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钢铁侠中心】孤身一人·四

哈喽我又来更新了,这更拖的有点久所以多写了一点!

 

04

 

罗迪在军方的机密基地休养,前些日子就是托尼亲手把他交给这里的医生的,再过来的时候托尼就显得很轻车熟路了——感谢智能AI,我们的好姑娘Friday上回来的时候早就尽职尽责地给这个不对外开放的基地做了事无巨细的3D建模。

 

 

托尼有这个基地的准入许可,他刚迈进这个基地,基地就对他开放了相关权限以示欢迎。他身着钢铁侠盔甲风风火火地一路朝着罗迪的病房走去的时候,一小队士兵都目不斜视地把“路过”这个单词身体力行地解释得清清楚楚,然后不约而同地扭头打量起了跟在托尼身后看脸就是非人类的幻视。

 

 

这样探视的目光让幻视觉得很不舒服,他停下步子,平静地看回去。

 

 

这些士兵们随身携带的用于探测的仪器已经响了有一会儿了,幻视可没有基地的准入许可。

 

 

两边隔着一条过道僵持着,却也没人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幻视?”走在前面急着去看罗迪的托尼感觉到不对劲,重新折了回来。他扫了一眼也就大概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皱了皱眉准备开口说话。

 

 

忽然那些士兵应了声“Yes, sir”就让开了路,朝着托尼点了点头没有任何解释的就走了。托尼也完全没有意外的感觉,甚至头盔上合露出脸来朝那些士兵们挥了挥手,好像是来检阅的将军。

 

 

没经历过这阵势的幻视不明所以,“Mr.Stark?”

 

 

托尼耸了耸肩,接着大步往前走。幻视连忙跟上,眼神还是挺疑惑的。走出去一截,托尼这才慢悠悠说了一句,“打一棒子给点甜头,这手玩儿的不错。”

 

 

幻视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上楼,左拐。没有了之前那样的特殊情况,跟着Friday的温馨提示,罗迪的单人病房很快出现在了托尼和幻视的眼前。

 

 

“Friday,打开盔甲。”托尼命令着,走出盔甲推开了病房的门,盔甲这时候就很自觉地站在病房门口待机去了。

 

 

他自然地环视,病房环境乍一眼看过去很对得起罗迪的上校军衔。

 

 

床头柜上放了个测试身体数据的仪器,罗迪穿着蓝白条的病号服靠在床上,整个人看起来气色都很不错。他在看电视,什么内容托尼没仔细看,大概是什么无聊的连续剧吧?

 

 

“Tony?”托尼的到来让罗迪有些意外,他的神色一下子复杂起来,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盖在身上的被子。

 

 

托尼几步走到罗迪的床前,摆了个姿势似乎是想去拥抱一下罗迪,但这姿势实在是有点别扭,最后托尼只好怏怏作罢,掩饰了下自己之前的动作,站在罗迪的床前重复地说着,“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罗迪只好微笑,托尼的眼神太亮了,跟他上次记忆里那个从难以置信到绝望,又无比无所适从的眼神比起来实在是天壤之别,这让他都不好意思把真相说出来了。

 

 

“幻视也来啦?”罗迪不想继续这个有点让人伤感的话题了。看到幻视跟在托尼之后走了进来,罗迪有意识地把话题往幻视身上引。

 

 

幻视紫色的脸上看不出什么特殊的表情,看着罗迪的眼神倒是充满了愧疚:“Mr.Rhodes,我为我之前的失误深表歉意。是我的错。”

 

 

“都过去了。”罗迪并不是很在意的样子,也没接受幻视的道歉,只是很平静地陈述了另外一个事实。

 

 

幻视苦笑了下,重复了一遍罗迪的话:“是啊,都过去了。”他知道,这条嫌隙怕是很难再愈合了。

 

 

说实话,被幻视击中的那一瞬间乃至他刚醒来的几天里,罗迪绝对是没法这么心平气和地和幻视说话的,在这张床上躺了好几天之后他才从那种情绪中缓了过来。从他穿上和钢铁侠一样的盔甲的时候,就能够预料到这样的结局了的吧?

