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林敬言中心】呼啸而过/末

-249-
地图随机。飞快地闪过几张图之后选图框在一张以假期校园为背景的地图中趋于静止。说是单人的地图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但这张图对于单人对战的地图而言也是属于相当大的那类了。
地图的主体是校园中的一幢教学楼以及它前后的操场与荷花池,地图中设定的时间大约是秋季,满池的荷叶已经泛上了枯黄的颜色,原本粉嫩的花瓣早已不知所踪。
林敬言的冷暗雷被刷新在了教学楼二楼靠最左的教室中。这是一间窗明几净的空教室,颇有一个年级有十四个班这里就是所谓十五班的既视感。空荡的教室也没有什么可以隐藏的地方,冷暗雷大致在这间教室里晃悠了一圈,就从大开的教室门中走了出去。
过道里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动静,假期中的校园里,除了被刷新在这里的两个角色以外空无一人。
Rogue被系统刷新在了哪里?林敬言尚且不知,围观的霸图队员们还是相当清楚的。他被刷新在了操场的东南角,是很标准的对角刷新。Rogue几乎没有犹豫地就选择了向教学楼的方向移动,沿着铺了一层明黄色叶子的塑胶跑道一路慢悠悠地一边行走一边观察着视野内的事物,视线在跑道中央的足球场上多停留了一会。
在林敬言小心翼翼地将二楼的其余几间教室——它们当然是正常的教室,该有的东西什么也不缺——一间间探寻完拐上楼梯的时候,Rogue也到达了教学楼的一层,那是属于教师办公室的一层。
两个人就这样隔着两层楼继续他们的观察和寻找,有一种微妙的平衡。
两个角色之间的相遇可以算的上是猝不及防。林敬言探寻完四楼文科班的教室以后从另一侧的楼梯下楼,端端正正地就看到了选择在这侧上楼的Rogue。
趁着居高临下的优势在对攻中掌握主动权!
虽然不在计划之内,他的职业生涯中也并不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场面。林敬言很快就在权衡局势之后下意识地做出了反应,冷暗雷挥手就是抛出了一片沙子。
沙子借势撒向Rogue,在这一小块区域就像是下了一场沙雨。一把沙子自上而下可以很轻易地落入角色的眼睛之中导致失明,Rogue还在楼梯这样狭小的地方,也不敢如此就着了失明的状态。
沙子下落的速度很快,Rogue低头的速度更快。并且,Rogue还在向上疾冲,希望可以在拉近距离的同时尽可能躲避被抛沙波及的范围减少伤害。他这样的举动不可谓不当机立断,但却收效甚微。即使抛沙是一个以法系伤害为主的技能,但借了重力做功,物理伤害和攻击范围也比Rogue想象中的大上一些。
一切都稍纵即逝,冷暗雷已经紧接着一边向上一边扔出了汽油瓶,Rogue也操作着一个膝袭一跃而上继续拉近距离。
这个汽油瓶扔出之前林敬言做了预判,将他此刻高度的优势发挥的淋漓精致,Rogue想要如愿的拉近距离,就只能硬吃了一个汽油瓶的伤害。
进攻开始之后就几乎没有停顿。两个人对流氓这个职业都足够熟悉,技能之间的冷却都控制的相当到位,流氓甚至是格斗系的技能被一个一个打出,一时半会尚不会有等技能的尴尬局面出现。
这是两个人各自的纵向对比,如果是将彼此的横向对比拿来相较,冷暗雷为了保持平衡局面中的优势地位花费了更多的技能。这是本身操作上最直接的对话。
就在Rogue一步步逼近的过程中,他承受了不小的伤害。流氓的中低级技能也足足给他带来了百分之二十一的伤害,而Rogue带给冷暗雷的伤害,仅仅只有百分之十二。
接近一比二的换血却也没有让林敬言对局势有着更乐观的预期,相反,在Rogue的强势逼迫下,冷暗雷已经重新退回了四楼。在这样的过程中,原本高度的优势逐渐丧失。
“那家伙把老林逼得挺狠呐。”情况没有他们想象中的乐观,张佳乐开始在频道中敲字。
“接下来林前辈会怎么处理才是关键吧。”张新杰换了个角度看待这个问题,“如果是你们,你们会怎么处理?”张新杰再强也只是一个牧师,这种时候,韩文清和张佳乐的看法对于林敬言更具有借鉴意义。
“打破屋顶翻到顶楼上面去,继续以高度压制他。”跳跃堆得相当高的百花缭乱还是一个枪系职业,张佳乐不假思索的思路对于此刻的林敬言还真就是个能不能做到的问题。
韩文清倒是相当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他最终略微皱眉敲出了最后的结论:“我之前在三楼那里就不会想着拉开距离,这种形式,我会守着楼梯口等他上来。”
得,弹药专家是远程职业,拳法家又是贴身短打的高手,霸图中与林敬言同为进攻手的两位大神给出的思路都帮不到此刻陷入酣战之中的林敬言。在这场单人对抗之中,他所能依靠的,终究只是自己。即使中短距离的流氓在面对这样的情况时显得最是尴尬。
林敬言没有让冷暗雷如张佳乐所言打穿屋顶继续向上,守着楼梯口做了所能做到的最大输出又换掉Rogue一截血之后,冷暗雷果断地拐进了一班的教室中。
这是他观察过,比Rogue更为熟悉的地方。
两个流氓几乎是前后脚相差没几秒冲进了教室,但Rogue进入教室的时候一时间竟没有寻到冷暗雷的踪影,不知道他是猫到了哪排课桌后面,还是讲台下面?
