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剑圣说精灵王是什么这玩意儿能吃吗

少天生日快乐!

“快到啦——”夜雨声烦站在山顶上,拖长了声音对着天空大喊着,山风呼呼的声音像是在欢迎剑圣回到他的故乡。

的确,在迎风山的山顶,目力好的人远远地已经看见了蓝雨城那些造型各式各样风格不定的建筑了。夜雨声烦喊完那一句扭头又朝索克萨尔说:“也不知道迎风老大最近回蓝雨城了没有,我都好久没有看到他啦……哎对啦索尔,上回咱们回蓝雨城的时候我应该是介绍过枪淋弹雨他们给你认识的吧?”

索克萨尔点点头,夜雨声烦何止只是跟他介绍过他的那些朋友——十年前他才被夜雨声烦带出那片森林,夜雨声烦任务在身,不像此次这样一路走走停停地花了这么久才回到蓝雨城,那次夜雨声烦拜托索克萨尔施展了传送法阵,一溜烟地就回到了蓝雨城的冒险者协会的分部。

夜雨声烦一上交探测的笔记和地图,还没等负责人说些什么,就扯着索克萨尔的袖子跑出了那个白胡子爷爷的房间。

精灵的记性一直是很好的,那时候夜雨声烦是说了什么来着?索克萨尔花费了一点时间想了想,是了,就是“这老头子念叨起来简直不是人,我可不想被他留下来拉家常,我离开之前他就跟我念叨了大半天冒险者协会派我去北边的森林勘测也是有苦衷的……什么老王和大漠最近忙着军队整顿,一枪去追踪鬼族的消息了,最过分的还是老叶,老叶一向神出鬼没也不知道跑到大陆那个犄角角落去了,其他人又实力不够,只好拜托我这一趟走这么远了……走啦走啦带你去找我朋友们,他们往南去勘测海域去了,应该早就回来啦。”

然后索克萨尔就被夜雨声烦拉着去见他那些据说是经过生死的好兄弟了,一群人嘴馋,夜雨声烦一怂恿,非要喝精灵族的果酒,不料后劲实在太大,喝到最后只剩下索克萨尔还清醒,费了好一番力气才把这群人安顿好了。就这样,躺了一地的冒险者们还迷迷糊糊地在那儿说胡话,让索克萨尔知道了好些他们的小秘密。

这会夜雨声烦提起这群人,索克萨尔也站在山顶上运起鹰眼术来,往城里看去,一眼就看到了熟人:“夜雨,你猜八音符在做什么?”

夜雨声烦不会这些法术,看着索克萨尔眼睛前面一层朦胧的紫气只能干瞪眼:“我哪里看的了这么细致!再说了,你用法术分明就是耍赖嘛!”

索克萨尔无奈地摇头,说出了他看到的结果:“八音符在追着一个小孩跑呢,看样子也是个使剑的,上回倒是没见过。”

“使剑的小孩?”夜雨声烦托腮做沉思状,忽的一抚掌叫出来:“八成是流云那个毛孩子,十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这熊孩子剑术练的怎么样了!”

“等你到了城里,试试就知道了。”索克萨尔嘴上顺着夜雨声烦的话说,心里却想着,夜雨你还好意思说别人是毛孩子,我看你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

夜雨声烦不会读心术,有些狐疑地盯着索克萨尔这个笑容看了好一会儿,终究是率先拎着冰雨朝着下山的路跑了几步,又扭过身来等着索克萨尔慢慢往前走。


自从索克萨尔完完全全把精灵族这个大锅甩给精灵族那一干最少活了一千四百年的长老之后,他和夜雨声烦就如同放羊了一般。两人通过索克萨尔的父亲在树屋里留下的传送法阵离开了精灵的领地,从大陆的北端开始,在剑圣的朋友那里蹭饭吃吃喝喝,偶尔还打一架活动一下筋骨什么的,把好几个雇佣兵的驻地都闹的鸡飞狗跳的,就这么一路到了大陆的最南端,日子过的十分舒坦。

