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林敬言中心】呼啸而过/Back To Start

-193-
他们都会退役,这就像是既定的规律,齿轮严丝合缝地运作,不能被更改,也不能被消灭。
总有一天曾经的大神会声名杳然,总有一天赛场上战斗的角色换了一批又一批,总有一天荣耀终结联赛停运。那时候他们在哪里?
初生,兴盛,直至走向终结,这太正常了,就像叶修心中那本不断更新不断超越的荣耀教科书,就像韩文清的大漠孤烟一如既往的为了霸图挥拳,就像王杰希甩着灭绝星辰撒下闪亮着的碎粉,就像黄少天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剑光撕碎平衡妖刀一般的姿态,就像周泽楷双枪齐鸣以一人之力带动全场比赛节奏的强大。
太正常了。世界变得那么快,最终又能留下些什么呢?
一纸奖状,一段视频,亦或是一段岁月?
所有的荣耀都将褪色,唯有荣耀初心不变。
那些年他们一起走过,一起操着鼠标键盘,一起挥洒热血,一起在失败的夜晚艰难复盘,一起朝着初升的太阳告别昨天。
荣耀。
荣耀。
荣耀。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不知道在心中重复了多少遍。
这将是最美好的情感,也将是最稀缺的信念。

-194-
于荣耀职业选手而言,一生太长了,荣耀太短了。
于司机小哥而言,荣耀真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他可以在这里吐槽着叶修的退役,然后第二天继续愉快的玩耍。
依旧刷本,依旧打怪,似乎一切都没有变得不一样。
林敬言混在这群人之间,时间久了,心态竟然也变得和他们一样,不再把自己当做一个职业的荣耀选手,回归本质,开始真正的享受这个游戏。
叶修退役了,他很遗憾,他会祝福,但没有伤感。

-195-
兴欣夺冠的余热并没有因为叶修的离开退散,反而让这个夏天的网游更加燥热。
在这样混乱情景下,林敬言的呼啸而过反而平平稳稳地升到了50级。
这是荣耀最初封顶的等级,作为荣耀首批的骨灰级玩家,林敬言对它简直亲切又怀念。这个副本那个副本,这个任务那个任务,都太过熟悉。
五十级更是一个可以开始神之领域任务的等级。
是的。林敬言准备开始进行神之领域的挑战了。
呼啸而过在湍急的溪流之间寻找着丢失的钱包,呼啸而过在竞技场里慢慢地积累连胜。

-196-
“大触咱们再来切一盘吧!”随着流氓角色的倒下,一个文字泡从角色的头顶冒了出来。
这是进入神之领域对竞技场对战记录的要求,林敬言只是晃晃悠悠地每天下线前打个几场。丝毫不着急,也不张扬。
面对满级流氓的要求,五十级的呼啸而过头上冒出了句:“好啊。”
完全不像是侥幸获胜的样子。

-197-
林敬言操作着盗贼与流氓对决,这样的视角对他而言着实怀念。很多年前,呼啸的犯罪组合,就是如此炼成的。
对手的一招一式,一举一动都是他曾经最为熟悉的东西,而他自己的出招,则是他曾经最为坚实的依靠。
依据对方的动作,林敬言甚至能脑补出他的技能树是如何加点,脑补出这些技能在对方键盘上是如何快捷排列。
这是一种叫做经验的直觉判断,这样的判断,让林敬言即使慢悠悠地操作,也足以掐准对方那个流氓的节奏。
呼啸而过猫着身子在竞技场各处摸爬滚打,暗搓搓的丢下一个一个的陷阱。
打了这么久,一场未胜的流氓已经流露出了几分暴躁的意思,操作都变得粗糙起来,林敬言的心态却几乎没有变化。
他从一开始就很平静,对决的过程太过平淡,丝毫没有原先方锐操作着唐三打带给他的新奇感。
荣耀不断地在林敬言的屏幕上跳出,不知不觉间,在对手锲而不舍地不断邀约之下,林敬言已经和他打了十场。

-198-
“再来一场呗?”
“我在进行神之挑战的任务。”林敬言这次不再接受流氓的对决邀请。
“这样啊……”显然是在被连胜记录困惑着的流氓秒懂了林敬言的意思——神之挑战的竞技场部分,对同一个角色的连胜超过十场以后的胜利,都将被系统记作无效。这是流氓原先从来没敢想过的壮举,此刻正在被他亲身经历着,虽然他是被连胜的那个。
“而且也没有进行下去的意义了。”林敬言加快手速打了一串字,“结束之前的抛沙没有算准最合理的范围,砖袭迟出了三秒,都是很基础的问题。这么浮躁的话,再来十场结果也不会改变。”
打完这串字,不等流氓的回复,林敬言很快就下线了。
关电脑的时候林敬言瞥了一眼屏幕右下角显示的时间,比他平常下线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

-199-
流氓角色的主人看着呼啸而过在房间频道上留下的最后一段话,竟然等到系统将他的角色自动送出房间才回过神来。
他不得不承认,呼啸而过最后的那番话正中他当时的失误。也正如呼啸而过所言,这些都是很基础的问题,只要是个稍微熟悉流氓角色的玩家,都应该竭力避免的失误。
太浮躁了吗……他靠倒在舒适的椅子上,仔细地琢磨起了这个问题。
“一个盗贼,怎么会对流氓这么熟悉啊……”回想了之前的对决过程,流氓角色的主人愤愤不平得嘟囔,“还能不能好好渣荣耀了啊!”

