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叶修的十大错觉】【韩文清的十大错觉】

叶修
1.一直是三个人,保留着当初的梦想。

叶修看着当初三个人的合照,修长好看的手指间有烟雾萦绕。

叶修,苏沐秋,陶轩。


2.有一个叫嘉世的地方,从来没有过改变。

嘉世大楼依然不偏不倚地立在街对面,火红的队徽在阳光的直射下已经有些褪色,但依然熠熠生辉。

可毕竟,物是人非。


3.手下操作的仍是那个被称作斗神的角色,却邪一横,睥睨天下。

伞骨翻转,尖锐的矛头在数据转化间成型。君莫笑持着战矛状态的千机伞,天击刺出。

攻速快了,重量也轻了不少。

不再是却邪。


4.永远可以不和神枪手在赛场上敌对相遇。

曲射!乱射!巴雷特!

枪声不断。

君莫笑在枪响中不断向前,这一次,不再有同队伤害豁免。


5.他一直都在,从未离开。

“叶秋退役了……为什么……他明明还能打……”

叶修看着电视里哭的话都说的含糊不清的妹子,心也被揪了一下。


6.大神就该有大神的风范。

邱非又一次撞见了叶修在打网游,叶修又一次的告诉他你要保密,我送你装备。

这次是一个装备破破烂烂的战斗法师啊,邱非看着副本里用输出拉住仇恨的角色,真的很不想承认这就是荣耀巅峰的男人。


7.四枚戒指,奖杯上四个他的名字,他不缺冠军。

冠军这种东西啊,是会上瘾的。

叶修隔着对话框这么告诉对面那个苦逼的大神。

他得到了所有他所能得到的荣耀,可他依然不知疲倦的贪婪的整装待发。


8.时间还早,他还能在战很多年。

还有最后十场。

既然如此,就要给自己留下一个不会遗憾的结局。叶修不计后果地透支着自己的职业生涯,在最后的时刻王者归来。


9.粉丝说叶神你不要走,他说哦。

他走的潇潇洒洒,没回应过粉丝的挽留。

很谢谢你们的支持,可是我的比赛,是为自己打的。


10.没有遇到过一个游戏,它的名字叫荣耀。

“荣耀!”

很多年后的竞技场,每天还在跳出计算不清的获胜的特效动画。

“哟,连胜积累的都有奖励啦。”叶修点了获取,仔仔细细地查看装备的属性。

很难得啊,对于换号换的相当频繁的叶修而言。


Fin.





韩文清
1.感觉最近有点累。

“你们今天怎么搞的?!”韩文清把一摞日常训练的成绩单拍到桌子上,“失误率怎么这么高?!你们都在想什么!张佳乐你……”

他把他们一个一个拎出来骂过去,霸图的训练室里鸦雀无声。

……开什么玩笑?

累?

对不起,韩文清的字典里没有这个字,他只会带领霸图一路向前。


2.有一天,当他状态不再,他自当告别霸图,归于平凡。

只要韩文清的名字还在,他还站在那里,霸图就永远不会气馁。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韩文清这三个字就成为了基于霸图又高出霸图的象征。

这是霸图粉丝对他们十年队长的最高认可和尊敬。


3.有时候也会犹豫的呀,左右为难摇摆不定又权衡利弊。

韩文清的为人正如大漠孤烟义无反顾的出拳,永远用最干脆利落的一击来为陷入胶着战局的霸图来撕裂限制,重建平衡。

一个只知道向前的家伙固然很累,却也必然有着最单纯的坚定。


4.没有什么比荣耀更重要的了。

“我拒绝。”

“为什么?老韩你要知道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你想想,让你的角色,站到世界的舞台上去,为国家的荣耀而战,多么好的机会不是吗?为什么,我需要一个理由。”

“我没多长时间能继续了。”

“那你更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啊!”

“毕竟还是年纪大了,精力有限。在有限的时间里,我更想将我有限的精力用在霸图上。所以,我拒绝。”

冯宪君看到韩文清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的脸上眼神竟如此的坚定,终究是叹了口气,再也没说什么。


5.“看,我笑了。”“等等刚才那真的是在笑吗哈哈哈老韩你今天怎么在讲冷笑话!”

第四赛季那年,霸图夺冠。霸图所有人都沉浸在获胜乃至夺冠的喜悦中。

韩文清,他被簇拥在人群里,他在笑。

一开始是悄无声息的咧嘴,渐渐的,笑意扩散到了他的整张脸,他笑出声来,是那种真正开心的开怀大笑。

他笑的像个孩子,那是最纯粹的快乐。


6.反应,手速,这些东西从来都不是他的障碍。

秒表末两位的数字飞快地跳动着,大漠孤烟在飞动的石块上腾身,跳跃。

快点,再快一点,只要再快一点点,就能追逐上这个稍纵即逝的跨越的瞬间。

似乎韩文清重重点击鼠标键盘的动作能够传递到大漠孤烟身上,大漠孤烟接连的跃动,就连飞动的石块也沉了一沉。

终究是差了一线,大漠孤烟在落脚点前几个身位格的地方落下,计时的秒表停止,大漠孤烟再没能继续下去。

韩文清捶了一下桌子,桌面都轻微的晃动起来。


7.也许到时候,他会妥协,开始学着如何慢下来。

“请问韩队是否准备尝试调整节奏以延长职业寿命?”长枪短炮被支起来,黑洞洞的镜头都指向坐在首席的韩文清。

“不会。”韩文清背挺的笔直,通过这样细微的动作,他表明着他坚定不移的态度。

“哦?可是……”

记者的问题被韩文清打断,他说:“没有可是,这里是霸图,我是韩文清。就是这样,下一个问题吧。”


8.偶尔也思考一下自己离开后的霸图会如何如何,偶尔也有点担心。

“……今天的训练计划就是这样,还有疑问吗?”张新杰合上日程表,推了推眼镜。

“队长!关于这个方面,能不能请你指教一下,我有新的发现!”宋奇英的眸子里有种显而易见的光,他对拳法家的理解当然不只局限于对韩文清的继承,他也有自己的想法。

韩文清看着坐在训练室里敲击鼠标键盘的每一个人,挨个的看过去。他们会做的足够好的,他坚信。


9.他是锋矢站位的箭头,永远都会一往无前。

这是最重要的位置,也是最孤独的位置。

只要站在这里,要面对的从来都不是一个敌人。站在这里,就要强大的足以在那一个集火的瞬间存活下来。

对于韩文清而言,这不是问题,他的问题是冲上去,撕碎对手的阵形。

他也并不是每次都可以交上一份让自己满意的答卷。


10.他可以始终和霸图一起,一如既往。

“走了。……该结束了,十多年了,足够了。……没什么遗憾的了。……”

那一晚,电视直播,或是亲临现场,他们看着韩文清最后一次在他们面前挥动他的拳头,和大漠孤烟的撞击在一起,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霸图,一如既往!”说到最后,就连韩文清的声音也带着哽咽。

安静的现场,忽然不约而同地响起了掌声。所有的霸图粉丝,不,甚至是所有的荣耀粉丝都这么自发的行动。

最后,几万人的体育馆里,所有的声音都汇成这一句:“一如既往!”


Fin.

评论
热度(46)
  1. _(:з」∠)_拖延症病患者幸幸想要抱抱。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術士的機械箱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