种一夜暴富的错觉。

他一边一目十行地大略看着,何经理也在一边给他指出各项变动的条款:“敬言你看,除了广告宣传的分成有变动以外……这回把保证的出场率也写进去了……”

林敬言从善如流地顺着何经理的手指看过去,很自然地看见了合同中关于出场率的条款。

“……如无特殊情况,我队保证该选手百分之百的出场率……”

“林敬言,你操作和意识都不错,要是你决定加入呼啸的话,不出意外比赛的机会不会少的。”

这个时候,林敬言莫名地想起了两年前何经理在网咖里邀请自己加入呼啸时的对他的口头保证——而这样的保证难免不让人心动。

他甚至就是被这样的一句空口保证吸引进职业联盟的。

现在好像一切都又倒档到他闯进呼啸线下面试那一个瞬间,在一个新的起点上,一切重头开始。

荣耀的职业赛场上,有着太多太多打法,也有着太多太多的技战术安排,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归根结底,在赛场上的胜负永远都只取决于那个最开始的信念。

把比赛一场一场的打好就够了。

这是林敬言曾经所坚持过的,也是傅阳不久前才刚刚跟他说过的。这是属于他们这些平常人迈向荣耀巅峰的最佳捷径。

 

“合同带回来了吗?”林父扶了一把戴松了的眼镜,向林敬言伸出手。

“哎?”林敬言起先还没有反应过来父亲的意思,等他捕捉到了林父藏在镜片后面的鼓励的目光,这才恍若隔世地一拍脑门,一下子窜了起来。

在林敬言提出想试试打职业的最后一次家庭谈话中,那时候,林父自始而终都没有摆出支持的态度来。这一点林敬言再清楚不能了——到最后,他的父亲也只是单纯地尊重他做出的选择,而从没有被他所描述的职业赛场说服过。他实在是没想到,说出“我无法理解这样的职业”的父亲竟然会向自己索要新一份的职业合同。

这的确是要帮他检查里面具体的条款了吧?

林敬言这样想着,去拿新合同的时候几乎都快要飞起来了。

“急什么,”林父老神在在地看着林敬言惊喜的背影,下意识地把他当成课上的学生说教起来,“都要当队长的人了,一点也不知道稳重。该是你的怎么也跑不了。”

林敬言把合同递给父亲。他脸上的笑怎么也藏不住,一面又忍不住去纠正林父对职业圈的看法:“老爸,职业圈不兴你那套,电子竞技也是竞技,我们靠实力说话。”

林父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也没再多说什么。他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林敬言一眼,端着一玻璃杯的温白开带着林敬言的职业合同回了自己的房间。

林敬言没有看懂父亲的这个眼神,转而欣然研究起了自个亲爹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职业联赛这样的问题。

 

7

新赛季给傅阳补位的是个刚从挑战赛里挖出来的新人。林敬言看了新人的比赛和资料,小孩今年刚满十九岁,跟着大学里玩票组的战队一路过关斩将地打进了线下赛,最终却还是败在了被淘汰进挑战赛里的诛仙战队手下。

战队虽然输了,他却意外地因此得到了进入职业圈的机会。

 

林敬言和新队员的第一次见面是在线上。呼啸山庄的公会领地里有专门拿来练技能操作的木桩,林敬言开着唐三打赶到的时候,就看见新人正在噼里啪啦地打一套连招。

手速不错,操作的精准度也差强人意。

这一点,从线下赛的比赛录像中就可见一斑。这是林敬言和傅阳挑人的时候就下好了的定论。

真要打起职业联赛来,光这样可不够。

“切磋一把?”林敬言操作着唐三打走到新人面前,一眼就认出了他身上绝大多数的橙装和紫装,果断开麦询问,“开个修正场?”

新人停下了打木桩的动作。他的角色一时间没有动作,大约也是在查看唐三打带的装备。而后,他年轻气盛地拒绝了修正场的邀请,操作角色蹦跶着说:“等级场就ok。”

林敬言笑了:“可以。”

新人有锐气,这是好事。

等级场里没有任何的数据修正,唐三打一身橙装的属性天然就比新人自己的元素法师高出了一截。林敬言在心里默默地数着系统倒计时,左手已经悬在了左半边的键盘之上——他很清楚这样的属性差值会在这场切磋中给未来的新队友带来什么程度的麻烦,但他没有丝毫放水的意思。

他们所选择的地图就是最简单的擂台,这张地图里没有任何的障碍物,当系统倒计时结束之后,流氓和元素法师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对角线那边的对手。

两人同时前冲!

