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黄少天中心】剑雨

从初二开始的黄少看我战线拉的有多长!×


00.
“那么这是这次专访的最后一个问题啦。”
开启了的录音笔被静静地搁在桌上,记者自己也准备好了用纸笔记录下重点。
“如果可以对过去的自己说一句话的话,不知道黄少天大神现在想对过去的自己说些什么呢?”
听闻这个问题,之前还在面对记者滔滔不绝的黄少天抿了一口放在面前小桌上的咖啡,一时间竟没有开口。
“当荣耀剑客第一人回忆起属于曾经的那些时光,他没有马上回应笔者。直到笔者喝完了整杯咖啡,黄少天大神才做出了回答。”
“‘对过去的自己说一句话啊?其实我有挺多话想说的啊你懂得。’说到这里黄少天大神眨了眨眼,摆出了一个大家都懂的眼神,‘只能说一句的话,大概是谢谢你吧。’”

谢谢你遇见了这么多这么好这么默契的队友。
谢谢你来到了蓝雨的训练营。
谢谢你接触到了荣耀这个投入了我和你全部热血和青春的游戏。
没有蓝雨,没有荣耀联盟,没有冠军,没有剑圣。
那一年,他还只是黄少天。
或者说,他叫夜雨声烦。

“原本想着采访黄少天这样的荣耀大神会很困难,毕竟在圈内黄少天可是上了最难采访那么几个职业选手的名单的。可是好像一切都和我想的不太一样吧!今天天气很好,黄少天有着和他在赛场表现完全不一样的温柔。这样专注于荣耀,起跌沉浮之间还能保持着这样一颗赤子之心的人,登上荣耀的巅峰,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吧。”专访当晚,电子竞技周刊的实习记者在网络上,发出了这样一条微博。

01.
黄少天很不老实地坐在课桌前,水笔在他指间灵巧地转的飞快。
数学老师在讲回头考数学卷子里的最后一道大题目,这会正好讲到了证明两个三角形全等的步骤,SASAASHL讲的唾沫横飞。同桌妹子聚精会神地听着老师的讲解,目光直直地看着黑板,时不时用红笔在答题卷上写两个步骤。
这是星期五的下午,还有不到五分钟就放学回家过双休了,黄少天简直归心似箭。他瞥了一眼妹子的卷子,又觉得无聊,干脆一扭头往窗外望去。正是三月初春时景,院子里的几棵木棉抽了新芽,矮一些的灌木也透着春意。
到处都是一派春和景明的模样,这样美好的下午,黄少天的思维早已不在这堂试卷分析课上,散漫地飞到了别的地方了。
比如说得去把要A了的那款网游的账号抓紧时间卖掉,嗯,自己的账号应该能买个不错的价钱,最近的零花钱看样子是有着落了。比如说还要再刷刷荣耀的官网研究一下下个周末荣耀开服到底要耍个什么职业来玩玩,上次官网更新出来的暗夜系角色也不是太合他的意,开服前的最后一次背景更新总得说说剑士系了吧……黄少天的课余生活到了初二下学期还是一如既往的丰富。
放学的铃声终于如愿以偿地响起,萨克斯名曲回家在这种时候格外悠扬。黄少天哗的把桌面上的书一揽,随便理了一下就通通扔进书包。同桌妹子这时候还正慢条斯理地把红笔放进笔袋里。黄少天有点着急地抓了抓头发,他还正准备开口,妹子就相当识趣地把理了一半的书包摆到桌面上,给坐在里面的黄少天让开路。
“下周见啦黄少天!”妹子朝着黄少天笑了笑,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来。说完,妹子继续低头有条不紊地整理起今晚的作业。
“下周见下周见!晚上上qq的吧?我没抄作业一会来问你啊!”黄少天把书包甩上肩,从口袋里摸出自行车的钥匙转了一圈,和几个同路的男生有说有笑地离开了教室,往体育馆走去——他的自行车就停在体育馆的最下面一层。

几个同路的少年风风火火地骑着车回家,车胎下面像是带着风。一路上不断的有到家了的少年和大部队分开,从大路拐进小道,或是直接冲进了自家小区。到最后只剩下最远的黄少天和另外一个少年。
“黄少别忘了晚上一起来看新的宣传片啊!”
下了桥,快到家了的黄少天的车速已经慢了下来。前面离家还有一段路的少年还在卖力的踩着脚踏板,没一会儿就只给黄少天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和被风拉长了尾音的告别的话语。
拐头进小区之前,黄少天朝少年离开的方向喊了一句:“废话真多你!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会忘记的啊?倒是你这次回头考考成这样你爸妈还让你上网吗!”
不出意料的,远去了的少年的背影在黄少天的吆喝声中颤颤巍巍地晃了晃,自行车歪歪扭扭地被骑出一条曲线。“黄少天你丫的别以为比我考的好多少!我跟你说啊晚上不见不散啊!”
“好好好知道了!”
两个人是扯着嗓子在喊的,风有点大,只是瞎扯了几句,风就灌进嗓子眼里。喊完告别的话两个少年都是一阵咳嗽,嗓子被风吹的发干。即使这样,黄少天还是嘿嘿笑了出来。

