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林敬言中心】呼啸而过/Back to start【中】

-125-
第二天的傍晚,林敬言再一次的回到了N市。
他没有告诉过父母这次去了哪里,但他的去向也实在是透明了些。一回家林母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感觉还是不一样吧?这次的现场。”
“嗯。”林敬言点头。
接着聊了几句,林母忽然说:“那孩子这次拿冠军了啊!你俩挺熟的吧?叫什么来着?我想想啊……是姓方对吧?”
“方锐。”林敬言补全了这个名看人孩子字,
“看我这记性!”林母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调侃了一句,“看人孩子,比你强啊。”


-126-
林敬言笑着听林母以以前讲别人家孩子怎么怎么好的语气夸着方锐,心想,别人家的孩子果然是一个神奇的物种。

-127-
“哎对了!”林母从茶几上拿起一张纸片,“你这孩子真是的,衣服口袋又没掏,得亏我洗之前摸了下。”
林敬言接过纸片,扫了一眼,终于想起来了这半个月下来一直觉得漏了什么那漏的到底是什么。
这是一张出租车的小票,上面用水笔写了“明溯光”三个字。
原来是忘了去加他呀。

-128-
点击图标,刷卡,登录荣耀。
这一系列的动作也许已经不局限于一种记忆,它似乎成为了林敬言的一种铭刻在骨髓里的条件反射。这是十三年的时间留下来的习惯。
但这次和之前大半个月的流程不同,林敬言并不是第一时间去刷本,先是搜了一个id。
“是我。”
好友验证里的句子很简单,但明溯光很快就加进了呼啸而过的好友名单。

-129-
私信很快就一条一条到屏幕上。
“是林大大的对不对对不对!”
“我都以为忘记了呢不行现在好激动我去洗把脸!”
“林大大你坐标哪呢我来找你啊?”
“诶对啦林大大要进呼啸山庄吗我拉你啊!”
虽然语速堪比黄少天,但毕竟手速还是不及,司机小哥消息来的并不快,但林敬言却耐心地等着他把想说的话发完,中途并没有去插话。

-130-
看到最后一句信息闪出来,本来想回点什么的林敬言左手僵在了键盘上方,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去摁哪个字母。
他突然想起来了之前被他刻意回避掉的问题。
玩网游,加公会,多正常一事?
可他到现在都没有做出这样的决定。

-131-
司机小哥还没等林敬言回答,就一个邀请甩了过来。
玩家明溯光邀请您加入30级公会呼啸山庄,是否同意?
呼啸山庄,对于林敬言来说,是多么熟悉的字眼——他的唐三打至今仍挂在呼啸山庄的名下,就冲这一点,呼啸山庄也是林敬言舍弃不了的东西。


-132-
鬼使神差的,还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的林敬言移动鼠标,轻点右键。
“是”的按钮闪过动画效果,这个询问的对话框便已经消失不见。
这事他也干过太多次,动作很熟练。

-133-
“新人?”
“迎迎迎!”
“这谁拉进来的啊等级有点低啊?”
“诶看他ID,真爱啊!”
……
林敬言的等级和名字扔呼啸山庄实在都太显眼,一瞬间,公会频道就被群众的力量刷了屏。
“都消停点!”司机小哥调了最大的字号和醒目的红色,四个大字往上一蹦林敬言的屏幕跟染了色似的映得通红,之前的刷屏也停了下来。“我拉的人,是一高手。”
盗贼?高手?
呼啸山庄可以缺牧师高手,可以缺骑士高手,怎么也不至于缺盗贼高手啊!何况怎么也是个俱乐部公会,还真缺这一个两个高手啊?要真因为是高手就如此破格拉人,这得有多高?
一时间公会频道又群情激愤了:“是不是高手,修正场来战啊!”

