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喻黄】just a dream←不要被名字骗2333

蓝雨的老大魏琛旧伤复发后表示心好累啊不想干了。然后他就真的不准备干了,暗搓搓的认真筹划起了这事情。

挂职的蓝雨术士队队长喊来了当初因为先天条件不甚看好,而现如今已经成为术士队主要负责人的喻文州。喻文州进了他的房间随手带上门,他就嘿嘿地笑着直截了当开了口。

“小喻啊,有个事情得麻烦麻烦你了啊,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啊?”

喻文州进门三秒后听到了这句话,他愣了愣,这话可真不像是魏琛说出来的呀。要是进门的这人不是喻文州是医师徐景熙,这会他八成已经咋咋呼呼地凑到魏琛面前摸他下巴上没剃干净的胡茬大喝一声“呔!你把魏老大藏哪去了?!”

但是进门的确实是喻文州,他镇定地看着魏琛,就连脸上的笑容和之前也没有分毫的差别。喻文州关了门就往房间里走了几步,不动声色地将问题反抛回去:“不如魏队先说明了,这次是什么事啊?”

魏琛指了指墙上自己和一个眉目英挺的少年的合照,“他!认识不?”

于是喻文州的视线开始顺着魏琛的手指爬升。虽然他之前没有见过这个少年,但还是不负魏琛望的叫出了他的名字:“是黄少天吧。”

黄少天。这个名字在当今世界可谓是如雷贯耳,剑圣、妖刀……他有着一大串的美名。当初那个十几岁的少年就开始在江湖上折腾,渐渐的,少年长高了也长大了,折腾着折腾着就折腾出了这样的名声。

喻文州自然是听说过黄少天的故事的,比如说什么雁荡山上英雄救美,一剑封喉高贵冷艳,华山论剑一战封神之类的,江湖上流传的小道消息八卦什么的更是数不胜数。当然,黄少天事实上是蓝雨那位在山上总是不见踪影的大弟子,这是喻文州听到过的最重要的消息。

“打打杀杀镇场子这种事情还是要交给年轻人嘛。”魏琛在喻文州叫出黄少天名字之后神色中有一瞬间的怀念,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日常里的那个魏琛回来以后说,“蓝雨终究是要交给少天的,结果这小子倒好!在外面乐不思蜀都不带回来的!小喻啊,不管怎么弄,把那小子弄回来吧。”

喻文州离开魏琛房间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最后的余晖还带着暖意。他带着魏老大的爱与期望,趁着天色尚明,稍加收拾就下了山。

这一路上,喻文州仔细琢磨了魏琛这次甩手交给他的事,总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就说这天大地大的,黄少天又是个四处乱跑,遍地闹腾的人,到哪去找他都是个问题,更别说该怎么把这个自由惯了的所谓蓝雨大弟子给召唤回蓝雨了。死亡之门又不是多啦A梦的任意门,门一开,一合,他就能揪着黄少天嗖一下回到蓝雨了。

唉,真是够麻烦的呀,这次拜托的事情。魏队。想了一路头都疼了的喻文州很无奈。

山上的魏琛打了个喷嚏,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好像忘记告诉喻文州了什么。

不管怎么头疼,晚上还是要找个客栈住下的。进城的路他挺熟悉,估计着脚程,喻文州就在一家不大的客栈落脚了。

等喻文州看了看房间下来准备吃点东西的时候,一楼里还有几桌人在有说有笑的喝着酒。喻文州这身装束在蓝雨并不打眼,在这样一个小客栈里却是足够惹人注意了。当他坐在桌边无所事事等着点的两个小菜时听到了旁边一桌两人的小声议论,这才觉得自己有些失策了。

“看他穿着像是个术士吧?”

“八成就是了。这地方离蓝雨多近呀,蓝雨的术士可厉害着呢。”

喻文州的菜这会也上来了,他夹了一筷头的菜,漫不经心地继续听两人的对话。

他们的议论还在继续,却已经转火了下一个话题。

“说到蓝雨……出身蓝雨那个剑圣,快生日了吧?”

“可不是嘛,据说是包下了整家兴欣酒楼广邀天下英雄前去共庆呢。”

“咳,我们这种不入流的小角色,恐怕就算到了,也不让进吧。”

两人还在东扯西扯,喻文州就没有再继续关注下去。他没想到这么轻易的就得到了黄少天的消息,更是松了口气。

好像,也没有他原先想的那么麻烦呀?


