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景熙景熙

徐徐而过,风景正熙。

徐景熙不会忘记,自己被训练营负责人推荐,开始和蓝雨战队进行磨合训练那最初的喜悦。当然,蓝雨治疗的压力,更让他山大一点。
才合练了几次,徐景熙就切身的体会到了时任蓝雨队长的喻文州摆在职业圈里令人发指的手残——喻文州那些所欠缺的操作,到最后都要会很大程度上把压力转嫁到治疗身上了。还有王牌黄少天先生,开场蹿没影的作风实在是操碎了又伤透了徐奶妈的心。刚开始和黄少天一起做配合训练的时候,徐景熙简直每天都想吐血三升——不光是夜雨声烦的走位太风骚,黄少天的垃圾话攻势可是毫无悬念地从来不分敌我的。
唉……都是治疗这职业的错,一定是。
徐景熙只能叹气,然后发现,郑轩先生显得压力更大,大的让他不太好意思在把自己的压力付诸言表。他就这么操作着灵魂语者,跟随蓝雨征战着一场一场的比赛。
徐景熙能够熟练地让黄少天的垃圾话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时候已经到了第六赛季的季后赛,那时候蓝雨的整个团队状态正佳,配合打的毫无漏洞。什么剑与诅咒啊双剑合璧啊这类称呼,粉丝们还不是呼之即来。徐景熙不是剑也不是诅咒,可是剑或是诅咒,一个都少不了他的治愈之光。
——没有一个职业联盟中队伍的核心是治疗,可每支队伍却都无法缺少一个优秀的治疗。几乎每一个职业的治疗都是如此,他们的光彩被隐藏在了队伍的胜利之后,他们的失误却被队伍的失利而无限放大。
在决赛对阵微草的前夜,徐景熙趴在客场酒店的床上回顾了这一整个赛季的记忆。床很软,让人特别想打个滚什么的。于是他就真的这么做了——然后他就英勇地一翻身滚下了床,另一张床上在听歌的宋晓只听见一声闷响,摘了耳机扭头一看,咦,人呢?
第一次站到了决赛的战场,蓝雨的每个人都有着或多或少的紧张。裁判询问双方是否准备妥当,喻文州作为队长回复确认,这是徐景熙经历了很多次的程序,他最后一次活动了下手腕,灵魂语者进入了比赛的地图。
蓝雨获胜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如梦初醒的。第六赛季,蓝雨主场夺冠,徐景熙站到舞台上接受欢呼的时候甚至被灯光晃得睁不开眼。他只是隐隐约约地可以眯着眼睛看到一片蓝色的海洋在起伏,听到喻文州,黄少天,于锋……这样一个个名字被粉丝们大声地喊出来,然后他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景熙景熙!你是联盟最棒的守护天使!”
徐景熙闭上眼睛微笑,还需要再说什么呢?抓紧时间享受这一刻吧,这是他职业生涯的一个无法超越的高峰了。
夺冠之后日子照样就这么过着,耳边黄少天的嘟囔已经完全不能给他带来困扰,喻文州也是联盟相当棒的队长。蓝雨很棒,蓝雨也很强。
有时候徐景熙暗自里也会歆羡方士谦和张新杰如日中天的名气。一个治疗之神,一个战术大师,他们都是天才中的天才。
徐景熙没有方士谦那般直觉一样随心所欲的治疗技术,他不是神,蓝雨更不需要更多的战术大师。
可这又怎么样呢?徐景熙依旧是联盟最出色的治疗之一,灵魂语者也是蓝雨获得一场又一场比赛胜利最坚实的基础。
徐景熙有时候也会想,还有什么更高的追求呢?
——哦,和蓝雨一起再拿一个冠军吧。

评论
热度(32)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