元素法师率先进入了他的最远攻击范围,试探着释放了三个瞬发的冰霜雪球,企图封住唐三打的来路,同时,他又准备起了新的技能读条。

林敬言大致判断了三发冰霜雪球的轨道和落点,鼠标拉过一个大斜线,生靠操作让唐三打从它们的简单的封锁中穿行而过。世界顶尖的物理引擎把靴子擦过地面的声音完美地还原在了对阵双方的耳机之中。

林敬言只打了两年的职业比赛,没来得及积累起多么深厚的经验值,但他还正是当打之年。对于二十岁出头的职业选手而言,操作永远是他们最直接的致胜武器!

元素法师也并不意外。面对手短的格斗系职业,再缺少职业经验,新人也很清楚在这种时候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如果小范围的攻击无法限制你的走位,那么大范围的法术攻击呢?

暴风雪!

读条结束,元素法师飞快地施法,法杖所指,大片的冰霜和雪花就纷纷扬扬地阻断了唐三打的前后去路。与此同时,唐三打前冲的速度也终于减慢,一个减速的debuff得意洋洋地出现在了唐三打的状态栏中。

从起手到此刻,新人的表现几乎无可挑剔。

林敬言满意地点点头。紧接着,他不像新人在挑战赛中的绝大多数对手那样,忙着冲出暴风雪的范围,相反的,林敬言盯着元素法师的读条,下意识地抢先用出了流氓为数不多的中远距离的技能。硬吃了暴风雪的伤害,屏幕中的唐三打做出了一个张牙舞爪的动作——正是流氓的精神攻击恐吓。

这一下来得太快。新人还没来得及取消读条,他的下一个技能就已经被恐吓打断了,元素法师陷入了短暂的僵直。

“好快!”新人忍不住惊呼了一声,“早知道就不读这个条了!”

“你反应不慢,只是太想当然了。”

这是每个初入职业圈新人的通病。他们很少有和真正顶尖的职业选手交手的机会,于是在面对职业选手的实战时,总是在细节上犯一些再低级不过的错误。

因为他们想不到这个早知道。

林敬言自己也曾经历过这样的阶段,不禁对这个下赛季将新加入队伍的新队友耐心了些。在提速冲向元素法师施放技能的同时,他还温和地解释着:“永远不要在赛场上小看对手的打断速度,这都是大量练习之后留下的肌肉记忆。尤其是元素法师这个读条职业。”

“啊……是!”新人很快调整好了心态,一个后跳后,他选择了不需要读条的冰线继续挤压唐三打的走位空间并重新拉开距离,“谢谢队长!”

林敬言原本还在追着冰线的起点撞,听到这声,他一个手滑,等他再回过神来,唐三打就已经被锁在了一圈冰线之中。权衡之下,他不得不选择操作着唐三打迎向法术结界,唐三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冻结了四秒。几乎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唐三打的血条就下降了四分之一。

林敬言深知这是自己的失误,在飞快地自我反省之后,他哭笑不得地赞叹了一声:“好冰线。”

 

迎接新队员的切磋仍在继续。

在那个被卡进冰线的重大失误之后,林敬言及时提升了状态,再没有给他们的这位小新人任何机会。两人之间的切磋最终还是以唐三打的胜利而告终。

“这就是职业联赛的水平吗?”打完这场切磋,新人彻底服气了,就连说话语气都比一开始时老实了不少,“林队厉害啊!”

“别吹,”林敬言笑着说,“飘了怎么办?”

新人嘿嘿嘿地乐了一会儿,这才问起了正事:“林队,我什么时候去队里跟你们合练啊?”

“很快。”于是林敬言也严肃起来。

“今年夏休队里放得短,提前一个半月收假,集训会很辛苦。”

屏幕中的元素法师在主人的操作下做出了一个赞同的表情。

“我会努力赶上来!”林敬言听见新人信誓旦旦地说,“这可是咱们N市自己的队伍!”