-134-
“咳……”司机小哥只能去私林敬言。要是林敬言开的流氓角色来,他也不怕,可林敬言这摆明了是要练盗贼啊!他原先哪知道会是这个情况?
“嗯。”林敬言顺手加了个笑脸,“自己练的号,一天也就玩那么会。”
司机小哥知道林敬言在解释自己等级为什么不高,但现在重点不是这个吧不是这个吧?他只能尴尬地继续敲字:“那什么,修正场?”
“那就打呗。”林敬言的消息很快回来。

-135-
林敬言回的很轻松,既然都已经加进来了,那也就不用纠结了,对他来说反而省了不少事。
打呗打呗,半个月没打PVP,林敬言也有点手痒。

-136-
站在呼啸而过对面的,也是一个盗贼。确切分说,他是第十区呼啸山庄中最强的盗贼。
同职业内战,最能体现出操作者的功底。
林敬言的盗贼玩儿的到底是个什么水准?就连知晓林敬言身份的司机小哥也期待起这场突如其来的较量。

-137-
“林大大你还没走呢?”路过的方锐看到训练室没关实的门缝中透出来的一线风光,有点好奇地推门探头去看。他看到林敬言还坐在电脑前,时有时无地点击着鼠标键盘。
凑过去一看,方锐却发现林敬言此时操作的并不是他的唐三打,而是一个鬼头鬼脑的小盗贼。

-138-
“啊。不是要打配合嘛,当然也得研究研究你的职业了。”林敬言回头对上了方锐吃惊的目光,平淡地解释了一句。
只有足够了解,才能做到足够默契。
有时候林敬言也会暗自庆幸,自己上手盗贼这个职业并没有障碍。


-139-
那以后,方锐对流氓,林敬言对盗贼的研究都没有终止过。不仅如此,他们还会在休息的日子聚在一起相互交流。
两个人中间隔了五年的时光似乎从来就没有阻碍过什么,对荣耀的热爱,对冠军的向往,这些不忘的初心成了他们沟通最好的媒介。
这才造就了呼啸战队独一无二的犯罪组合。这是真正的知己知彼。
是啊,荣耀,从来都不一个人的游戏。

-140-
“卧槽!呼啸而过这个暗影陷阱丢得太恶心人了吧?”
“不只是这样!你们看!这个暗影陷阱和之前的几个陷阱扣摆在一起直接就封锁着一块区域了吧?”
“他在挤压盗亦有道的活动空间,盗亦有道居然没有看出来吗?!”
“做得太隐蔽了,我们不仔细都看不大出来啊何况他的视角和我们的可是不一样的!”
“这个世界好可怕好久没见这么猥琐的盗贼了!”
聊天频道静了一下。
是了,呼啸而过的水平也并没有到他们完全无法企及的高度,只是意识实在是太猥琐。
这么熟悉的感觉,他们有一个赛季没有见到了。


-141-
真是,好久不见。


-142-
“是方锐大大的玩法……”终于,有人忍不住敲出了这句话。

-143-
呼啸而过和盗亦有道周旋了几分钟,层出不穷的各式陷阱一点一点侵蚀着盗亦有道的生命,盗亦有道莫名其妙又无可奈何地走向了林敬言布置好的结局。
聊天频道上安静了很久,一直到盗亦有道撤消了这个房间,也再没有人说话。
没有人再会对呼啸而过加入呼啸山庄提出质疑,即使这个帐号在呼啸山庄的诸多帐号中确确实实是显得十分低微。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而言,重要的从来都不是一张神级或是普通的帐号卡,重要的是屏幕后面藏着的那个人。是这个人心中对荣耀的态度。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才赋予了一个帐号生命和精神,这是技能点和高端的装备永远也无法取代的核心。

-144-
剑客一眼就看到了呼啸而过的头衔发生了变化。
一起玩了大半个月的游戏,他倒也并不是很意外呼啸而过会加入呼啸山庄,但毕竟还是有些遗憾的。
“以后不一起了呀?你们公会带小号的话应该比我带你升级要快。”剑客的视角盯着呼啸而过,很明白地这么分析着。听闻他这么说,在一边划水的俩妹子操作着她们的角色也凑过来嘤嘤嘤地表示着不舍。
他们都没有想到,呼啸而过在林敬言的操作下摇了摇头。林敬言温和的声音含着笑:“不啊,以后继续一起升级吧。不过……大概会有另外的人一起过来——哦,他来了。”

-145-
林敬言之前就给了司机小哥报了坐标,司机小哥干脆利落地传送来了这片区域,这会已经远远的出现在了四人地视野之中。
为了加快速度,司机小哥甚至让明溯光用掉了膝袭的CD。
剑客和俩妹子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流氓风风火火地靠近,最后还是凌瑶反应过来问了一句:“你朋友啊?”

