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黄少天的十大错觉】【完】【8831字】

1.遥想当年,他可是个三观端正的好少年。

神之领域有个剑客叫夜雨声烦。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名字他们熟的只想把他轮个一百遍,可是他们这样的想法始终未能实现。

为什么?这货来无影去无踪啊!一般来说,他们看到这名字的过程是这样的:

最后一击!

围了半天为之死得前扑后继的野图倒下了!

所有还幸存的人都兴致勃勃地去翻击杀野图后系统生成的数据记录!

“最后一击是夜雨声烦啊这人很厉害嘛谁认识谁认识介绍给大家都认识认识啊!”有人开始在团队频道中这么询问。

沉默。

“这人不是我们公会的……吧?”最后终于有人反应过来。

“我靠boss这是被人抢了吧!是被人抢了吧!他人呢人呢把他揪出来啊!”团队频道一下子闹腾起来,所有人都开始群情激愤。

人呢?没了!早逮着个空档溜了!

“卧槽夜雨声烦对吧,你记住了下次再遇见你你特么的别想跑!”于是,他们就只能到世界频道上嘴炮。到这会,在线的绝大多数玩家都可以瞻仰一下夜雨声烦的大名了。

“诶哟呵是吗是吗是吗小爷我可等着呢!你们想要让我跑不了吗那就来试试吧下次你们打野图的时候记得把坐标发我啊不然我赶不到怎么办你说是吧是吧是吧?嗯,你们是什么公会来着?皇朝遗风对不对对不对!小爷我记下了下次一定优先照顾你们啊!”

夜雨声烦很快就也出现在了世界频道上,颇有霸频的趋势。

在黄少天贴满了剑客海报的房间里,14岁的少年意气风发地飙着手速打着字,袖子撸得挺高。


2.蓝溪阁,索克萨尔,只一面之缘。

“黄少,周末上荣耀的吧?咱们一起组个队打那个副本呗,我同桌也要玩儿荣耀,顺手给他打个装备。”

“诶诶诶不好意思啊我周末已经和人约好了!不如你们去找谁谁谁吧他的狂剑玩儿的也不错对吧对吧啊哈哈……”

黄少天和蓝溪阁,和那个叫索克萨尔的术士杠上了。黄少天班里那些玩儿荣耀的熊孩子们都知道这事了。

其实黄少天并没有在班里大肆宣扬这事,毕竟不太光彩嘛,对他来说。可这些熊孩子都是同学啊,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这消息终究是不径而走了,毕竟黄少天从来都不是个能藏的住事的主。

夜雨声烦在网游里挺出名,他们都知道,还觉得蛮光荣的。而且黄少天从来都没有什么高手的架子,原来不管谁叫他一起下副本什么的他都会乐呵呵的跟着一起去,现在却不是了,一个月过去了,他再没和同学下过副本。就连借钱给他买帐号卡的同桌叫了他一回,他也没答应。

这明显反常嘛。

直到有一天有人看到黄少天的夜雨声烦扑在了蓝溪阁的人海中。一开始那少年还不敢确认那个剑客的背影就是夜雨声烦,可接着他马上就听到了黄少天的声音。

“靠靠靠靠靠靠你敢不敢再阴险一点啊再说了你们这么多人打我一人就算灭了我又怎么样啊还能不能有点出息了啊大叔!”

蓝溪阁那边一个脸隐藏在帽兜里只看得见下巴上胡茬的黑袍术士嘿嘿笑着:“小朋友你不够给力啊!再说了,我一个带着团的团长和你单挑,多没品,是吧?”

少年联想了下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这才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再然后,全班人也就这么知道了这事的前因后果,那时候黄少天已经跟蓝溪阁还有索克萨而纠缠了一个半月。

后来黄少天带着他的夜雨声烦加入蓝雨的时候他初中同班玩儿荣耀的十几二十号人没一个意外的。在他们看来,黄少天就应该去打职业联赛,黄少天就应该加入蓝雨,和索克萨尔并肩作战。

