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钢铁侠中心】孤身一人·十四

上线一下瓦坎达那边的人物

欢迎讨论_(:з」∠)_


14

 

托尼曾设想过下一次他和史蒂夫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姿势见面,但绝不是这样的。

 

这是一大片树林的中心,在这里总算是能看到明显的人类活动的痕迹了,作为领袖的黑豹的雕像是这里最高的建筑,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说实话,如果不是亲身来到这里,托尼简直无法想象瓦坎达作为一个拥有着世界顶尖科技甚至还掌握着振金矿脉的国家,人民的生活方式却回归到了这么……质朴的方式。如果可以,托尼简直一秒钟都不想在这个原始森林似的国家待下去。

 

黑豹的雕像下,一溜穿得跟印第安人似的黑人拿着一眼看不出是什么玩意儿的——嗯,也许这是他们的武器,他们拿着武器指着托尼,满脸的戒备和怀疑,说着托尼连半个字都听不懂的土著语,就连Friday都比对了好一会儿的语言库才开始给托尼做同声传译。

 

托尼几次三番地试图和这群黑人们进行友好的沟通,但是他们似乎不太认Friday模拟出来的声音,小姑娘换了好几种声调表达了他们友善的目的,这群黑人却依旧对这个金红色的怪物充满了敌意。这让Friday都有些委屈了。

 

这群人一直和托尼僵持着,一直到特查拉和史蒂夫匆匆赶来,他们都还拿着武器指着托尼,而钢铁侠盔甲的扩音器里还在放着Friday的鸡同鸭讲。

 

托尼就是以这样一种让人哭笑不得的姿势和史蒂夫见面的。

 

这还真是……挺让人意外啊。

 

 

事情是这样的,无论是灭霸的消息,又或者是在史蒂夫几乎是莽撞地劫狱之后罗斯那通劈头盖脸的要解释,甚至是关于索科维亚协议的后续修订,都让托尼觉得,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多计较什么了。美国队长需要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公众面前,而不是像一个罪犯一样不知道藏在地球的哪个角落,对史蒂夫自己,对如今已经没有联盟了的复仇者们而言,这都是一个理智上的最佳选择。

 

不得不说,如果可以,他不想这么快就看见史蒂夫那张糟糕的脸,一点也不,但是,他需要美国队长。几乎在一瞬间所有的事情都在敦促他来寻求史蒂夫的帮助,现在的他孤身在打一场没法一个人打赢的战争。

 

这却是一场无论如何也不能输掉的战争。

 

因此,在Friday查出史蒂夫现如今猫在哪里之后,托尼甚至放下了他的实验,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瓦坎达。

 

然后……嗯,就是这样,托尼才刚落地,就被这帮子黑人逮了个准。

 

哦,不得不说,瓦坎达这地方,天气真好啊——

 

 

……个鬼。

 

上任黑豹陛下作证,托尼能感受到特查拉和史蒂夫意外的目光都快在自己的脸上戳四个洞了。再加上背后那群黑人们,他简直是千疮百孔。

 

“Hello?”托尼听到自己机械地跟特查拉打了个招呼,他回头看了一眼那群还拿着武器指着他的黑人,又转回来朝着特查拉举手示意自己没有丝毫想要动武的意向,打开了自己的面甲,“让他们把那玩意儿放下,行吗?Your Highness。”

 

特查拉盯着托尼看,也不说话,直到托尼都被陛下黑白分明的眼睛盯得有些莫名其妙了,陛下大人这才朝着那群黑人挥了挥手,他们终于收起武器默默地走开了。

 

“Stark。”特查拉跟托尼点头示意,算是打了招呼。

 

“我真没想到,队长他在这里。”托尼的目光这时才落在了史蒂夫身上,“好久不见,队长,我收到你的快递了。”他以一个陈述事实的语气说出这句话,面无表情的。

 

史蒂夫看着托尼,什么都说不出口。好不容易,他说出来一句:“看起来,你需要一些帮助,钢铁侠。”

 

“罗斯在满世界的找你,措辞强硬地希望你能给他一个解释。我被他吵烦了,所以……”钢铁侠的盔甲有一点好处,托尼站在里面,可以正儿八经地平视史蒂夫,而不是以一个弱势的姿态去仰视他,“他正在往美国队长那一长串的罪名上加上一条——劫狱罪。”

 