 

两周后,林敬言提前归队。

除了即将开始的早十晚十集训以外,作为新任呼啸队长的林敬言还要参加赛季前的新闻发布会——这是俱乐部高层一早就跟他商量好的事情。

 

8

呼啸俱乐部成立时是在N市老城区选的址。这一大片早十几年前也是繁华的商业街,现今却随着城市规划的改动慢慢衰落下去,只剩下宽阔的马路和巷子里的老店还残留了一点曾经的痕迹。一到稍晚的时候,大路上就只剩下零零星星的几个行人匆匆路过。

正好适合他们这些除了打比赛常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职业选手。

出了地铁口,林敬言顺路拐到巷子里排队打包了一份鸭油烧饼,这才慢悠悠地往俱乐部晃过去。他已经拿到了新闻发布会的具体流程,和平常的赛后发布会只是略有出入。走路的这一段,林敬言又把何经理前一晚传给自己的资料在脑内过了一遍,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忐忑不平。

无论事先做了如何充分的准备,这终归是第一次以他作为绝对主角的新闻发布会。

他的一言一行都会被台下的众多记者和观看网络直播的粉丝拎出来仔细分析,他的一举一动都决定了观众对于呼啸新赛季的期望。

这就是作为队长所必须要肩负起的责任。

林敬言终于切身地感受到了。

 

“官宣已经发出去了。”

仍旧是那个挂着一大面积分走势图的会议室,何经理最后地跟他敲定了一遍今晚新闻发布会的各项细节。积分板中上赛季的常规赛积分被清零了,空白的走势图等待着新赛季的到来。

林敬言一进俱乐部的门就被叫到了这里,他不厌其烦地听何经理说着:“新闻发布会是七点半开始,除了现场的记者之外还有各大直播平台的同步转播……”

“不用紧张,有什么出格的问题就照你自己的想法说,太过火的有新闻官兜着。态度积极一点,现在他们都喜欢这一挂的职业选手,敬言你正常发挥就挺好的。”

何经理再一次事无巨细地跟林敬言确认了一遍各种有可能出现的问题,终于放人了。

林敬言长出了一口气。

他满怀心事地推门……心里还想着要不趁着最后这一个下午的时间再去背背稿子,身体却差点被凑在门外偷听的队友们吓得退回会议室。

“我靠!”

林敬言少有地爆了个粗口。他数了一下堵在门外的人头,而后惊讶地发现下赛季的战队成员们一个不少地出现在了这里,就连他们家离呼啸差了半个中国的牧师选手也没错过这个围观的机会。

这是演的哪一出?

呼啸的新任队长忍不住回头往里看了一眼——会议室里的俱乐部高层还在开小会,并没有关注这边的意思。于是林敬言小声地带上门,转脸开始没好气地跟这帮人算账:“干什么呢你们?搞得跟听墙角似的……”

几个人飞快地低声交流了一番。阮永彬被他们果断地推了出来。

阮永彬:“……”

为什么背锅的永远是治疗?

这么想着,荣耀知名自保流牧师选手阮永彬在背后跟卖了他的输出们悄悄比了一个中指,而后张口就睁着眼说瞎话地拔高了他们几个偷听的动机:“老林,我们是在关心战队新赛季人事安排!”

林敬言一个没憋住,“嗤”地笑出声来。

他不再跟这帮人计较他们听八卦的偷听本质,继而转向了那个只在线上接触过的挑战赛新人,关切地询问:“收拾好了吗?”

元素法师“咳”了一声。新人的脸皮到底还是比那群身经百战的老油条要薄,他不大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在林敬言的关切下毫不犹豫地把其余的前辈们彻底卖了个干净:“林队是这样的,前辈们跟我说今天有你的新闻发布会,我们是来给你撑场子的!”

林敬言听着元素法师的豪言壮志,先是愣住,接着,他的心底就冒上来了极其复杂而又难以言喻的情绪。那是一波又一波的心潮,不断地拍击着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潮水过后,湿漉漉的心思透出灼目的光。

他想,他们都在相信你啊,林敬言。

这样的信任,不愿辜负,也不能辜负。

“谢谢你们啊。”费劲地咽下一口唾沫,林敬言终于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在被元素法师揭了底之后,阮永彬也不再跟那儿磨磨唧唧地顾左右而言他。阮永彬看着他过去的好友和现在与未来的队长,真心实意地说:“屁大点事,谢什么啊。”顿了顿,起码在这一刻,他改变了对林敬言的称呼,“队长。”

“等着你带我们再打一回季后赛呢!这赛季可不要再一轮游了啊!”

