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林敬言十大错觉

老林生日快乐。第十条不是错觉,荣耀的世界里,我们再见面。

01.闪耀的新秀赛季。

        林敬言依稀记得,高三毕业的那个暑假和父母摊牌说想去打职业联赛的时候,是踌躇满志的。

        谁的年少不轻狂?那时候他怀着的,大概是这样的态度——一叶之秋第一我第二,唐三打在手天下我有……之类的。

        可到底不能如愿。

        他注册成为职业选手以后,林母打电话来偶尔会提及他的职业生涯:“敬言啊,我看你好像没怎么出场啊?我没看错战队吧?”

        林敬言只能无奈地笑笑,“还不够水准啊,继续练呗,这可不是网游里,对吧,妈?”

        林敬言,第二赛季出道。

        是的,第二赛季,那个百花绽放到缭乱狂剑斩下落花狼藉的季节,也是林敬言即使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团队第六人的位置也会欣喜不已的季节。

        更多的时候他就坐在场边,看着团队赛或胜或负,好似一个占据了绝佳观赛位置的看客。

02.后悔啦,不玩啦,他要放弃治疗啦!

        如果没有感知技能冷却时间下意识进行反应的天赋的话,那就用成百上千次的练习来让手指将它记住。……还好,他成功了。

        如果感觉基础的手速不够用的话,那就不停地操作,练习吧,一直到掌根在鼠标垫上磨出了一层厚厚的茧子。……还好,他成功了。

        后来林敬言提及那一年拼命一般的练习时,已经忘记了过度训练给手指带来的痛楚,只记得当初在眼前无比闪耀的,梦想的颜色。

03.作为呼啸队长的首次新闻发布会,洒洒水啦。

        “哎,阮永彬。你看看我衣服上还有褶没啊?”林敬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这人咋这么陌生啊?他不自在地又扯了扯队服的领子,简直感觉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对的。

        “放心,放心……林敬言你深呼吸!来,一二三,呼……吸……呼……吸……对,就这样!”阮永彬瞅着林敬言这模样,感觉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不行我还是觉得不对劲……”林敬言照着阮永彬的指示深呼吸了三回,依旧一脸纠结。

        “队长队长!新闻发布会要开始啦!你快点啊!”一个头从休息室的门口探进来,急匆匆地叫起来。

        也许是那一声队长的作用,林敬言忽然安定下来。他用力地抹把脸,朝着新人和阮永彬一点头:“我上了。”

04.有些人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击败的。

        “你赢过的吧?第四赛季,第二十一轮。”

        ……真是连记忆都败给他了啊。林敬言回想着,竟然笑了出来。

        “唐三打欺上!强力膝袭接头槌!一叶之秋还在之前的僵直状态中无法动弹!”解说的声音倏地拔高,在那个年头,击败叶秋?简直是奇迹一样的事情。

        眼见奇迹就要发生了,由呼啸战队的林敬言完成。

        林敬言抛开了所有的杂念,他不去想对面那个人是叶秋,不去想自己可能是要击败他了。他只是专注地操作着唐三打,让一个一个的技能发挥着它们的作用。

       “一叶之秋倒下!呼啸战队的新任队长林敬言击败了叶秋!天呐……我想嘉世的粉丝们一定想不到这场擂台赛会是这样的走向……”

        这时,林敬言才长出了一口气,伸手摘下了耳机放到桌上。

05.唐三打多霸气!你说是不是!

        自从把方锐同学领回了呼啸,自从方锐同学说他得和自己一起站到场上,自从鬼迷神疑慢慢成型,有那么一些变化无声无息的就发生了。

        唐三打的属性被洗了一遍,原本强打的流氓慢慢的,竟然走起了猥琐流的路线。

06.对唐昊的崛起视而不见。

        方锐来找林敬言的时候,他正入神地盯着电脑屏幕。音效外放了,一听就是荣耀。

        仔细分辨一下,这会在屏幕里辗转腾挪的角色一定是个流氓。

        这家伙,一个人跟这复盘呢?方锐想着,走近了去看林敬言的电脑屏幕。

        的确是一个流氓,却不是唐三打。也是三个字,德里罗。百花战队,唐昊的角色。

        “哎老林,这小子有点意思啊。上赛季还没这个水平吧?”方锐站在林敬言背后也看了会儿,摸着下巴开口点评。抛开盗贼,流氓就是他最熟悉的职业了。

        “嗯。”林敬言点点头,“进步很大啊……”语气里掺杂进了太多的东西。

07.从开始,一直到结束。

        老一辈的职业选手都希望,可以在自己的战队里,在那些粉丝的支持下,一直打到打不动为止。

        林敬言也是如此。

        从呼啸无缘季后赛开始,网络上的呼啸粉丝几乎是炸开了锅。好听一点的叫他让位,难听一点的干脆就直言林敬言滚出呼啸。为他说话的粉丝寥寥无几。

        他一直在等俱乐部的表态。从期望到了然。在职业圈里混了这么久,他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林敬言每天依旧照常做着日常练习,慢慢的,盯着训练室墙上挂着的队徽发呆的时间却多了起来。

08.每场比赛都能看到老路,和他手中呼啸的队旗飞扬。

        林敬言在霸图打完了第一场比赛,一切顺利。离场的时候,他几乎是下意识往主场观众席最前面的位置看了看,对着那个方向微微点头。

        ——那曾经是老路的位置。一个场上,一个场下,一年又一年的职业联赛里,他们一起作为呼啸的标志,已经足足七个年头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即使没有什么太多的交流,林敬言也觉得他和老路足够的熟稔。

        可是老路不在那里。那里飞扬着的,是霸图红黑相间的队旗。

        林敬言几不可闻地叹气,没有停顿,他跟在张佳乐后面,继续往前走,并向场边霸图的粉丝表达着他的谢意。

09.了解是最让人安心的默契。

        又是这样……完全一样程度的思维,昭示着林敬言和方锐曾经最引以为傲的默契。

        现在它却成为了阻止他们交手的最大的障碍。

        一刀,又一刀。曾经的默契被割裂,曾经的了解被拿来利用。

        一招,又一招。职业联赛上大概再也没有比这更加粗糙的招式。

        霸图,冷暗雷。

        兴欣,海无量。

        两年时间,太多变化。

10.不说再见。

        再见,林敬言。

        嗯。再见,职业联盟。

        ——荣耀的世界里,我们再见面。

评论(3)
热度(52)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