-146-
“组队呗组队呗!”明溯光一跑到四个人的圈子里,司机小哥就喊着:“谁给扔个入队邀请?”他这么说着,明溯光的视角却是指向呼啸而过的。
林敬言没有动作,他并不是队长。他只能转向剑客:“加他吧。”
剑客应了一声,点了明溯光邀请他入队。
接受了邀请,司机小哥不由得愣了一下。在他的认知里,林敬言才应该是这支队伍的队长。但他也没有在意这个问题,转身就换了个话题:“打哪打哪打哪我来帮他升级的!”

-147-
这一晚林敬言比往常下线的时间都迟一些。
咳,有个能在话唠程度上堪比黄少天的人在一边陪着刷本打怪,精神难免会亢奋起来,原先按着规定作息养成生物钟所带来的睡意也消减了一半去。
所以说真的很庆幸联盟在第四赛季之后就果断地对规则做出了修改啊。林敬言一边打着哈欠关电脑,一边这样若有所思的想着。

-148-
赛季结束时是六月份,已接近学年的结束,老师学生都忙忙碌碌的,想要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结果,就连在大学任职的林父林母也不像以往那样悠闲。
林敬言起床的时候,林父林母已经双双出门了。林父是要去较远的校区上第一节课,在教务处工作的林母也比平常到岗早些。
林敬言叠了被子整平床单,果不其然在灶台上找到了温着的早饭。并没有什么花样,只是简简单单的稀饭煎蛋和馒头。
林敬言看到它们的时候它们还冒着热气,白色的雾气绵绵地缠绕进了林敬言的心里。

-149-
吃了八年多食堂的林敬言表示,洗碗这事他有多久没干过了?
洗洁精一不留神就被他倒了一小盘,白瓷的盘子捏在他的手上滑到不行险些甩出去。水一冲,泡泡蹭的他满手都是,就连水池的底子,也满满的都是肥皂泡。
厨房的采光挺好,早晨的阳光透过已经快长到三楼窗口的树梢和煦地照进来,在满是肥皂泡的水池里留下彩虹的颜色。

-150-
收拾完餐桌和厨房,林敬言好心情地打开了电脑。开机以后光标从荣耀的图标上晃过点开了IE,接着又从收藏夹里翻出了58同城。
他并不准备在家里常住,到底也不是什么刚步入社会等待就业机会对前途一片惘然的青年,总这么窝在家里大小也不算个事。
何况,这个教职工小区,的确是离呼啸主场的体育馆太远了些。

-151-
正好看到呼啸俱乐部街对面有人连着楼上的公寓和楼下的商铺一起出租,林敬言和对方在网上谈了个大概后便动身准备去实地看看。
楼上的公寓一个人住的话偏大,但装修得还蛮精细,林敬言甚至现在就可以住进来。至于楼下的商铺,原先租主用来开了个小超市,货架之类的现在都已经清掉了,里面有着大面积的空白,只有角落里还堆着几个空纸箱。
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虽然本意只是租个住的地方,最后林敬言还是连着商铺一起租了下来。
签合同之前,林敬言忽然问:“你这里网速怎么样?”
“还……还好吧?”的租主明显愣了一下,语气也不是特别肯定。
“升到和对面一样吧,我出钱。”

-152-
一切都敲定后,租主说是帮林敬言把楼下还堆着的空纸箱搬走,两个人就一起下了楼。
要知道,这里离呼啸俱乐部仅一街之隔,相当近的距离。
于是……
“林敬言?”休息时间跑出来准备买个饮料的唐昊看到抱着个大纸箱的林敬言,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153-
租主在这里住了不到两年,虽不关注荣耀,好歹对面的唐昊还是认识的。此刻他听到唐昊口中叫出了站在自己旁边这个年轻人的名字,林敬言也停下了步子,看这样子两人分明是认识的啊!
唐昊谁?呼啸战队队长啊!听说年薪也几百万啊!他认识的人?林敬言?
嗯,突然觉得这名字也有点耳熟?来买东西的粉丝们似乎提起过这名字来着?
租主上上下下打量着旁边衣着干净但普通的林敬言,半开玩笑的幽幽地说:“我觉得我钱收少了……”

 