慢慢的,夜雨声烦对于那丢失掉的五年里的记忆都不在意了——那些真不值得去执着,他现在就和索克萨尔在一起,他们一路南下一路转悠,又在大陆上游历了快六年的时间了。他们又一次的回到了当年夜雨声烦出发的地方。



太阳落下的时候,两人赶在城门关闭之前进了城——其实等他们到城门下的时候已经到了要关城门的时间,亏得守城门的两个小哥认识大名鼎鼎的剑圣,夜雨声烦当头大喊一声,两个小哥就给他们留了个门缝放他们进去。

进了城,夜雨声烦熟练地带着索克萨尔走小路抄近道,一边得意洋洋地说:“我在蓝雨城还是很有声望的好吧,哪里用担心进不了城在城门外面凄风苦雨的过夜?”

“你最厉害了。”索克萨尔随口就夸。

夜雨声烦显然很吃这一套,背着手往前走,交叠在后背的双手似乎挡住了子虚乌有的晃起来的尾巴。



枪淋弹雨是第一个看见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的,他只是出了屋子解个手,就看见黑黢黢的夜色中两个人影晃动。他右手扣上了系在腰间的手枪,有气无力地说:“什么人……”

他但见一个人影飞快的蹿过来,还没来得及拔枪,那人就贴到了他身前,借着屋子里的灯光这会他可算是看清了来人的脸,一把就把夜雨声烦抱了个满怀,说话难得的带上了感叹号:“夜雨声烦!你回来啦。”

五年不见,就连剑圣的聒噪都让人分外的想念。前两年夜雨声烦失忆的消息也传到蓝雨城这里来,蓝雨城里他的那些老朋友还一阵担心,这会本人生龙活虎活蹦乱跳地站在这里,枪淋弹雨才彻底放下心来。

夜雨声烦还没来得及说话,一身黑衣还带着帽兜的索克萨尔才幽幽地走过来,枪淋弹雨的心脏又被提了起来,比之前叫夜雨声烦的时候还大声:“卧槽!鬼啊!”顺便还把正抱在怀里的夜雨声烦一下子推了过去。

索克萨尔扶了被推的一个踉跄的夜雨声烦一把,抬手摘了帽兜,朝着枪淋弹雨笑了笑。没想到枪淋弹雨还是继续说:“这鬼长的真好看……”

夜雨声烦忍无可忍,倒握冰雨拿剑柄猛敲枪淋弹雨的脑袋:“你看清楚!这是个精灵!精灵!去你大爷的鬼!”

“你再敲就把智商都敲走了……压力山大。”枪淋弹雨悻悻地说,企图抓住冰雨的剑柄,“噢,我想起来了,这是上回你就带回来的那个……叫啥来着?索什么?名字太难念了……”枪淋弹雨一边吐槽一边把两个人往里迎,“上回来你也没说他是精灵啊?”

“上回回来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呢!”夜雨声烦头也不回,高贵冷艳地推开房门,索克萨尔倒是好脾气的把自己的名字又给枪淋弹雨说了一遍,结果这会夜雨声烦从门里探出头来说了句“叫索尔就行呗,他名字我都念不利索别说你了!”

“夜雨……”索克萨尔看着这样的夜雨声烦,内心戏很足,到嘴上却只叫出了他的名字。

正在屋子里打牌的一干人看着门口这三个人,全都露出了目瞪口呆的表情,灵魂语者手上的一副烂牌通通在他失神那瞬间掉在了桌子上。

夜雨声烦眨了眨眼睛,跟他们打招呼:“哈喽朋友们时隔多年你们亲爱的剑圣同志又回来参加革命了!”

一片寂静。

枪淋弹雨默默地想,看吧,不止我一个人收到了惊吓……

好一会儿,涛落沙明缓过神来,也扔下手里的牌,扯了扯自己皱巴巴的道袍站起来:“夜雨声烦!索尔!”

