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他们的荣耀

【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的手掌缓缓地擦过却邪的长杆,金属的长杆带上了温度,连掌心的纹路都和它契合起来。
斗神低头看着他的武器,这是一个武者死都不会抛弃的东西,是生命的延伸,是曾经有人对他最美好的期冀。
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脸,让人远远无法判断斗神的心情。……不,这时候,他不是神。一叶之秋有着人心的恍惚和惘然。
……这是他唯一剩下的东西了。关于过去,关于怀念。
——关于那个曾经站在他背后的人和另一个天才的少年。
还有那些已经变得完全不一样了的荣耀。那些曾经被浓缩被铭刻在这柄却邪里的信念。
新旧交替之时,年关难过。这种时候,让人格外地想要去怀念着什么。
可他不只是一叶之秋,他是荣耀世界里顶尖的斗神。没有机会给他一个人独自静静怀念。
“啊哈今年的元旦活动奖励很丰富啊!”孙翔坐到电脑前查看着今年的活动,“哎哟喂技能书随机率不低啊!——好!上啦!”
——嗯,上了。
“毕竟都结束了。”一叶之秋再一次坚定了信念。
于是,一叶之秋所有的回忆都停止,斗神前冲的姿态依旧绝迹风尘。

【大漠孤烟】
挥拳。
再次挥拳。
汗水顺着脸颊流下,啪嗒地砸到拳场的水泥地上,也浸透了绑在额头上的红色汗巾。
这是如同之前十年一样的,毫无分别的举动,重重的沉闷的声音不断地回响。
大漠孤烟有时候心里也有点骄傲,又是一年过去啦,那个人,从未变更。
韩文清在改变,或许是出自无奈,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可这个人与生俱来的,从不言弃的骄傲,却是十年以来不断积攒起来的东西。
一拳。
又一拳。
连天花板都似乎跟着一根细线在一起晃动。
大漠孤烟抬手,用力一抹擦去了脸上的汗水。他盯着前方,目光如电。
“还可以继续……”
“还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每挥出一拳,大漠孤烟都咬牙切齿地从齿缝里低声地喊出来。
刷卡。
登陆。
大漠孤烟回头,果然是那个人。那个人啊,韩文清啊,他是会一直在的。只要大漠孤烟回头,他就能看到他。
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谁也不知道。连大漠孤烟自己,或是韩文清,他们也不知情。
那就好好珍惜现在吧。
大漠孤烟的脸上难得有一丝温柔的笑意。
我们还会继续。

【王不留行】
独活,飞刀剑,大戟,使君子,冬虫夏草,防风,木恩……
过去一年里并肩作战的,奉他为队长的这些人和他站在一起,这是微草战队的战斗序列。
王不留行眯着眼一个一个地看过去,他的队友,微草的希望们。他一挑眉,抖了抖自己的灭绝星辰:“就算是跨年也不能松懈。元旦的假期过后就到了常规赛的下半赛季,我们的积分很稳定,但是我们难道就满足于常规赛第三的排名了吗?”
当然不!这是冠军队的骄傲。
所有队员都用眼神明白无误地表达着这样的意思,他们都有进取心,也有着对重获冠军无上荣耀的企图心。
王不留行一抖灭绝星辰飞上天空,在空中耍着华丽的折向飞行,留下一道无常的轨迹,撒下的银粉像是一场属于魔术师的烟火。
璀璨却低调,华丽却大气。这样截然不同的形容词被放在一起却没有丝毫的违和感,是恰到好处的赞誉。
“既然跨年,集体训练就停一天吧。荣耀的新年活动,你们都琢磨好一会了吧?”王杰希的声音响起,打断了王不留行的动作。
对哦……今年的新年活动,听说奖励特别丰富呢……
王不留行歪了歪头,很快又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那么……今天就先散了吧。明年见,和他们玩儿的开心啊。”

【夜雨声烦】
“小流云我们来放烟火吧!去年做任务的时候还攒了好多纪念烟火都没有放完来着诶我在仓库翻翻啊上次把纪念烟火扔哪去了……二十个一组的我还剩好几组可以慢慢放的……”夜雨声烦一边在仓库里狂翻一通,一边嘴上也没有停下来,“哎呀找到一组了我们先去放呗……小流云走走走我记得西南边上有片悬崖来着放起烟火来效果会不会很好啊——诶队长你也来啦要一起去吗?不如我们把蓝雨的大家都叫上一起吧!”
夜雨声烦越琢磨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摩拳擦掌地准备叫人。
“好啊,大家一起跨年的话很有意思呢。”索克萨尔这就算是同意了夜雨声烦的提议。
蓝雨从来都是一个最棒的整体,他们或许有着不足,或许这里或者那里不尽如人意,可是他们的整体就可以弥补他们的缺陷。这种时候,最想在一起的人,果然还是和往年没有分毫的差别,还是这些蓝雨的队友们。
“似乎不行啊。”涛落沙明晃了晃食指,“宋晓说是准备做跨年任务了。”
“景熙也是这么说的……”
“没错,李远也这么决定了。”
“压力山大。”
“喻队也要做任务啊,今年的奖励很丰厚呢。”
夜雨声烦撇了撇嘴,一脸的遗憾,“黄少也这么说了……不过他说要快点做完任务然后去俱乐部楼下的广场那边倒计时等跨年!我们还是有机会一起放烟火的!”

【一枪穿云】
他赶着年关换上了新风衣,感觉属性又增加了一点。一枪穿云握了握碎霜和荒火,枪把的冰凉让他更加清醒了几分。
两连冠了啊……而且,正朝着三连冠这样的目标冲击——没有人觉得轮回这么说是自大,在上半个赛季的争夺中,轮回的积分始终排在第一。
这种时候,大约是更需要冷静的。一枪穿云沉默不语,准星指向了靶子上的红心。
这是一种水乳交融的如臂驱使,子弹争先恐后地飞向红心。
他说不出什么漂亮的话来,他的行动就是他的决心——只要他在,他就是轮回阵型中最让人信赖的存在,他的实力,就是他最好的,服众的武器。
一枪穿云看到了周泽楷。
确实是很帅气的脸,却没叫一枪穿云把最后一发子弹射歪。待到一匣的子弹射出,一枪穿云才等起了周泽楷的下一个动作。
一枪穿云是在这个人手下才成为枪王的,他们合作了五个赛季,配合默契,合作愉快。一枪穿云信任周泽楷,就像他的队员们信任他一样。
可是偶尔……记忆里也会出现另一个人的脸。即使他只是个中流的存在。
一枪穿云狠狠地甩了甩脑袋,在周泽楷的操作下开始了这次的跨年任务。

评论(1)
热度(20)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