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陈果中心】时间空白

        过去多久了?三年,还是四年?

        原来已经有着这么久了啊,关于这座城市的,大把大把空白时间。         

         重新走在h市的大街上,这条关乎荣耀的街道还是那么的熟悉,却又莫名给人以陌生的感觉。路仁嘉长出一口气,抬头看了眼原本属于嘉世的大楼。那个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的枫叶队徽不见踪影,只留下这幢楼,无声地宣示着嘉世原本的辉煌和骄傲。         

         那些在一天之内轰然倒塌的,却依旧固执地重新粘起的破碎的荣耀。

        看着不再名为嘉世的大楼,即使是不太在意这个游戏的路仁嘉,也一阵唏嘘。


        那时候,那个叫做陈果的老板娘,喜欢的就是这样一支队伍啊。强大又谨慎,骄傲又谦逊。

        他朝着对面看了一眼,兴欣网络会所的招牌没有变更,反而是它存在了比嘉世更长的时间。就算是路仁嘉刚刚加入这个网吧那时候,荣耀职业联赛还都只是刚刚开始向着它的繁荣起步。

        那时候,陈果就深爱着这个……神奇的游戏。         不,也许已经不仅仅是局限于深爱了。她曾经也是这个游戏疯狂而又单纯的粉丝,作为嘉世的。         


          又一周比赛的结束。

         “赢了赢了!嘉世赢了!”

         路仁嘉和几个网管小伙伴们一起猫在前台后面,看着兴欣网吧此刻一片欢腾。眼前电脑屏幕上的直播视频还在继续,直播间里,解说正在语速飞快地总结整场比赛。

        而远远的地方,新装上的大屏幕播放的,是和电脑屏幕上同样的内容。

        陈果一直以来都靠着近乎直觉的经营策略和她为人着想的性格经营着这家网吧,从第二周就开始直播的荣耀联赛,就是近些日子里陈果弄出来的新花样。不可否置的,这里面有着陈果大大的私心,可现在看来,每个周末都爆满的客流量,昭示了陈果决策的明智。

        有那么一个瞬间,路仁嘉看到陈果挤在人群中,和她的顾客们热烈的交流,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欢欣雀跃。她以一种最简单的方式开心着,笑容满面。          “苏沐橙用热感飞弹甩火机的时候帅爆了啊啊啊!看啊看啊,解说都说是那个热感飞弹炸飞了石不转才奠定的胜局啊!”陈果正好听见了解说对苏沐橙比赛时表现的点评,激动得心花怒放。        

         “哈哈。”旁边的粉丝随口接话,“老板娘真是的,这才四场比赛啊,就成苏沐橙真爱粉了。”   

       “苏沐橙怎么了?长得好看实力又不差,粉她很正常嘛!”周围的几个人都掺和进了这个话题。  

       “啧啧。我还是坚持粉叶神!”

      “虽然我比较喜欢苏沐橙啦,但是,苏沐橙也好叶秋也好,都是嘉世的啊!”陈果指着嘉世大楼的方向,一句话终结了这个话题。

         比赛赢得漂亮,所有人都在这个和嘉世一街之隔的网吧里燃烧着,沸腾着,激动得无以复加。他们谈论着一叶之秋,谈论着沐雨橙风,谈论着嘉世的团队赛战术,谈论着叶秋一如既往的神秘。甚至有不少汇聚在兴欣网吧的嘉世粉们还没交网费就蜂拥着冲出了大门,跑到街对面欢呼去了。


        第四赛季的常规赛第四轮,嘉世主场战胜了霸图。叶秋的斗神一如既往的犀利,新秀苏沐橙接替了吴雪峰的位置,和叶秋配合默契。这的确值得此刻如此庆祝。         “哎哎……”当晚的网管妹子试图抬手拦一拦冲出去的客人。妹子纤细的手臂自然是拦不住激动的粉丝的,她有点委屈的撇了撇嘴,有点担心地看了往这边走来的陈果一眼,神情局促的。

        比赛结束,网吧少不了善后的工作。陈果往前台这边走过来,窝在这里的几个网管脸上神色都有点尴尬,说到底都是他们没有尽到责任。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情景,任谁的意识都没能跟上,伸手拦人的妹子已经是这几个人里反应最快的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一向把网吧看的比什么都重的陈果只是走到前台一撸袖子指着手边的草稿本笑得肆意:“要吃什么自己写,今天请客加宵夜!对了,一会儿一起把一楼这里收拾一下啊!”她想了想,又这么补充了一句。

        那是陈果第一次为了一场竞技比赛激动得不顾生意,也不考虑后果,那时候她还很年轻。二十岁出头的姑娘,一人撑起了这个网吧,默默地打着电脑城的电话,一年一年地把那颗手工圣诞树从仓库里搬出来办着活动。


        这还是最开始的时候。不能说是最好的时候,却也是曾经最开心的时候。

        那时候他们年少轻狂,幸福时光。这样的日子,却是再也回不去了。


        再晚一些,那年盛夏。依旧面对着宿敌的霸图。兴欣网吧里再没有这样热烈的氛围。

        “一叶之秋豪龙破军突进!大漠孤烟迎上!出拳!”         “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此刻都接近红血,他们之间的交手却更加猛烈!”  