林敬言笑着捶了阮永彬一拳。

 

到底是上赛季打进过季后赛的队伍,呼啸在夏休期期间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仍有不少电竞媒体捧场。

提前一个小时,林敬言就被拉到了休息室里——这年头,无论愿不愿意,职业选手多多少少也要在外形上下点功夫。有了前两个赛季的经验,当请来的化妆师往自己脸上糊些分不明白的东西时,林敬言早已经无师自通地学会了见怪不怪。

而后,他理了理新定制的队服的领子,起身向通道走去。

临近七点半,会场的媒体区座无虚席。

打光的焦点当然在台上,林敬言看着已经坐在上面的呼啸老板,最后平复心情地深呼吸了一口,四平八稳地走到了备受瞩目的灯光之下。

新闻官满脸笑容地开场:“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大家参加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他简单地介绍了呼啸的现状,便将话题带到了今晚真正的主角身上。

林敬言看见台下的记者们纷纷举起摄像机和录音笔,这是一个太大太大的舞台了。坐在网吧包间里操作角色的时候,林敬言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在两年后的某一天,他能作为绝对的主角坐在体育馆的会场台上。在这一瞬间,他就是全场唯一的焦点。

呼啸老板也说的很快,手持的话筒很快被传到了林敬言的手里。全场的记者和场外的直播观众都在等着呼啸这位新任的队长说些什么——什么都好,表态也好,许愿也好,他们想知道此刻坐在台上的这位呼啸队长在想些什么。

林敬言攥着麦克风。他试了试音,缓缓地开口:“大家晚上好,我是林敬言。”

也许是从傅阳宣布退役的那一刻起,也许是从林敬言告别傅阳的那一刻起,也许就是从此刻起,除了唐三打的操作者之外,媒体记者们开始变得更喜欢给林敬言这三个字前面加上呼啸队长这个前缀。

他们悄无声息地认可了呼啸队长的更替。

宽敞整洁的会场,认真记录的记者,全力支持的队友,热切盼望的粉丝。所有的一切都恰到好处。起码在这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林敬言别无所求。

这是他所能想象到的,和荣耀有关的,最完美的样子。

“又见面了。”林敬言的声音慢慢地平稳起来,“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呼啸的关注和支持……”

 

老路的电脑屏幕上开了两个窗口。

一个是呼啸的新闻发布会,另一个则是一个一千人的QQ大群。

直播画面清晰度极佳,新任呼啸队长的声音近在耳边。老路一面热切地盯着新闻发布会的现场直播,一面偶尔扫过粉丝群里大家的聊天记录。

这一定是提前写好的稿子。无论是多么严苛的记者和粉丝,他们都不能从这段程式化的发言中挑出任何不妥的地方。但从一开始就关注了呼啸所有战队成员微博的老路可以清晰地感知到,即使这段发言稿经历过专业人士的修正,里面最本质的东西也一定是出自林敬言本人之手。

有些粉丝没有老路这样敏锐的直觉,可粉丝群里的讨论也从没有断过。

“哇啊!狂吹今天的化妆小姐姐!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舔我林的颜!”

“他提到傅哥了呜呜呜傅哥退役以后就没有发过微博了quq林队喊傅哥来直播啊!”

“我靠林队说的那个元素法师,怎么跟我亲友ID这么像!”

“呼啸新赛季加油啊!”

……

群里大多都是这样的记录,滚过了一屏又一屏。

老路只是看着。虽然他是这个呼啸粉丝群的老管理,但他一向低调,偶尔艾特个全员还是因为组织应援团跟着战队去打客场比赛,很少参和进那群小迷妹们的对话。直到他看到群里突然跳出了拉踩的言论——那人顶了个荣耀的头像,发了一长串的林敬言不如傅阳的小论文,最后得出了一个呼啸迟早要完的结论。老路注意到这人时,群里的小姑娘们已经和那人吵了几句嘴。他皱了皱眉,忍不住更新了一下群公告。

“战队人员更替自有考量,本群为呼啸战队粉丝群,禁止一切辱骂战队和队员的言论。”

想了想,他又在公告的最后补了一句:“呼啸加油!林队加油!”