-200-
林敬言对流氓的指导几乎是下意识的言语。
“你没有把锁喉的7秒时间充分的利用起来,到了比赛场上,即使1秒的输出,也有可能改变战局。”
“对流氓而言,背击会增加很多的攻击效果。背击的优势不仅仅体现在输出上。”
这些话,这些对流氓的经验和分析,林敬言都曾对方锐还有那些训练营里的熊孩子们一字不差的交代,然后通过一场一场的练习,让他们自行领会。

-201-
呼啸公会的qq群中更新了公告。
关于近日普通区的野图boss。
马踏西风 6月20日 12:00
介于唐三打血祭绝魂所需进行的细微调整,近日对普通区野图boss的争夺重点在75级区域地下黑市堕落流氓阿里克,希望各区都能留意。

-202-
“咱们区的阿里克这星期才两刷吧?”群公告一下,各区公会的公告也做了修改,虽然只提及了了近期重点目标并没有提及唐三打的银武调整,各区的公会频道里仍然立刻热闹起来。第十区的呼啸山庄也没有例外。
有心记录的成员立刻回应了这个问题:“是的是的。一刷是星期一晚上,由蓝溪阁击杀,二刷是在星期四中午,是踏破虚空拿下的。”
堕落流氓阿里克是75级更新之后普通区中一个相当强力的boss,技能组合横跨格斗系和暗夜系,本身就是个需求量超级大的野图。这星期之前的两次刷新呼啸山庄也有精英团到场,最后还是遗憾而归。
现在呼啸战队提出了需求,那么这星期最后一次刷新的堕落流氓阿里克,他们一定会竭尽所能的拿下。
无关其他,这就是爱。

-203-
“林大大你看到公会公告了吗?”司机小哥无意间跟林敬言提及这件事情。
林敬言原来还真没有在意什么公告,虽然他加了呼啸山庄,但和一般玩家的玩法到底还是不一样。
听司机小哥这么一说,林敬言才在让呼啸而过回城休整的路上顺手点开了公会的面板。
那条公告当然还挂在那里。
一般的公会成员最多就能从这些简单的语句中看出来呼啸战队对阿里克爆出的材料橙武有迫切的需求,但这样明确的目标还是让一些玩家中的顶尖高手可以有所预计。至于林敬言,看到这条遮遮掩掩的公告的时候,心里已然可以下一个七七八八的猜测了。
唐昊和现在的唐三打磨合良好,自然需要技术部对唐三打身上的银装尤其是银武做出相应呼应角色和操作者的调整。也许下个赛季就可以看到很久之前的唐三打在唐昊手中重新出现在赛场上了。
那时候抱着这样想法的林敬言还没有想到,这个夏休期,和以往不太一样。

-204-
“啊我知道了。”林敬言很快给了司机小哥回复,“不过刷阿里克的时候我不一定在线。”
“这样。”司机小哥也不再多说什么,半开玩笑的回复,“那就只好祈祷一下它在林大大在线的时候刷出来了。”

-205-
“方锐,关榕飞叫你去他那一趟!”不知道陈果从关榕飞那听到了什么好消息,笑容满面的趁着休息的时间叫过了方锐,一改前几天面对太多问题选择困难发作时简直要暴走的模样。
关榕飞的召唤还是很给力的,方锐暂停了他正在看的,赵杨原先留下的比赛集锦,很积极地跑到关榕飞的技术部去了。

-206-
“镜月要调整。”
方锐才推门刚进了技术部,关榕飞抬头看了一眼就冷不丁地甩过来一句,饶是方锐都愣了一下。
等到方锐走到关榕飞的电脑前时,关榕飞推了推眼镜这才继续补充:“原先镜月升到75级走的是传统的气功师方向,我没想到你能弄出这么一出来。这样的方向对你现在打法的呼应还不能做到最佳。我琢磨了一个赛季,研究了几个方案,实验的差不多了,材料现在也不是太缺,就差阿里克会爆出的堕落者之心了——前两天实验消耗有点大。”

-207-
关榕飞提及这些时,总是和他 平常对什么都不太在意的样子截然不同。他大概的解释了下之后,就指着手边草稿纸上的一些数据让方锐自己看。
上面大串的数学运算看得方锐一阵眼花,他目光果断的直接跳到了草稿纸最下方计算出来的几种属性数据可能性上,心里飞快的根据自身情况盘算着。
然后他一拍大腿,变得和关榕飞一样的激动:“太棒了!”
这样的调整之后,海无量对于方锐而言会更加贴合。
关榕飞一脸的理所应当,又从纸堆里翻出来一张:“材料清单帮我带到公会那边,我还要再看看有什么更好的选择。材料重点是现在已经没有库存了的堕落者之心,其他的也相应补充下吧。”

-208-
方锐回训练室的路上就会经过公会的机房,干脆直接将关榕飞列出来的清单带给了伍晨。
在窗边刚抽完根烟的魏琛看到方锐也走过来打招呼:“哟方锐,来我们这干吗?”
经过几天的时间,魏琛已经适应了他现在的身份。毕竟对他来说,在兴欣的这两年已经如同奇迹一般,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可遗憾可奢求的了。对于现在的职位,本来就是公会老大出身的魏琛反而适应的比谁都快。
方锐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对魏琛说:“哥的银武要量身调整啦,赞不赞赞不赞?”
魏琛故作惊奇地打量着方锐:“德行,以前又不是没有过。——咳,不赖嘛。”然后他转身问伍晨要了材料清单来看,对着清单上的稀有材料嗯嗯地点着头,最后他告诉方锐,“神之领域的还好说,普通区那个最近实在是忙不过来,你自己也多留意呗!”
刚说完,回到电脑前的伍晨就叫道:“老魏快来,影子军师刷新了!”
魏琛应了一声,小跑回了自己电脑前。方锐看着魏琛忙活,乐了一阵之后也悄悄地退出了这个房间。