 

 

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而已。

 

 

罗迪只是很遗憾,自己这个样子,以后恐怕是再也没法为那些说起来很虚无缥缈的信念去做些什么了,也没法在他担心的时候,驾驶着战争机器助托尼一臂之力。

 

 

“说起来,Cap他们现在怎么样?”罗迪胡乱地调着电视频道,在新闻频道才停了下来,不知道后续情况的他甚至吐了个槽,“这事可不会上新闻。”

 

 

“我……”托尼有些无力,“我不知道。”

 

 

他不知道西伯利亚那一战之后史蒂夫和巴恩斯去了哪里,没准他们正在满世界的逃亡,又没准他们已经和其他人一起被关进了孤岛——罗斯可不会把这些全部都告诉他,这是多么重要的谈判筹码,托尼干脆就也没想着从罗斯那里套话。

 

 

从他醒来到现在不过几个小时,钢铁侠也不是上帝,托尼怎么可能把所有事都管得过来。何况……史蒂夫跟巴恩斯没和他一起回来的原因可比所有人想象中的都要复杂多了。

 

 

“Tony,你怎么了?Cap怎么了?”罗迪一下子严肃了起来,接连问道。

 

 

托尼的状态很不好,他刚进来的时候掩饰的太好,罗迪还没怎么发现,这会一句“我不知道”表现得实在是太明显了些。

 

 

“没关系,我会处理好的。”就像罗迪不愿意告诉托尼他的身体情况一样,他也没在托尼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我还是复仇者联盟的一员!”罗迪一听托尼这么说,声音提高了很多,“不管联盟出了什么事情,Tony,你没有权利瞒着我!”情绪激动之下,他没有坐稳,险些侧着翻下床去,亏得一旁的幻视及时扶了罗迪一把。

 

 

“我知道。”前一秒还想去扶罗迪的托尼若无其事地收回手,悠悠地叹气,“但是……这是我的家事。我会处理好的。”

 

 

“Tony,我一直很担心你。”罗迪也在叹气,他也不能再多说什么了。他多想站起来戳着这个人的心脏质问他,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再多信任我们一点?为什么你就是想要一个人解决所有问题呢?大佬,你好歹在做决定之前考虑考虑我们的感受吧?

 

 

但是他不能。

 

 

“我知道。”托尼神色温柔,语气却很坚定。

 

 

罗迪深吸一口气,颓然地倒进松软的枕头里。

 

 

 

 

“Colonel,我来检查您的身体。”护士的敲门声打断了并不是很愉快的对话。

 

 

……

 

 

那一瞬间罗迪的表情都要凝固了。

 

 

这时候来检查什么身体?罗迪差点就喊出来了。感情好,他这身体状况让托尼知道了不是又给托尼添堵吗?

 

 

罗迪看了眼托尼,托尼也听到了护士的喊话,这会正看着门口。“我想知道你的身体状况”,这话不用托尼说,罗迪都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

 

 

他只能有气无力地说:“你进来吧。”

 

 

对于病房里多出来的两个人,护士没有过多的去关注,只是瞥了一眼就去看搁在床头柜上的仪器里显示的数据了。看完数据,她又公事公办地询问起了罗迪的实际感受。她按着罗迪的腿,问:“Colonel,还是没有反应吗?”

 

 

罗迪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这个问题,就听见托尼开始跟Friday说话:“Friday,扫描罗迪的身体。”

 

 

罗迪不知道Friday跟托尼是怎么样描述自己的病情的,他只能看到,托尼看向自己的眼神又变了。

 

 

“严重的由外伤引起的神经截瘫,超出了现在的医疗水平。没有特殊情况的话罗迪上校下半辈子就要在轮椅上过了,Boss。”Friday亲切的女声在托尼听来是那么的冰凉,没有一丝的温度。

 

 

“植入芯片使用义肢,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Boss,根据我的计算,只有百分之十七点六。”

 

 

“难点在哪里?能量转化?机械人体力学?电信号模拟神经传输?还是……”托尼一连说出来好几个有些罗迪听都没听说过的命题,语气有些暴躁。

 

 

“Tony……”罗迪无奈地叫托尼的名字。

 

 

“我要见罗迪上校的主治医生。”托尼没理罗迪,郑重地拜托进来的小护士。

 

 

“我马上去。”小护士有点被托尼吓到了,也不等罗迪的回答了,她飞快地跑出病房,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急促的嗒嗒声。

 

 

 

 

一时间三个人都没有说话。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Tony,这不是你们的错。”最终先开口的还是罗迪,“你不用内疚或是别的什么,这本来就是我自己选择的路,又没谁强迫我穿上战争机器,你说对吧?”

