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剑圣说精灵王是什么这玩意儿能吃吗



“夜雨?夜雨?太好了你终于醒了。真是被你吓到了,在山上你一声不吭地就栽倒了……”

    “呃。”夜雨声烦抬手挡了挡光,直到适应了周围环境地光亮才从地上坐起来。他活动了下胳膊,一双眼睛四下一扫,飞快地捡起了手边的冰雨抱到怀里,“那个……谢谢你——救了我?”

索克萨尔立刻就感觉出了不对劲,面前这人的态度礼貌中带着生疏,全然不是他的平日做派。他皱了皱眉,问道,“你怎么啦?”说着他就弯腰伸手去摸夜雨声烦的额头。索克萨尔的手背还没触到夜雨声烦的皮肤,就被夜雨声烦眼疾手快地抬手打掉。

“你做什么?”夜雨声烦腾地站起来,直视着索克萨尔,眸子里的光一下子冷了下来。他这气场叫索克萨尔觉得他下一秒就会拔出冰雨来对准自己的胸口。

“夜雨……”索克萨尔不动声色地后退三步,他摊开双手表示自己没有丝毫的恶意,诚恳地说,“我只是怕你生病了。不过现在看起来……恐怕没这么简单啊。”

夜雨声烦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警惕心都被对面那人用目光给消化了,于是他看向索克萨尔的目光愈加诡异了起来。

他对天发誓对面这个人他是第一次看到,但这个人对他的态度显然不是第一次见面。索克萨尔的关切和疑惑都不是作假的样子,这人甚至还知道他的名字,这让夜雨声烦都没法说是认错人了。

况且……夜雨声烦盯着索克萨尔的脸看了半天,怎么就是有种莫名其妙熟悉的感觉呢。这叫什么事儿啊。夜雨声烦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努力回想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结果。这种感觉就像是被生生砍掉了一段记忆,让夜雨声烦不爽极了。

“你说得对。”夜雨声烦有一下没一下地按着自己的太阳穴,“这事没这么简单。我可能忘了点什么。”夜雨声烦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对面前这人有些出乎意料的信任感,竟然如此轻易地就坦白了困扰着自己的问题。

“你还记得什么?”索克萨尔想了想,决定一点一点慢慢地诱导夜雨声烦进行回忆。

“嗯……我正在进行一个大陆边境勘测的任务。我要到大陆最北边的森林里去,听人说那片森林里终年没有阳光,我得去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不是他们最初相识的地方吗?索克萨尔一听就想起了好几年前的事情。要不是这个人类剑客闯进那片森林,索克萨尔此刻兴许还在那里每天重复着相同的,毫无新意的生活。

是的,和夜雨声烦不同,索克萨尔并不是纯粹的人类。他的体内还流着一半精灵王族的血统。

“那时候是荣耀元年吧。”索克萨尔说道,“人类帝国刚刚统一,所以冒险者协会才派出了众多武者勘测边界,试图扩大帝国版图。”索克萨尔这些年在人类世界读了不少史书,这会儿讲起来侃侃而谈。

“是的!”夜雨声烦神色一凛,“北方的森林是最危险的地方,所以我要去那里。”说这话的时候夜雨声烦身上带着不自觉的骄傲,一时间让索克萨尔移不开视线。

“可是,夜雨。现在已经是荣耀五年了。”索克萨尔叹了口气,“这五年的事情,你真的一丁点都想不起来了吗?”