-209-
答应了司机小哥尽量帮忙之后,林敬言操作着呼啸而过跑了几个五十五级的必做任务,之后干脆挂机点开论坛去看阿里克的攻略了。
如今的野图boss攻略早已不是当初那样,后面跟着的id一大半都是一叶之秋。十几个不一样的id似乎玩儿起了百家争鸣。
林敬言随手点开了一个阿里克的攻略帖,那些这样打那样打的细节通通略过,只是着重的关注了阿里克本身的资料。
先前就算关注这些野图boss,林敬言也更多的去研究了神之领域中那些高等级的boss,至于普通区的boss们,他已经很久没有花费心思了。他认真地将攻略中最重要的部分看了一遍,心里也算是有了个底。

-210-
稍加准备后,林敬言就将游戏抛到了一边。他到底不再作为职业选手继续在荣耀的世界里努力。
告别了这样那样的专业训练软件,游戏的界面上不会再有跳动的却冰冷的数字为他计时。搬出来住后他开始了新的生活,每天都要自己照顾着自己的起居,有时和从前要好的同学出去吃个饭,更多的时候,自己择菜,做饭,林敬言的生活习惯健康规律。
在这个城市里他生活的平凡而又充实,不打游戏的时候林敬言会看看书,有一些入门级别的专业书,也有的是各种消遣的闲书。或是走出公寓在这个他熟悉也陌生的城市到处走走。
不离开荣耀是一方面,为以后的人生做打算才是此时的他更需要去面对的。
他连截然不同的胜负都可以从容的面对,这些事情更没什么的了。
其实他才二十八岁,前面的路还很长。

-211-
当然,荣耀对林敬言,还是一如既往的重要。
吃过晚饭他重新开机登陆了游戏,只是离开电脑去倒了杯水的功夫,回来看到司机小哥给他私信的时候,林敬言才发现有时候还真是挺巧的。
“阿里克刷新了,现在到场的还只有我们,已经圈起来边打边走了!坐标是xxxx,yyyy,林大大过来看下呗!”
看到消息,林敬言就开始往司机小哥给出的坐标赶去,可还没等林敬言到场,私信就突然的更新了。
“靠!兴欣的人也来了!!!”
司机小哥还特意地用了三个感叹号,显然是十分的不爽。

-212-
“方锐啊,十区那边的阿里克刷了,你要有空就去看看呗?”和魏琛的对话框被弹出来,方锐看着魏琛头像边上漫不经心的话,决定去十区瞅瞅。
关掉对话框的时候方锐的视线还是停在了魏琛的头像上。迎风布阵,或者说魏琛的那张胡茬脸依然大不咧咧地挂在那里。即使魏琛已经交还了这张在他公布技能书刷法之前荣耀技能点第一角色,重新用起了原先那个在轮回的卧底小号执天之行。
方锐还记得那会魏琛眉飞色舞的跟他们说,哈哈哈老夫退出工会前告诉他们我是魏琛的时候估计三界六道牙都咬碎咯。他倒是不在意拉仇恨值这茬子事,还是用他老人家的话说就是哼反正本来这个夏休期兴欣也是他们针对的重点,拉不拉仇恨有什么区别?
他老人家说这话时没有半点忏悔的意思,反倒是眼角眉梢都透着骄傲和得意。
方锐看着魏琛的头像,不由得咧嘴笑了笑。这方面,他和魏琛的想法一向相似。
就算兴欣还没能发展成豪门的存在,但是要说到账号卡,那绝对是一打一打的。方锐暗搓搓笑完了就拉开电脑桌边上的小抽屉,飞快地从一打账号卡里挑了一张十区的气功师。
在关榕飞提及之后,方锐当然也是事先做了点准备,去了解了阿里克的基本资料的。此时刷卡上线,他一边轻车熟路地以最快速度往阿里克刷新的地下黑市赶去,一边给工会那边发消息打探情况询问阿里克具体的位置。

-213-
一开始兴欣方面到场的玩家没有职业选手的加持,最多也就和呼啸战了个不相上下。林敬言操作着呼啸而过赶到现场的时候,boss的控制权暂时还在呼啸这边。但情况实在是不容乐观。
此刻到场的工会早已不止呼啸和兴欣。75级的野图boss本身就是公会交锋的重中之重,每一次的刷新都会引发各大公会之间最顶尖的精英团的交手。在神之领域如此,普通区也没有分毫的差别。
对阿里克有着重点需求的霸气雄图,蓝溪阁等公会当然已经一个不缺的悉数到场,一干人围着呼啸
和boss。荣耀是不支持身位格重合的,几百上千号人围在这里,气势相当傲人。
被这么盯着,呼啸这边的进度一下子就滞缓不前。他们不得不暂时收手维持起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公会之间相互牵制不假,但此刻重点挤兑的当然是在仇恨上占优的呼啸。呼啸还在进行攻击的十几个输出简直是被万众瞩目,他们那点少的可怜的输出几乎就和把阿里克扔那不管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林敬言一边观察着情况,一边开始隔着角色开始给在场的司机小哥发消息。

-214-
“会长会长信我信我!啊不是你信他啦!”司机小哥的流氓不住的在十区呼啸会长的角色边上转着。但是,抢杀野图这种大事,会长同志显然不会轻信一个加入公会才不到一个月的彻头彻尾的新人。
但是会长同志也的确是被司机小哥吵的有点头晕,他忍住了给司机小哥一巴掌的想法,为了朋友。然后他在百忙之中发消息问他:“呼啸而过到底是谁,问你好几次了都不肯说。”
司机小哥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破罐子破摔地回过去,就连敲键盘的力度也重了几分:“他!林大大!”
“有什么高手的名字叫林大大吗?没印象了啊……”会长同志明显一时间大脑没能跟上现在的节奏,这么秒回道。然后他的脑海里突然福至心灵地闪过那个名字,脱口而出一句,“我靠!开玩笑吧你!”一时间情绪激动的没收住音量。几米以内工作室的同事们都带着耳机反而没听见会长同志的惊呼,反倒是现实生活中隔着很远的游戏里周围的几个人听的听的一清二楚。他们不约而同地转了视角看了会长同志一眼。
“怎么了怎么了?”带着呼啸山庄一干盗贼扔陷阱的盗亦有道正好路过这边,听到会长同志这句我靠立马急切的问道。
“没事没事。”会长同志掩饰地咳嗽了一声,秒转了话题,“弄得怎么样啦?……啊加油加油!”