只是没人预料到,索克萨尔那张屏幕的背后,换了另外一个人。


3.蓝雨永远的魏老大。

“魏老大魏老大魏老大,坐标xxxx,yyyy快点快点快点BOSS要被叶秋拉走了你带的精英二团怎么还没来!老大你还行不行了快点快点快点我撑不住了啊我去叶秋这个豪龙破军开的简直了啊!”曾经,训练营成员黄少天的课外作业之一就是带着蓝溪阁的精英团打野图,魏琛布置的。

“哎哟呵魏老大你今天很给力啊居然还知道批了一箱棒冰来我们都快热死了啊,魏老大你说我们训练营什么时候也能跟你们一样把空调装上啊!什么你说等蓝雨拿冠军吗?诶嘿让我上吧让我上吧下赛季我们蓝雨妥妥的剑指冠军啊!”曾经,黄少天在那个小小的,没有装空调的房间里对着电脑屏幕挥汗如雨,魏琛忽悠的。

“啊我去?!真的啊魏老大你不是开玩笑啊?你这么没节操一定是在开玩笑逗我玩儿对吧对吧对吧!你怎么能退役呢,你看你看蓝雨都没拿过冠军呢你还没看我打过职业联赛呢,你怎能就这么走了啊……”曾经,黄少天为了一个人又纠结又不舍差点哭了鼻子,魏琛祸害的。

曾经,黄少天以为这个把他和职业联赛联系在一起的人会一直看着他们,陪着他们一直打下去。

七年以后黄少天看到魏琛的术士重返赛场,却不再是索克萨尔,也不再属于蓝雨。

“迎风布阵的施法距离相当长啊,远远超过了他的对手,看来这场术士之间的内战就要在施法距离上决出胜负了……”伴随着解说的声音,魏琛原先那些带着爽朗笑声的声音若有若无地响起。

“臭小子你顶住啊我还有几十秒就能赶到了这个野图有急用……卧槽叶秋这也太不要脸了吧快追快追他杀不了那么快!一定要把BOSS抢回来!”那时候魏琛瞄了一眼黄少天的屏幕就这么喊了出来。黄少天打了一个寒颤就操作着他的夜雨声烦刷刷刷三道剑光以三段斩开路率先追了上去。

“嘿我说臭小子你心真不小啊这么早就想着打联赛?你行吗你可千万别被那些打哭啊蓝雨丢不起这人啊!”那时候魏琛把用他工资买的一箱棒冰放到空着的电脑桌上,顺手撸了一把黄少天的头发。黄少天抢了一个冰工厂就坐回他的位置狠狠地敲起了键盘,好像那一个个字母就是那时候魏琛可恶的嘴脸。

“哎呀下赛季你就上吧要拿冠军啊干翻叶秋韩文清!”那时候魏琛故意一副老子无所谓老子走了不管你们了的样子,声音却和他的手一样在颤抖。黄少天看了一眼被训练营熊孩子们围了一圈的喻文州,纠结得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黄少天下意识地去看蓝雨训练室里墙上挂着的冠军凭证,后来的蓝雨确实夺冠了,那上面却不会有魏琛的名字。


4.手速失控这种低级失误黄少会有吗会有吗会有吗?

夜雨声烦的节奏很快,剑客手中的长剑刺斩抹挑,紧凑地放着技能,特效华丽地绽放。

这是一场蓝雨训练营中寻常的分组练习,一开局,黄少天的手指就开始了狂风暴雨般的快速点击。随着比赛的深入进行,这样的动作甚至还在缓缓地加快。

手速,这是黄少天除了直觉一般捕捉机会的能力以外,最值得得到充分发挥的硬件条件。

黄少天的手速一路飙升,肾上腺素飞快地分泌,这样的快感让他觉得相当兴奋。在这些东西发挥作用的条件下,夜雨声烦挥剑的动作愈加大开大阖起来,冰雨剑刃上似乎有着特殊的气场,在压迫对手。

但是他太快了。快得,脱离了这个团队。

这样的节奏让对手轻而易举地将黄少天的夜雨声烦从团队中撕裂出来。然后,集火!

然后,溃败。

快,似乎成了一种负担,一种累赘。


5.新班底拉起,我们来保保级先?