喻文州下山没几天,就是黄少天的生日了。

黄少天已经在兴欣酒楼住了一个星期有余,倒是圆了他和叶修好好单挑单挑的心。

这天他刚收拾好自己推开门,就被苏沐橙喷了一脸一身的礼花。叶修站在稍远的地方一脸我还没睡够,却还是懒洋洋地朝黄少天摆了摆手:“哟,造型真不错。寿星生日快乐,啊。”

黄少天有点感动,他一感动话就有点收不住:“谢谢谢谢啊,同乐同乐。诶对了不知道酒菜啥的准备的怎么样了估计这又是要闹腾一整天的节奏啊!对了对了我跟老板娘说过没一定要加上虾饺啊!酒也得是好酒,毕竟大家都好这口嘛当然得准备充足了不然怎么能尽兴呢!钱不是问题啦我好歹随手也能挣个几十万的……”

“看你,一大早就来接受魔音灌耳。”叶修打了个哈欠冲苏沐橙抱怨,“还不如听我的,多睡会呢。”

黄少天自己弹幕自己了半天,这才说服了自己不予理会叶修的话。

日上竿头的时候,兴欣酒楼彻底的热闹了起来。一开始还老老实实在门口放人的黄少天跑到了前院在一桌一桌之间把酒言欢,倒是雇的小童认认真真清晰响亮地抱着到访者的来头。

“微草王杰希协爱徒刘小别!”

“霸图韩文清张新杰!”

……

“蓝雨喻文州!”

听到蓝雨,黄少天扭头看了一眼。喻文州正在往里走,身体裹在宽松的术士袍里,一脸温和的笑容。也只是一眼,黄少天很快就回头和这桌人划起了拳,兴高采烈的。

“黄少!”正玩着开心,黄少天突然被人拍了拍背。这其实是很难得的事情,作为一个内外兼修的高手,他本身对周围的环境相当敏感。这样毫无预警被人拍背实在少有。

大概是真的太开心了,导致身体本能都放松了下来。

黄少天回头看到是烟雨的楚云秀,楚云秀指了指她们烟雨来的几个妹子笑着说:“她们说是难得见到剑圣真人,想看看剑圣的英姿呢。寿星不来表演表演吗?”

黄少天往那几个妹子哪里扫了一眼,几个妹子大概是感觉到了黄少天的目光,低下头又凑到一起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成呗成呗圆满一下妹子们的心我就是这么的靠谱!”黄少天朝着楚云秀点了点头,摸了摸腰间带着的冰雨足尖点地两三次的借力后就落到了前院一个高台上,“各位各位各位静一静听我说!”黄少天运气让自己的声音盖过了台下的一圈一圈的交流,台下的人也都很给他面子的停下正在讨论的话题。

“那什么是这样的啊,今天你们能来这,我很开心啦。作为回礼呢,就临场耍一套剑法好了。”黄少天拿着冰雨抱拳向台下解释。一开始还正儿八经的,后来一个转折就跑偏了,“啊其实有点烦躁啊不知道你们喜欢那种类型的剑法啦是要快的慢的高深的还是浅显的?唔其实我自己还是比较喜欢快一点的剑法啦因为看起来比较炫酷……”

“黄少天前辈。”台下突然有人叫着,打断了黄少天剑法课堂的开课。黄少天很快就认出来是王杰希带来的那个后辈,似乎是叫刘小别来着。刘小别见已经引起了黄少天的注意,继续说着,“一人独舞岂不寂寞?我也是个剑客,还希望前辈能指教二三!”

周围人看了一眼刘小别,纷纷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帮着刘小别叫好。

喻文州站在角落里看到黄少天眯了眯眼然后笑了。他语言突然变得精简有力,只是四个字:“那就来吧。”

这突然叫喻文州突然想起了那个一剑封喉高贵冷艳的传言。

黄少天真的是把刘小别名为指教实则挑战的邀战当做了指教,冰雨在那个小小的高台上带着一串淡淡的蓝光横竖削刺,好看的一塌糊涂。黄少天的步子也相当的轻巧,辗转腾挪间尽显剑圣风采。

只是点到为止,当冰雨横到刘小别的脖子上时,就都结束了。看着这样的黄少天,喻文州突然觉得他还挺帅气的。

黄少天一下台回到熟人那桌的时候叶修就带头起哄:“王大眼,你说少天该不该罚酒啊?”

“嗯。”王杰希看了一眼刘小别,并不是垂头丧气的样子,反而拿着自己的剑若有所思。于是他心情很好的附和了叶修的提议,“该啊。”

黄少天先是一脸悲愤的不想说话,最后还是忍不住嘴炮回去:“哎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啊叶修啊你想灌我直说嘛还得拉上王杰希!太丧心病狂了啊你!你看什么看啦我喝行了吧!”说着,他就豪迈的一饮而尽了。

这就像是水库开了闸,一时间各路人马都跑过来和黄少天喝了几杯。黄少天是剑圣又不是酒圣,自然技能点没怎么往这边点。他并不是很糟糕的酒量还是被一波一波的敬酒给填满了。到最后他几乎是夺路而逃,目标茅厕,全力冲刺。