这条新公告刷出来之后,原先在吵架的妹子们忽然反应过来了。她们不再去搭理那个不知所谓的跳梁小丑,转而跟着老路的那条公告一起,用“呼啸加油”和“林队加油”把先前的争吵都刷了过去。

老路心满意足地又把注意力放回到直播上。

林敬言已经把套路的发言稿背完了,在短暂的中场休息之后,新闻发布会进入了记者提问的环节。

 

前几个记者的提问显得相当含蓄。

林敬言轻松地回答完了一位男记者的问题,新闻官就转手叫起了下一位记者。

“你好林队,”这回提问的换成了一个画了浓妆的女记者,她扫了一眼自己的笔记本,语速很快地发问,“刚才听林队也谈到了了很多,我也很高兴呼啸的目标并没有因为傅队的离开发生改变。但是——”

林敬言微笑着稍一点头,示意她接着说下去。

“缺少了一位成熟的核心成员,对于呼啸的损失显然没有林队之前说的那么简单吧?”女记者尖锐地问完,又飞快地补充了一句,“据我所知,呼啸并没有在这个转会窗进行补强的意图。”

台下的大多数记者都露出了感兴趣的神情。

台上的林敬言面色不变。

这个问题他太熟悉了。

这是在傅阳还没有离队的时候,他们就讨论过的问题。

那天他们刚复盘完蓝雨和微草的季后赛对决,蓝雨以微弱的劣势送出了晋级下一轮的机会。林敬言想,大约这支送走了魏琛的战队更有经验来回答眼下这位女记者的提问。

“老方还是carry不起来。”傅阳当时一针见血地揭露了蓝雨的困境,“老魏挑子撂得太快,蓝雨脱节了。这赛季这个配置,老方他们能打进季后赛都是奇迹。”

但是呼啸不一样。

林敬言能听懂傅阳的言外之意。

他“嗯”的一声,算是赞同了女记者的观点。而后,他才开始真正地回答这个问题:“傅队的离队的确是呼啸的损失,我们缺少了一名经验丰富的老队员。这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的,也是我们做好了准备的事实。”

“这么说林队对下赛季很有自信咯?”女记者笑了笑,很自然地接话。

如果林敬言能看到直播界面的弹幕,他一定会看到满屏的诸如“这个问题好心机”啊之类的评论。但是他看不见,于是直播平台的观众们听到林敬言这样回答:“你总不能希望从我这里得到我对下赛季没有信心的回答吧?”

台下的记者发出了一阵友善的笑声。

林敬言也跟着他们一起笑:“事实就是没有人能对没打过的比赛判断胜负,我们只能做好最充分的准备,来弥补傅队离开留下的空缺。”

哪怕起跑线没那么靠前,跑道总是在那里的。这就足够让林敬言带着呼啸跑完全程了。

“林队的准备是指从挑战赛里挖出来的新人吗?”这个问题聊开之后,自然有别的记者适时地接过了女记者的话头,“直接启用完全没有经历过职业水准赛事的新人,这样的决定也可能会适得其反啊。新人总是赛场上最不稳定的因素,不是吗?”

林敬言深深地看了一眼提出这个问题的记者。

紧接着,他似乎是带跑偏了话题:“我刚加入联盟的时候,第一场打的是嘉世,直接被叶神打爆了。”

新战队对战上赛季的冠亚军,这是从第二赛季就开始存在的赛程安排。

面对第一赛季的总冠军嘉世战队,新出道的林敬言是个不折不扣的新人。林敬言记得很清楚,那一场他上了个人赛和团队赛。实际上那场个人赛他打得还算可圈可点,没有人能指责一个把冠军战队的选手打到红血的新人,但是他在团队赛撞上了叶秋。

就如同林敬言告诉那位《电竞之家》记者的那样,和叶神的正面交手直接把他的心态打崩了。

在没有走上职业赛场之前,林敬言从没有遇到过这样毫无破绽的对手。你的每一个技能和走位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你每一次按下键盘就是在离失败更近一点——正是这样糟糕的经历,让林敬言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缓过神来。他自己就是呼啸最不稳定的新人。

“我觉得,我还算比较有这方面的经验吧?”林敬言反问,“更何况,我们也没有让新人一个人上场的意思。”

他想了想,还是言止于此,把“你这么把诛仙战队排除在职业战队之外,张简怕是要报警了”这样的骚话憋在了肚子里。

想想就好,想想就好。

问题回答到了这种地步,台下的记者也都知道了,台上呼啸的这位新任队长并不是什么好忽悠的选手。他不回避问题,也不顾左右而言他,从头到尾他都在诚恳地回答每一个问题。他好像跟一切记者们讨厌的属性都不沾边,明明他说的都是显而易见的实话,但他们仍然没有感觉到林敬言的配合。