蓝雨的所有人,都感到无所适从。这里少了一个会带着他们在网游里打boss,大声吆喝着指挥精英团的人。随之而来的,是一场大的变动,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蓝雨的队员在魏琛走后几乎换了个遍,首发阵容中仅剩的老将方世镜操作着魏琛留给蓝雨的索克萨尔带着蓝雨跌跌撞撞地在职业的赛场上闯了一年,成绩不甚理想。

然后他也选择了退役,再一次地留下了索克萨尔。这张一区的老卡,几乎是无可奈何的,被交付到了喻文州的手上。

与此同时,黄少天和他的夜雨声烦,郑轩和他的枪淋弹雨也正式的进入了蓝雨的首发战斗序列。蓝雨日后夺冠的班底初具规模。

那就是未来的事情了,没有人可以预测未来。所有人关心的都只是当下,当下蓝雨这个新人班底,能在第四赛季做出怎样的成绩。

不光是粉丝在争辩这个问题,蓝雨内部同样如此。少年们需要一个对接下来一年结果的预期。

事实上第四赛季的形式对于蓝雨而言相当不容乐观。嘉世四连冠的宏图似乎近在咫尺,新补进的牧师效率地提升了霸图的软硬实力。原本的强队那些经验丰富在职业赛场上摸爬滚打了三年的选手们段数摆在那里,更何况,第四赛季出道的选手,在时间的考验下可是有着黄金一代的美誉。这些个选手在当时也已经声名鹊起。

相比而言蓝雨这边老将退役,补进的选手中,喻文州几乎是赶鸭子上架般的继承了索克萨尔,暂理队长的事务。郑轩过于淡薄的求胜心理也让他并不能作为一个可以在场上带动全队的关键角色。唯一的亮点就是黄少天,可毕竟只有黄少天,荣耀,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蓝雨赛季正式开始前的队内会议,几个前辈分析了形式之后情绪并不是很高涨,郑轩脱口而出就是一句压力山大,深明自己无可弥补劣势的喻文州按着太阳穴拿铅笔在赛程表上勾勾画画,神情严肃。

“哎哎哎我说你们这是怎么了啊怎么一个个都垂头丧气的样子?赛季还没开始呢啊我说!你们现在这个气氛简直是赛季结束蓝雨出局讨论前途各奔东西的既视感啊好吗好吗好吗?”只有黄少天,黄少天拍着桌子站起来,架势分明是魏琛的模样,这些话就不是魏琛能说出来的,“新班底怎么了啊新班底最能给人惊喜了啊你们造吗!哎呀开心点开心点开心点啦,我们的目标可是冠军啊!我们的目标可不是保级啊!”

黄少天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这件房子里的人却都有了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正如黄少天所言,蓝雨的目标从来都不是什么在出局区挣扎之下的保级,既然如此,又何需纠结?


6.冰雨剑起,风起云涌,气势浩然。

妖刀在日本是村雨,在中国,叫黄少天。黄少天,这是一个把正气无比的剑客玩儿出一击决定胜负的刺客的奇葩。

嗯,这么说起来,把堂堂正正的气功师玩儿成猥琐流盗贼的方锐真不愧是出自蓝雨的训练营的男人啊。

啊跑题了,让我们跑回来跑回来。

哼呲哼呲,我跑回来啦。

“黄少天在地图中消失了。”

“嗯……消失的只是他的夜雨声烦,他的垃圾话此时愈加汹涌起来。”

“黄少天的夜雨声烦依然不见踪影……请导播给我们切一下黄少天选手的第一视角。”

“好,现在我们看到黄少天的夜雨声烦所在的坐标是1997,1996。这是一片荒芜的玉米地。”

“趁着现在没有激烈的交火,让我来介绍一下这张团队赛的地图。这张名叫失落乡村的地图有着很多的残败景象,比如说黄少天此刻位于的这片玉米地就是其中之一。它位于整张地图的西北角,并不是一个合适的隐藏地点,因为根据荣耀官方对这张地图的设定,角色在干枯的玉米杆间行走会发出声音……卧槽?!”

“对不起刚才我实在是太吃惊了!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在玉米杆中的行进并没有弄出太大的响声,看来是提前为这张蓝雨的主场地图做了充分的准备啊!”

