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孤身一人·一

00


    史蒂夫和巴基的背影已经看不见了,空留下在冰天雪地里尘土飞扬的前苏联基地。


    像是失去了全身的力气,托尼勉强撑着地坐起来——只是这样简单的动作,也牵扯到了盔甲下的伤口。他低头看着胸口碎裂的反应堆,蓝光挣扎着还在闪烁,是无声的嘲笑。


    嘿托尼,除了这一身失去动力的盔甲,你还剩下什么啊?


   “So you are the man who has everything, and nothing.”

 

    是啊。


    托尼·史塔克,他又是孤身一人了。


01


    托尼觉得他做了一场荒唐的梦。


 


    在这场梦里,他签了一个荒唐的协议,看了一段荒唐的录像,顺便还荒唐地打了好几场架。


    1991年的那个冬天那么寒冷,霍华德和玛利亚为什么要在圣诞节的晚上把他一个人留在那么大的空房子里呢?他们去了哪里?


    所有的景象都是黑白的,哦,那里有满天满地的雪,飞驰的摩托车,然后……然后他们死在了那个夜晚。


    他们血的颜色都是黑白的。


    好像还是很冷,西伯利亚的寒风顺着脖子争先恐后地试图接着往下钻,星盾砸下来,又被它的主人撇到一边,撞到地上哐当的一声似乎都带着回音。


    “哐当。”


    星盾是砸碎了他的反应堆而不是什么别的地方吧?


    “哐当。”


    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伴随着哐当声的反复回响,似乎又回到了好几年之前他第一次试飞的时候。盔甲附着一层冰,他在下落,一种极端的失重感扑面而来。


    他这是要死了吗?


    他已经看到地面了,却还是动弹不得。


    他眼前一黑,身体似乎砸在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上。

 


    梦醒了,托尼猛地睁大眼睛,他大口大口的呼吸,余悸未消。


    终于缓过来之后,他歪了歪头,周围没有风雪,没有血迹,房间里很温暖,托尼躺在足够让他打好几个滚的床上,却感觉寒意从心底冒上来。


    这好像并不是什么黄粱一梦。


    托尼盯着天花板,所有的记忆都涌回来。他咽了口唾沫,然后就是良久的沉默。


    他想,托尼,你又搞砸了。

 


    “Friday,今天是几号?”良久,托尼听到自己的声音这么问。即使搞砸了,依旧有一堆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智能AI飞快地报出了一个没法让托尼安心休息或是思考人生的日子,即使这是一个星期五。托尼抿了抿嘴唇,掀开了被子。


    “Boss,介于您的身体情况,我认为您不该——”Friday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语速都比往常快了些。但是她还没来得及说完,托尼就一把拔掉了插在手背上的针头。


    Friday生生吞下了她的后半句话。


    “给我接罗斯的电话。”托尼下了床一边往外走一边命令着,一个不留神险些被什么东西绊倒。


    是一堆零散的金红色钢铁部件。右臂的部件上还可以看到mark42的标记。


    “boss,您在冬日战士的基地失去了意识,我通过mark42的定位功能把您接了回来。……我忘了整理它了。”Friday开口解释着。


    托尼轻轻拍了拍钢铁侠的头盔,把它捡起来放回桌子上。“不用说了,好姑娘。”顿了顿,他继续说,“谢谢。”


    “Always at your service, boss.” 

 

    托尼偏过头去,嘴角微微地动了下,就往地下车库走去。

 

 

 

    说实话,Friday上线以来从未这么慌张过。那时候就像是一场大戏落幕,所有人都散场。托尼吩咐了几句之后声音就低了下去,像是快要睡着了。

 

    这些天来,他实在是太累了。那些身上和心里的伤搞的他身心俱疲。

 

    最初的怒火和委屈已经消散了,他全身都在叫嚣着,休息一下吧,你该休息了。

 

    他最后一个尾音还没有说完,就真的睡了过去。

 

    万里之外mark46传回来的生命信号一点一点弱化,体表温度极度失常。

 

    Friday在网络上搜查着西伯利亚的天气,大量的数据被分析,她却做不出一个有效的计算。她几乎要死机了。

 

    ——被她拿数据衡量着的那个人的身体情况她再清楚不过了,反应堆无法供电就意味着那套盔甲的内部温度调节系统的彻底崩溃,那个人的身体根本没法在这样的温度下坚持多长时间,即使这些年他一直尝试着对他的身体做一些强度训练也无济于事。

 

    她拼命地尝试远程激活mark46的自我修复系统,在能源不足的情况下也只能是徒劳无功。最后还是备用方案生了效,mark42花了点时间,总算是到了托尼的身边。

 

    mark42的部件像是金红色的火焰飞向托尼的GPS坐标,它们一件一件装备到托尼身上,直至覆盖托尼全身。那时候她才稍稍松了口气,拨了托尼的私人医生的电话。

 