       “龙牙!……诶?!等等?!一叶之秋倒下了!让我们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通过慢镜头的回放,我们可以看到季冷对着斗神用出了改变比赛局势的技能。”

        刺客技能,舍命一击……  

       

        那是第四赛季的决赛,兴欣网吧在一叶之秋倒下之后一片寂静。就连实际上对荣耀并不熟悉的路仁嘉在这样的氛围中,情绪也低落起来。

        不用值班的路仁嘉混在围观大屏幕的人中间,离他不远的陈果前一秒还在赞扬斗神的勇猛,此刻却一下子红了眼圈。  

         输了?

        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反应过来他们等到的是这样的结局。

        输了。

         路仁嘉听到身边的妹子几不可闻的呜咽声,看到稍远些一向活跃的陈果放下了她握紧的拳头。

        在这种时候,他突然想念起了陈果在他们耳边念叨的嘉世怎么好怎么好。

        因为太过在意,因为太过期待,当希望的泡泡破灭成尘埃时,才会有着无可抑制的伤感。

        人群渐渐地散去,之前还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的网吧一下子冷清起来。陈果还盯着一片空白的大屏幕,一言不发。  

       她第一次这样深切地感受到了竞技体育的残酷,一时间只能无所适从。

       嘉世那么棒……苏沐橙那么棒……斗神那么棒……最佳搭档那么棒……但是他们输了。

        在场的几个网管看着心情不好的老板娘都迟疑着不敢说话,本来说是今晚要淘宝秒杀的夜班网管手一抖,就错过了她的限量版帽子。

        看着陈果,路仁嘉忽然有点感同身受起来。他觉得他该说点什么。

        “我中学那会儿追网球,特别喜欢一个叫德约科维奇的运动员。14年澳网的时候媒体铺天盖地的说着他要四连冠——没错,就和嘉世一样。可是他甚至没进决赛。那会儿我也特别难受。可是有什么关系呢,我还是一样喜欢他。不论是什么竞技比赛都一样吧,这些东西总是要习惯的。”      

         “嗯。”陈果点了点头。

        “既然喜欢,就去相信吧。只不过又一年罢了。”           陈果被说服了。

          是啊是啊,嘉世那么棒,他们还会有很多次站在这个舞台上的机会。

        她一拍手边的电脑桌:“为了明年,宵夜走起啊!”         

        就这样,一年,一年,又一年,一直到路仁嘉离开网吧,陈果一直都支持着她家网吧斜对面的嘉世。         即使嘉世的成绩摇摇晃晃,再也没有站上那个最巅峰的舞台。


        路仁嘉是第四赛季进入兴欣网吧那批人里最后一个离开的。他在这里整整呆了三年。离开之前青年深深地看了网吧一眼,和三年以来都相处的很愉快的老板娘拥抱。

        一触即离。一个来自朋友的拥抱。这太正常了,所有和陈果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都会把她从心底当成是值得珍视的朋友。有时候,他们这些网管们,甚至都会忘记了她老板娘的身份。

        “我走啦,赶火车呢。”一个拥抱之后,青年动作很快地拎起了他不多的行李,走到大街上准备拦出租。正是中午,街上的车并不多。等待的时候路仁嘉还是被嘉世的高楼给吸引了注意力,正午的阳光照到火红的队徽上,化成一团光点,火辣辣的,有点刺眼。


            看着大路两边熟悉的建筑熟悉的招牌,路仁嘉突然想回去看看。于是他很快付诸行动。

        这个路口红绿灯变换的时间一向很长,趁着绿灯最后的十几秒时间,路仁嘉一路小跑着冲到了马路对面。         对着近在眼前大大的招牌怀念了自己刚从大学毕业后那段日子,路仁嘉迈进了这个他曾经呆过三年的地方。  

       “开机。” 网吧的整体格局并没有变化。路仁嘉轻车熟路地走到前台,这个他最熟悉的地方,对缩在里面看电视剧的妹子,顺手递上了自己的身份证 。

        妹子点着鼠标飞快在系统里勾画了下,随口报了个位置:“C区47。”电视剧中烂俗的对白声重新低低地响起。

        一路抬头看着挂在天花板上的指示牌,路仁嘉很容易就能从四年时间中面积变化不小的网吧中找到自己的机位。C区47,那里坐着一个扎着马尾的姑娘。她的耳机中细碎地透出荣耀的音效,键盘鼠标在她手下咔咔作响。  

         只是背影,可看她操作的模样路仁嘉就知道这是这里的老板娘。

        四年的时间带不走那时的记忆,却给他留下了大段大段的空白。熟悉的人,有了他不熟悉的经历。         “老板娘好久不见啦。荣耀打得越来越厉害了呀。”竞技场里一局终了,屏幕上荣耀的字样跳出来。趁着这个空期,路仁嘉朝陈果打了声招呼。

        陈果也只是隐约听到有人在背后叫自己老板娘。她拽下耳机放到一边转过椅子去回头看,身后站着的那个人她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你是哪位?”陈果干脆地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脸上挂起了歉意的笑容。

        路仁嘉对陈果的遗忘也并不太在意,同样干脆地报上了自己名字。若是四年前,他大概会笑嘻嘻地道一句你猜,现在他已经过了这样玩这样幼稚游戏的年纪。

        “路仁嘉,还记得吗?”