“现在夜雨声烦已经穿越了西北角的玉米地接近主战场的位置。扫地焚香的背影已经隐隐约约的出现在了夜雨声烦的视角之中!这是一个很好的偷袭机会啊。”

“……黄少天并没有动作。是的黄少天没有动作。嗯……对于黄少天这样的选手来说,这样的举动其实也是很正常的。”

“黄少天现在操作着夜雨声烦从玉米地悄然进入了破落的村庄之中。”

“哎哟呵!他对着温柔天使出剑了!三段斩开路之下夜雨声烦快速的逼近治疗,三段的连击也没有浪费的招呼到了温柔天使的身上。这一招来的太突然了,我想所有的观众要是没有黄少天的视角也不会意料到夜雨声烦会在这种时候发动攻击。温柔天使躲闪不及,这是我们可以理解的。”

“真是不得不说……咳,这些话大概有些针对了,但确实是我此刻最真实的想法。黄少天这名选手的打法实在是太‘阴损’了。而且这种‘阴损’的打法在蓝雨这样一支队伍里面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发挥。”

“这是本场团队赛的赛点。黄少天紧跟着一套剑客的连击从容不迫地打了出去,他的队友此刻对他的掩护已经达到了极致。皇风的其他选手都被牵制的无法来援,蓝雨一开始的战术布置终于在这种间不容发的时刻展开了他的爪牙。其中的关键就是黄少天出乎意料的幽灵发挥。”

“说起来剑客这个职业普遍的打法都属于堂堂正正决胜负的正派形式,可剑客到了蓝雨战队的黄少天手上,却得到了不一样的精神。”

“真不愧他的妖刀之名啊。”

比赛结束,解说还在忙不迭地做着最后的陈述,这些都和黄少天无关了。

他依旧还会使用这样突破常规的打法,这是他个人技术的最佳选择,也是蓝雨团队战术的最佳选择,冰雨依旧会坚不可摧的为蓝雨指引方向,守护着蓝雨的基石,守护着蓝雨的胜利。

这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东西。

“嘿嘿!赢啦赢啦!说好的今天晚上大比分赢比赛的话请你们去吃好吃的我说话算话的啊!队长队长队长你想吃什么啊诶哟小卢你凑什么热闹这个季节吃烧烤会上火的好吗好吗好吗?诶宋晓的主意不错我们就去原来的那家店吧!”

黄少天招呼着他的队友,放下赛前撸起来的袖子心心念念想的都是新闻发布会结束后的聚餐,话倒是比平常时候还要多了几分。


7.嗯,裁判一定是喜欢他,不然为什么就算用这种方式也要在比赛时引起他的注意。

“靠靠靠靠靠!”

“黄牌警告。”

“看剑剑剑剑剑!”

“……”

黄少天就这样永远和裁判组在字眼上斗智斗勇,乐此不疲。

“黄少啊……”联盟里倒是确实有几个裁判和黄少天挺熟的,毕竟也这么过来了很多年,这方面上双方的工作也有了默契,“说真的,你要是能少废话几句,粉丝妥妥还得翻倍啊?真不考虑考虑?”

“这月多少罚款来着?”黄少天大着哈哈顾左右而言他,“月底了要交罚款了对吧哎哟我知道了。我说你们就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领了黄牌以后刷屏都不顺手了这会影响我打比赛的好吗!影响了我打比赛的效率降低联盟联赛的水准可是很严肃的问题啊?”

裁判小哥扶额,强忍住了把手上文件夹糊眼前这货一脸的冲动,“我管你去死啊?”

“我说小哥你这样的想法可不对啊。哥身价可是很高的啊你让我去死可是很得不偿失的哦。”黄少天笑嘻嘻地抓住了裁判小哥手上的文件夹帮他把露了个头的文件收好。

“哥……”裁判小哥分分钟悲愤的腔调开口,“您行行好吧……要罚款的可不止你一人啊……”

“诶这样啊……”黄少天手还搭在文件夹上,歪着脑袋状似认真的思考,“嗯……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啊。要不下次是你裁判的时候我注意下?嗯……这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啊……”

黄少天选手表示自己觉得自己似乎挺无辜的。


8.剑所指的地方,诅咒如影随行。
“集火喻!”江波涛在轮回的团队频道上敲出这样一个兑子争先的指令,周泽楷几乎在同时双枪开启了不间断地针对索克萨尔的打击。押枪,子弹的冲击力让索克萨尔朝着周泽楷想要的方向一路走高。

手速的劣势让喻文州在这种时候,在周泽楷面前所能做的努力实在太少,索克萨尔和残忍静默一前一后的血条清空白光下场。

这对于蓝雨而言,实在不是一个好消息。但也不是最坏的消息。这是一支职业级别的荣耀战队,这更是一支摘夺过冠军桂冠的队伍。喻文州的出局固然可惜,但这绝不是摧毁蓝雨信念的最终筹码。

抢时间!抢人头!