Rogue优先选择了检查相对安全系数更大的讲台,他轻手轻脚地靠近讲台,没有蹲下,直接往下扔了一个汽油瓶。汽油瓶落地之后爆裂开来,讲台很快就笼罩在了一团火焰之中,浓浓的黑烟翻腾滚上。
Rogue所做的大快学生心的事情并没有逼出冷暗雷,逐渐化作黑炭的讲台孤零零的戳在教室的最前方。
那就是在课桌后面藏着了吗?Rogue这么想着,绕过已经惨不忍睹的讲台,步子更加小心翼翼起来,视角也不停地扭动着观察着讲台下面课桌间的所有异常声音和动静,生怕林敬言的冷暗雷从哪里冒出来偷袭的样子。他的小心也不无道理,就算是在他的国家,可强硬可猥琐的流氓猥琐起来也是很让人伤脑筋的一件事。
不过此时霸图这边围观的人已经乐了起来。林敬言根本就没有跑到课桌那边去,他的冷暗雷一进教室,就相当利索地躲进了搁在墙角用来摆放卫生用具的柜子与墙壁之间的缝隙,把自己隐藏在了这片阴影之中。
能闹这样的乌龙,除了Rogue不了解中国的教室之外,还能有怎样的理由呢?
这地方在现实中倒是真不能躲人,这种卫生死角实在是积聚了太多的污垢,但游戏中却不一样,游戏角色可是不怕脏的啊!
Rogue从讲台左边绕过背对柜子的那一瞬间,细小的麻针悄然出手扎进了Rogue的身体,Rogue顿时陷入了麻痹状态,动弹不得。
冷暗雷闪出那道缝隙从背后欺上,伤疤之痛出手让Rogue进入出血状态,强力膝袭头槌等一系列近身技能送上。
等到麻痹状态被解除,冷暗雷又是一个锁喉将Rogue控制在自己的手下,继续着他的连招,霸王连拳霸道地把Rogue摁倒在地上一通揍。这样的场景摆在这个环境中像极了校园暴力事件。
一套流氓的连击打下来,Rogue整体已经掉了百分之四十的血,冷暗雷的血槽在楼梯那里的最后一段被Rogue狠狠的杀掉了一截,但现在的损血仍然是少于Rogue的百分之三十二。
优势并不是太大。可是面对体系完全不熟悉却又更年轻更强势的Rogue,林敬言借着最开始不得已偶遇时的优势做到这一步,却开始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
他终究还是达不到韩文清那样的层次的。他们有着相若的年龄,但韩文清从一开始就显得比他更为出色。
然后呢?之后该怎么办?为了牢牢控制住正面交锋的主导权,冷暗雷的大部分技能还没走完冷却钟,就这样把比赛的主导权相让吗?林敬言飞快地分析着形式,Rogue却趁着冷暗雷的稍一停顿将反击的号角毫无相让的吹响。
Rogue从裤兜里摸出板砖,砖袭“啪”地就朝着冷暗雷的后脑拍去。冷暗雷在林敬言的操作下堪堪歪头避开,板砖重重地击打在了他的肩膀上。因为开局的意外憋屈了这么久,他终于可以释放自己的能量了。
该怎么办?林敬言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一边竭力地应付着Rogue的攻势。此时的冷暗雷和Rogue似乎成了之前的反转,Rogue将冷暗雷对他所做的攻击尽数以更残暴地方式返还到了冷暗雷身上。两人的血线像是突然掉了个个似的。
虽然这只是一场和平常不大一样的交流赛,但也可以算作是季后赛的热身。只要是比赛,就没有人想要输掉啊!即使林敬言已经距离自己的巅峰甚远,即使他从来都只是追逐着天才们的普通人,也决不想就这样结束啊。
不想,不愿。
从一开始,到现在,林敬言原先有过的,却在日复一日中被埋藏起来,最后到了霸图被重新点燃的信念。
有着这样信念的人,怎么会甘愿在曾经占据优势以后因为自己的力不从心就这样输掉比赛,遗失荣耀?
