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钢铁侠中心】孤身一人·五

05

 

    老头走后托尼又和罗迪商量了点细节上的问题,等到天色完全暗下去之后,托尼才有了离去的念头。

    

 

“Tony。”托尼临走前被罗迪叫住了,“注意身体。”

 

 

“我会的。”

 

 

犹豫了一下,罗迪还是说出来了:“有什么事别一个人扛着啊,你也有队伍嘛,是吧,幻视。”

 

 

一边的幻视也连忙点头。

 

 

“哈哈,等你好起来吧!”托尼终究还是没有完全拒绝罗迪的好意,含糊地这么说了一句。说完,托尼走进盔甲,飞行系统启动,他一言不合就从病房的窗户飞了出去,“Friday,我们回家。”

 

 

“Yes,Boss。”飞行路线直指复仇者联盟大厦。

 

 

 

 

第二天也不是什么节假日,这就意味着我们的蜘蛛侠同学是要上课的。托尼很体谅高中生,哪怕他是真的蛮想冲彼得说“朋友你上什么课啊我们来搞科研吧,那些什么代数课体育课都是对你才能的浪费啊”,最后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待了一天,大概地画了个机械义肢的草图出来。

 

 

托尼在没有思路的时候顺便还思考了一下彼得那“睡衣”的改进问题,这事他干的太多了,无论是神盾局,还是复仇者联盟,装备的更新换代的核心都是史塔克工业一手包办的,这会专门给彼得设计,那叫一个轻车熟路。

 

 

等到了高中生的放学时间,托尼衣冠楚楚地第二次拜访了彼得美艳的梅阿姨。

 

 

“……嗯,对,对,上次过来之后我一直和彼得保持着联系,我认为他的研究是成熟且具有可行性的,这次特意过来看看他,把支票开给他。恭喜你啊,教出来这么棒的侄子。”

 

 

“噢您知道吗,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呢,都是彼得这孩子自己争气,我什么也不懂。”

 

 

“哪里哪里,你做的小松饼可比上次的核桃烘烤面包好吃多了。”

 

 

放学回家的彼得开门后地第一眼就看到了毫不客气地坐在自家沙发上吃着梅阿姨亲手做的小松饼的托尼。这一男一女还明显聊得很开心的样子。

 

 

他只想捂着脸出门再重新开一遍门。

 

 

彼得在心里默念三遍史塔克先生是一个很值得尊敬的超级英雄,他找我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虽然上次跑到德国去还受了伤已经让婶婶挺担心了但是这不是史塔克先生的错啊。说起来上次受伤的可不止我一个人,不知道罗迪先生现在怎么样了,我现在问史塔克先生他会告诉我吗,这个问题会给他带来困扰吗?

 

 

就在彼得思路跑向外太空的时候,托尼站起来挤眉弄眼地跟他打招呼:“Hello,Mr.Parker?”

 

 

“Mr.Stark!”彼得连忙跑到托尼面前,“您来了呀,您坐您坐不用客气的。我今天有社团活动回来的迟了,您没等多久吧?哎呀婶婶你怎么又给Mr.Stark吃你做的小松饼呀!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的手艺给我吃也就算了,就不要拿出来给客人吃了嘛!”他可还没有忘记上回托尼来自己家里找自己的时候刚进自己的房间就把面包吐了出来。

 

 

梅阿姨反驳道:“他明明说这次的小松饼比较好吃的。”

 

 

彼得满脸的得了吧,伸手就去拽托尼的右胳膊,“婶婶我们去我屋里说!”

 

 

两个人进了彼得的房间,这回一上来他们就并排坐在彼得的单人床边上。

 

 

似乎这次的小松饼确实还不错,托尼咽下去最后一小块,开口了:“Peter你们快要放春假了吧?”

 

 

“是啊,我还在找春假的临时工呢!”彼得有点腼腆地笑了,“给自己存点上大学的钱,总不能太麻烦婶婶嘛。”

 

 

托尼单刀直入:“有没有兴趣来史塔克工业搞研究?”

 

 

“哈?”彼得张大了嘴,满脸的不可思议。史塔克工业是什么地方,多少麻省理工哈佛的毕业生削尖了脑袋往里钻,自己呢?自己现在连高中都还没有毕业呢!说起来自己过两天的物理小测还没复习……

 

 

他不由自主地就想着,史塔克先生不会是同情自己的遭遇吧?

 

 

还是十六七岁的青少年,是不太会掩饰自己心里的想法的年纪,托尼谁啊,一眼就看出来了,直接就给他解释:“我在给罗迪弄义肢呢,有点技术难关,来不来啊?”