-154-
说实话,看到唐昊时,林敬言心中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感觉。
是这个人,在万众瞩目的全明星周末上用德里罗以下克上了他的唐三打,宣告了流氓职业的新老交替。可也是这个人,让现在的唐三打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林敬言不曾到达过的地方。
这个人击败过他,也被他击败过,胜负交错之间有着非常的意义——这个人继承了他的账号,接替他带领呼啸继续向前。
不得不承认唐昊的水准,是胜过林敬言最巅峰时候的。也许这样的定论太过直白,可这就是事实,事实总是有些让人心酸的残酷。
林敬言坦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在离开前祝大家中的唐昊好运。

-155-
“嗨嗨嗨,复盘呢林大大?”方锐远远地就看见一个流氓在林敬言的屏幕上辗转腾挪,林敬言仔细地盯着看,不时地拉着视角和进度。
等到走近了些,方锐看清了这个流氓头上顶着的ID。也是三个字,却不是唐三打。
“这不是百花那个新人吗?”方锐站到了林敬言背后,也低头看起了屏幕。才看了一会,方锐就看出了些新奇感,“哎哟?这个流氓打得蛮有意思啊?很强势啊这打法!”
第七赛季林敬言状态下滑得没那么厉害,第一流氓的位置还相当稳固,流氓的猥琐流才是当时的主流。
“是啊。”林敬言把之前那一段换成第一视角又看了一遍,“基础相当扎实,打得也很有想法。”

-156-
林敬言,那时的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刚刚出道还有些青涩的新人,有一天会代替方锐成为真正继承你角色的人?
或许吧。
即使不愿,有时候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思考未来。

-157-
这场新秀挑战赛对林敬言和往常是不一样的。
方锐看着从场上下来的林敬言。
他的脸上没有笑,被最近有些长长的刘海挡住一半去的眸子里隐隐透着严肃。
这场提前到来的失利似乎开启了某道藏在暗处的阀口,让所有人都能将林敬言状态下滑的问题摆到明面上来尖锐的谈论。

-158-
“第一流氓风采不再,呼啸战队何去何从?”
“跪求呼啸签约唐昊!给我们一个真正的第一流氓!”
“下克上!唐昊封神!”
“老将迟暮,第二赛季选手全线熄火?”
网络,纸媒,这样的消息铺天盖地地朝着林敬言扑面而来。
对呼啸而言,风雨欲来。

-159-
“喂?”唐昊看着林敬言抱着纸箱一副神游万里的模样,忍不住敲了敲纸箱的侧壁。
他乍一看到林敬言那会确实很吃惊,也不清楚林敬言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不同于他是外地的选手,作为N市本地人出现在这里实在不是什么值得意外的事情。
“嗯?”林敬言回过神来,歉意地笑成一张标准照,“有事吗?”
“我路过。”唐昊顾不上去买饮料,好奇地瞥了一眼林敬言抱着的纸箱,“这干吗呢?”
“就是你看到这样啊。”林敬言提膝把纸箱往上送了送。

-160-
唐昊抱着纸箱,恨不得用纸箱将自己的脸完全遮住,如果他不用看路的话。
他明明只是出来买个饮料来着?为什么会发展成现在这样的?
唐昊表示百思不得其解。


-161-
领教了吗?
前辈的可怕。

-162-
“唐队,之前你的要求,大概还欠缺一点。你还是来看看吧,一起商量一下。”呼啸技术部的技术人员终于给了唐昊一个答复。向唐昊要了唐三打的账号卡,工作人员捣鼓了一会,就把属性面板给调了出来。
唐昊弯腰接过鼠标一项一项地点过去,这么看了一会,又开了训练软件尝试了一下。最后他点头:“确实。”
资深的技术人员语气很遗憾:“要是敬言在的话就好了,我记得一开始那时候的唐三打应该是可以达到你的要求的。”
林敬言原先也是个正面强打的流氓选手啊。
“林敬言?说起来我今天见到他了。”唐昊这么说着不太好的记忆又浮现出来。
“敬言?他回N市了?”技术人员听闻唐昊所言,惊讶地问道。

-163-
“爸,妈。我准备搬出去住。”晚饭之后,林敬言一边帮着林母把碗盘往厨房端,一边和父母提及此事。
这样,就算是回答了半月前林父关于未来的问题。
二十八岁的儿子,早已无需如同从前那样在各方面管制。林敬言提的突然,林父也答应的随意。
“行,知道了。”他只是表示自己知道了,再也不会和从前一般将细枝末节都敲定清楚。