趁着一群人打招呼的时候,灵魂语者借机把被扔了一桌的牌全都揉乱,这局牌就算是彻底作废了。

流云蹦哒的很快,一下子扑进夜雨声烦怀里,比夜雨声烦矮了半截的少年仰起头很骄傲地说:“夜雨夜雨这次我跟迎风老大出去,猎杀了好大一头魔兽呢!”眼神里写满了夸我夸我快夸我你不夸我我就要闹了。

“哎呀流云小鬼你还真的回来了啊索尔诚不欺我!不错不错,有我当年几分风范。”夜雨声烦拍了拍流云的头,脸上做出了几分前辈的样子,手上却顺手把小孩子很有型的头发给揉得乱成一团,四下打量着,“迎风老大是不是也回来了啊?他在哪他在哪?”

流云撇撇嘴,说:“半个月前他把我送回蓝雨城之后又连夜出城了,也不肯跟我说有什么事。”

夜雨声烦有些失望,把冰雨往桌子上一搁,一双眼睛一扫,“打牌呢?带我一个啊,谁输了就罚谁喝索尔的果酒!”

索克萨尔进了这个房间就在走神,看着流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会夜雨声烦一叫他的名字他一抬头有些茫然地看了夜雨声烦一眼。

其他人倒是听的清清楚楚了,索克萨尔的果酒除了流云以外这些人都喝过,印象深刻,这会夜雨声烦一提纷纷夸张的耸了耸肩。

夜彻底深了。

索克萨尔看着又歪七歪八倒了一地的冒险者们,露出了无奈的笑容。他看了看这群人,突然就生出来一种不想管他们的感觉。

最后他还是弯腰把夜雨声烦率先拉起来让他半靠在自己肩上,连抱带拖的把人弄回了他的房间,接着转身又回了大厅,一个一个把这群人送回他们自己的房间。

等做完这一切,他在流云的房间停留了好一会儿,这小孩身上的确是带着鬼族的气味,淡淡的,也不知道是怎么沾染上去的。

真是“见鬼了”。

夜雨声烦口中的“迎风老大”索克萨尔这两次来蓝雨城都没有见过,索克萨尔却不觉得这次没能见面是什么巧合。和迎风布阵一同出去的流云身上都能沾着鬼族的气味,索克萨尔可不觉得被夜雨声烦十分推崇的迎风布阵会没有一点点的察觉。

八成那位术士是把小剑客送回安全的蓝雨城之后又去追查什么了吧。

索克萨尔又深深地看了一眼醉得开始说胡话的小剑客一眼,走出去帮他带上了房门。

这小剑客身上除了鬼族的气味,还有些他熟悉的气味。



平静的日子过的飞快,一叶之秋带着沐雨橙风来到蓝雨冒险团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那天夜雨声烦正在院子里和流云切磋,一大一小两个剑客三段斩剑影步交替着用,满院子都是他们的残影,他们大呼小叫的声音从院子的各个角落传来。

“来的好!”夜雨声烦很眼尖地看见了一叶之秋,一个轻巧的转身,冰雨一剑就撩向了他。

一叶之秋不慌不忙地抬手扬起却邪格挡了一下,拦住了冰雨的冲势,随后,他一把把却邪插在地上,拍拍手:“我说,剑圣,你就是这么欢迎客人的啊?”

夜雨声烦想都不想就回他:“你这是不请自来!要说你是客人你也是不速之客!”

沐雨橙风放下吞日,捂着嘴笑了。

一叶之秋回头看了一眼柱着吞日笑的不成样子的沐雨橙风,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扭头回来看夜雨声烦的时候却换上了正经的表情,一板一眼地说:“这回来不是路过打招呼的,迎风布阵半个月前给冒险者协会总部传了一则消息,说是在帝国内发现了鬼族大规模活动的踪迹,你也清楚,荣耀元年那一年,各大种族和人类签订过协议,鬼族这是公然违背了这则协议。”

这则协议的签订在勘测帝国边境之前,夜雨声烦还是记得的。看着难得摆出一副正经模样的一叶之秋,夜雨声烦压低了声音,快速地说:“进去说话。”

说完他带着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回了他自己的房间,把流云都关在了外面。

房门才一关上,夜雨声烦就飞快地追问:“迎风老大现在在哪里?鬼族的事情还有什么消息吗?冯宪君那老头这次又跟帝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了?”