 

 

“哦……”彼得这才放下心来,思路转到了关心罗迪身上去,“罗迪就是那天那位跟您一样穿着盔甲的先生吧?战争机器,好帅的名字呀!我看到他从天上摔下去了还一直很担心他的,看样子是没有生命危险了吧!能说说他的具体情况吗,很严重吗?”

 

 

“神经截瘫,情况不是很好。”托尼有点低沉,全然不复之前和梅阿姨聊天时的欢乐。

 

 

“您是想干脆截肢之后给罗迪先生装上义肢吗?现在好像已经有这种技术了吧……”彼得努力地回忆着,语气也有点不太确定。谁没事了去关注这些呀!

 

 

“那些能叫义肢?”托尼满满的都是嫌弃,“拐杖都比那玩意儿方便!”

 

 

彼得哑然。

 

 

“我查过你的资料——别惊讶,神盾局有你的档案来着,不然我怎么这么容易找到你啊?上面说你对生物这方面很在行。我倒是以为你就是折腾那些复古科技的呢。”托尼见彼得没有回应,继续说着,顺便还开了个玩笑。

 

 

“是的,原本我就对生物挺在行的,我父母都是搞这个的嘛。因为六个月之前的事情,似乎激发了我这方面的才能。”神盾局居然还在运作?彼得被托尼告诉了一个天大的新闻,但他也没在意这个,“哦,怎么说呢,就像是脑域被一种未知的能量开发了……”

 

 

“嗯哼。”托尼点点头表示我知道了。

 

 

“我想……”在没有开始研究之前,彼得也不是很肯定,犹犹豫豫地说着,“我大概能在这方面帮上一点忙?”

 

 

“Excellent。”托尼耸耸肩称赞道,“那么就这么说定了,正好,就把这个当做是你申请九月基金的项目吧,你也能给你那标致的婶婶一个交代,不是吗。”

 

 

彼得想了想,也点了点头。

 

 

“好啦,那么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复仇者联盟的地址不用我给你吧?等你有空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就行。”托尼给了彼得一张名片,换了一个姿势坐在彼得的床上,“还有另一个问题。”

 

 

小孩儿好奇心重,彼得马上追问着:“什么?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你的新装备。”托尼朝小孩晃着食指,“还记得上次来你家的时候和你说的吗?你的‘睡衣’需要更新换代了蜘蛛侠。我不得不说你的战衣实在是太简陋了。”

 

 

“那是我自己做的!”彼得义正辞严地声明。

 

 

托尼不由得失笑,彼得这样子真是像极了做出什么成就之后要父母夸奖的小孩。咳,他本来就是个勉强成年的小鬼嘛。

 

 

“嗯嗯嗯。”托尼一叠声地应着,“我大概有一些加强你战衣的方案,到时候你可以顺便一起看一看。”

 

 

彼得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没别的了,不去跟你的漂亮婶婶去通报一下这个好消息吗?”托尼说着站起来就往门口走去,手刚放上门把手的时候他看了一眼彼得,心有余悸地说,“这次可不用出国,也不会让她担心的。”

 

 

托尼这次可不想再让手被彼得的强力蛛丝黏在门把手上了。

 

 

彼得也想起来了上次最后那个乌龙,抓着自己的头发有点尴尬地笑。

 

 

出了彼得的房间之后托尼又和梅阿姨聊了一会儿,不光跟梅阿姨半真半假地交代了一些彼得的事情,还讲了一些自己原先的趣事,把梅阿姨逗得直乐。

 

 

“那我先走了,等你的电话噢Peter!”托尼临走跟彼得挥了挥手,又给梅阿姨送上了一个飞吻。

 

 

跟彼得和他的婶婶聊天,的确是一件让人觉得相当愉快的事情。

 

 

 

 

告别了彼得和梅阿姨,托尼又开着车风驰电掣地回了复仇者联盟,一头扎进了他的工作室往Friday的回收站里丢那些失败的设计方案。

 

 

Friday尽心尽责地帮托尼整理着那些有用的资料,抽空还帮托尼叫了个外卖。就算Boss叫铁人,铁人不是铁,铁人也是人,也是要吃饭的嘛。

 

 

可惜就算Friday把外卖送到了托尼面前,托尼最后也只是随便吃了两口就把饭盒搁一边去接着在全息操作系统里面写写画画去了。Friday对此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点了更多托尼喜欢吃的东西让他们送过来。

 

 

要是有人能看到在Friday数据库里的这些资料的话,八成不会觉得欣慰。这上面的公式列了老长,配着一些复杂的说明图,还真不是一般人能看懂的。

 

 

他对这件事情太专注了,遇到些小事的需要处理的时候幻视干脆也不喊他,一个人就干脆利落地飞过去把事情直接给解决了。

 

 

除了最初研究盔甲和新的方舟反应堆的时候,托尼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专注地去研究什么命题了。

评论(3)
热度(42)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