    哦,如果一个AI有“松口气”这种说法的话。

 

    幸好一切都还不是太迟。

 

 

    等到托尼的身体情况稳定下来之后,Friday得到的第一个指令就是他要工作了。

 

    即使她很不情愿,还是接通了罗斯的电话。好吧好吧,您是boss您说了算。

 

 

    罗斯的电话很快接通了。

 

    “这事就交给你们了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Mr. Stark?”罗斯的大脸被投放在车的前窗边上,一脸忙得焦头烂额的模样,“Oh god,你终于联系我了。”

 

    天知道这几天罗斯往托尼这里打了多少个电话,反正全部通通被Friday拒接了。不明真相的他几乎就要以为托尼想一出是一出最终还是跟美国队长站了一队,复仇者联盟和美国政府因为索科维亚协议彻底决裂了。这可不是他们在联合国提出索科维亚协议想要得到的结果。

 

    托尼一踩油门车子继续加速:“我们得谈谈,我在复仇者联盟总部等你。”说完他就挂了电话,开车的姿态倒是和从前毫无差别。

 

    罗斯也习惯了托尼这副模样,抓着外套就叫人送他去复仇者联盟总部。

 

 

    托尼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约罗斯约到了复仇者联盟基地,明明这地方已经人去楼空了。

 

    或许就是种习惯吧。

 

    他停好车,觉得高层那个大大的A在阳光的照射下特别刺眼。

 

    当初怎么把这玩意设计的这么晃眼来着?噢,当初他一般都是直接往大楼顶部走的,还真看不到这玩意儿原来这么晃眼啊。托尼耸耸肩,小跑几步进了复仇者联盟的大门。

 

    罗斯还没来,托尼直接去了顶楼的会议室,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晃过来的紫色人影叫钢铁侠的眼角跳了一下。

 

    ……幻视。

 

    “Mr.Stark.”托尼听到幻视叫了他的名字。

 

    这家伙什么时候能别这么神出鬼没了?托尼抬头瞪着幻视,最后还是眨了眨眼败下阵来。

 

    好吧好吧,仔细想了想之后托尼突然觉得幻视学会了走正门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他起码没有突然一下子出现在电梯里……然后他开口,语气里有点欣慰,“你还在啊。”

 

    “Mr.Stark,除了这里,我还能去哪里呢?”幻视平静地回答他。

 

    也是,除了这里,他们还能去哪里?难道托尼还能去找大把妹子挥霍时光吗?

 

    他做不到。从第一次穿上钢铁侠的盔甲之后,那些责任就和他融为一体了。

 

    见托尼有一会儿没说话,幻视顺便就提了个困惑他好几天的问题:“Mr.Stark,少量糖到底是多少啊?”

 

    “你要做什么?”托尼懵了。托尼一下子忘记了之前自己到底想说什么。

 

    幻视把托尼最喜欢的那家面包店门口的超大甜甜圈显示在空气里,感觉自己挺无辜的,“我查了很多资料,人类不开心的时候给他们喜欢的食物能让他们开心起来。但是旺达似乎并不喜欢我做的食物,(她还没吃就跑了,幻视心里嘀咕着)我不知道您……”

 

    见鬼,这眼神怎么这么诚恳。

 

    托尼抬头古怪地盯着着幻视的眼睛看了半天,最后建议道:“你可以去那家面包店给我买些甜甜圈回来。不急,你可以走过去。”

 

    忽悠走了幻视,托尼坐到了会议桌边上的沙发上,大不咧咧的坐姿,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一样。没有那个荒唐的协议,没有那段荒唐的录像,他们更没有荒唐的搞什么内战玩儿。

 

    只是这会大家都还在休息,只有他一个人要来和罗斯商量一些事情而已。

 

    那就谈谈吧。

 

 

    “Mr.Stark,这些天你到底去了哪里?”没多大一会儿,托尼就收到了罗斯进入复仇者联盟大厦的消息。罗斯一到场,就劈头盖脸地问,“议会指责你违背了索科维亚协议,Iron Man的承诺未免也太廉价了吧!”就算不是真来闹的,罗斯也决定开场唬托尼一下。

 

    果然是这个套路,托尼对罗斯的质问没有丝毫的意外,他敢叫罗斯过来谈谈,一路上早就做好了各种准备。

 

    “我去俄罗斯旅了个游,顺便带回来了红牌伏特加,你要尝尝吗?”托尼坐在沙发上却不显丝毫的弱势,他甚至还有心情开了个玩笑。“这么说的话,那我是不是能投诉政府损害了我最基本的隐私权?”他的眼神一瞬间凌厉起来。

 

    当初还只有他一人的时候,托尼·史塔克也从未畏惧过这些。

 

    索科维亚协议,也从来不是为了美国政府而签的。

评论(16)
热度(80)
  1. 微曦°流光长叹彡幸幸想要抱抱。 转载了此文字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