-215-
“林,林敬言大大?”会长同志和呼啸而过碰面的时候开口声音就有点抖——林敬言退役后跑到十区来打网游,这样的事实即使有了叶修那家伙翻云覆雨的铺垫,还是相当的让他吃惊。他可没有司机小哥那么强悍的自来熟能力和粗神经。
他其实也想表现的更加不卑不亢,可终究是在气场上落了下风。
“嗯对,是我。”林敬言平缓的声音化作电流沿着网线传到会长同志的耳麦里,的确是无比的熟悉。
“大神你好哈。”会长同志表示自己还需要时间来消化一下这个事实并将它适应。林敬言即使退役,荣耀水准也足以秒杀他几条街,又是呼啸战队曾经的队长,王牌;两年前叶修横扫十区记录的记忆似乎还未曾远去,当初他也没能逮到和叶修合作的机会,此时在荣耀的战斗中与林敬言相遇,他觉得自己还是挺亚历山大的。
林敬言倒是不缺应对这样场面的经验,稍聊几句就直指此时的正事。他可是来打boss的啊!
“进度怎么样了?”他一边问着,一边自己也去点了阿里克了解情况。
“兴欣来的太快了,我们被他们拖的还没能建立足够的优势其他公会也都来了。”说起正事,会长同志也很快的调整了心态,公事公办地大致给初来乍到的林敬言交代了下现状。

-216-
其实还是很显而易见也很平常的情况,原本到了这种地步就该上演一出暗传私信拉帮结派勾心斗角的每周日常戏码了,可是林敬言的到阵却打破了这样日常的拉锯的局势。
作为老牌职业选手的林敬言对抢boss这种事当然不陌生,积攒下来的经验让他很快理清了情况,略加思索就开始一条一条的给会长同志发私信。
一条一条的安排经过会长同志的处理,准确无误的被传达下去。一般而言都是作为做出最终决定的会长同志此刻变成了传信的存在,但他也毫无怨言。他算是呼啸俱乐部的在职工作人员,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粉丝玩家。这就是他的工作,网游就是他的战场。
就和林敬言曾经在职业赛场上拼搏,亦或是其他人在那些平平常常相当大众的工作岗位上没有分别。
随着会长同志冷静理智的上传下达,林敬言看到呼啸山庄三个精英团的各个成员快速的移动换位。面对普通的玩家倒也不需要像当初在神之领域里对付叶修那样太过复杂的布置,林敬言所需要的阵势很快在调动中成型。
林敬言的私信稍微慢了下来,很小心地把自己更好的隐藏在了人群之中——五十来级的小盗贼,在七十五级的角色中一混,怎么也是有着脆皮的危险。

-217-
呼啸山庄的三个精英团摆明了是要盯着压力强杀了。各大公会短暂的诧异之后,当机立断地放弃了相互之间的纠缠。哪还有空管其他的啊?先让呼啸山庄把阿里克留下再说!就算没多大,毕竟呼啸山庄在boss的仇恨值中占了先机。
很干脆的,霸气雄图的汉子们率先就开始冲林敬言布置下外围的阵势,几乎没差多长时间,其他到场的公会也纷纷出手,攻击的目标都是此刻还有大半生命的阿里克。远程的,近程的,都试图用最犀利的攻势来撕开一个口子。可惜隔着呼啸山庄的人,这样的攻击到底是有些无力。

-218-
大打出手以后,场面就变得略显混乱,混乱之中倒也包含着秩序,乱也乱的相当平稳。
林敬言不能让他的呼啸而过离场 太远,否则局面会变得太过难以控制。呼啸而过反而停留在交锋最激烈的区域,边打边挪地方,暗地里填补着漏洞。盗贼用五十级以下的技能在这片战场上鬼鬼祟祟又神出鬼没,节奏拖的很慢,充分发挥了盗贼职业面对这样混乱场面的优势。这会会长同志已经给他下放了临场指挥的权限,林敬言的指挥不再需要会长同志的传达更是快捷了许多。他一边温吞的打着,更多的是转着视角到处看着以便随时的调整。
兴欣那边冲的相当猛烈啊。
逐渐的,林敬言的注意力更多的集中在了兴欣公会那边。相比绝大多数公会在长期的交战中不自觉会有的尽人事听天命的态度,兴欣公会的冲击给呼啸山庄外围拦截圈的压力相当大,即使这事实上也只是心态上细微的差别。
兴欣也是急需什么阿里克爆出的材料橙武吗?林敬言很快开始猜想。
是包子入侵吗?林敬言脑子里飞快的过了一遍兴欣在役的那些职业角色。难道是迎风布阵已经物色到什么合适的操作者人选需要调整银武?
或者,是方锐的角色。
很多时候林敬言想起方锐第一反应跳出来的还是那个叫做鬼迷神疑的神级盗贼,但他还是清楚,和他一样,已经更换过了。方锐现在的角色是海无量,同样的全明星角色,是一个气功师。
格斗系。气功师。
堕落流氓阿里克,技能组合跨越格斗系和暗夜系,其中,格斗系的分量很重。林敬言默背了一遍阿里克的基本资料。