“你慢点说话,成不?”一叶之秋跟夜雨声烦打商量。

“……”

夜雨声烦愤愤然地剐了一叶之秋一眼,干脆不说话了,双手环抱就等着一叶之秋说。

“迎风布阵那家伙传出来这则消息之后再没联系过总部,不过要我说,那家伙贼精贼精的,碰上鬼族谁吃亏还另说呢!”一叶之秋显然很了解迎风布阵,这话说的那是相当笃定,“不过多的消息我也没有了,迎风布阵是在你们蓝雨城周围发现鬼族的踪迹,这不,有了消息之后哥就马不停蹄地赶来找你们了吗?”

“嗯。”夜雨声烦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问:“那帝国边境那边,有什么动作?是只有鬼族还是……”

“知道你担心那个半吊子的精灵王,放心,精灵族那边没什么动静。”索克萨尔的身份这些年渐渐地也传开了,挺多冒险者协会的人这才知道这些年跟在剑圣身边的那个黑袍术士居然还有精灵血脉。一叶之秋当然也知道,这会他一副很懂的样子,拍了拍夜雨声烦的肩。

“谁担心他啊!那家伙会魔法的!”夜雨声烦矢口否认,“而且……那家伙最近神出鬼没的,一天都见不着他几次。”

夜雨声烦已经好几天没怎么和索克萨尔好好说过话了,这两天索克萨尔似乎很忙,白天几乎是一整天一整天的往外跑。两个看守城门的小哥来找过一趟夜雨声烦,说是看见索克萨尔出城了,像是往迎风山方向去的,也不知道这位先生在蓝雨城周围还能有些什么样的熟人……

一叶之秋一提起索克萨尔,夜雨声烦顿时就有些心猿意马,脑内开起了火车。

“噢?”一叶之秋听到夜雨声烦这么说反而是来了兴趣,“我看,这位精灵王,想来也是看出了些什么啊。”

“谁知道他最近想干什么呢……”夜雨声烦嘟囔着,没精打采的,随口说道,“你叫沐雨来做什么?欺负我们蓝雨没有妹子吗?”

沐雨橙风原本多半时间都是安安静静地跟在一叶之秋身后,最多也就是偷笑下,这会她可就不愿意了,拍着自己的吞日说:“吞日上要的最多的就是鬼族的命,你说我怎么不能来?”

“沐雨是鬼族克星,这你也忘了?”一叶之秋补刀。

“忘了!”夜雨声烦翻了个白眼。

一叶之秋无奈地摇头,没想到是这么个干脆利落的回复。这家伙忘了这么多东西,之前那一剑的身手的确还是剑圣的水平,但要是真的面对鬼族,应该是真的不熟悉了。这回往深山里去,真要是面对鬼族的大部队……他和沐雨的确是冒险者里面一直以来的最佳配合,真遇上什么危险恐怕也是顾不上夜雨声烦的。

原本一叶之秋此番来到蓝雨城,看到夜雨声烦回来了还是有些意外又惊喜的,这会他却不想带着夜雨声烦一起进山了。

他伸手在怀里摸了摸,摸出这回出来身上剩下最后的一点烟草,十分悲伤地叹口气,把剩下的这些烟草都卷起来,一个响指,借着指尖冒出来的那一点火苗点着了,顿时就有袅袅的烟升腾起来。

“迎风布阵最后一次传递消息是在蓝雨城外迎风山深处,我和沐雨歇个脚就准备往山里去了。”一叶之秋很不讲究地坐在地上,郑重地交代,“你呢,也不要声张,若是我一个月后没有消息,你去找冯宪君,啊。”

夜雨声烦反而被一叶之秋这一副关照你的样子给逗笑了,却不答应他的请求,攥紧了冰雨说道:“我也要去找迎风老大!而且索尔也牵扯在里面,我一定要搞清楚鬼族到底想干些什么!”

想了想,夜雨声烦又飞快地说:“你放心,我把这事告诉枪淋弹雨,真要有什么意外,让他去转告冯宪君就行——我们蓝雨还是有人的好吗!”

