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钢铁侠中心】孤身一人·十五

15

 

Pepper又是在托尼的地下实验室里发现我们的钢铁侠的,或者说,从瓦坎达赶回纽约之后,托尼就直奔实验室而去。在身处瓦坎达短暂时间里,那些新奇的黑科技已经往托尼天才的大脑里补充了太多的灵感。而和史蒂夫他们的交谈还算是解决了一些问题,这让他心里那根弦好不容易放松了一些,于是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这些灵感变成现实。

 

Pepper到时,托尼灼热的视线终于从手上的演算纸里脱离了一小会,他恋恋不舍地最后看了一眼演算纸上的数字,抬头往台阶上面看过去。

 

“Tony,我遇到麻烦。”Pepper今天打扮的格外正式,她穿着白色的西装和套裙,踩着高跟鞋走到托尼面前。她的神情严肃,妆又画得相当精致,这实在让托尼没法敷衍地随便答应两声就接着算他的公式。

 

“嗯。”托尼把尾音挑高,从下往上地打量着Pepper,故作惊讶地说,“难道你妈妈给你安排了相亲对象吗?”

 

Pepper嗔怒地白了托尼一眼,把手上的文件夹甩到托尼面前——托尼飞快地扫了一眼封面,上面一个大大的史塔克工业的标志,这让他似乎想起来了点什么。

 

“我以为我已经让Friday提醒过你今天有一个年终的董事会,那是你必须出席的了?”Pepper叉着腰教训托尼。其实她甚至想把脚上的高跟鞋脱下来像文件夹一样贴着托尼的脸甩过去,有时候托尼真的太知道如何让人生气了,这已经不是Pepper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想法了。

 

她还没说完,托尼就举起手跟她解释:“我想我的确是收到了你的邮件……Friday——”

 

“董事会成员们已经等了你半个小时了,你还有十分钟的时间出现在会议室。”Pepper太习惯托尼这样了,她抬手看了一眼表,完全不去理会托尼的解释,“如果你还希望我明年在那群扒皮鬼面前好过一些的话。这还是你的公司,Tony。”

 

托尼·史塔克,史塔克工业最大的股份持有者,他的人生从来都不只有钢铁侠和复仇者联盟。

 

——虽然从他宣布自己就是钢铁侠的那一瞬间起,他自己是这么以为的。

 

 

当托尼拽着自己的领带和Pepper一起出现在会议室的时候,原本还在私底下窃窃私语的几个董事都安静了下来,纷纷看向这两个人——这意味着今天的董事会终于可以开始了,在原定开始时间的一个小时之后。

 

托尼是被各式各样的目光看惯了的,他目不斜视,径直地走到专门给他留出来的座位坐下,在他看向Pepper之前,还顺便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

 

Pepper却丝毫没有看一眼托尼的意思,她很熟练地给Friday下达指令,让小姑娘把史塔克工业今年的年度报表调了出来显示在会议桌的中间,好让每个人都能看清楚。

 

每年史塔克工业的年终总结会都是史塔克家智能AI的保留项目,曾经这活属于贾维斯,现在归了Friday。Friday的报表做得更贴近女性风格一些,更符合Pepper的审美些。

 

Pepper很快地把一些重要内容给在座的这些人强调了一遍,接着就扫视一圈这一桌子的董事们,问了一句:“现在有什么提案的,都可以提出来了。”

 

她这话一出,于是刚才多半都默不作声的董事们纷纷都从舒服的大椅子里坐起来,摆出了一副应有的精英模样,眼神都精神了许多。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一番激烈地争吵之后,就有两三个议案已经获得了半数以上的支持而通过了。就连Pepper也因为来年的一个预算的问题和另一个董事争论了起来。

 

只有托尼还无所事事地瘫在椅子里,脑子里还是他的那些方程式和构想,像是完全不属于这个会议室似的。

 

很快就有事情找上门来。一个资历和斯坦差不多深厚的老头拍着桌子,声音盖过了在场的所有人,惹来了全场的注意力。于是所有的董事都不再急着发言,他们都热切地看着这位老先生站起来,他的目光指向了神游的托尼。

 

Pepper知道这位老头,从托尼接手霍华德创立的史塔克工业以来,这位老先生已经不止一次地在董事会上提过关于托尼本人的问题,事无巨细的。要是仔细去翻阅史塔克工业留底的会议记录,就能发现他的那些提案包含了托尼从个人问题到挥霍公司资产的一系列的问题。他此时站起来,当然是针对一年也不一定能来开几次会的托尼的。

 

这么想着,Pepper有些担心地看了托尼一眼——但显然托尼没有把这个老头放在心上,他还在低着头摆弄着他的手机,又怎么会去在意老头恨铁不成钢的目光呢。

 

“Stark先生。”老头颤颤巍巍地站着,叫出托尼的名字。

 

托尼头都不抬,一双手都在手机上写写画画。

 

“Stark先生!”老头更大声了些。

 

托尼依旧没有给他丝毫的回应,坐在托尼身边的那个女董事甚至还能听到托尼的嘀咕,他似乎是在跟他的智能AI说话,说了一句:“Friday,也许我们需要把这个参数再调高一些,你觉得呢?”