-219-
“我靠!呼啸山庄今天怎么守这么死啊!”月中眠终于忍不住低声地咒骂了一句。方锐的到来让他渴望着表现的更好,此刻久攻不下,他的情绪逐渐变得躁了起来。
“呼啸山庄今天格外的强势啊。”田七放了个技能,声音倒是比月中眠的沉稳了很多,“该不会是有职业选手来了吧?”虽然在常规的认知里这样情景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他还是大胆的猜测着。方锐的海无量急需材料,呼啸那边可是有着唐三打和鬼迷神疑两个全明星的角色呀!田七越想越觉得似乎有点靠谱,他胡乱地猜想着,一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没有特别强势的流氓和元素法师啊,应该不是唐昊和赵禹哲,难道是林枫吗……”
正说着,他俩的私信同时传来了新消息。
“我到啦!”来自方锐的私信。

-220-
方锐的气功师刚刚到场,视野的边缘就瞅到一块板砖朝这里扔来。他连忙操作了几下角色侧身躲开了这块没什么准头,大约是碰巧打酱油路过的的板砖。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方锐的气功师躲过板砖之后就滴溜溜转着视角打探情况顺便才寻找了一下罪魁祸首。
流氓没看见一个,他倒是很快就看到了一个盗贼翻滚着在那个瞬间远离了他的有效攻击区域,这几乎是他下意识的发现。
方锐看着盗贼滚远的背影愣了一下,抬手摸了摸鼻子。这个角色显然应该是他第一次看到的,心底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叫嚣着油然而生。
这可是抢杀野图boss的现场,各大公会碰撞的最激烈的地方,乱几乎是必须的。
在这样的情景下,方锐没有迟疑太久,这样的停顿在正式的赛场上已然致命,在这样混乱的战场上也没好到哪里去。气功师轰开了缠上他的一个忍者影舞分身,扭头就找上了月中眠田七他们。

-221-
只是网游级别的抢boss,方锐也只是简单地安排了一下就混到人群里向着呼啸山庄那边冲了过去。真正冲进战圈的时候,即使当初转会兴欣转职气功师面临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都宠辱不惊,即使他来到兴欣之后反而获得了他的第一个冠军,方锐的心情还是有些微妙。
这是他第一次在网游里面对呼啸山庄,以敌对的姿态。
气功师暗搓搓地在战圈中摸爬滚打连打乱带冲锋,弄得呼啸山庄守这个方向的角色人仰马翻清出了一条缝隙,方锐正想着给田七他们传信息让他们集中人马往这个方向冲,就看到了之前那个莫名熟悉的盗贼往这个方向凑过来。
盗贼视方锐周围几个兴欣公会的玩家于无物,动作甚至猥琐到光明正大。
盗贼五十级之内的技能被他得心应手地拿来攻击,恰到好处的。是职业级的水准。就在盗贼技能不断放出的过程中,熟悉的感觉被无限地放大,在方锐心间漫延开来。
——几年前的时候,林敬言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操作着鬼迷神疑与他操作的唐三打在竞技场里单挑pk。伴随着他的逐渐成长,打法成熟。
现在这个盗贼看起来和那时候的鬼迷神疑完全不同,却又有着惊人的相似度。
凑过来的盗贼离方锐的气功师愈来愈近,显然他的目标正是方锐无误。
是他,没错。绝对是他。
这样纷乱的战场也成了那时候封闭的竞技场。方锐抿了抿唇停顿了气功师原本的动作,视角朝向盗贼打来的方向,稳得一动不动。
这似乎又是他们两人的一场较量。
不是呼啸时的盗贼与流氓,也不是分别在兴欣和霸图的气功师和流氓。
那就来吧。方锐握紧了鼠标。

-222-
兴欣的攻势突然更猛烈起来,这样的情势让林敬言不由得更加认真。这是他没能事先预料到的难缠状况。
“打得怎么样了?”他询问了内圈抢杀boss的进度,这倒是没有出乎意料,会长同志行有余力,很快回复了林敬言的私信。
还剩下12.3%的血,boss的红血暴走迫在眉睫。单论杀boss的进度的话,一切还是相当顺利的。
可以抢杀,林敬言这么想着,继续在混战的区域里做着他之前一直在做的善后工作。
发展到了这种地步,其余的公会们攻势已经开始逐渐减弱,这次的boss之争已经接近尾声,在几乎完全没有希望的情况下,已经有公会开始退去,不少公会也慢慢地转变成了围观看戏的角色。他们的消极怠工更显得兴欣扯开的口子犀利的一枝独秀。
随着其他公会威胁的减小,林敬言操作着呼啸而过开始往方锐扯开的口子那边摸去,那是此时兴欣攻击最盛的区域。由此一来,那个衣袍飞扬念气缭绕的气功师在林敬言眼中就显得格外显眼。
相比林敬言助阵的低调,方锐的存在就高调了许多,呼啸而过穿越人群的时候,林敬言已经听到不少人正说着方锐大大怎么怎么样的谈资。
拖住他的话,这个boss就可以没有悬念的击杀了。林敬言抱着这样的想法,晃过几个兴欣的玩家,率先暗搓搓扔下了几个陷阱。

-223-
“是老林,我拖住他,你们往那边那个缝隙那里再冲一波直接把仇恨拉过来!”
方锐这么和田七交代着。兴欣的训练室里,方锐看向电脑屏幕的目光郑重又严肃。紧跟着,气功师的掌心隐约地亮起了白光。