荣耀官网上最后一次的背景更新被放在了八点,两个多小时等待的时间里黄少天也没什么心思写作业了。——当然,这会就算他要写,也不知道老师布置了什么,反正东西都带回家了,到时候再随机应变呗。怎么能把有限的人生投入到无限的作业中去呢!明明还有大把大把的有趣的事情等着他干啊!
黄少天的语文老师在让他们背课外古诗词,最近才背了将进酒,看看人家李白大神怎么说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黄少天觉得,李白说的对。
为了响应李白大神的号召,黄少天同学毅然地放弃了写作业,在两个小时多的倒计时里,扑到电脑前就积极的奋战在了游戏论坛的第一线。
黄少天先是在他原来入的网游坑的子版里发了个早几天就开始琢磨的卖号的帖子,洋洋洒洒敲了一堆字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号,又发了几张图就坐等回复了。
等回复的时候黄少天倒也没闲着,另开了网页就刷起了荣耀的子版。
荣耀尚未开服,这里的帖子还并不多,大多是一些胡乱的猜测,但也有一些看着挺靠谱的预测。黄少天在今天新发的帖子里面挑挑捡捡地看着,也差不多是看个标题就够了。
这边正刷着,那边卖号的帖子就有了新回复。黄少天切过去,看到是一个等级挺高的id在回复。看到id黄少天乐了一会,这才去看回复的内容。他并没有说他准备买号,只是留了qq说是想私聊。
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一直觉得似乎漏发了什么的感觉是完全正确的,他原来看那些卖号的帖子在最后都会留下楼主的qq,结果到了他这,前面的介绍扯嗨了,反而忘记了按照惯例是得留个qq之类的私聊工具的。
一反应过来黄少天一点也不含糊的就双击图标登上了qq,麻利地给那人发了加好友的申请信息。那人明显
是等在电脑前的,很快就通过了黄少天发去的好友申请。
“你好。是论坛里的的倚天斩长空吗?”消息提醒很快闪了起来,滴滴滴滴的提示音也响了两声。黄少天点开对话框,就看到这么两行字。
“是我是我!你就是那个屠龙战天下对吧!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跟你说啊看到这个id乐死了简直是情侣名啊好吗!”
“……”
屠龙战天下显然没考虑过黄少天的思维会跳到这上面来。他沉默了一会,最后居然只能回复了个“好像确实是的……”
“对吧对吧你也这么觉得对吧!所以说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黄少天就这么硬生生地带跑了话题,“诶这么说起来屠龙你也看倚天屠龙记啊!”
“对对对!金庸的武侠里面最喜欢倚天了!其实射雕三部曲都不错啊!”那头屠龙战天下也是个人物,就这么一起跟着黄少天跑。
说到底,黄少天这会也没那么缺钱,就开始和屠龙战天下海聊了,最后还是屠龙战天下先回过神来——这不对啊!自己是来买号的,对话框对面那人是卖主,这会怎么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聊起来了呢?
……嗯,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其实日后,刚开始时深受黄少天垃圾话影响的职业选手们,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反应过来了这点,屠龙战天下很快就稳住阵脚找回了话题:“这个号,你准备怎么卖?”
和人交流小说交流的正嗨,屠龙战天下这么一个神转折提问,黄少天也想起了正经事。他默默把打好的字删掉,重新敲键盘。这回内容就正经了不少:“你准备出多少钱?”
“号不错,市面价的话,一般来说都是一千五六百交易的。”屠龙战天下能来找黄少天私聊,也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我能出一千五,要是有人比我价出的高的话,那就算了。嗯对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们还是挂5137比较好,大家都放心嘛。”
一千五。虽然比不上黄少天这几年自己扔进去的钱,但也是一个不算小的数字了。前几天他也查过类似的交易,屠龙战天下的开价确实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黄少天卖号本就不是为了赚钱,去玩荣耀他就顾不上这个游戏了,他只是纯粹不想看到自己辛辛苦苦磨出来的账号就这样废了。
很久很久以后,荣耀联盟已经走过了三十多个年头,连夜雨声烦都更换了好几个操作者。那时候年近中年的黄少天看着夜雨声烦在赛场上厮杀,坐在夜雨声烦的屏幕的背后的人早已不是他,他却还是由衷的骄傲。那时候的黄少天,大抵就是抱着和此时同样的想法。
况且黄少天同学向来是个懒得讨价还价的人,唯一一次尝试这事还是因为当时口袋里的钱不够。这会他一看,一千五,不少了啊!于是就干脆利落的拍了板,成交。
“对了你急不急啊?一会儿荣耀开服前最后一个宣传片会出来我得先看看!不急的话我明天再去5137挂网页啊!”黄少天突然补充了一句。
“你是要去玩荣耀才卖号的啊……”
“嗯嗯……玩儿了好几年这个游戏了,不少朋友都A了,也没有一开始的感觉了。就想尝试一下新的游戏。荣耀的宣传还不错来着。”这段话黄少天敲的很小心,隔着网络他也感觉到对面那人这会有些失落。
“我也玩儿了好几年这个游戏了,原来的职业也有点腻,就想换个新的职业玩玩……我会一直玩儿下去的,除非它闭服。”
黄少天的手悬在键盘上面,久久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挺好的。”最后他这么回复了屠龙战天下,“那祝你玩的开心啦。”
“嗯好谢谢。你也是。”

黄少天很是惆怅了一会,等到荣耀的官方视频一出来,还是恢复了元气满满的样子。

评论
热度(14)
  1. 殒坠幸幸想要抱抱。 转载了此文字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