-164-
“爸,妈。我准备去打荣耀的职业联赛。”
十年前,林敬言也是用这样的语气和父母交待未来。不是讨论,是通知。
那时高考刚刚结束,林敬言估分估的不高不低,比录取通知书先到的,是呼啸训练营的试训通知。
“荣耀职业联赛?”林父林母一开始不以为然,他们当林敬言只是想在放假的三个月里好好玩玩。
林敬言打网游这事他们是知道的,也并不是多么激烈的反对,权当是丰富了人生阅历。基于这样的想法,林父点头同意。
“也别玩太疯了啊。”之后林父也不忘紧跟了一句提醒。
一听这回应,林敬言就知道父母并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他只得将事实挑明:“我是说,我想去做职业选手。”
林父这才知晓了儿子的心意,他在第一时间脱口而出地拒绝:“这不行。”

-165-
父子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就僵住了。
他们并没有大吵大闹,但一开始谁都没有妥协。他们生活之间相互交集的地方只剩下了饭桌,即使在这里,他们也一言不发,好似陌路。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好几天,最后是林母最先忍受无能。她说:“一家人有什么不能好好说?再这样不给你们做饭了啊!”
会心一击。

-166-
在呼啸训练营报道截止的前一天晚上,林父终于对着林敬言开口:“我给你一个机会,来试试说服我。”
他依旧没有一个明确的表态,到这样的模棱两可已经算是退了一步。
“荣耀你知道的吧?就是我在玩儿的那款网游。我在里面的角色叫唐三打,职业是流氓。”林敬言愣了一下,开始了他的陈述。
“嗯。”林父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也示意林敬言继续。

-167-
林敬言的语气很沉稳,他在向林父介绍荣耀。
“这个世界很棒。”
“职业平衡,背景剧情,美工,音乐,引擎,都是一流水准的存在。”
“在里面认识了很多人,即使素未谋面但也熟悉,大家天南海北的隔着网络却可以遇到一起,这种感觉挺好的。”
“破过副本记录,抢过野图BOSS。技术,精神最直接的对抗,看到自己的id出现在榜单上的满足感和看着xy的未知在自己手下变成已知一样。”
“去年职业联赛第一赛季开始的时候就心动了,不同于网游,那里是更高层次的较量。”
“叶秋,韩文清,冠军,荣耀……它还意味着很多。”
“我想站上那个地方,入赢回自己的荣耀。”
“他不只是个游戏,他叫电子竞技。”

-168-
林敬言断断续续地说着,每一句话都深思熟虑。
林父没有插话,他在认真地思考着林敬言所说的每一句话,心中有些什么东西在悄然改变。
他其实并不是很清楚林敬言所说内容里面所包含的具体的含义,但他却能看到,谈及荣耀时林敬言身上是在发光的。还有,林敬言一直在直视他的,认真的双眸。
谈及那个世界时,近在咫尺的儿子似乎跳出了林父所能掌控的范围。

-169-
林敬言选择了这样的一条路,他的路,在林父视线范围以外让他无法看清的路。
林敬言十八岁了,他在为他以后的人生做出一个决定。他是认真的。
林父忽然发现自己打过骂过为之因为过也为之焦虑过的儿子长得比自己还要高了,高中这三年里,他居然长高了这么多,还记得初三毕业的时候,林敬言还只长到了林父的额头。
林父想那样伸手摸林敬言的头都不像从前那样容易。最后他拍了拍林敬言的肩,语气忽然老成起来:“行了,你去吧。”