不光是解决生理问题,喝了这么多酒到底还是有点晕晕乎乎的难受。喻文州只是准备来解个手,就看到了黄少天抱着冰雨蹲在路边眼神放空。

“你……”喻文州实在是没法把你还好吗给问全了,此刻完全没有之前台上英姿的剑圣同志就差给脸上写个我很不好了。

黄少天倒是没什么顾忌,蹲在路边很没形象地想说的都顺顺溜溜地说了出来:“诶你……你是蓝雨的人?啊我刚才就有注意到你嘿。看你穿着是术士队的吧?现在队长还是魏老大吗?魏老大现在怎么样了他那个旧伤还老发作不?哎这么一想还真有六年没见到他了!”

些微醉酒的剑圣同志明显愈加话唠起来,对着第一次见面的喻文州也天马行空的扯了开去。

喻文州有点失笑,却也安静的听着黄少天东拉西扯。黄少天的话题转火速度简直神速,前一秒还在说魏琛房间后面有棵果树上面结的果子特别好吃他一身轻功就是从爬树开始的,后一秒就能摸着喻文州的袍子吐槽当初蓝雨术士队的袍子材料比现在差远了。

他从他小时候扎马步开始讲,话题一路策马奔腾到了冰雨的由来。吹了这么会风,再加上他体内内力运转驱散醉意,黄少天的思路也逐渐清晰起来。

“啊我跟你说魏老大那时候特狠!整天逼着我扎马步什么的做基础练习。后来想想好像还真是蛮有用的啦……但是我还是要唾弃一下他!他答应的扎多长时间来着的马步就给我做好吃的来着最后也没几次是他亲手弄的来着。嘛姑且原谅他了估计也是他不会弄……唉……”

……

“冰雨是成年生日那年他送我的生日礼物啦。专门请了铸剑师到山上来。弄了蛮长时间的!后来就这么一直用到现在了诶!唔说起来魏老大是有多喜欢雨这个字啦蓝雨冰雨……嘿,嘿,你说啊,以后会不会还有什么雨啦?”

“为什么跟我说这么多?因为我是蓝雨的人吗?”喻文州突然提问。

“啊因为你在听啊!本来没打算说这么多的,只是想问问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而已。”黄少天无辜的很快否认了喻文州的猜测。

喻文州笑的弯起了眼睛:“那你继续?”

黄少天斜了喻文州一眼,开了个玩笑:“你已经知道够多的了不怕被灭口吗?”

“你会吗?”喻文州笑眯眯的。

于是就继续了。剑圣同志表示,和喻术士的交流还是很愉快的。

“那时候觉得山上无聊嘛,就偷偷溜下来玩儿了咳。谁能想到一出来就是这么多年呢你说对吧。一开始是玩儿的嗨了没想着回去,后来时间长了就有点不敢回去了,再后来犹犹豫豫的就一直拖了下来嗯……反正我在圈里还混的蛮开啦到处都有人接应什么的就到处换着地方走咯。说实话没想到这次生日会有蓝雨的人来诶报到你名字的时候还有点惊讶呢。”

黄少天再次开口的时候,话题竟然转移到了他为什么数年都没回去过一次上。喻文州着实没有想到剑圣同志不回去的理由居然是这样。简单粗暴的让人有点想敲他头,最后却还是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

“跟我回去看看?”喻文州终于说出了他此行的目的。

他本来以为黄少天不好找,结果一来就发现这货生日了,呆的地方都快全天下皆知了。他本来以为黄少天不好劝,结果这货后来明显就是自己跟自己纠结的有家归不得。

这样的黄少天没有了他从前听过那些故事的神秘,也没有了之前他认知中的冷酷嘲讽之类云云。这样的黄少天更真实,更像一个暖日一样的人,而不是什么冷冰冰的剑圣。

“那就回去看看?”黄少天歪着头笑了笑,把怀里的冰雨收好了站起来。蹲的时间久了,小腿气血循环不畅,他站起来的时候腿麻的差点一个踉跄,晃了晃身子才站稳了。

“哦对了。”喻文州对曾经以为熟悉,在发现陌生之后又重新熟悉了一遍的黄少天说,“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还是要说一句,生日快乐啦。”



墙上的挂钟响了十二下,窗外的雨点都似乎变大了。真是夜雨声烦啊。

被吵醒的喻文州看了看睡在旁边床上的黄少天,突然听到他嘴里念叨着谢谢谢谢同乐同乐。

是做梦了吧。喻文州想。

但他也没在意这个问题,在黑暗中对着黄少天的方向说了一句生日快乐之后他又重新迷糊着睡去。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夏休期,借着给黄少庆生的名义蓝雨一众人说出来旅游吧,所有人都积极响应了。

就只是这么简单而已。

评论(5)
热度(12)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