-224-
周围的玩家都听到了方锐之前直接说出来的语音,他们似乎都预料到了接着会发生什么,不约而同的后退,给此时只剩下了十几个身位格已经进入彼此视野的前犯罪组合留出了足够的空间。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啊。”旧友在网游中再次作为对手相见,林敬言没有急着出手,即使他已经看清了他屏幕视野正中央的气功师手上的动作。这样随意的招呼仿佛和从前的毫无区别,就像那时候他们在前往训练室的过道中碰巧遇到时的问好一样自然。
就像是从未分道扬镳一样。
不需要操作,林敬言反而腾出手来将手边的玻璃杯递到唇边,带着热气的绿茶在杯中低下了一截。
他事先是真没有预料到方锐会单枪匹马的来到这里。在他旧有的认知里,职业选手就算要抢boss,也应该将精力集中在神之领域的高级boss上,而不是跑到如今数量已经抵达十二个的普通区来。他却忽略了,方锐,或者说是整个兴欣,都是从来不按照常理出牌的。
林敬言不准备立马开打,甚至拉开了闲聊的架势,方锐那边也就默契地暂时取消了正在蓄力的技能。在围观者的视角中,气功师向着盗贼又往前走了几步,两个角色之间的距离骤短。气功师甚至踏出了属于他中长距离的最佳攻击范围。
“说得好像你出现在这里人尽皆知到没有悬念啊,老林。”最近几圈的围观者们也听到了方锐的声音。
我也很意外好吗。
谁不是呢,在普通区帮公会抢个boss,又有谁能事先预料到这也能遇到对方?相比之下,林敬言的角色顶着呼啸而过的大名混在呼啸山庄里,对方锐而言都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了。
他也明白的,最早那一批职业选手对他们最初东家的执念和热爱。这是方锐自己也未曾放手过的东西。

-225-
“他们就这么……聊起来了?!”围观者见两人迟迟没有动手一副和和气气的样子,迟疑着窃窃私语起来。渐渐的,挤了好几圈的围观群众们不论熟悉与否,也都熙攘着开始吐槽了。
哦别啊!虽然说不定能听到点什么职业圈内不为人知的八卦,但他们明显更想看一场方锐的气功师和林敬言的盗贼之间的对决啊!

-226-
周围的声音逐渐嘈杂,却丝毫没有影响到林敬言和方锐聊天的心情。直面方锐之后连陷阱都没有再扔一个的呼啸而过光明正大地站在那里像是完全没有动手的意思:“我说,还没打过吧?气功师和盗贼的话。”笃定的语气,把原本似乎是疑问的句子都掰成了肯定。
“是没打过哈。”方锐居然也完全停止了对角色的操作,专心认真的回忆,思考起了这个问题。脑海中的记忆都倒带了一遍,方锐也确认了这个事实,“确实没打过,老林你这蠢蠢欲动的语气是真想来试试啊?……咦,这是你刚练的角色吗?才五十四级啊!”
对于职业选手,每一个等级的差距,都很难用技术来弥补。这是他们都清楚无误的,基本设定。
“挺想试试的啊。”林敬言将眼镜向上一推,虽然依旧没有操作,他的精神却高度集中。他们可不是真开着小号跑网游里来当着一堆玩家的面来聊天的。“不然开修正场试试啊?”这么说着,林敬言的左手已经悬在了键盘的上方,指尖对准了攻击技能的快捷键,蓄势待发。
听闻这两位很有可能拿着这两个角色跑到修正场里神不知鬼不觉的来一场单挑,人群中又传来高过前一阵的骚动。

-227-
其实他们都在等,等一个最佳的出手机会。兴欣和霸图的那一场半决赛,让他们对将彼此作为对手的存在有了更多的适应。从心理到生理,再到即时的专注度,此刻,他们需要将这样的适应发挥到淋漓尽致。
最后,捕捉到最佳瞬间的,是方锐。第五赛季出道的方锐。
气功师长袖一挥,三道气刃就旋转着以飘渺不定的轨迹向盗贼飞去。
对这样的情景也不是太意外,林敬言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原本下一瞬就会出手的技能被他冷静的强制取消,呼啸而过就势就是一个翻滚滚过了三道气刃之间的空隙。

-228-
等到围观群众反应过来之后,两个人的角色已经打成了一团。之前方锐主动放弃的气功师优势的攻击距离让他此时的攻击反而使得林敬言更加难受。这样细微的优势一时间也不能决定这一场对决的胜负,呼啸而过就着气功师的攻击击退效果在林敬言的刻意控制走位之下,向着他最开始还没有和方锐面对面时就丢下的几个陷阱处靠近。
“妈呀他们打过来了!”那个方向的玩家喊了一声,围观的角色们飞快的后退,很快又给正在交战的两人留白出一大块无人区。
方锐之前还真没有注意到林敬言往哪儿扔了几个陷阱尚未被触发。林敬言之前重心还不在方锐所在的这块区域,他俩熟归熟,方锐倒真没有把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林敬言手下那个小盗贼的动作上去。
当他的气功师被脚下的陷阱“啪”的一声缠住,方锐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才意识到,这里是网游。
再然后,呼啸山庄早先得到通知的玩家们几乎是理直气壮地拿着各自留出的大招轰击了那片区域,丝毫不带含糊的。兴欣一时间哪反应的过来啊?一般来说干这种事情都是他们啊,在叶修的带领下。这会方锐被这么玩儿了,兴欣的牧师们还没来得及点个治疗技能给方锐的气功师,原先状态就不完整的气功师就“唰”的化作一道白光死回了主城。
兴欣玩家在月中眠田七的带领下一片哗然。我靠不是吧,以多欺少这招,林敬言玩儿的很溜嘛!不愧是和叶神一样的老资格职业选手啊?!