        陈果一拍前额,满脸的恍然大悟:“是你啊!”她当然不会忘记在她手下工作过的每一个人。四年时间也只能模糊了记忆,却不能在她的记忆里将熟悉的人抹去。         下一瞬,她脱口而出:“我还记得那时候吐槽过好多次你名字哈哈。”说着,她就这么笑了出来。在自己的地盘,陈大老板表示,注意形象是个什么鬼?

        有了陈果这么一提,两个人之间四年的时间一下子被拉近了许多。

        路仁嘉愤愤不平地在四年后重申这不是他的错:“都是家谱的错好吗!”    

        “哈哈。”陈果又笑了两声,主动地转移了话题,“现在怎么样啊你?这次过来办事吗?”

        “嗯,过来谈点事情。”路仁嘉将他的经历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本就是平平淡淡的生活,哪像陈果这样,四年里发生的事情都足够拿来写一本几百万字的小说了!——路仁嘉是关注了这两年荣耀圈里大大小小事情的,自从他在网络上看到了兴欣的消息,确认确实是自己原来待过的那个兴欣之后,就没错过这支战队所有的信息了。

        似乎用这样的方式,就可以回归到那三年窝在陈果网吧里最快乐的日子,回到最值得怀念的地方。         “你怎么样啊?自己的荣耀战队,老板娘威武啊!”路仁嘉由衷的赞叹着。

        “哈哈,真正厉害的是他啦。”陈果拍了拍她身后这张特殊的桌子。两年前那个雪夜,落魄的叶修拿着她的账号随手用40余秒击败她心中那个连克她52局高手的时候,就是坐在这里。“从嘉世到兴欣,都是他撑起来的啊。”

        “叶神啊……”路仁嘉若有所思地停顿了很久,正准备开口,却被一个目测超过180的青年挡住了视线。          青年瞥了一眼路仁嘉,开口就让路仁嘉思路一乱:“哥们儿你谁啊?怎么一直看着我们老板娘啊!看你瘦瘦弱弱的不像是来砸场子的啊。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来窃取我们情报的?诶,老板娘你怎么不说话啊!”         虽然还是理解不能包子神一样的思维,陈果还是给他解释了一下:“他原来也在这里待过的。是熟人哈!”         包子似乎暂时的无视了他来这里本来的目的,听闻陈果所言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路仁嘉,仔仔细细把他从头到脚盯了一遍之后包子再开口就是放大招:“诶?他也是打荣耀的?我没见过啊!怎么样,切磋一盘?”         陈果好不容易理顺了包子说这话的思维,只能哭笑不得地继续解释:“包子,我是说他原来也是在这里当网管的啊。”  

       包子看向路仁嘉的眼神瞬间失望了几分,兴趣缺缺地给陈果说他这会跑来的目的:“老板娘!我们出去聚餐啊!一起去啊!”  

       “哦哦哦!”陈果连声的答应着,目光转向了路仁嘉,“你呢?”

        “我?”路仁嘉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电脑,“我上机啊。”  

        这就算是拒绝了。路仁嘉的意思表达得很清楚,陈果也不再强求。又招呼了几声,她就跟着包子走远了。         是不一样了啊。路仁嘉看着陈果和包子远去的背影,一时间手搭在鼠标上也没有动作。他当然知道包子是谁,兴欣的选手嘛,那个最脱线的包子入侵的操作者。职业选手,曾经陈果最崇敬的存在。现在却叫着她老板娘,扯着她一起去聚餐。

        原先的陈果仰视着这群站在荣耀巅峰的人,此刻她是他们最好的朋友。

        原先的陈果那样用力的粉着嘉世,为他们摇旗呐喊,此刻的她可是兴欣的老板,站在离他们最近的地方。

        她在场下看着他们,站在那里就成了赛场边上最美的风景。

        四年的时间空白,有了一个不一样陈果。也有了一个不一样的兴欣网吧。  


       路仁嘉盯着电脑桌面上的荣耀logo壁纸,咧嘴笑了笑。

        真的很棒呢,这样的话。     

        “来一张荣耀的账号卡可以吗?”他按了电脑边上的按钮,朝着前台那边这么询问。说完,路仁嘉点开了荣耀的客户端。

        他想起陈果原先说起荣耀时认真兴奋的表情,想起了刚刚见到的那个充满干劲的陈果。

        那就,尝试一下咯。


评论(1)
热度(12)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