“成成成。”一叶之秋生怕夜雨声烦又给他搬出来一大堆歪理往他头上砸,剑圣同志吵起来真是让他脑仁疼,只好答应了,大不了进山慢一些,找些落单的鬼族给剑圣同志练练手。



于是夜雨声烦立刻开始收拾东西,他收拾东西相当迅速,把能用到的东西通通往空间戒指里一扔,这就成了。他一边念叨一边收拾,还顺便给枪淋弹雨留了个条,上面的字还是一如既往的没长进。

还没等一叶之秋把他最后那点烟草抽完,夜雨声烦就万事俱备地推着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往门外走了。

“哎哎哎你慢点!”一叶之秋朝着夜雨声烦竖了个中指,惹的一边的沐雨橙风笑的很没有形象。

“夜雨,你这是……要出门?”

忽然,这几天来一直神出鬼没的索克萨尔恰好从后院里拐过来,出现在了三人面前,状似随意地问道。

这人出现的实在是太过巧合,夜雨声烦还没说话,一叶之秋就开口接过了索克萨尔的话:“索克萨尔?”精灵的名字难念,一叶之秋开口却念的极其标准。

“是我。”索克萨尔抬眸看向一叶之秋,平平静静地说,“如果你们是往迎风山去,我也是要一起去的。”

这话一出,三人皆惊,尤其是夜雨声烦,眼睛被他睁得足足大了一圈。

一叶之秋看了一眼夜雨声烦,看他吃惊之下也没有说话的欲望,只好摩挲着却邪的矛杆,说道:“这是我们人族和鬼族的事情,你不方便掺和进来吧?”他直视着索克萨尔,想要从这双眼睛里看出点什么来。

“那如果我说,跟鬼族掺和在一起的,还有我们精灵族的败类呢?”索克萨尔也不恼,好脾气地解释着,“我这几日一直不时往山里调查,也是查到了一些东西,不过鬼族防守很厉害,我也没法深入进去了。我想,合作是个不错的选择吧,叶神?”

一叶之秋又看了一眼夜雨声烦,夜雨声烦这会才收敛了自己满脸都写着的吃惊,朝着一叶之秋点点头:“精灵族不屑于说谎,索尔说的一定是真话。而且身边没有索尔跟着我还真是挺不习惯的,哈哈。”

“好。”一叶之秋也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带着沐雨橙风就往前走了,没再回头。

夜雨声烦于是也赶紧拉着索克萨尔的袖子就追上去:“老叶老叶你慢点啊,我还指望着半路跟你好好切磋一下呢!”

“多大人了?整天就想着切磋啊?”一叶之秋没停下步子,连头都不带回一个的。

“我看你是怕了我吧!”

“谁怕谁啊?”

“不怕你为什么不跟我切磋!”

“你话太多。”

夜雨声烦早就没有拉着索克萨尔了,索克萨尔跟在他身后也是一路小跑,长长的黑袍子在他法术的加持下却是一尘不染。索克萨尔听着夜雨声烦跟一叶之秋斗嘴,跟沐雨橙风无奈地对视一眼,脸上的笑容都挺无奈的。

索克萨尔这些天的确是天天往迎风山里跑,去探查消息,流云身上那隐隐约约的熟悉味道是黑暗精灵的,这也是他这些天里才确定下来的。

夜雨声烦似乎不想跟一叶之秋在切磋上再做纠缠了,他切了一声跑回索克萨尔身边:“他就是怕了我了。”

“是是是。”索克萨尔赶紧顺毛。

“说起来你回来的怎么这么巧啊?”夜雨声烦忽然问起这茬事来。

“我在蓝雨的驻地留下了法阵,发生了什么我都能看见的。”索克萨尔微笑着说。

“你什么时候留的法阵啊我怎么都不知道!”夜雨声烦顿时嚷嚷起来。

“你们喝醉的时候。”索克萨尔随意地说。

“……”

“说真的索尔你确定精灵魔法外族不能学习吗?”

“我确定……”

“噢……”夜雨声烦一脚踢飞了一块小石头,愤懑地说,“这么好玩的魔法,怎么就不能学呢!”

敬爱的精灵王被剑圣这句话一下子给噎住了,赶紧转移话题:“叶神,我们还是来好好想想怎么混进鬼族的营地去吧。”

“靠!”剑圣又一脚踢上石头。

评论
热度(14)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