-229-
“我勒个去啊!老林你行!”
方锐阵亡的时候阿里克已经只剩下了个血皮,他再急吼吼地赶回去也于事无补,索性和田七发了私信说明一下就退了游戏。
就这么死的不能再死,方锐也有点冤。两年不怎么见面,他都不知道林敬言拿盗贼阴人的本事简直变本加厉青出于蓝,弄得方锐好不懊悔。一时间气不过,方锐点着鼠标狠狠戳着林敬言的头像把对话框点出来。
“还真以为你准备好好试试拿这两个角色打一场了!!!”方锐继续半真半假地敲字,顺便一通狂点窗口抖动。

-230-
“想着拿满级的角色来欺负五十四级的小盗贼,真不愧是你啊。”看到方锐在句子后面跟着的三个惊叹号,林敬言不由得笑出了声。反正方锐这会也听不到他的笑声,他一边笑一边慢悠悠地敲字,回车,这么回复了方锐。
“……还能好好玩耍吗老林?”
“能的。”林敬言相当陈恳的回复。

-231-
隔天。
呼啸而过在收获了神之挑战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一百的奖励经验之后,升到了五十五级。
和秦昭阳他们一起游戏了近一个月,还有司机小哥的中途入场,准备前往神之领域的林敬言还是要和他们暂时的告别。这些在他退役之初陪伴着他的,荣耀的平凡人,让林敬言开始了生的状态转化。收敛了曾经在职业圈所获得的些许荣耀,来享受这个带给他无数快乐的游戏,生活终归是平常。
林敬言的告别对于司机小哥一点都不意外,在他看来林敬言就是应该到神之领域去的嘛。在确认了林敬言仍然会返回第十区游戏之后,他也没有太多的情绪低落。
至于原本就来自神之领域的秦昭阳,更不用再多说,一句“等瑶瑶她俩满级过了任务之后再来找你玩啊老呼!”就够了。
“其实,我是林敬言。”林敬言在告别的时候,还是坦诚地告知了秦昭阳自己的真实身份。还没等秦昭阳表达一下惊讶的情绪,林敬言就接着说了下一句话,“听你叫我老呼其实真的挺想笑的……”
“老林。”秦昭阳愣了一下,从善如流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从善如流地改了口。
本来就是嘛,职业选手本身就是那批最疯狂的荣耀玩家,在荣耀世界里遇到他们,真不是什么值得意外的惊天大事。
当然,如果这会现在秦昭阳面前的是黄少天,他还能不能这么淡定,就值得商榷了。

-232-
“林敬言……啊。”马踏西风看到这份入会申请,着实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申请理由只是简简单单平平静静的一句话,他上次见到这样的入会申请,已经过去了多久了?
看完申请理由马踏西风又去看申请角色,呼啸而过,一看到这四个字,马踏西风就是一阵唏嘘。他可不仅仅是呼啸俱乐部的管理层,他更是呼啸战队的死忠粉一个。当初林敬言的唐三打和方锐的鬼迷神疑在职业赛场上配合默契地时候,他也没少为犯罪组合在场上的出色发挥欢欣雀跃过。如今,唐三打仍是呼啸战队的王牌,鬼迷神疑在林枫逐渐适应了呼啸的节奏后,也有了稳定的出场率,可他们在场上的姿态是那样的强硬,和从前截然不同。
马踏西风长吁一口气,按下了确认的按钮,心下感叹,终究还是落下个,物是人非啊。
时光的逝去,留不住。

-233-
呼啸而过加入呼啸山庄,这个消息在神之领域的总会风一样打着卷儿传来的时候,公会的频道和原先第十区那会也热闹的没有分别。这一次对这个角色加入俱乐部公会持怀疑态度的人就少了——林敬言在十区练了个盗贼加的呼啸山庄,这事虽然这时候还没有弄得荣耀玩家人尽皆知,但呼啸和兴欣作为林敬言和方锐之间对决最直接的当事人还是心知肚明的。
林敬言的盗贼虽然才五十五级,可那毕竟是林敬言的盗贼。
“呼啸而过,是林大大那个呼啸而过吗?”
“点资料看看啊!”
“序列号是十区的没错!”
“果然是吗!”
呼啸山庄的玩家们对林敬言某种程度而言的回归欢迎度挺高,就算有偶尔的几句酸言醋语,也很快淹没在了广大群众的刷屏之下。
最后,呼啸山庄的公会频道上,在几个老粉的挑头吆喝下,整齐地刷起了“欢迎回来,林敬言。”
林敬言和荣耀,和呼啸,不说再见。
林敬言,可是作为呼啸曾经的队长,被铭刻到呼啸队史上的荣耀大神啊。就算在第八赛季他在状态下滑时被千夫所指,那也更多的是粉丝们的爱之深责之切罢了。
看着整齐划一的刷屏,马踏西风有些为难,但终究是放任了这样怀旧的举动——不忘历史,才能更好的朝前,不管是在哪里都恒古不变的真理。况且这样的情谊,他不忍就这样拒绝。鼠标拖动滚动条,整齐的七个字已经刷了几十个屏,有些id在上面重复的出现,就连马踏西风都觉得鼻子一酸。
更何况林敬言。他看着滚动条不断地被压缩,手悬在键盘上,半天没打出一个字来。

-234-
谢谢。
他只能这么说,手略微的颤抖着,这两个字跳上了公会的频道。林敬言推了推眼镜,薄薄的透明镜片怎样也掩饰不住他眸中的情绪。
只是短短的两个字,因为被冠上了林敬言的名义,在这两个字之后,喧闹的频道很快就归于平静。

-235-
神之领域中副本任务的奖励经验更显优渥,林敬言以更快地速度冲上了六十级。一切似乎都向着更顺利的方向前进着。
马踏西风为了林敬言的事特意和老板经理开了个小会,最终还是做出了无作为的决定。既不将公会的权限交到林敬言手上,也不特意让他做些什么,让一切都顺其自然。呼啸而过在呼啸山庄内和其他任意的角色在地位上都没有分别。就算这个角色的技术水准更高,在玩家们心中的影响力更大,那也只是林敬言的个人魅力,和公会的管理层无关。
林敬言也曾迷惑过呼啸对此的处理方式,此时他默默地感受着呼啸对他的回答,这样的平静反而让林敬言觉得压力不大,相当满意。