夜雨声烦惊愕地张大了嘴。

索克萨尔指着自己的脸,“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他实在是有些失落了,一起游历了五年的伙伴,单单就是没由来地忘记了他与和他一起的这段旅程。

“你很熟悉。”切实地感受到了索克萨尔的失落,夜雨声烦几乎是笨拙地试图安慰他,“可是我真的一点儿都想不起来,很抱歉。”

“没关系。我们可以一起去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你还相信我的话,让我带你去找一个人吧。”索克萨尔自然而然地伸出右手拉着夜雨声烦的,左手凭空画起了法阵,“他叫石不转,是个很厉害的医师。”

索克萨尔的言谈举止都给夜雨声烦这样的感觉,自己丢掉的记忆,这个人全部清楚。他很是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沉默着点头答应了。


索克萨尔吟唱起术士的咒语,繁复的花纹在地上勾勒成型,传送法阵生效。


   只要提及大陆上众多的医师,所有人都不得不提到这样三个人。一个是定居霸图城、严谨认真的石不转,另两个则是云游四方、随性洒脱的防风和冬虫夏草兄妹。

这些年来大陆上一直有防风兄妹与石不转孰强孰弱的争论,到现在也没有个确切的结果。不过话说回来,人们都更愿意来寻医石不转,毕竟他就在这里,好找呀。

索克萨尔自然是带着夜雨声烦来找石不转的。

霸图城临海,即使夏日炎炎,走在树荫下就是一阵凉爽的海风袭来,让人舒服地直想叹气。

进了城门,索克萨尔就领着夜雨声烦往小巷子里拐。

“啊对了!差点忘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一路沉默的夜雨声烦一拍脑袋,突然问道。

“索克萨尔。我叫索克萨尔。”精灵的名字一向绕口,索克萨尔报出自己名字的时候依旧带有特殊的腔调。

“真绕口。”夜雨声烦啧了一声,“你叫我夜雨,不如我叫你索尔吧!可以吗?”

“没问题。”这五年以来,你一直都是这么称呼我的呀。索克萨尔笑着摇了摇头,五年前,似乎就有过这样的对话吧。

没多说几句话,两人就找上了石不转在城中开的药剂店。门大敞着,也没个人守门。从大门往里看,正好就能看见有个小仆在院内打扫。

索克萨尔一阵纳闷,按说这个时间,石不转这家药剂店里往往都是人来人往的啊?难不成这会儿石不转不在店里?他瞅了眼身旁这会叼着根不知从哪儿折来的草叶四下打量的夜雨声烦,决定还是先问问情况。

“你们店主在吗?”索克萨尔走进院子,询问正在打扫的小仆。夜雨声烦一看,扔了草叶也跟了进去。

“不在!”小仆干脆地回答,“今天歇业,二位请回吧!”

“真的不在?”索克萨尔狐疑地盯着小仆的表情,加重了语气。

“不……不在!”小仆的气势瞬间低了一截。

夜雨声烦也察觉出了不对来,“小同志你这就不对了啊,你看我们这好不容易远道而来的就为了见石不转先生一面。你倒好,就打算直接把我们拦门外吗?这可不行啊你要知道俗话说得好来者是客……”他朝索克萨尔使了个眼色,边说脚步就边往正门挪去。

索克萨尔心领神会,配合默契,张口吟唱就是一个束缚术,困住了试图拦人的小仆,悠悠然往正门里走。

两人还没来得及推门,一袭白袍的石不转就开门出来,要不是夜雨声烦反应快,险些就被门板砸了一脸。

“我说是谁,夜雨声烦,果然是你这个大麻烦。你就不能安生一会儿啊?”石不转再一看就看到了索克萨尔,不由得抬手敲了敲自己额头,“还有你,索克萨尔,说吧,你俩找我什么事?”

索克萨尔看了眼还在束缚术控制时间内的小仆,“我们进去说?”

小仆一脸愤愤然地看着索克萨尔,又一脸委屈地看向石不转。

“束缚术?”石不转眼力很毒,一眼就看出来了小仆所中的招数,一双丹凤眼似笑非笑地朝索克萨尔刮过去,“那先麻烦你先解了施在零下身上的术法吧。”

“好说好说,我这不也是没旁的办法嘛。”索克萨尔对着石不转告饶,抬手就解除了小仆身上的束缚术。

“进来吧。”石不转无奈地让开路,放索夜两人进门,一路带着他们往内堂走。

“他认识我啊?”夜雨声烦本着我认识你早我和你熟的态度,嘀嘀咕咕地走在石不转身后跟索克萨尔说悄悄话。

“是啊,你很厉害啊,他当然认识你。”索克萨尔说这话时眼里含着笑意。

夜雨声烦听了这话,了然地直点头。

石不转被身后这两人嘀咕地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莫名其妙地问:“说什么呢?还见不得人啊?”