那就拼一把好了。忘记这只是一场交流赛,权当自己正站在最巅峰的战场,准备去收获最高的荣耀。
坐在林敬言旁边不远处的张佳乐可以很轻易地感受到林敬言此刻的气场。就连平光的镜片也阻挡不住他的眸子中有什么东西在澎湃,又燃烧。
一夜八荒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探出,紧紧地勾住了Rogue的上衣。然后冷暗雷扭身一拳击碎了北边的玻璃窗,扯着Rogue从窗户中一跃而下。
可能是因为这并不是正式比赛而显得更加疯狂,又可能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林敬言在那个瞬间,突如其来的灵光一现。
这是个属于游戏的虚拟世界,更何况,窗户的下面,就是那一池残败的荷花。所有的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瞬发,别说打的正爽顺便考虑一下接下来该换什么套路的当事人Rogue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就连坐在林敬言旁边的队友们在这一刻也有点抓瞎。这并没有包含着太过繁杂的操作,但就是这样,观看了这场比赛的观众们都在心里默默问了自己一句:“这特么也可以啊?”
两个角色自四楼飞快地落下,在所有人都被林敬言非常规的举动吓了一跳没太回过神来时,林敬言也等到了他所需要的技能冷却。下意识地操作,推云掌,一个属于气功师的通用技能结结实实地拍在了Rogue的腰上,击退效果得到了最有效的利用,Rogue斜着就这么飞了出去。
也多亏了这一推之力,冷暗雷伴着铛铛铛铛的下课铃扑通一声落进了荷花池中,激起了一池的涟漪。而被推开的Rogue,凄凄惨惨戚戚地砸到了地上,一副委顿的样子。两个人的血槽都在下滑,终究是直接摔到地面上的Rogue生命以更快速度流逝。
荣耀!
过场动画显示在林敬言的屏幕上时,林敬言松开键盘鼠标倒在椅子里。就连他自己,也被自己的神来之笔吓了一跳。不过真好啊,还是赢下了这场比赛。这样的惊吓,也是幸运的惊吓。
林敬言这么想着,如释重负地笑。
专用于场上对手交流的频道里闪出一行字来,不是很复杂的英文:“Are chinese all so crazy?u play good game.”
林敬言笑了笑,搜刮着脑内的词汇准备回复点什么,就被窜过来的张佳乐拍上了肩膀。“老林不错啊!这都能让你把比赛拿下了!”他咧嘴笑得灿烂,“这疯劲,不错不错就这么干掉叶修拿下冠军吧!”
林敬言还没来得及回话,那厢张新杰就含着笑道出无情的事实:“按照赛程,我们和兴欣只能在半决赛相遇——”
-250-
“林大大?想什么呢?回神啦?”司机小哥接连地咳嗽着提醒林敬言该回神了,就差拎块板砖往自个身边那个盗贼后脑勺上拍一下了。
“嗯……嗯?”回想起之前那场和Rogue的比赛就发起呆来的林敬言终于回神,“没事,交了任务就下线吧,也不早了。”
司机小哥倒也没有再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下线前还是嘀嘀咕咕着网上开始流传着的世界赛消息,语气相当期待。
-251-
没过几天的周末,这个消息就被官方正式证实了。不是谣言,中国职业联盟的确收到了来自荣耀公司的邀请函。
7月17日到8月6日,这是一场世界级的荣耀盛宴。
林敬言看着官网上热度一路高涨突破天际的名为出征的宣传短片,入选国家队的十四人依次朝着荣耀粉丝们展现着他们积极向上的一面。
到了方锐现在他自己异常潇洒的签名旁边跟那笑容飞扬地说着“看我的吧”的时候,短片已经接近尾声。
最后,他们穿着黑红白相间绣着名字编号的,甩西红柿炒蛋几条街的显得格外高大上的国家队队服将二十八只手叠在一起喊出荣耀。
这时候林敬言想的是联盟这次倒是下了很大的本钱了嘛,却被节奏相当快的背景音乐燃得感觉浑身都在轻微地颤抖。和任何一个在看这个短片的荣耀支持者都没有区别。
“敬言吃饭啦!”林母推开林敬言的房门走到林敬言身后,注意力也被已经开始重放的宣传短片吸引了过去。“China Glory”,无需其他,国家队队服背后烫金的字就是最好的概括。一向乐衷于热闹的林母顿时也定住了脚步,把这个短片和林敬言一起重头到尾地看了一遍。
“怎么了这是,吃饭还半天不来?”在餐桌边等了十分钟的林父也等不住了,径直朝林敬言这屋走进来。他比林母冷静的多,瞥了一眼笔记本的屏幕就抓住了重点。“竟然也发展到这样的程度了啊。不错。不错。”林父不似母子两个那样激动,却也感叹了一句。当初他放林敬言离家去追逐梦想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十年之后这个被林敬言称之为电子竞技的网络游戏如今也可以发展成现如今这样。
“不过咱能先吃饭吗?”林父下一秒就破坏了气氛。
-252-
“真的诶真的诶!”晚上林敬言上线的时候,和司机小哥的私信框已经被他的这句话刷了屏。看着满屏的“真的诶”,林敬言突然有了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嗯。真的。真好啊。”林敬言只能这么回复他。
“呼啸的唐昊也在名单里面啊!唐三打!”司机小哥见到呼啸而过就让自己的明溯光状似癫狂地跑过来喊了起来,“唐三打也能站到世界的赛场上啦!!”