-170-
我们长大了,于是父母变老了。
那时候的林敬言还不曾有这样的意识,他躺在床上看着窗外,觉得今晚的天色暗的特别迟。
他开始憧憬起自己新的生活。

-171-
林敬言的手机响起来,他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屏幕,有点吃惊这个人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当着父母的面接起电话,是曾经为了唐三打些许细微调整和他讨论到深夜的熟悉声音:“敬言?”
“是我。”林敬言压低了声音,顺手去倒了杯水后回了房间。
“你回N市了?”那头还伴着轻微的敲击键盘的声音。
林敬言习惯性地点头表示肯定,然后才“嗯”了一声。“听你这语气,像是有事啊?”
两年没有联系,也是不想让彼此为难,他先前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回到了N市,这会突然打来的电话,显然不可能是来叙旧的。
“没错。”技术人员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这个事实,对具体的事宜却没有立即交待。他神神秘秘地发出邀请:“有空吗?来俱乐部一趟?”
“嗯?”林敬言用单音节表达自己的疑问,以他对技术人员的了解,他下一秒就会揭晓答案。
“来看看唐三打,我有点问题。”

-172-
趁着最后一丝阳光还没消失,林敬言坐上了前往呼啸俱乐部的公交。
他几乎是一路狂奔到了离家最近的公交车站,公交车里弥漫的冷气也没法冷却他激动的心情。

-173-
技术人员在俱乐部的门口等林敬言,顺理成章地就把林敬言领进了他自己的宿舍。唐昊之前就把唐三打的账号卡留在了这里。
“还记得吗?最初的唐三打那个附加的属性。当初问你还那样保密。”技术人员晃了晃鼠标,输入密码的窗口弹了出来。林敬言的视线端正的看着屏幕,技术人员飞快地在键盘上敲下了一长串的密码。接着,他双击了荣耀网游的图标,郑重其事地拜托:“让那个唐三打回来吧。”
林敬言坐进了椅子里,并没有马上动作。他只是看着被放在桌面上的账号卡,这是和他一起在荣耀世界里奋战了十年的伙伴。

-174-
这是一张已经有了年头的账号卡,不管怎样精心地保管,卡的边缘都留下了见证时间和两任操作者的痕迹。正面是荣耀龙飞凤舞的logo,背面写的是他的名字。
唐三打。
三个字,一笔一划的,在这张价值不菲的账号卡上,由当年的林敬言握着一支廉价的水笔写下。

-175-
小心的捏起这张薄薄的卡片,刷卡,登录。
林敬言没去问唐三打的密码,因为在他有这个意识之前就已经输了原来的。
它从未变化,他更从未忘记。
这样一串数字似乎不是用大脑记住的,而是用他成千上百次操作过这个角色的指尖。

-176-
林敬言细心地选择了隐身登录,这才避免了某些职业选手开大号上线消息被刷爆的悲剧。
人物面板中的唐三打被分解又投射到荣耀的地图上,林敬言操作着他小跑起来。
唐三打并未做出什么颠覆性的调整,林敬言几乎毫不费力的重新上手,即使技能的快捷键被按着唐昊的喜欢重新排了一遍,也丝毫不显生疏。

-177-
当初那个获得特殊奖励的任务是在普通区。回到普通区之后,林敬言换上备用的装备,凭着当初的记忆逐渐靠近那里。
那个NPC并不是随时都在那里,不过林敬言再一次开着唐三打去寻找的时候,还是看到了他。林敬言也不知道当初的任务是否是一次性的,当他点击那个藏在很隐蔽角落里的NPC跳出对话框时,他也松了一口气。
也许是十余年来系统更新的缘故吧,林敬言暗自琢磨着。
总之,很好运呀。

-178-
这是一条任务链,林敬言花了将近三个小时才完成了它。这三个小时里,技术人员没有去打搅林敬言,也没有催促。
他知道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一定违反了俱乐部的规定,但他不在意这个。
他相信林敬言,回到N市的林敬言,会保守住这个小秘密。
因为他是创造了唐三打的那个人,更因为他是呼啸的前任队长。

-179-
“好了。”林敬言操作着唐三打做出了最后一个动作,没再看他一眼就退出了账号。
唐三打再熟悉再强大,也只是过去。

-180-
剑客在几天后随口问林敬言了一句叶修退役前一天的晚上他为什么没有上线,林敬言说帮朋友去看了看自己原先的账号。那时候的呼啸而过正计划着进入神之领域,林敬言说这话时语气满不在乎。
剑客想了想说你和你朋友关系真好呀,弄得林敬言一时间没反应上来他的意思。剑客立即又补充,你还舍不得的账号啊,就这么送他了。林敬言这才跟上了剑客的思路。
是放不下。林敬言笑着承认。
所以那时一个电话他就被召唤过去解决了问题。
不过,总是要朝前看的,不是吗?他也不会是沉湎于过去来逃避未来的懦夫。
“可是现在也很好。”林敬言这么说。