“不如你先告诉我,除了我们,还有谁在你这儿?”索克萨尔温和地笑着,开始套话。

被索克萨尔看出来倒也没让石不转太意外,他也笑起来:“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那我也一会儿再告诉你我俩说什么呢。”

旁观的夜雨声烦表示,妈妈噢他们的心好脏啊噢他们好可怕啊我有点不太想和他们玩儿了……


该知道的终归是会水落石出的,索克萨尔感受到空间魔法的波动之后,就已隐隐约约猜出了石不转的客人。

王不留行,大陆第一神棍——注,这是斗神一叶之秋的评价。一般而言,人们都乐于尊称他一句魔术师。

索克萨尔其实这会儿并不是太想和微草的这帮家伙见面。在夜雨声烦还一切正常的时候,就在几天之前吧,他俩跑到微草做客的时候,夜雨声烦还在微草驻扎营地边上被飞刀剑逮到以请前辈指教的名义打了一架。夜雨声烦一时手痒就这么答应了,在帐篷外面就动手起来。动静有点大,最后把原先说是有要事忙碌不便接待的王不留行都给招惹出来了。

王不留行什么人啊,也是老狐狸一条。魔术师先生先是教训了一顿飞刀剑,接着揪着飞刀剑年纪小不懂事说事,话头一转,就说你俩多大了啊?军事重地,自己的事不去忙,在这儿瞎胡闹什么!

说这话时王不留行还意味深长地看了索克萨尔一眼,索克萨尔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几年前被这位名誉响彻大陆的魔术师看穿了,这会儿突然又拿这样了然的眼神看自己,这是几个意思?绕是索克萨尔,心里暗自嘀咕了半天,也没闹明白王不留行这一眼的意思,最后还被王不留行狠狠地敲走了点好处。


石不转自然是不知道他们这些弯弯绕的,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才一落座,他很自然地就以主人的姿态说道,“都是熟人,就不介绍了。我一会儿还要和防风商量个药剂配方,索克萨尔,刚才你不肯说,现在总该开口了吧?”

还没等索克萨尔表明情况,王不留行倒是率先打了招呼,“几日未见,别来无恙啊?”他把无恙加了重音,一下子就拉过了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的注意力。

“我觉得他肯定知道什么。”夜雨声烦丢了记忆但是敏锐的直觉尚在,继续和索克萨尔嘀嘀咕咕,“这人是谁啊?这面相眼熟极了啊。”

“同意,王不留行最近越来越神神叨叨了。”索克萨尔压低声音回了夜雨声烦一句,就去应付王不留行了,“是否无恙,先生兴许一算便知。”

“哪里还要我们先生算,剑圣这会儿一言不发,想来一定是出了什么岔子。”冬虫夏草从小仗着哥哥和王不留行的宠爱,想到什么便是什么,出口毫无遮拦。

“小冬。”防风给冬虫夏草使了个眼色,“让先生说话。”

王不留行高深地一笑,摆摆手。

索克萨尔一阵无奈,只好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地给他们四人说起了夜雨声烦的事情。期间夜雨声烦也没闲着,时不时就插两句话补充着自己的情况。

“所以说,剑圣这是失忆了咯?”冬虫夏草眨眨眼,“来,我先看看?没准真是磕坏了脑袋。”她说的轻描淡写,闭上眼,周身已经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白光。