 

 

托尼眼圈泛红,“兄弟,我不能让你下半辈子就在轮椅上度过,我不能。我一定会让你重新站起来的,现代医疗水平不够,那我们就去发展。”

 

 

“你太累了,Tony,真的。”罗迪咽了口唾沫,不知道该摆出欣喜的表情还是担忧的表情。

 

 

“我没事。”托尼嘴犟。

 

 

罗迪也没法阻止了,只好支持他:“好的。”

 

 

 

 

没多大一会儿,小护士就领着罗迪的主治医生来了这个不小的病房。老头刚一进来稍微跟托尼了解了一下情况,就跟托尼激烈的讨论了起来。

 

 

托尼在麻省理工念的专业是电子工程,是个勉强和义肢有点关联的专业,他对生物科学的了解倒是剑走偏锋,但是在这种时候的确还是稍显缺陷,老头倒是专业搞生物科学的,但是他对电子信号这方面几乎是毫无涉及。

 

 

激烈的讨论还没有持续多大一会功夫,托尼就和老头因为理念不同的原因已经吵起来了。两个人相互否认的就差撸起袖子直接在这儿打一架了。

 

 

罗迪看着这个差点就得跟老头打起来的托尼,倒是觉得十分的生动活泼,让他回想起了好几年前,托尼意气风发的模样。

 

 

他突然觉得,让托尼去搞义肢,可比让托尼去担心联盟的事情让托尼感觉舒服多了。

 

 

“好像还不错的样子?”罗迪小声地跟幻视说话。

 

 

“是啊。”幻视看着这样的托尼也表现的很欣慰。

 

 

罗迪忽然想起来这茬,赶紧提醒幻视:“你得看着Tony啊,也不能让他72小时连轴转搞啊?”

 

 

“我会的。”幻视点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提醒Mr.Stark的作息的。

 

 

在关心托尼这方面,两个人倒是毫无嫌隙的达成了共识。

 

 

 

 

越和老头“讨论”,托尼心里就有了更多需要去解决的问题,他让Friday显示了全息操作系统,直接在上面写写画画记下来一些构思,反倒是一时间把什么复仇者联盟史蒂夫巴恩斯什么的忽略了——这个烂摊子的收拾还真不是一时半会能搞定的。

 

 

这时候有个帮手就好了,托尼在心里嘟囔着,班纳就不错,他对这两方面的研究都挺深入的,当初没班纳自己就折腾不出来奥创。

 

 

可惜全世界都没人知道索科维亚那一战之后浩克开着飞机跑到了地球的那个角落去。没准阿斯加德的那两位知道,可是又有谁知道那两位这会在哪里?

 

 

还有谁?

 

 

托尼不停地回想着自己熟悉的人们,正在忽然就有一个名字跳了出来。

 

 

彼得·帕克!

 

 

那个絮絮叨叨的话唠少年,那个跟自己说出“你有这个能力,你不去救人,就是你的错”的少年,那个凭借一己之力造出超强度蛛丝的少年。

 

 

他还小,但是……

 

 

他很强。

 

 

看来又得去尝尝梅阿姨那糟糕的厨艺了。托尼这么想着,跟老头说道:“您的这几个问题很有价值,我得回去研究研究怎么解决。期待和您的下次见面。”

 

 

面红耳赤的老头也点点头,他比托尼更清楚他俩刚才讨论的那个课题的价值,如果能解决,诺贝尔医学奖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也不知道能造福多少人类。

 

 

“好的,这是我的号码,如果您有了进一步的发现,务必要联系我。”老头从自己的白大褂里掏出来一张名片塞到托尼的西装口袋里,“Mr……?哈哈,您怎么称呼?”

 

 

“Stark,Tony Stark。”托尼也有点哭笑不得,俩人这吵了半天,感情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啊?他把老头给塞口袋里的名片掏出来扫了一眼,也叫了一遍老头的名字,“Doctor.Goldworthy,幸会。”

 

 

老头眨了眨眼,张大了嘴:“Tony Stark?Iron Man!噢上帝,我居然没有认出您来,我真是不知道,您对生物科学的研究也这么有趣。”他一连说了好几个Interesting,这才推着他的老花镜走出了罗迪的病房。

评论(4)
热度(45)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