-181-
决出冠军后的第四天。
谁也不曾想到,只四天的时间,就爆出了一个,比冠军归属更重要的消息。
兴欣的迟来的发布会上,陈果宣布了叶修的退役。与此同时,联盟的官方上也放出了这则消息。
叶修退役了。这次是真的退役了。
荣耀之神,斗神……他还有着很多很多的荣耀。这样的一个人,不会再回来。
林敬言在官方上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着实是吃了一惊。是的,又有几人能料到6.5秒将三个全明星级别选手送下场,十年四夺总冠军的叶修会在这个时候选择退役?
谁都以为,他还能继续战斗下去。谁都以为,他对荣耀的渴望不会终止。谁都以为,他会是他们永远的最好的朋友和最强的对手。
林敬言看到官网上放出来的,叶修笑着看着队友捧起奖杯的照片,身后大屏幕上打出了荣耀的标志,这是他最特别的背景。
谁也没想到,这就是他就给荣耀的最后一幕。
“嘿,还真是他的风格呢。”林敬言看完了照片下附带的简讯,最后一句是关于叶修下落成谜的描述,他忽然不合时宜的有点乐。

-182-
每位职业选手退役的消息都会出现在联盟的官网上,这是联盟对他们的怀念。现在是叶修,之前那个, 是林敬言。
现在叶修退役的消息把林敬言的替换了,说实话,林敬言松了口气。
毕竟之前他一直看着自己退役的消息刷官网,这样总是有种莫名怪异的感觉。

-183-
林敬言不清楚叶修退役确切的原因,那家伙甩了回家俩字给大众以后就跑的没影了,让所有之前不知情的人都目瞪口呆。
这家伙出幺蛾子的能力也真是十年如一日的强悍。林敬言这么想着,点开了消息已经要多到要爆出来似的的职业选手群,这个平日里黄少天一人就能把消息记录刷几十个屏的地方这会正群魔乱舞着。
“叶修人呢人呢人呢!又潜水呢吧!再不出来分分钟刷爆你QQ啊!我说你跑的真干脆啊出来出来出来解释两句啊!”黄少天的发言像是直接跳进了林敬言脑子里,嚷个没完。
“……黄少天你有话好好说成吗?你刷我QQ干吗?我下了新闻发布会刚才手机直接卡死成吗?”苏沐橙的头像边上显示的是手机登陆,黄少天刚刚显然顺手波及了他认知中的知情人士。

-184-
“苏妹子,黄少能好好说话联盟改什么规则啊?”李轩积极抢答,在黄少天回应之前勇敢地揭露真相。
后面秒秒钟被这群手速地疯子加上了自己的身份证号。
“说起来要是不禁语音的话……诶我去不禁语音的蓝雨有点可怕!”吴羽策只这样一想,忽然就觉得空调的冷气是不是开的太足了。
林敬言窥着屏,看着话题瞬间被双鬼带歪,心想这年头果然虚空双鬼也不好唬呀。

-185-
也许是被黄少天弹的不耐烦了,又或者是收到了苏沐橙的通知叶修的头像在这群职业选手的好友列表里倏地亮起。
“大家好啊,这里很热闹嘛。”君莫笑大不咧咧的在群里跳出来,正如两年前这个角色还在网游里升级时,第一次被黄少天弹出来在这里发言那样。
那时候林敬言还在呼啸,顶着唐三打的id在这里随大流地刷着捶桌笑的表情。

-186-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你终于出来了!”夜雨声烦紧随其后,这句话只是开始,后面还跟了一串,“哎我说你这次怎么又跑了啊能靠谱点吗能吗能吗?你不会又准备猫网游里然后吓我们一跳吧?诶那也不对啊你还有多少时间经得起这么挥霍啊!”
“我回家了啊,就这么简单,给你们留点机会嘛。”叶修在后面跟了一个叼烟的表情,“少天,可要把握好了啊,霸图那边老鬼还虎视眈眈着呢。”
“我去躺枪啊这是?”刚刚上线的张佳乐表示自己很无辜。