被这么一提醒,当局者迷的林敬言突然反应过来这个事实。是啊,这样一来,唐三打也能出现在世界的赛场上了啊。林敬言忽然觉得镜片有些脏,把它取下来之后随手拿了眼镜布仔细地擦起来。
“真好啊。”林敬言再一次这么说着,脸上的笑容甚至带了点憨厚的傻气。真好啊真好啊,这样的话,站到那个赛场上的,也有自己的一份啦。
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感一下子将林敬言淹没,让他无视了秦昭阳在一边嚎着“嗷嗷嗷不行啦!喻队!黄少!哈哈哈壮哉我大蓝雨!”
-253-
“看!老夫的号!”魏琛摸了把脸,跟伍晨牛逼哄哄地指着索克萨尔。到了黄少天的时候,他又得意地大叫,“看!老夫找来的人!”
玄奇挑战赛出局被辞退之后就干脆退出了荣耀圈的张益玮看着宣传短片中双枪连射极尽绚丽的一枪穿云,神色相当复杂。最后,他点了右上角的红叉,关闭了这个网页,继续在word里对着手稿打着今天要交的策划案。
“这妹子,真有意思啊。”风城烟雨曾经的主人看了一眼楚云秀和风城烟雨,掏出手机给楚云秀发了一条短信,“哟云秀!别给师傅丢人啊!”
“真没看错他。”和韩文清搭档过四年的石不转原操作者微笑着,却又低低地叹息。曾经的队长并未出场,不得不说也是一种遗憾。
赵杨盯着改走猥琐流的海无量,忍不住捂了把脸,最后还是带点自豪地献上了自己的祝福。
不仅仅是林敬言,这些曾经的操作者们都有着最复杂的情绪,把这些神级角色从网游中带出来的他们,也能深深地感受到一种宠辱与共的荣耀。
-254-
“嘿老林,我和苏妹子下飞机啦!”
“靠靠靠你猜我看到了谁?!”
“猜不到吧?叶修!居然是那货!没错,他又回来了……他是领队。”
……
其实林敬言没到短片放出来的那个周末就确认了这个消息。手机里和方锐的短信和他全程直播着他们的集训。
小到“哈哈哈黄少天今天又和张佳乐掐起来了!他俩跑竞技场解决问题了。我押的黄少天赢赚了点小费!”大到“老林明天千万记得上网游啊!老叶准备把我们拉网游里去转转!”
等到林敬言收到方锐说是会来网游里转转的短信时,呼啸而过已经堪堪升到了满级。
-255-
“索克萨尔上线,夜雨声烦上线!”蓝溪阁的玩家们疯了。
“百花缭乱上线,石不转上线!”霸气雄图的玩家们狂了。
“一枪穿云上线,一叶之秋上线!”轮回公会的玩家们颠了。
“沐雨橙风上线,海无量上线!”兴欣公会的玩家们也把持不住了。
“王不留行上线!”“生灵灭上线!”“风城烟雨上线!”“逢山鬼泣上线!”“唐三打上线!”