索克萨尔巴不得是这样的情况,这总比那些神神鬼鬼莫名其妙的原因让人接受太多,就也没有拦着小姑娘,任她动作。

“索尔是带我来找石不转的……”夜雨声烦倒没什么轻视的意思,话说了一半,生生把你行不行啊之类的话憋了回去。

“这方面的确是妹妹在行一些。是吧,不转?”防风看着自己妹妹,眼角眉梢都透着骄傲,赫然就是一副我的妹妹世界第一可爱的妹控模样。

石不转一阵无奈。幸好他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防风了,他扶了扶眼镜,只是点头。

几句话的功夫,冬虫夏草已经睁开了眼。她有些苦恼地噘着嘴,朝着夜雨声烦摇了摇头。“明明一切正常啊……”

就在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还没来得及表现出失望的时候,王不留行一挑眉,“去你们最初遇见的地方看看吧。”索克萨尔正要再问,王不留行抢在他说话之前就说,“言止于此,我还有事,失陪了。”

话音刚落,王不留行就在五人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瞬间转移,法师系的技能。


既然有了王不留行这么一说,那就上路吧。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告别了那三个医师,一路向北前行。

就当故地重游了吧。

过了最初的惊愕,索克萨尔反而在这段旅途中保持了很好的心情。

他们在野外掏兔子窝,点起篝火把兔子烤得流油。

他们偶尔会借住在沿途村里的人家里,将就着就挤在一张床上相拥而眠。

夜雨声烦一个兴起把索克萨尔被钩破的袍子缝得乱七八糟,然后何其无辜地耸肩摊手。

索克萨尔也从来没有用过传送法阵,他们向北的每一步都走的踏踏实实。

慢慢的,夜雨声烦开始对索克萨尔提及一些私事,慢慢的,索克萨尔在旅途中把过去五年的事情一点一点告诉夜雨声烦。

这样似乎挺好的,然而这终究仍然不是夜雨声烦自己的记忆。

“既然是这么重要的一段记忆,我当然要自己也想起来啦!”那晚他们估算错了脚程天黑前没赶到村子,干脆就在野外撑起了帐篷,夜雨声烦对着满天的星星许愿。

“好。”索克萨尔看着夜雨声烦斗志昂扬的侧脸,只能点头这么应了一句。


夜雨声烦在得知索克萨尔的精灵血脉之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打量着他,满脸的表情都是天哪的意思。“哇塞精灵诶!多稀有啊这原来都是只能从上古神话里看到的东西啊!居然就这么被我给撞到啦!”

“只是一半而已。”索克萨尔摇了摇头,“我都不会精灵魔法呀。”

“那也很厉害啦!怪不得你长得这么漂亮!”夜雨声烦说。

“是吗……”索克萨尔摸了摸自己的脸,忍不住又伸手摸了摸夜雨声烦的脸,“夜雨也很帅呢。”

那时候他们已经可以看到那片熟悉的森林。他们走到了森林的边缘,这是索克萨尔这五年来第一次回到这里。

“还真的是啊!阳光很暖和啊!”夜雨声烦感叹着,“一点儿也没有什么暗无天日的感觉。”他在阳光下舒展了身体,握紧了手中的冰雨。

深入森林的过程并不像是夜雨声烦预期的那般危险,两人很快就来到了当初索克萨尔居住的城堡。

千百年来都没有变化过的地方,五年的时间更是毫无作用。

“当初我就是在这里看着你一点一点靠近,这种感觉真是有趣极了。”索克萨尔从容地摘下花园里带刺的玫瑰,他嗅着花朵芬芳的香气,给夜雨声烦的盔甲上别了一朵。

夜雨声烦怔住了。

阳光很好,风很轻,带着玫瑰的香气。云朵软软得好似棉花糖,叫人想在上面打个滚。

夜雨声烦想,记忆的最深处,似乎真的珍藏过这样的场景。

“带我走,或者,我带你走也可以。”索克萨尔注意到了夜雨声烦的神情变化,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说起了当初对夜雨声烦说的过的话。