-187-
恐怕这次就真的如同他所说的那样,回家,这就是叶修的目的了。
不同于林敬言根据自己自身的情况深思熟虑才做出的决定,叶修离开的理由简直简单又粗暴。
说起来林敬言也有点敬佩叶修这样的洒脱,但也只仅限于敬佩。

-188-
qq群的主界面还在不断地滚动着,刷新着,林敬言却不再关注上面的信息,顺手屏蔽了此刻热闹的简直翻天的职业选手群。
——在还是职业选手的时候,林敬言也很少在这里特意的去发言。
屏蔽消息的按钮被点下,一道无形的屏障就将那头的热闹和林敬言隔绝开来。没有了从qq自动登陆以后到此前一直没停过的消息提示声,林敬言的耳边立刻安静下来。
安静的有点可怕。
林敬言已经住进了就在呼啸街对面的公寓里,对于独居而言明显偏大的空间一旦安静下来,还是有些慌兮兮的。

-189-
今天炸了的不只有职业选手群,荣耀网游中也是如此。
遗憾的,不舍的人当然有,幸灾乐祸的人自然也是不会缺了他们。树大招风,这在什么圈里都是常识。
说到底,这些赞扬的,亦或是诋毁的声音终究只是在叶修退役这个句号上,增添了些平民的舆论。这对于叶修而言,根本无需理会。
兴欣粉,嘉世粉,霸图粉,蓝雨粉等等,他们在区别于职业赛场的另一个战场上作战,何等热闹,却与叶修无关。可他们依旧在争吵,在反驳。
就如同此刻也在关注着这些消息的林敬言退役时一样。林敬言退役时呼啸粉和霸图粉也没那么哥俩好的和谐。他们这些中途转会的战队核心选手无论怎样处理,运作,终究还是会落的争议满身。
这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真正做到两全其美的方法。

-190-
相比而言,林敬言这样无奈又温和的转会已经将这些矛盾减到了最弱。他的队友,张佳乐,在这方面,更加深受其害。
百花谷和霸气雄图这两大公会的近几年来的冲突只增不少,在张佳乐选择在霸图复出之后一直矛盾不断。两年时间的冲刷让这些矛盾已经不如最开始时候那样的激烈,但也只是隐而不发罢了。
林敬言永远不能忘记,在百花主场,张佳乐被小乐那一拳正中小腹时复杂的眼神,和他惨淡的微笑。正如他永远也不能忘记,在呼啸主场,霸图全取十分时老路手中再不能张扬的队旗,和他的失望。

-191-
其实他们都没错。
叶修没有,张佳乐没有,林敬言没有。粉转黑的粉丝们没有小乐没有,老路也没有。
其实他们都错了。
一件事,在一些人看来是正确的同时,在另一些人看来就是错误。世界就是这么在变化中矛盾。

-192-
“林大大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不然今天先缓缓呗反正升级也不急对吧!”呼啸而过从进了副本开始节奏就不对,终于司机小哥在清完这一波小怪之后开口问道。此刻剑客和两个妹子并不在,司机小哥也就光明正大的叫着林敬言的真名。
被司机小哥这么一问,林敬言很快回过神来调整了状态。呼啸而过在他认真的操作下动作重新灵活起来。“没事,刚才在想事情。”林敬言这么回答。
“在想叶修大神退役的事情吗?”司机小哥作为林敬言的铁粉对叶修并没有什么偏颇的地方,还会尊重他的实力叫他一声大神。叶修退役这对于荣耀圈来说是个炮弹爆炸一样的消息,司机小哥理所当然也没有错过这个重大的消息。
司机小哥一边让明溯光拐过了一块大石头,一边吐槽:“叶修大神退役了看霸图主场比赛的时候都会少很多乐趣呢。不过说起来林大大你知道叶神去哪儿了不?真回家了吗?网上都快传出来几十个版本的内幕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感觉心好累……”
“他回家了。”林敬言确认了这个消息,当然,他也只能给出这样一个和官方消息并无差别的答案,叶修到底去了哪里,这问题问他他也得抓瞎。
“……真的回家了啊?!我靠我还和公会里那帮小子打赌叶修大神到底是不是真回家了呢!靠靠靠我的橙武啊好不容易刷到的橙武啊!”
司机小哥就是可以这样轻而易举地冲淡了叶修退役所带来的伤感气氛。


评论(3)
热度(84)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