 

老头气得额头上爆出来一根青筋,拿着自己的拐杖在地上戳了好几下,忍无可忍地喊道:“Tony Stark!”连自己的形象都不顾了。

 

这回托尼终于抬起头来,相当迷茫地看向在场唯一一个站在那里的老头——他觉得这老头相当眼熟,一时间又想不起来老头干过些什么事情,于是他扭头看向pepper,问了一声:“董事会结束了吗?”当即摆出来一副准备离场的姿态。

 

这可把老头气得不轻,他吹鼻子瞪眼睛地盯着托尼,指责他:“Stark先生,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负责任的老板。你不光是什么超级英雄,也是史塔克工业的老板,说难听点,如果没有史塔克工业的全力支持,你还会是钢铁侠吗?可你看看你今年都干了些什么,啊?”说道义愤填膺处,老头哗哗地翻着自己手边的资料,一条一条地念出来,“据我们所知,上半年的时间你都花在了复仇者联盟的训练上,公司承担了这项活动的全部账单,哦对了,还有那个名字臭长的项目,这些费用都是没有经过任何申报程序的。六个亿,那是六个亿啊!年中,你签订了索科维亚协议,德国机场的损失也算在了史塔克工业的头上。怎么没人问问美国队长是否需要承担这笔损失?下半年你总算是干了些好事,哦天啊,这可真难得……你看一眼今年公司的报表,你看看,是这几年来情况最差的一年了。Tony,这可是你的公司。说真的,它真经不起这么折腾。”

 

说到最后,老头简直是声情并茂,说出了和先前Pepper几乎一样的话来。他说你醒醒,在把自己当成超级英雄之前,先来看看你作为人该关注的。

 

这是托尼第一次直面这样的指责,从没有人这样当面和他说过这些。就像面对那个在索科维亚失去了自己儿子的母亲时一样,托尼沉默了。他可以说史塔克工业原本就是他和他父亲脑子里那些神奇的构想们搭建起来的,就像他可以对那位母亲说他们已经在索科维亚救下了最多的人,但他却不能。就像在麻省理工报告厅外面面对那位母亲时一样,托尼·史塔克的伶牙俐齿在这样的场景里发挥不出什么作用,他最后只能沉默着接受着这位为史塔克工业奉献了一辈子的老头的指责。

 

与此同时,在整个会议室的沉默中,他没法控制地想起来,一直以来他都承担了所有相关损失的做法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也许这笔不约而同都向他头上砸下来的巨额赔偿款就是阻碍他所想的让复仇者联盟合法化的最大障碍。

 

是啊,所有人都在和他说,托尼,你应该对这个城市的损失负责,托尼,你应该对那个国家的损失负责,这些损失都和复仇者联盟的介入有着无法否认的关联——然后他就承认了,把所有的过失和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拿着史塔克工业的资产一笔一笔的把那些巨额的损失填上,换句话说,他之前还在指责史蒂夫的所作所为是违法的,但是这笔几十甚至上百个亿的黑账,早就违背了最基本的法律精神。

 

就好比一个好心人救了一个被抢了钱包的路人,那路人承了好心人的情,然后说既然你那么有钱,不如你把我丢的钱赔给我,好不好?好心人的确有钱,他于心不忍,也就赔了路人的损失,似乎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然后再没有人去追那个强盗的责,反而搞出来一套如果没有好心人就不会有强盗的歪理来。

 

对复仇者联盟,是如此,对托尼,更是如此。

 

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一开始就错了。托尼突然反应过来,他要带给史塔克工业的东西,绝不止是那些可以卖成美刀的主意和灵感;他想干的事情,比他所想的,还要复杂的太多。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个会议室又热闹了起来。这个屋子的人们又争吵了起来——为了一笔笔在托尼看来压根不算什么的来年预算。



我月更我骄傲,相信我一定能完结

依旧是欢迎讨论…。

哦对了,大家新年快乐啊!(你够了)

评论(4)
热度(33)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