世界频道里的滚动条一眨眼的时间就消失不见,被滚滚而来的信息不知淹没到了哪里。
“他们在哪!呢!”所有人都在问这个问题,所有人都在满世界疯找,“难得有机会和他们打打看啊!”有人这么开玩笑的发信息得到了不少人的附和。
-256-
林敬言是收到了方锐发过来的坐标,先其他人一步在这个鲜有人迹的地方找到了国家队的大神们。
他赶到的时候张新杰正语气很不善得和叶修说叨:“我就说吧,动静太大了。现在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叶修的声音显得特别无所谓又洒脱。
楚云秀看着根本停不下来的世界频道,风城烟雨拿法杖指向叶修随便要来的一个战斗法师角色,“我怎么觉得,在大家都被集火干掉之前,我们可以先把你干掉在下线啊?”
“瞎胡闹!”叶修理所当然地否定了楚云秀的建议。
“我看云秀的主意不错啊,早就想群殴你了好吗好吗?”夜雨声烦提着随便一把橙武光剑,飞快的语音文字泡分头炮轰叶修。
“诶?我说,贵圈真乱啊。”林敬言看着没几天就要征战世界赛的大神们吵成一团。有些无奈地说。
“诶诶这谁?老林!你才退役几天啊!你有立场这么说吗有吗有吗有吗?”黄少天看清了这个突然多出来的角色,他的声音一下子就在林敬言耳边嗡的一声炸开来了,“哎我去这不光是老林啊,怎么都来了?”夜雨声烦的视野里出现了不少的职业角色,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其余的职业选手们离这儿还有一段距离,叶修的声音依旧懒散,还带着些回忆的腔调:“哎这对话怎么感觉有点熟啊?”
张新杰不愧是张新杰,这个荣耀圈里最严谨的男人立刻提醒了叶修:“嗯,第八赛季夏休期的时候,你和林前辈也说过类似的话。”
“……”
-257-
后来倒是没有真的打起来,毕竟世界赛在即,要是哪个角色现在真掉了级,那将会是很麻烦的事情。这其中当然还有更关键的部分,在玩家还没有大批找来的时候,轰轰烈烈上线的职业选手们已经在世界频道上留下自己的痕迹之后悄无声息的下线了。
对于这样的事实,林敬言只能说,真不愧是叶修啊。
-258-
真正轰轰烈烈地自然是更关键的部分。
次日,国家队十四人就坐上了直飞苏黎世的包机, 提前到达很多个小时之后的地方去适应环境。
又三天后,7月17日。世界赛正式开幕。
林敬言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赶到苏黎世去。他准备要开的主题书吧已经正式提上了日程,原本悠闲的日子自然是一去不复返了。但中国国家队的征战赛程,他依旧一场也没有错过。
小组赛,八强,四强,半决赛,一直到最后的决赛,中国队的征程并没有一帆风顺。但他们就是这样,跌跌撞撞地撞开了决赛的大门。
-259-
“喂?是老林吗?”林敬言在国家队赢下半决赛之后,就接到了来自联盟的电话。联盟官方对外发言人的声音依旧让听者舒服,却带着决赛门票失而复得的激动。
“是我。”林敬言看完比赛后一边看着要订的书目一边答话,语气和对方也没有什么分别。说完两个字,他却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去等待对方的下文。
“有空吗?决赛,解说嘉宾。来不来?”
-260-
没有犹豫的,林敬言坐到了苏黎世当地的解说席中。
“中央电视台,中央电视台。这里是第一届荣耀世界联赛的决赛现场,今天我们有幸请到的特邀嘉宾正是玩家投票率最高的前大神林敬言。哎我说老林,能够在这样的投票以后坐到这里,心情怎么样?”潘林趁着比赛尚未开始,那这个话题进行着热场。
“我的荣耀。”林敬言没有多说,目光已经聚焦在了开始出场的国家队队员们身上。
“哈,老林已经投入到即将开始的比赛了。好,那我们就把镜头还给今天这里真正的主角们……”
一场恶战,林敬言的心情随着比赛的进程起起伏伏。当荣耀彻底在中国队这边的屏幕上升起时,林敬言竟有了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中国。荣耀。
中国的荣耀。
每一个荣耀er的荣耀。
-261-
中国队夺冠的消息在网游中也好,现实中也好,都喧闹了很久。林敬言的主题书吧也正式地搞了起来,入门的地方就挂着荣耀世界赛夺冠时的海报。呼啸的队员们凭着地理位置的优越性成了这里第一批的客人。
“这里招人是吗?”声音有些熟悉,林敬言将手边的书插进书架扭脸看去。
那是一张林敬言很熟悉的脸。或者说,那是一张每个关注过呼啸比赛的人都会很熟悉的脸。
老路。



Fin.

评论(14)
热度(70)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