和林敬言一起坐在台上的呼啸老板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家的队长,只觉似乎是赚到了。

 

傅阳看着屏幕中林敬言,忽然乐了。

林敬言这样的表现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期待。他一直知道这个流氓的操作者是个出色的职业选手——即使林敬言总说他在荣耀这一方面并没有太大的天赋,但傅阳很清楚,每一个能从网游走到职业赛场上的玩家,都有其独到之处。

屏幕中青年不卑不亢地回答着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问题,哪怕是傅阳自己上去,也不能做得比他更好了。

一个晃神,傅阳没有听见记者又问了什么,却又从林敬言口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傅队的近况吗?他的微博也没有删号吧……啊,没更新,那你们去催他发博呗?”

傅阳想,嘿,这小子。

玩流氓的是不是都这么蔫坏蔫坏的啊?

 

9

转眼,荣耀职业联盟第四赛季如期开赛。

“这是荣耀职业联盟开赛以来,加入新人最多的一个赛季,”在赛季还没有正式开始之前,《电子竞技周刊》这样评价新赛季的盛况,“绝大多数的战队都选择在第四赛季完善他们的团队结构。让我们共同期待一下,在新赛季,大规模启用新人的各大战队都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早上九点,林敬言到训练室时,就看见呼啸的一帮选手们凑在一起看这一期的荣耀职业联赛的新赛季预热专刊。

他们不光是在看,还一个战队一个战队嘴欠地点评过去。

林敬言站在他们背后听了一会儿。他听着他们的火车越跑越歪,远远超出了赛前了解对手的范围,到最后,林敬言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明示他们收敛一点。

“哎老林你来了。”阮永彬头一个利索的转身,摸着鼻子讪笑吹逼,“各大战队的绝密信息,林队了解一下?”

林敬言:“……”

了解个鬼。哪家战队傻到把自己底牌亮到公开发行的杂志上的?

“今晚第一轮比赛,”这么想着,林敬言无视了牧师选手的鬼话,面无表情地抓过了摊在桌上的专刊,指着上面的导语吐槽,“你们是准备表演垃圾话当做惊喜送给观众吗?”

顿了顿,他看了一眼傅阳留下来的仙人球,恢复成正经模样接着说:“行了,开会,讲一下晚上比赛安排。”

 

龙山体育馆。

刚过下午五点半,体育馆主场馆的门前开始慢慢聚集起一小撮一小撮的年轻人。

这些围在入口展板前面的年轻人们大多体型偏瘦,肤色白皙,明显平常不怎么运动的模样,跟趁周末来体育馆锻炼的市民截然不同。偶尔也有穿着汗衫的路人好奇地过来询问。每回有人来问时,有些热情的年轻人就会指着展板,耐心地跟他们解释:“晚上这里有荣耀职业联赛的比赛哦!”

一人高的展板上写得清楚明白。

荣耀职业联赛第四赛季,呼啸首轮主场迎战虚空战队。

等到六点一刻,场馆里有几个保安走出来。他们招呼了一声,原本三三两两等在外面的粉丝便很快排成了两队,有序地检票入场。这时候很能看出他们所属的阵营——这些来给战队加油的粉丝身上多多少少都带着战队的标志,甚至还有人扛着一杆三号的大旗,风吹过,旗面舒展开来,露出硕大的战队LOGO。

呼啸作为N市本地的战队,理所当然地获得了更多的粉丝支持。

 

将近七点。

呼啸的战队成员下了车,从后门摸进了体育馆。

“那边好热闹啊。”走在选手通道里,元素法师一直在试图探头往场内看,一面不断重复着,“林队,我好紧张啊!”

