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钢铁侠中心】孤身一人·十一

11

 

在彼得的春假快要结束的时候,一切都向着更好的地方发展。

 

这让托尼不由得开了个玩笑,让我们的纽约好市民蜘蛛侠同学早点回去上课。

 

如副总统所言,史蒂夫和巴恩斯的全球通缉被美国政府取消,不管这两个人躲在哪里,总有一天——也许就是明天,他们就会得到这个消息。一切总算是还有挽回的余地。

 

更让托尼高兴的则是在史塔克工业与韦恩集团的合作下,智能义肢的开发进展甚至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

 

当Friday说出一切数据模拟运行正常,可以考虑进行实体测试的时候,托尼简直觉得Friday是这个世界上最性感的女人。

 

“噢Friday,不准备给daddy解除一下限酒令吗?这种时候我们需要盛大的香槟舞会来庆祝一下!”托尼把双手拢在嘴边,在地下实验室里喊道。

 

为了托尼身体的恢复,Friday一直以来可是把托尼的酒窖都锁了起来,托尼每天能摄入的酒精量都得到了自己的人工智能的控制。为此Pepper上回来复仇者联盟大厦找托尼的时候还夸奖了Friday——以前还是Jarvis陪着托尼的时候,多半不会采用这么强硬的态度。

 

“真是个好女孩。”那时候Pepper对Friday说了这么一句。

 

“好吧好吧,我就是个听女儿话的好爸爸。”托尼举起双手,跟Pepper投降,目光诚恳极了。

 

这会,好女孩Friday依旧是对托尼香槟舞会的提议完全不为所动,她的声音里带着笑意:“Boss,您不用这么大声,我的声波捕捉系统是您设计的。”

 

托尼被自家AI轻描淡写地拒绝之后做出来一副我很伤心的样子,脸上的表情仿佛就是一言难尽地写上了噢上帝这三个字,偏过头去扶着脸不再看着那个方向。

 

托尼不知怎的,就有种闺女儿大了不听话了的挫败感。明明最初的时候Friday可是个言听计从的乖巧姑娘啊,托尼不由得这么感慨着,却想起来下个月就是Friday的又一个生日了,又暗自琢磨着送出去点什么样的生日礼物。

 

也许是时候该再给小姑娘升个级更个新了——他的姑娘要足以应付一切。

 

 

罗迪手术那天托尼去了医院。那天下着暴雨,医院里难以言喻的消毒水味道都被空气里潮湿的水汽给盖住了。

 

这可不是什么小手术,光是智能义肢的神经接驳就足足要花好个小时的时间,罗迪的亲人们都守在手术室外,神色焦虑的模样,也是坐立不安的。他们不时地朝坐的远远的托尼这边看一眼——得,这位爷一身西装革履,默不作声地在那儿看书,好长时间才翻几页,像是在沉思什么关系重大的问题。

 

罗迪的家人们面面相觑,这位爷他们都认识,他是罗迪最好的朋友,罗迪现在这个样子很大程度上也是拜他所赐——不管是坏情况也好好情况也罢,通通和这位爷脱不了关系。罗迪的人生是和Stark联系在一起的,这点一家人都没有办法否认。

 

“如果不是他,爸爸绝不是现在这样的。”对于托尼的到来,罗迪的大儿子显然有些不开心,他盯着手术室的紧闭的大门,压低声音别扭地说。

 

托尼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手下又飞快地翻过了几页。

 

罗迪家的小妹妹却不这么想,她没说话,只是躲在妈妈身后,睁着水灵灵黑魆魆的大眼睛频繁地往托尼那里看,眼神里写满了好奇。对于这么大的小孩子而言,爸爸的好朋友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叔叔。

 

托尼早几年的时候见过罗迪家这对兄妹一次,随手送了两个小孩子一点新奇的小玩意儿,就一直被罗迪家的小妹妹记到了现在。

 

哥哥看着妹妹小花痴的样子,不由得伸手弹她脑壳儿,没好气地说:“妹妹,别看他了!”

 

妹妹不情不愿地收回目光,朝着哥哥做了个鬼脸,彻底躲到妈妈背后去了。

 

妈妈一人瞪了一眼,低低地说:“少说点,你们爸爸和Stark的关系比你们想的可复杂多了。而且……你们的爸爸可是个军人。”说完她也看了一眼托尼,托尼刚好没在看书,抬头朝着罗迪的妻子点头致意。

 

手术仍在进行,手术室门上方的红灯又亮了好几个小时,直到红灯在那一瞬间暗下去又换成绿色,大门被推开,罗迪的妻子儿女一下子围过去,把医生和罗迪都挡在了托尼的视线之外。

 

托尼也没有像罗迪的家人似的一蜂窝地凑过去看,他只是把正在看的书扔到一边,站起来往手术室的门口望去。

 

显然,手术很成功。那几乎是理所当然的,这里有着全世界最棒的主刀医生,这里有着全世界最先进的医疗器械,一切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托尼能听到罗迪的儿子和女儿那一声开心的欢呼。罗迪的妻子也许是拉着罗迪的手吧?托尼只听到了这个女人喜极而泣的声音。托尼并不想打扰这样阖家团圆的景象,也没去管之前被自己扔到一旁的那本书,施施然地就离开了这里。

 

    

 