这是黄少天调整之后很快做出的决定。夜雨声烦出剑,剑招连绵不断地向着同职业的吴霜钩月,冰蓝色的剑光绚烂无比地爆发开来,耀花了注意着这片战场的所有眼睛。

黄少天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欣赏自己制造出来的满屏特效,他的手很稳的操作着,眼神坚定。

这些剑招被释放的是那样自然,源于那些重复枯燥训练的功效。自然的……自然的如同索克萨尔依旧还站在夜雨声烦的身后,挥动着弥漫着黑色雾气的灭神的诅咒,放出那一连串的咒术。咒术所跟随的方向,就是剑尖所指的来敌!

也许这不是错觉,一直一直的以来,他们都会带着彼此的意志踏着对方角色的尸首前行。总会有这样那样的联系,不是游戏角色的生死可以切断。

也许这只是错觉。

事实上在这场比赛里,索克萨尔再也不能用瞬发的咒术补上夜雨声烦剑光中隐藏着的漏洞,年轻的剑圣没有了来自背后的守护。


9.有些习惯,说不定会超越时间,随时随地,一生。

习惯总是一种难以忘却也难以改变的东西,比如叶修的烟,比如韩文清的打法。

又比如黄少天在赛场上洋洋洒洒着实让人无法无视的垃圾话。

其实观众也习惯了,对手也习惯了,习惯了黄少天在场上时公频整屏整屏地滚动。

可是有一天黄少天不习惯了。说的更准确一点,是黄少天的手不习惯了。他的手速开始跟不上在愈加激烈的联赛比赛中这样频繁的霸屏,对于荣耀而言,这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老了。年龄就是这样残暴的让他向从前告别,这是一个永远找不到标准答案的,会向每一个职业选手问出的问题。

现在轮到黄少天来回答这个问题了。

一个人。没有人可以从旁协助,他需要一个人来做出这个决定。

还没有到最后。

要继续打下去。

要赢。

一直赢下去。

“这就是我的决定。”

更多地专注于操作,释放出用于刷屏的手速。

黄少天简洁又干脆利落地像是赛场上夜雨声烦鬼魅地出剑。难得没有长篇大论的喋喋不休,这样的黄少天反倒让会议室中的蓝雨队员们愣了一下才做出反应。

现在他做出了这个决定,他回答了这个问题,然后交卷。然后,他就不再是一个人。

蓝雨是一个团队,这个团队很包容,他可以包容过去那个话唠的黄少天,他也可以以同样的方式来包容现在的黄少天。

黄少天个人的习惯没能坚持到最后,蓝雨整体的习惯却没有改变。

于是所有人都不习惯了。激烈战斗时只有寥寥几字的公频尤其寂寞。

其实有时候黄少天也相当的不习惯,偶尔还会趁着试探时期交手并没有那样激烈的时候在频道里刷个存在感,也只是偶尔罢了。

这样的黄少天成就了蓝雨,也成就了他自己。

第十二赛季,蓝雨收获了他们第二个联赛冠军。


10.雨一直下,蓝雨,淅淅沥沥的,将他和天空联系。

第十三赛季全明星周末,蓝雨主场。喻文州,黄少天,卢瀚文毫无悬念的进入了全明星的名单。

这场全明星团队赛是这一年半来黄少天刷屏刷的最起劲的一次,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时候,那无数个永远值得期待的夏天。

这样的黄少天,不管是黑是粉,所有的观众都在怀念。这就是荣耀最利的剑。

“黄少今天格外精神啊?”

“是啊是啊!状态超级好!”