“我们继续往里走吧。”夜雨声烦回过神来,朝着索克萨尔一笑。

他还是没有想起来吗?索克萨尔皱起了眉,按理来说,这里就是他们最初遇到的地方了呀。若是按照夜雨声烦所言,再往里走的话……

这里是一条界限。过了这座城堡,就该到达精灵族的聚居地了。

难不成夜雨莫名其妙的丢掉了和自己一起这五年的记忆,和精灵族有关?这么想想似乎还真的有点顺理成章啊……索克萨尔还小的时候和族里的长辈生活过一段时间,那些家伙简直比王不留行还要神棍的多。

一开始怎么没想到呢!索克萨尔这么问自己,他看了已经往前走了一小段的夜雨声烦一眼,很快有了答案。

自从认识了夜雨声烦以来,他都更愿意把自己当做是一个人类了吧。

然而此刻,也是为了夜雨声烦。他得把自己当做精灵看待。

他可不是一般的精灵。


精灵王的血脉终于回到精灵的领地了!

索克萨尔才回到这个地方,这个消息就被众多风精灵四下传开。

那些在空中扇动透明羽翼的风精灵看向索克萨尔的目光其实有些复杂。精灵族是最传统最重视血脉的种族,他们尊敬索克萨尔身上流淌着的王族血液,然而他身上流淌着的另一半血液却来自一个人类。

这实在是太矛盾了!

至于夜雨声烦嘛。风精灵们纷纷对他嗤之以鼻。就算剑圣在人类的世界有着怎样的盛名,就算夜雨声烦实际上武力值能够甩这些只是传递信息的风精灵好多好多条街,这些风精灵依然瞧不上这样一个纯种的人类。

索克萨尔有些不满,最后反倒是夜雨声烦在低声地宽慰他,诚恳地表示自己丝毫不在意这个。

“索克萨尔。”一个体型偏大的风精灵在好几个风精灵的簇拥下飞到索克萨尔面前,他朝着索克萨尔微微一鞠躬,用精灵语念起了索克萨尔的名字。

“对,我是。”索克萨尔不为所动,仍然说着人类的语言。

风精灵悠长地叹了口气,也换成了人类的语言:“跟我来吧,长老们在等您。”

索克萨尔点点头:“正好,我也要去找他们。”

“那我呢?”从风精灵精灵语出口就开始抱着冰雨在一边左顾右盼的夜雨声烦突兀地发问。

这地方他太陌生了,他熟悉的只有身边的术士一人。

风精灵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您是索克萨尔的同伴,自然会有人带您去休息。”说完风精灵看了索克萨尔一眼,身后羽翼抖动的频率都慢了下来。

还没等夜雨声烦再说什么,索克萨尔就微笑着说:“不必了。他应该站在我的身边。”他伸手握住了夜雨声烦的,自然的就像他只是要带着夜雨声烦使用传送法阵一般。

夜雨声烦愣了一下不再接话,脸上的表情也不太看得出来情绪。

好一阵沉默。风精灵撑不住了,只好转身给索克萨尔与夜雨声烦带路。


把两人带到长老殿以后,所有的风精灵安静地退散开来,很快就消失不见了——精灵族一向是一个守规矩的种族。

精灵族的长老殿和树融为一体,这可不是一般的树,她是精灵族聚集的中心,有着比任何精灵都要漫长的生命。这是精灵族的生命之树。

“索克萨尔,我亲爱的孩子,你终于回到了这里。”大长老自降身份地从长老殿里迎出来,作势就要给索克萨尔一个拥抱,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分给夜雨声烦一丁点。

索克萨尔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大长老的拥抱,全然没有和他废话的意思:“我来到这里只是想问一句,是不是你们干的?”他握紧了夜雨声烦的手,继续质问,“他可是剑圣!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听着索克萨尔的质问,大长老的目光终于落到了夜雨声烦身上,他冷哼一声,也不再继续装模作样地维持表面上的功夫:“你倒是和你老爹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嘛,我要是不这么做,你会回来?!你不知道我们为了让你回来废了多大的劲!我们不能没有一个领袖!”

