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World Record 01-02

写点原创脆皮鸭玩儿
短篇
游泳运动员×2


01

“我们可以看到,中国选手林缙始终落后世界纪录的黄线半个身位……”

“最后的一百米,林缙起腿了。林缙开始加速,他在向由秦成延保持的世界纪录发起最后的冲击!折返,最后的五十米!”

“恭喜林缙在800米自由泳的决赛中获得冠军。”

半长不短的头发湿淋淋地贴在头皮上,林缙猛得一甩头发,满脑袋的水珠撒欢似的,溅得到处都是。先前比赛的回放仍然喋喋不休地在他耳边回荡,林缙忽然觉得耍嘴皮子的解说像两只夏蝉,一唱一和的,评判着全场运动员的表现。

很烦。

终于,他东翻西找地摸出遥控器,不耐烦地关掉了电视。

电视重归于黑屏之前,解说留下了最后的点评:“……很遗憾,秦成延在上届奥运会上创造的八百自上的世界纪录依旧无人打破——”

“哐啷”一声。

林缙将桌上的水杯扫到了地上。

 

林缙是个游泳的。

这么说好像不太讲究,不过在他还没有游出名堂前,亲戚朋友问起,他也只说自个是个游泳的。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游着,几年过后,也就没人问这样的问题了。又过几年,再提到林缙的时候,他们的嘴里的林缙清一色地一致成了另一个人。

“缙干运动员的,喏,你看,拿了全国冠军的。”

总而言之,林缙是个游泳运动员。不巧,还是个国家队级别的。

几年复几年,几年何其多。

在林缙头回下泳池往后数十二年后,他头一回站到了世界级比赛的冠军领奖台上。奖杯和金牌到手,国旗升起,国歌响起,林缙心里只剩下了两个念头。

其一是老爹炫耀儿子的时候能把那个全国改成世界了。

其二比较少儿不宜。新科世界冠军林缙庄严地默唱完国歌,另一个念头就绷不住了。他想,我日秦成延,伤退了还要给队里同项目的选手们留下这么一破黄线,让他拿个冠军都拿不消停。那世界纪录的黄线结结实实地打在直播屏幕上,好似留下它的秦成延还在实名远程嘲讽:看啊,你这冠军也就是沾了我退役的光。

多不是滋味。

都说运动员的成就取决于和他同时代竞争的对手,诚然不错——倘若赛事直播里那根阴魂不散的黄线也能算作对手的话。

他们再没机会在相邻泳道真正意义上的一决高下了。

 

世锦赛的热度延续了小半个月。

回国以后,主管教练难能可贵地给手下几个运动员批了一周的假期。头两天林缙回了趟家,不出第三天,再次和父母相看两厌的林冠军就屁颠屁颠地滚回了宿舍。

还不等他归置完行李,留守队友就好奇地从门缝里探了个头进来:“嘿?还真是你,你咋回来了?”

“心系训练,无心放假。”林缙满嘴跑火车地瞎扯。

“哦……”队友应了一声,也不知信了没信,“哎你今个上没上微博啊?”

“什么?”林缙一时间没跟上队友跳跃的思路,满脸都写着茫然。

“你没看见啊?秦成延关注你微博了!”

林缙几乎是瞠目结舌地点开了自己的微博。

林缙平时不爱上微博,主页里上一条的转发远在三个月前,故而也没多少粉丝。他随手点开通知栏,新粉涨了几百个,秦成延的大名大喇喇地挂在新增粉丝的第一页里。

这什么见鬼的操作?