“这不是他们的错,我不能让他们被关在孤岛。他们不是犯人。”史蒂夫开始解释。

 

“好极了,恭喜你,就算他们不是犯人,可是你是,队长,白纸黑字的,罗斯没准已经在准备起诉你了——在撤销你们的全球通缉之后。”托尼盯着史蒂夫那双蓝眼睛看,衷心地希望能看明白史蒂夫都在想些什么,“你不能总拿着你那套上世纪的法律观念跑到二十一世纪来,罗杰斯。这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话还没再多说两句,托尼和史蒂夫又几乎是针锋相对了起来。这反而让托尼轻松了起来,他们的争吵无关托尼心中最无法触及的那个部分,这是他所擅长的。

 

特查拉站在一边,看了一眼托尼,又看了一眼史蒂夫——这两个人完全无视了他,他似乎更明白了复仇者联盟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混蛋组织,也更明白了他带回瓦坎达的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扯淡麻烦。如果能够重来,他绝不会怀疑是巴恩斯杀了他的父亲,更不会掺和进复仇者联盟这档子破事。他咳嗽了一声,指着黑豹雕像建议:“我想你们也许更希望进去讨论问题。”

 

这是瓦坎达,特查拉说了算。

 

“哪个时代的法律都不能让协议干涉我们个人的选择,这是最基本的原则。”史蒂夫听出了托尼的言外之意,一边耐心地挑明一边跟着特查拉往通向地下的电梯走过去。

 

托尼也跟上去,嘴上也不停:“所以你就为了你的原则自由自在的违法乱纪啊美国队长。”

 

“事情的发展让我没有时间等下去。我必须这么做。”史蒂夫没回头,但托尼想,这一瞬间,史蒂夫的脸上一定带着那种迷之让人无法反驳的正义表情。

 

所以归根结底,从一开始都是只差再信任一点。

 

Friday检测到了托尼的情绪波动,贴心地给他合上了面甲,他又成了无所不能的钢铁侠。

 

 

在瓦坎达,地下的世界和地上全然不同。走过金属打造的隧道里,托尼跟在特查拉和史蒂夫后面,一路走过去,瓦坎达先进的机械设施提起了他的兴趣。

 

这才是托尼认知中的那个瓦坎达应该是的样子。托尼干脆不再去理史蒂夫,研究起了瓦坎达的这些黑科技。

 

一直到特查拉刷脸把最后那一扇门打开,托尼都没有再和史蒂夫说一句话。这简直是徒劳无功,这个世界上,从没有一只耳朵被一张嘴巴真正地说服,哪怕那张嘴属于托尼·史塔克。但是那只耳朵属于史蒂夫·罗杰斯。

 

门一打开,曾经一起战斗过的伙伴几乎一个不差的出现在托尼的眼前,旺达,克林特,山姆,还有那个唠唠叨叨变大变小的斯科特,托尼环视一周,很确信这里少了一个人,他曾经想帮助的人,他曾经想杀死的人,冬日战士巴恩斯。

 

“他不在这里。”史蒂夫真是太了解托尼了。

 

是啊,托尼,你差点杀了他,他们还敢让你跟他见面吗?这对你们都好。

 

托尼还没来得及再细想,史蒂夫指着自己的太阳穴接着说:“他把自己重新冰冻了起来,他不相信自己的脑子,我们尊重他的选择。”

 

这样的选择远远超出了托尼的预期,让他哑然。还好他还没来得及重新摘下他的面甲,没把他惊讶的表情表现在所有人面前。

 

这时候,剩下的几人才真正的确认了眼前这个金红色的盔甲就是托尼本人。一下子,就连原本在远处练习控制自己能力的旺达都走了过来,四个人和史蒂夫一起,在到了托尼对面。

 

“你来做什么,Stark,法律法律法律,见鬼的法律,我们刚刚又违反了一次它,是吗?”克林特的情绪还是很糟糕,他已经和他的妻女分别了好几个月,一点也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对他的妻女到底做了些什么,他的语气几乎是在抱怨了,“你还想把我们扔回那个该死的地方吗。Stark?”