等到麻醉剂的效果消失,还在工作室里给盔甲做定期维修的托尼接到了来自罗迪的视频电话。视频里的罗迪躺在病床上,看上去还有些虚弱。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罗迪笑的极其灿烂,一口白牙几乎夺去了托尼所有的注意力。他说:“谢啦,Tony。”

 

托尼被这一口大白牙也感染地笑了起来,他放下了手上的活,伸手把其他的显示屏都推到一边去:“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我想,再过几天我就可以开始尝试下地行走了。”

 

“那真是太好了。”托尼把这句话重复了好几遍,“那我过两天把你接回基地吧,这里有最完整的恢复设施。”

 

罗迪犹豫了一下,他往镜头外看了一眼,还是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他最终还是想要回到那里,而不是借着这个机会回归到他正常的生活。

 

 

 

“138,138次作战任务,我飞了那么多次,Tony。每一次都有可能是最后一次,可我还是飞了。因为该战斗还是得战斗。协议也是一样。我签它,因为这是正确的事情。是啊,我的情况很糟糕,这次败得很惨,可是我没有改变我的心意,一点没有。”

 

幻视坐在一边的沙发上自己跟自己下棋,托尼蹲在一边看着因为没掌握好平衡摔倒在地的罗迪,听他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原本热热闹闹的复仇者联盟大厦此刻也只剩下了他们三人。

 

战争机器的主人很平静地说着这些。在某些方面,这个黑人上校似乎表现的比托尼还要更为坚定。

 

托尼看到浩瀚无垠的宇宙时会焦虑,在一系列无法抹去的灾难之后他会怀疑创造奥创究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他会质问自己为什么不能做的更好——就如同这次以闹剧收尾的内战,在这些非他所愿的战斗之后,日日夜夜,他都在质问自己,这些战斗是否必要,如果有更好的办法,那这条路又在哪里?如果他能找到这条路,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如此惨烈收场?

 

但从罗迪这里,他似乎看到了另一条路。

 

他没有质疑过签订索科维亚协议的正确性,从来没有。

 

这就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就算这些战斗非他所愿,这未尽的仗,他还没有打完,这应行的路,他还没有走尽。该战斗的还是得战斗。

 

这条他看到的路不属于他,它从过去来,向未来去,复仇者联盟只是在一个恰当的时候在现在走上了这条路,然后却意外地拐到了它的岔道里。也许托尼应该做的,只是重回正道,这么简单。

 

“没事吧?”托尼向罗迪伸出手去。

 

“没事。”罗迪紧紧地握住了托尼的手,借着托尼的力气站了起来。

 

“托尼·屎大颗?”他们一开始就是在复仇者联盟大厦的一楼大厅里来回地试着走路,邮递员来送快递的时候刚好就撞见了他们。邮递员隔着玻璃把托尼的姓念错了,惹的罗迪好一顿嘲笑。嘲笑完托尼,罗迪就跟没事人了似的,一个人扭头就扶着周围的家具往厕所去了,留下托尼一个人在大厅里拆快递。

 

联邦快递的盒子里有一封信,给托尼的。信封上的笔迹托尼一眼就认出来了,是史蒂夫的。“托尼,真高兴你回到了总部……”这封信是这么开头的。

 

托尼一边往自己的房间走回去,一边读着这封信。等到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坐下来,认真地看下去,一个字一个字地看着,想象着那个人在写下这些字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也像这些天的他一样踌躇过。

 

“真希望我们能在协议上达成一致,你在为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而努力,这是我们所有人都可以做的,也应该做的。”

 

这明显就还是不认同托尼在索科维亚协议上的立场了,但托尼想的却是看来取消全球通缉的消息终于是传到史蒂夫那里了啊。我们真正所想的其实是一致的,也许索科维亚协议根本就没有那么重要。

 

托尼这么想着,就被Friday提醒有罗斯的电话打了进来。

 

孤岛监狱受袭?那里除了超能力罪犯们,现在可是还关着一大半复仇者联盟的人啊。托尼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一定是史蒂夫过去救人了。

 

“Tony,我们遇到麻烦——”

 

托尼才一接起电话,罗斯就焦急地说道。

 

还不等罗斯说完这句话,托尼飞快地回道:“啊请稍等。”他就这么挂掉了电话——要是等罗斯说完,他可就是不得不往孤岛走一趟了,然后“意外”地在那里看到一个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出现的美国队长,说不定还要再打一架。这并不是他想做的事情。

 

“所以,不管怎样,我答应你,如果你需要我们,如果你需要我,我一定到。”

 

托尼读完这封信的最后一句话,把它锁到了手边的抽屉里,他又看了一眼刚才从快递盒子里倒出来的小手机,把它装到了上衣口袋里。

 

史蒂夫,厉害了啊,你倒是会打感情牌了啊?

 

托尼在他的房间里又坐了一会,这才重新回到一楼的大厅。

 

罗迪当然已经从厕所回来了,他已经慢慢地适应了自己身上那玩意儿,可以不扶着周围的东西缓慢地行走了。他看到托尼,随口问道:“所以,屎大颗先生,你到底收到了点什么?”

 

“上世纪的老古董。”托尼一挑眉毛,双手插兜看着罗迪,“嘿,伙计,听着,你再乱叫的话,你就别想着给你的腿上装个空调了。”

 

“那可就太糟糕了。”罗迪从善如流地答应下来,“Tony,我可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复仇者,你不能这么对我。”

 

“我们都是。”

 

罗斯似乎从托尼这句话里听出了别的意思,咧嘴乐了。

 


评论(3)
热度(22)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