-236-
荣耀官网论坛的视频区中悄无声息的多出了一个不长的视频,在最近新传的视频里热度上升速度快得一枝独秀。
——职业联赛鸣金收兵枕戈息战,缺少了职业联赛的精彩瞬间,最近的新视频都是玩家自己捣鼓出来的东西,热度本来就不能和联赛期间相较。之前的总决赛和叶修的退役视频是视频区中最后的余热。
这是一个送给林敬言的视频,直至林敬言退役近一个月后才公开发布到公众网站上。一个月的时间,从策划构思到收集素材信息,到最后的后期制作,林敬言的粉丝们送给他了一份精致温和的退役礼物。正如林敬言曾经给他们的感觉。
视频的每一帧,每一秒,都缱绻着粉丝们心中最深处的温柔。
“林大大林大大,去看看呗去看看呗!”司机小哥上线看到视频之后干脆利落地把视频的地址甩给了林敬言,带着他和他们满满的祝福,以及期待。

-237-
“再见,林敬言。祝你好运。”看到视频的标题,林敬言就清楚了视频的内容。这样的视频他并不是第一次看到。魏琛,郭明宇,吴雪峰,方士谦,甚至是之前再次退役的叶修。从他加入联盟的第二赛季开始到现在,人走人留,有太多人离开,任是谁都会有着自己的真爱粉。这样的告别视频他见过很多次了,只是这一次,视频中的主角是他。
终究是轮到他了。
开头的字体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的,黑底衬着金字,一笔一划地拆分构成,明了大方,将标题的九个字呈现在屏幕上。停顿没一会,字就被无形的力量揉成了一团,又散成无数星星点点的金粉附着在逐渐清晰的荣耀标志上。
接着,屏幕一暗。下一瞬,唐三打在屏幕上隐隐约约到清晰起来,著名的“唐三打”式连招的攻击化作三道流光。视频中的林敬言尚且年少,一本正经地说着接任呼啸队长之后对未来的展望。这段发布会视频的时间已经相当久了,也不知道粉丝们到底是从哪里翻出来了这样稚嫩的林敬言。
再然后,唐三打的身边出现了鬼迷神疑,这对有着犯罪组合之名的默契搭档在呼啸主场的地图上分头行事,猥琐流衬着幽暗的地图背景毫无违和感。
这些从职业比赛录制视频中截存下来的场景一帧一帧地播放,串联起了林敬言在呼啸那些模糊的零碎的记忆。
一切又重归黑暗。仅有的一道光照亮了呼啸队徽,它缓缓翻转,霸图队徽闪电般撕裂黑暗。
屏幕上开始呈现林敬言加入霸图时的那场新闻发布会,所有的语言都停滞在了林敬言和韩文清相握的右手上。冷暗雷以崭新的姿态出现在霸图的战斗序列中,将霸图的整体进攻串联起来融合而一。所有的战斗场景都开始快进,最后在冷暗雷对阵君莫笑那场擂台赛时重现的“唐三打”中紧促地戛然而止。这样老式的打法重新出现的时候,连叶修都多反应了一会。
画面没有消失,两行花体的英文自下而上地划过屏幕,成为这张拳台背景的单调地图上唯一的装饰,点亮了原本的沉闷。
“Good game.”
“Good luck.”
还没等林敬言缓过神来,场景再次切换。赛后发布会,当一切都风雨落幕。九年后二十八岁的林敬言比十九岁的林敬言成熟了许多,面对镜头从容自在不再局促。镜头里的林敬言平静地说着对整个职业联盟告别的话语,视频中的弹幕逐渐淹没了那个林敬言脸上的微笑。这是有心人直接从那时发布会的直播中录屏下来的成果。
“祝你好运。”
“再见,林敬言。”
“继续一如既往吧林大大!”
……
那时候所有在关注荣耀职业联赛的玩家们都为即将离去的林敬言送上了他们最后的祝福,以这样的方式,哪怕时至今日林敬言才通过这样的视频了解到了一个月前他们的心意。
所有的画面都消失了。一行一行在一个月中从粉丝那里收集来的话语在深沉的底色中刷新。
“林大大总是那么温柔的笑着啊,让我相信没什么不会好起来啦。”
“就是喜欢咯,喜欢需要什么理由吗?”
“粉上的时候大概是他第一次赢了叶神那次吧?拼尽全力的样子,是特别特别努力的人啊。”
“因为他是林敬言啊,很简单嘛!”
“林大大笑着说祝大家好运的时候肝都碎了!还好方大大把我们想说的都第一时间告诉他啦。”
“好可惜好遗憾啊。”
“希望他一切都好嗯,拥有自己的生活重新开始什么的。”
……
每一句或长或短的话后面都跟着他们的名字,每一句叫着林大大的话都是都是那样的真诚。
视频的进度条还没有走完,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所有刷出来的话语都消失了,到最后,还是重归于荣耀的场景。这次场景中的主角不再是流氓,而是一个叫做呼啸而过的盗贼。
他的等级甚至还不到满级,装备也只是很平凡的样子,连一些高玩都比不上,更不用提与血祭绝魂一夜八荒之类的新装相较。可他的一举一动之间,依然尽显职业风范。那些在那样长时间里培养出来的习惯,又怎能掩饰。
都是围观群众现场录制的视频,画面随着玩家角色视角的变化晃的挺厉害显得挺凌乱,清晰度也不如从职业联赛官方录制视频中截取出来的。亲身经历了这些的林敬言倒也能清楚的辨识那是在十区和盗亦有道打得那场比赛,以及抢阿里克时和方锐那个气功师之间虎头蛇尾的对决。
画面又转,到了神之领域,这是昨天刚刚发生过的事情。呼啸山庄的公会频道里整齐的一排排欢迎回来不断跳动。
最后这段视频处理的相当匆忙,看得出是临时起意加进去的。这样在末尾的微小瑕疵没有破坏整个视频所带来的感动,粗糙却打动人心。
这次屏幕黑去之后再没有亮起,淡淡的背景音乐消失在了曲末。
一切都结束了。


tbc居然还没完

评论(4)
热度(76)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