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林方林】不说再见

-01-

这是第八赛季结束后的夏天,阳光直射点在北回归线边徘徊,N市的天气已经燥热起来,空气中都缺少了水分让人觉得唇干齿燥。呼啸俱乐部楼下行道树郁葱的树冠中隐着的知了的叫声也让人莫名的烦燥。

其实准确的说第八赛季还没有结束,入围季后赛的各大战队之间气氛剑拔弩张,已经到了最后,一年的努力将要在赛场上检验,没有人可以有丝毫的松懈。

——可是对于呼啸而言,他们的第八赛季已经结束了。很遗憾,却也是在所有人预料之中的结果。
呼啸的日常训练已经放松下来,队员们都各自宅在开了空调凉气弥漫的训练室里摸鱼。有不少人干脆开了小号跑到网游里去玩,混在呼啸山庄的精英团里过过副本打打boss,时间似乎逆流回了很久之前,他们还在网游里呼朋引伴的时候。QQ的提示音偶尔也会零零星星的响着,职业选手高速敲击键盘打字的噼啪声此起彼伏,今天也没有区别。


-02-

林敬言看着训练室的情形,有些无奈,却又不好再多说什么,他只能沉默的刷着唐三打的账号卡,按着原先的训练表做着练习。看着屏幕里顶着熟悉名字的流氓角色,把唐三打从网游带到联盟的林敬言唯有苦笑。瞥了一眼被拇指不断摩擦过的荣耀的初版卡,林敬言很清楚,这次是真的要告别了——不管他最后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其实有时候林敬言也有点迷茫,他只是机械的用大量的训练麻痹着自己。俱乐部在沉默,于是他也只能沉默。他从来不会做出什么让俱乐部为难的事情,直到现在,也是如此。

他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在被呼啸放弃以后,就这么退役难免有些不甘心,可他更不清楚该去哪里。不知道,其实也不愿想。不愿想象离开呼啸甚至是离开荣耀的未来。

拖着吧,现在还没到转会期,在呼啸还能再混些时候。

林敬言一甩鼠标,无奈到豁达。


-03-

林敬言看着唐三打,方锐在看着他。

方锐还是在拿着鬼迷神疑的号训练的,和林敬言一样,这在现在呼啸的训练室几乎是个奇迹。只是他并没有怎么认真罢了。他有点心不在焉的操控着鬼迷神疑翻滚跳跃,时不时就往林敬言那边瞅两眼,过于频繁地分神让鬼迷神疑在场景中险象环出。

坐在林敬言旁边的他只能看到林敬言的侧脸。他眼中的林敬言抿着嘴,坐得笔挺。林敬言大概能感觉到方锐的目光,但他没有扭头,只是谨慎的操作,目光无比的专注认真。

要搁以前方锐没准都熊孩子的扑过去使个坏捣捣乱了,可现在不一样。没有打进季后赛,看着训练室里各种放松摸鱼,呼啸的气氛实则凝重又带点尴尬。方锐觉得这些天所有人对他的态度都不一样了。方锐这么苦恼着,干脆停下了原本就心不在焉的训练,歪着头看着林敬言操控唐三打。

林敬言是因为要离开,自己留不住,那么其他人呢?嗯,大概是因为……方锐环视一圈,在这坐着的人中,除了林敬言,他赫然是资历最老的一个。

——是因为,林敬言走后,呼啸的队长,他方锐是最有资格的人了吧?