是的,他不会。索克萨尔很快给了自己一个答案。把这答案告诉大长老的话,那老头想必会更加发飙了吧?

索克萨尔正暗自里琢磨着要怎么应对,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夜雨声烦拍了拍,紧接着,夜雨声烦松开了他的手。

夜雨声烦朝索克萨尔眨了眨眼,往前踏了一步。

“所以说,你们废了这么大的劲,只是想让索尔回来咯?”夜雨声烦直视着大长老的眼睛,笑了,“你看看你们,逗不逗啊?好啦,现在索尔回来啦!不过嘛,你倒是看看,你们想让他做的,他会做吗?况且……”夜雨声烦依旧在笑,声音却骤然冷了下来,“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不惜干扰别人的生活?我从未听说过,精灵竟然是这么自私的种族!”

堂堂剑圣,从来不是什么任人揉捏的角色。

大长老的脸色刷得就难看起来,他抬手指着夜雨声烦呵斥道:“不过就是个剑客罢了!你懂什么?”

“我懂什么?”夜雨声烦右手已然搭在了冰雨的剑鞘上,“不好意思啊,我不懂你们精灵族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过啊,索尔这个人,我倒是比你略懂一点。”

明明就是剑拔弩张的气氛,索克萨尔看着夜雨声烦挺拔的背影却低低地笑了起来。不过索克萨尔很快收敛了自己的情绪,上前一步和夜雨声烦站在一起,他按住夜雨声烦拔剑的手,开口说道:“我要见父亲。”

大长老听到这句话一脸吃了枪药地表情,愤愤然地一甩衣袖:“倘若你父亲还在这里,你以为我们会费尽心思喊你回来?”

一说完这句话,大长老就有些后悔了。

一听到这句话,索克萨尔就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赫然就是一出精灵王出走之后精灵族另寻新主的好戏嘛。

“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搞明白自己在这出好戏中的地位之后,索克萨尔气定神闲地扯开了话题,“那我们不如先来说说,你们到底对夜雨干了点什么?”

“说起来很简单,借助生命之树的力量洗去了他认识你以来的记忆罢了。”这个过程当然远远不止大长老这么寥寥数语,但他也不愿再多说了。

“怎么恢复?”

“这是个不可逆的过程。”

天知道夜雨声烦是多么想回忆起这五年来的经历,他在向北的这段时间不止一次的表达了这个心愿。然而那个飞在空中的精灵说,这是个不可逆的过程。

索克萨尔没有去看此时此刻夜雨声烦的表情,他很清楚,夜雨声烦就算有什么心情,也不会在这会儿表现出来。

“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夜雨,我们走。”索克萨尔冷着脸,扭头就要离开。

夜雨声烦没说话,他侧过身,一把拉住了索克萨尔。索克萨尔顺着夜雨声烦的眼神看过去,就看到一个女性的精灵从生命之树中飞了出来。

这是一个漂亮到极致的精灵,各种意义上而言的漂亮。

“大祭司。”大长老朝着她点了点头。

索克萨尔停下了离开的步子,看向这个精灵。

他们都在等着她开口。

“索克萨尔。”她开口就说着只有索克萨尔能听懂的,血脉传承下来的古精灵语,“您的父亲用伟大的精灵魔法留下了影像,我深切地希望您可以在与您的父亲交流之后再决定您的去留。”

“好吧好吧,麻烦您带路了。大祭司。”索克萨尔妥协了。


夜雨声烦在看到索克萨弗留下魔法影像的时候,下意识地就去看了一眼索克萨尔。

还真是很像啊。

大长老和大祭司已经适时地退了出去,索克萨尔毕恭毕敬地对着魔法影像叫了一声父亲。

“好久不见啦。”索克萨弗的魔法影像抬手比划着索克萨尔的身高,“那时候你才小小的一点点,现在没小时候可爱啦。”

“喂喂……”索克萨尔无奈极了。谁能想到几百年没有见过的父亲,见面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抱怨自己的儿子没有小时候可爱。

“索尔小时候很可爱吗?”倒是夜雨声烦饶有兴趣地凑过来,兴致勃勃地加入了他们的对话,“啊那个,我叫夜雨声烦,是索尔的同伴!伯父好啊!”