 

其他人都没说话,他们都知道史蒂夫前几天刚刚给托尼寄出了快递——史蒂夫在那么做之前征求了所有人的意见,没有一个人反对。

 

托尼选择性地无视了克林特那更像是在针对他自己的质问,自顾自地把视频投影在空气里,坐到一边的桌子上开始说话:“政府已经开始在全世界范围找队长,他们现在还没有找到瓦坎达,不过这也只是时间问题。如果你们想要一辈子猫在这里,那就当我没有来过。——队长,政府已经取消了你和巴恩斯的通缉,我想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是你这次的行动差点把一切都毁了。”

 

托尼的态度表明了就是公事公谈,全然不带一点的内战后的个人情感。

 

“我很遗憾。”史蒂夫很清楚这一点,马上表态,“我花了很长时间打探到了他们的下落,那是我根本想象不到的对待,我承认我当时很气愤,也许有些失去理智。我愿意和你回去,去把事情解释清楚。”

 

“很好。”托尼点点头,“那么,已经提上日程的关于索科维亚协议修改的联合国大会,希望你们也能出场,它是针对世界上所有超级英雄的法案,我不能一个人代表复仇者联盟。”

 

这次史蒂夫犹豫了一下,他看了看站在他两边的他的队伍——山姆显然是想说什么,却又憋了回去,而克林特,旺达和斯科特,他们甚至都没有翻开过那本几百页的协议初稿看过一眼,都是一脸我们听你的表情。

 

史蒂夫想了想,还是给了一个含糊其辞的答复:“我想这个我们还需要讨论一下。”

 

托尼也不指望他们能这么快就对索科维亚协议的修改事宜做出一个决定,很理解地带过了这个话题,提出了这次他来到瓦坎达最主要的目的:“最后,我想,我们即将面临一个巨大的威胁。”

 

空气中的显示屏开始播放那天托尼和幻视遇到那两个克里人时发生的一切——也许过不了太久,地球就会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敌人了。

 

“灭霸,他对幻视头上那玩意儿很感兴趣。显然他比我们更知道幻视头上那块石头是做什么的。”托尼无奈地耸耸肩。

 

所有人都认真地看着托尼带来的视频,就连进来之后因为不想干涉复仇者联盟这档子破事一直保持沉默的特查拉也看得相当仔细。相比那些政治上的协商,更多的超级英雄们还是对这样的危机更敏感一些,尤其是史蒂夫和克林特,他们亲身经历过洛基在纽约造成的巨大的破坏,而灭霸显然比洛基还要高上一个层次。

 

——世界无法再承受一次纽约和索科维亚那样的悲剧了。

 

这是他们所有人都清楚的。

 

把该说的都说明白之后,托尼松了一口气。在所有人都在看他带来的那些资料的时候,托尼在观察他们。他调动着对这些人残留的印象,漂亮的小女巫似乎瘦了不少;没有妻子的提醒,克林特胡子疏于打理,都有些长了;至于山姆,托尼一时间还真没有看出他的什么变化来。

 

史蒂夫呢?超级士兵的血清很少会让时间在他的脸上留下些痕迹,但是这次见到他,托尼忽然觉得美国队长向着他的真实年龄又迈进了一步。

 

这场内战没有赢家。他们两败俱伤。在重新见到他们之后,托尼前所未有地清楚地感受着这一点。

 

“我会把所有的相关资料都留给你们,特查拉,Friday需要连线你这里的主机。”托尼回头看了特查拉一眼,征求主人的意见。破译这里的主机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没必要浪费这个时间。

 

“当然。”特查拉点点头。

 

做完一切他该做的和他能做的,托尼站起来,他活动了下,盔甲发出钢铁碰撞的声音。

 

“Friday,我们走。”

 

“Yes,Boss。”

 

Friday的话音刚落,托尼就已经悬浮在了空中,他最后看了这群人一眼,上身微微下压做出了飞行的姿态。

 

“等等。”山姆叫住了托尼,“我想知道……罗迪他怎么样了。”

 

“手术很成功。”托尼已经飞远了,只留下他的声音,“他很好。”




首先从没有一只耳朵能被一张嘴巴真正的说服取自我的团长我的团,当时脑子里莫名地想起来这句台词,又挺合适的,就加进去了。

设定是因为冬兵被冻所以大家都清楚西伯利亚发生了什么,但是这好歹是人家私事不好管的状态

然后瓦坎达的设定是记忆里残存的EMH的设定,热带雨林什么的…

正剧真的好难写…卡文卡到吐,想拿头磕键盘那种,完结了这个我要是再写正剧我就……我就把漫威电影再看一遍(……)

下周二考微观经济学…更新一章以攒人品

评论(6)
热度(18)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