“这家伙……今天怎么这么拼命了?”

“不得不佩服这话唠啊。”

“他想干什么,太胡来了吧?喻队居然默认了吗?”

……

观众席上嗡嗡地响着这样那样的议论声,贬裹不一。

操作室里,黄少天专注地盯着他的角色,高速地敲击着键盘鼠标,对指尖隐隐传来的麻木坐视不理。

“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啊啊啊啊啊啊!”一边自我报幕,黄少天一边打出了幻影无形剑连出十五剑的极限。

这是第九赛季全明星赛时刘小别创造的记录,除了手速,别无他法。

这可是蓝雨的主场,所有的蓝雨粉丝起立鼓掌,用这种最直接的方式向他们的剑圣表示着最崇高的敬意。偌大的体育馆内,掌声一时间竟没有办法停息。

比赛依然在继续。黄少天没有听到来自观众的掌声,厚重的隔墙还有高音质的耳机忠实地为他阻挡了所有外界的喧嚣,就连它们也似乎是想给他一个最安静的发挥舞台。

待到一切尘埃落定,蓝雨所在的A组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参加了团队赛的选手们纷纷离开了操作室来到外面的舞台,唯有黄少天还留在那里。

就像八年前那场决赛结束后时似的。那时候二十岁的青年和他的队长看着墙上荣耀的logo,心下热血澎湃。这时候二十七岁的青年独自站在这里,好似在对过去的总结着什么。

黄少天这样的举动被操作室内的摄像头如实地拍摄下来,投放到外面的大屏幕上,像是某种无声的预告。

终于,黄少天匆匆地收拾了属于他的东西,用他此时已经热的发烫的手。接着,他也迈出了这扇门。

真安静啊……

聚光灯对准黄少天的时候,在舞台上留下长长影子的他只觉得太过安静。要知道八年前,他从这扇门中走出来的时候,耳边可是满满的嘈杂声,这些声音灌进他脑子里,不停冲击。

“黄少终于出来啦。”记者第一时间来到了黄少天的身边,“今天你的发挥堪称完美啊,我真是想不到可以在这里,这个舞台上见证这样一场经典的比赛。请问有什么话想对在场不在场的,你的粉丝们说的吗?”说着,她递给黄少天了一只麦克风。

“哈哈,被哥折服了吧?哥今天表现是不是很赞?”黄少天一把接过麦克风,侃侃而谈,“那当然了,哥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没这表现对得起这工资奖金吗对吧?”

似乎观众都意识到了即将发生什么,全场哄笑声中却隐隐包含了些许的无奈。

“这场比赛是在蓝雨主场打的啊,我打的可开心了我跟你们说,队长的战术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大上,小卢也成长的足够可靠了。蓝雨很强的,蓝雨很强的……还有A组里那些蓝雨曾经的对手,这次作为队友一起赢下了比赛,B组的同志们,咱们这可是最后的对手了啊……”

渐渐的,黄少天开始语无伦次。

“咳,废话了这么多,都快把正事给忘了。”或者说其实这是他在刻意地遗忘。

“这次全明星以后我就要退役啦,本来上个赛季夺冠的时候就有打算的,还是放心不下小卢那熊孩子嘛,就又多留了半年。看着蓝雨这样一点一点的成长起来,怎么样都有种由衷的自豪感哈哈。”

“……那就这样吧。再见。”黄少天的收尾收的短促又神经刀,插进了所有人心中最薄弱的环节。到最后,他还是那副机会主义者的本质。

然后,白炽的灯光丝丝缕缕的散去,只剩下大屏幕上还在回放之前比赛的精彩瞬间。渐渐的,回放的不仅仅只是之前,从第四赛季开始,到现在,大屏幕上回放的是黄少天整个的职业生涯。

现场的观众终于忍不住,不知是哪个角落里的蓝雨粉丝喊起了黄少天的名字,这就像是星星之火,很快燎原一般地扩散开来。

“黄少天!”

“蓝雨!”

“蓝雨!黄少天!”

数万人的声音汇成一股,伴随着各种各样人为制造的声音。

黑暗中的黄少天揉着自己的右手,扯出了一个最灿烂也最忧伤的笑容。



fin.

评论(8)
热度(36)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