“不不不,你比他可爱多了。”魔法影像一叠声地否定,转而又严肃起来,“事情我想你们已经很清楚了,你,你们准备怎么办?”

“我不想留在这里。”索克萨尔正色道,“我跟那些老头子说不来。而且他们太过分了!”

魔法影像了然地看了夜雨声烦一眼,即使那时候他已经离开这里,他也能猜出来那些古板的老头子干了点什么“蠢事”。

“说起来啊……”索克萨尔一拍脑袋突然问道,“父亲你为什么要离开这里。”

“就知道你要问这个。”魔法影像搔着头发,全然不像是一个优雅的精灵,“我在这里呆了太久了,我得去……嗯,我得去找找你妈妈。”

“索尔的妈妈不是人类吗?她……现在还活着?”夜雨声烦瞪大了眼睛,感觉不可思议极了。

“当然不。”魔法影像耸了耸肩,“她要是还在,你们绝对在精灵族找不到我。”

索克萨弗在人类的世界和索克萨尔的母亲度过了很美好的一段时间,一直到索克萨尔的母亲离开这个世界。

索克萨尔的母亲离开之后,作为精灵族放任索克萨弗长期游荡在人类世界的交换,索克萨弗不得不回到精灵的领地,长老们和大祭司一起,为他加冕封王。然而索克萨弗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王者,他依然怀念着甚至是贪恋着那些短暂的,在人类世界的生活。

精灵族不能接受这样一个王者。

生命之树上一次发挥作用,正是洗去了索克萨弗关于那个人类女性的记忆。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确是忘记了关于你妈妈的一切。一直到最近,我才想起来了一些东西。我正是因此离开。”魔法影像悠悠地说着,“索尔,我想你一定明白了,能解除这精灵魔法的唯一方式,就只能等待时间。”

索克萨弗拥有漫长的生命足以让他回想起过去的事情,然而夜雨声烦只是一个人类武者。

索克萨尔与夜雨声烦对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

“如果我告诉你,精灵王有办法能够延长人类同伴的生命,你会愿意接受他们的加冕吗?”魔法影像打破了沉默。

这还真是一个,让人没法拒绝的条件。

“然后索尔就理所应当地呆在这里干一些他不愿意做的事情一直到找到一个合适的继承人吗?”夜雨声烦相当不满,“这可不是我想要的!”

“孩子,你别太激动了。”魔法影像大笑,他朝着夜雨声烦眨了眨眼,“虽说的确是来当说客的,但我可从没有说过我会坑我的儿子。”

顿了一下,他继续说:“跑路会吧?完事来这儿,我帮你们跑路。”

“真的没有关系吗?”索克萨尔有些犹豫。

夜雨声烦乍一听眼神一亮,旋即又暗下去:“这样不好吧?会不会显得太不负责任啊?”