林敬言还没来得及说话,阮永彬就攀上了新人的肩膀,难得的有了一点前辈的样子:“出息,团队赛我会多看你的。”

听说能得到治疗的关照,元素法师的脸色果然好看了一点。

林敬言想了想,还是没有揭穿自家的猥琐流牧师——没准这家伙真的是良心发现不那么苟在后排了呢?即使知道所有的玩法流派都有各自的价值,即使已经习惯了和躲在背后的牧师的配合,林敬言有时候也是会希望能更多地在牧师的支援下打正面进攻的。

况且……

虚空的新秀队长是个阵流的鬼剑士。

林敬言又过了一遍赛前做的准备,坚定了今晚团队赛的策略。

不能放阵鬼。让一个阵鬼舒舒服服地落阵,后期有多难受,谁打谁知道。

 

赛场内的喧嚣在八点前达到了顶峰。

观赛的粉丝们也知道两队选手即将就要出场了,纷纷卖力地给自己支持的队伍喊起了加油。所有的声音混在一起,乱糟糟的,喊什么的都有。林敬言出场的时候,已经只能听清“加油”和“要赢”之类的字眼了。连是给哪支战队的祝福都分不出来。

他好脾气地朝场边的观众笑了笑,呼啸的粉丝顿时又爆出了一阵欢呼。

真是好热闹啊。

身处吵杂的现场,林敬言不禁想起了元素法师先前的那句感叹。

赛季伊始,荣耀职业联赛好像就比前几年都热闹了。他们这些还在联盟征战的职业选手都能切身地感受到这样的变化。林敬言又忍不住看了一眼观众席里那一片穿着呼啸队服的粉丝,他活动着手指,指节被他捏得劈啪作响。

他渴望着去打比赛。

他甚至有点等不及了。

晚上七点五十九分,场地两侧播放上赛季精彩回放的大屏幕同时黑了屏。等它们再亮起来的时候,最后的倒计时在全场观众和职业选手或出声或默念的期待中一秒一秒地归零。

荣耀!

竞技场获胜的过场动画声势磅礴地盖住了现场所有的吵闹声。

嘉世,霸图,皇风,蓝雨……联盟二十支战队依次出现在新赛季的预热视频中,每支战队的队长都在视频中说出了自己对于新赛季的看法。就连一向不爱露面的叶秋都配合地录了一段音频。

“还需要问吗,目标当然还是冠军了。”

叶秋的声音响起时,龙山体育馆一片哗然,一千多人的声音甚至盖住了联盟主席金成义最后压轴的致辞。

林敬言无奈地笑了笑。他自己说的是“希望所有战队都能打出理想的成绩,呼啸当然也会继续努力”,但他一点也不意外叶秋一开口就能拉来满场仇恨的技能级别。

是斗神的话,他说什么也不为过。

现场绝大多数的粉丝大约也是这样想的。

——预热的视频很快结束,叶秋献声带来的轰动也慢慢地平息下去。

观众们终于再一次地把他们的注意力放到了本场比赛之上。台上的主持已经开始介绍今晚在这个体育馆真正的主角们。客队优先,随着主持报出一个又一个的角色ID和选手姓名,虚空那头的观众席发出一波更胜一波的音浪。

而后才轮到了主场作战的呼啸。

林敬言在听到呼啸这两个字的时候,就下意识地露出了微笑。

他听到了阮永彬和愈灵者,也听到了元素法师的名字和韶光换。与之相伴的,是龙山体育馆里回荡着的更热烈的喊声。

“……最后是呼啸战队的队长,林敬言,他操作的角色是流氓唐三打!”

追光灯打过来。听到这一句,林敬言也像先前他的对手和队友们那样,站起来向全场观众致意。

出乎意料的,林敬言没有第一时间听到声音。

他还来不及失望,他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消失,一个穿着呼啸队服的男人忽然站了起来。和这个男人一起立起来的还有他带进场的那面三号大旗。

男人有力地挥动起印着呼啸队徽的大旗。

而后,全场呼啸的粉丝们前所未有地整齐地喊出了他们的口号。

——“呼啸!加油!林队!加油!”

怎么说呢,那一瞬间,看着飞扬的呼啸队旗,林敬言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能接触荣耀,能进入联盟,能加入呼啸。

实在是太好了。

 

“不愧是主场啊。”隔壁战队的队长李轩不禁往这边走了几步,歆慕地看了一眼那一大片呼啸的粉丝们。

个人赛的第一位选手在隔间里进行着最后的设备调试,林敬言沉默着调整了好一会儿自己的情绪,这才调了一个合适的表情出来。少有的,在开场之前,林敬言跟敌队的队长放了狠话:“今天的比赛,你们要小心了。”

李轩笑了笑。

“会的。”这位新秀鬼剑士搓了搓手。

在这时候,他们的想法巧妙地重合在了一起。

为了荣耀。

 

比赛开始了。


FIN

评论(2)
热度(27)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