想到这个,方锐无声地咧了咧嘴角,让自己倒在了椅子的靠背上。他还是看着林敬言,这个角度看过去可以看到林敬言的后辈。其实林敬言挺瘦的,穿着短袖的时候尤其明显。

林敬言,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当初从蓝雨训练营领回来的后辈,有一天会取代你在呼啸的地位?方锐死死的盯着林敬言的后辈,很想这么问他。


-04-

“来我们这边吧!有你的位置。”

韩文清干脆利落的语气像极了大漠孤烟义无反顾的出拳,也轻而易举的击破了林敬言的心理防线。

去霸图么?林敬言有些意外的看着手机屏幕上联系人那里韩文清的名字,韩文清,他在荣耀圈里奋战了十年,这个和自己同龄的男人,用前进代替了一切的脆弱。林敬言现在,最需要的便是这样一如既往的强硬。

某种执念正一点一点消失,握紧手机,林敬言长出了一口气。

“我考虑一下。”林敬言平静的说,然后挂断了电话。他靠在食堂门口的墙上沉默了一分钟,终于作出了这个并不算艰难但依旧需要勇气的决定。

他拨回去。

“我决定加入霸图。”

转会期的前一天,林敬言终于明确了去向。曾经考虑过退役的他,将重新为了荣耀而战。


-05-

方锐诧异地看着出去接了个电话以后就显得整个人都如释重负的林敬言,迅速的把正在咀嚼的饭粒咽下去就问他:“哎林敬言大大,怎么了这是?”他试图从林敬言的眼里看出什么,林敬言的眼神从来不会欺骗他。可这次,林敬言的眼神很深邃,方锐的举动只能是徒劳无功。

林敬言朝方锐温和的笑了笑:“没什么。”

林敬言没有告诉方锐那是韩文清,他邀请自己去霸图。林敬言告诉自己,没必要提前告诉他,方锐就应该天不怕地不怕的笑着而不是面露忧愁,而且,“再见”这两个字,林敬言说不出口,尤其是对方锐,场上场下都和他无比默契的方锐。


-06-

第八赛季的冠军属于轮回,然后,每年的七月份,转会窗无视所有人一直的开启。

林敬言去了霸图,直到最后一刻,方锐作为副队长才得知这个消息,太突然,让他来不及准备一个郑重的告别。

欢送会的时候林敬言和俱乐部的人一个一个握手过去。方锐面无表情的看着林敬言笑着和队友握手,离自己越来越紧,靠在门框上的方锐目测着林敬言离自己的距离,从十步到五步,三步,两步,一步。

“抱歉。”林敬言和方锐握手之后偏过头去,对方锐这么说。他没有说再见,他始终觉得,自己还没有离开。

方锐看着林敬言难得局促的样子不自觉的笑了几声,这以后他就不好意思继续板着脸,大大方方的给了林敬言一个拥抱:“恭喜啊。”

林敬言拍了拍方锐的后背,耸了耸肩:“没什么可恭喜的。”然后他松开了方锐,飞快的转移了话题,“你要加油啊,说不定要先你一步进总决赛了。”这样似乎有点嚣张的内容被林敬言以他惯常的语气说出来,让所有人都生不起气来。

“没准哦林大大,说不定我黄金右手带着呼啸先拿了冠军呢!”方锐的语气有着年轻人特有的张扬,他说这话的时候认真的看着林敬言的眼睛,眼神真诚。

“嗯,交给你了。”

去追求你的荣耀吧,而你,永远是我的荣耀。

这是林敬言没有说出口的心理,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的脸上挂着和四年前把方锐从蓝雨训练营中领回呼啸时如出一辙的笑容。

“差不多了,走了啊。”林敬言看了眼手表,背过身去向后朝方锐挥了挥手。

四年前这个男人正面向自己走来,四年后他目送这个男人的背影离开。方锐嘴里嘟囔着走吧走吧,下意识的抬手抹了一把脸上并不存在的汗水。

方锐一直看着林敬言逐渐缩小的背影,觉得今天的阳光格外刺眼,白花花的一片,让人什么都看不清。但其实这天的阳光和四年前林敬言到蓝雨时一样明媚。
即使这样,他们还是都没有说再见。林敬言没有,方锐也没有。他们不会沉迷于过去,他们都还要为荣耀而战,他们还站在这片浸透他们无数心血的战场上,所以,他们不说再见。


Fin.

评论
热度(17)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