魔法影像看着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眉毛上扬,拉长了调子噢了一声。

“老实跟你们说吧,精灵族从不怕没有王。”魔法影像坦白,“只要那些老头子还在,精灵族就会按照既定的轨迹发展下去。精灵王的存在与否,并没有那群古板的老头子想象的那么重要。”

“那我们为什么要被什么狗屁血脉禁锢在这鬼地方,我们为什么不去追求自己的生活?我靠!这见鬼的血脉!”魔法影像忽然提高了声音。

“好吧,我明白了。”索克萨尔点点头,倒是夜雨声烦看着这幅模样的索克萨弗目瞪口呆了好一会儿——这真是太没有一个精灵的逼格了。

魔法影像很快地朝着之前大祭司他们离开的方向比了个中指,消散了。

“他真的是一个精灵,还是精灵王?”夜雨声烦僵硬地扭过脖子,这么问索克萨尔。说好的高端大气上档次呢?之前那副精英模样是忽悠人的吗?怎么一瞬间就化身老流氓了!

“是的,我父亲本性其实一直如此……”

索克萨尔还没有说完,夜雨声烦就一拍大腿,拍得震天动地,他的轻铠发出砰的声响:“这也太带感了!”

索克萨尔推门出去之前摆好的官方微笑险些被夜雨声烦给拍掉,还好他反应快,没有把自己哈哈大笑的模样展露在守在门外的大祭司与大长老面前。

他收拾好自己的表情,推门:“好吧,我被你们说服了。”


经过繁琐而又漫长的典礼之后,索克萨尔这个半吊子的精灵终于继承了被他父亲扔掉的王位,成为了继索克萨弗之后第不知道多少代精灵王。

他认真地履行了几天所谓的精灵王的义务,这让大长老一阵感动,见到夜雨声烦时那一脸孺子不可教也地表情都少摆了许多。

这样的平静一直到大祭司带着我们新任的精灵王进入精灵族的传承之地。

索克萨尔在这里找到了索克萨弗说的东西。那是一个花精灵培养出来的植物,千年开花千年结果,如果两个人同时吃下它的果实就可以分享彼此的生命。索克萨尔凭着自己作为精灵王的权利把它卷到了自己的袍子里。

他和夜雨声烦分食了果实,就如同之前一样回到了生命之树中。在之前与魔法影像交流的地方,他们发现了一个传送法阵。

前任精灵王亲手布置,不会流露出丝毫的魔法气息——之前索克萨弗就是这么离开精灵的领地的。现在,神不知鬼不觉,在没有一个精灵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新任的精灵王也回到了人类的世界。

“亲爱的长老们,我是索克萨尔。我想你们现在的心情一定是糟透了——对,你们的精灵王,就是我,和我的父亲一样,离开了你们。”

“希望你们还没有气得把这封信撕烂,不过就算这样,我还是得继续写下去。”

“你们一直是很棒的管理者,然而我和我的父亲都向往着自己的生活,我们并不是什么优秀的领袖。我没有办法肩负起一个种族的未来,何况我志不在此。”

“麻烦你们带着精灵族继续走下去了。拜托了!”

大长老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就只看到了这封信。他拿着这封信,这张薄薄的纸真是出乎意料的沉重。

接着他把信翻了一面。

他看到了夜雨声烦跳脱的字。

“其实就是跑路啦不用想我们有缘再见好好加油不要辜负索尔的期望啊!!!!!!”

除了最后那六个感叹号以外连个标点都没有。

大长老感觉这张纸一点都不沉重了,他现在只想顺着这张纸把这些字的主人揪出来狠狠地揍一顿!

他咽了一口唾沫,心想,为什么没有这样的精灵魔法!


且不论大长老如何悲愤,年轻的精灵王和剑圣已经重新踏上了他们的旅途。

“矮人,地精,兽人,龙族……”夜雨声烦掰着手指,“索尔索尔,我们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过啊!不过现在嘛,还是感谢一下老王比较重要!”

这么说着,夜雨声烦猛捶王不留行的大门,“老王!怎么样啊!你徒弟打不过我!咱们来打一架呗!”

魔术师实在忍不了夜雨声烦的聒噪了,他拉开门一脸的不堪重负:“怎么,你想起来了吗?”

索克萨尔在一边给王不留行递了个无奈又洒然的笑。

夜雨声烦耸了耸肩。


“没有啊,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评论(3)
热度(58)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