 

02

秦成延八风不动地坐在泳池边上玩儿手机。林缙的微博一共才百来条,和他本人那个小一万条微博的主页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翻了没一会儿,秦成延发现,就这么一点一翻就见底了的微博,林缙也懒得经营。

他一路看下去,十条里面有八条是转发的体育新闻,剩下两条还是几段不知所云的美文赏析,一看就是不知道从哪摘抄来的。

极其无趣。

秦成延“啧”了一声,放下手机抬头照看起了泳池里下饺子一样扑腾着的小鬼们。

 

对于竞技运动员而言,退役从来都是他们绕不过的一道坎。

在这个圈子里,有人十年如一日的碌碌无为,有人绝世天才般横空出道,秦成延是后一种,但到了最后,无论名字后面跟了多长一串英雄事迹,他们这帮人总会告别曾经闪耀过的舞台。游泳是一项太过年轻的运动,秦成延算是幸运的,哪怕离开了职业竞技,7分32秒12的记录也将永远地铭刻在泳坛历史之上。

也仅此而已了。

才退役那一年,秦成延甚至没有下过水。

天才总是过于脆弱。

“肩关节肌腱断裂”,彼时医生诊断时的说辞惋惜而冷静,“成延,你不能这么练下去了。”

紧跟着,手术和复健接踵而至。他错过了两年一度的世锦赛,却还满怀期待地在微博上数着恢复训练开始的倒计时,末尾的数字从九开始,到零结束,轮过几轮,好似一场周而复始没完没了的美梦。

……又告破。

恢复训练的第一天,秦成延只下水游了一圈。

水流滑过皮肤,温柔的,生疏的。秦成延几乎是惊恐地发现,曾经最亲切的细微流动成了他如今最大的阻碍。他分不清是他拒绝了水流,还是水流拒绝了他。

他回不去了。

那天秦成延同教练和医生交流到深夜,最终换回了一句“最好能恢复到7分40秒,仍然具有夺冠实力”的评判。这对秦成延而言,无异于硬生生掰断了羽翼和未来。夺冠?他已然拿过太多的冠军,从奥运会到社区游泳比赛,他是已经站在过巅峰的天才。

他回不去了。

日复一日的训练,每天每天,一万四千米的折返。在一句轻描淡写的7分40秒面前,他所付出的,他所期待的,变成了让人啼笑皆非的笑话。

那晚之后,秦成延斩钉截铁地选择了退役。他彻底地告别了国家队,也彻底地告别了游泳竞技。微博的认证消息从“游泳的”改为“以前游泳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过得浑浑噩噩,唯有一个想法清晰可见。

秦成延想,他不需要仅仅为杂物室再添一个两个的奖杯的职业生涯了。

 

近几个月,秦成延排斥的情绪见好,甚至还有心思帮好友照看他那群在泳池里瞎扑腾的学生。小鬼们都是初学者,不懂事,大多都在浅水区里撩水打闹,两年前正牌的世界冠军坐在一边,也没有人真把秦成延当回事。

直到深水区异变突生。

两米的池子足以淹过绝大多数成年人的头顶,对于抽筋溺水的儿童而言更是灭顶之灾。出事的小鬼在水面起起伏伏,挣起大片的水花;几个结伴去深水区嘚瑟的男孩子不知所措地远远躲开,生怕奋力扑腾着的同伴殃及池鱼。与此同时,男孩子们受惊后带着哭腔的尖锐呼救声在千把平米的游泳馆里来来回回地振荡。

“救命啊——”

临时赶鸭子上架的救生员秦成延:“……”

说好的学生都很乖不会出事你就随便照看一下呢?

事发突然,他甚至来不及热身。

更来不及细想。

只见秦成延利索地甩开毛巾和拖鞋,一个标准的鱼跃跳进了泳池,一进水,黑色的T恤就糊到他身上,显露出紧实的腹肌。秦成延泳姿舒展,一气在水下潜了十余米才冒头,紧接着,修长的手臂便开始发力,水流被劈开,又在他身后悄然合拢。

从秦成延下水起,整个游泳馆忽然安静下来。

二十几秒的时间里,除去溺水的少年仍拼命挣扎着让脑袋浮出水面,其余的小鬼们统统自然而然地学会了闭嘴。他们目不转睛地看着这具匀称的身体在水中自如地摆动,好似这个初来乍到的男人天生就比旁人更适合在这里生存。

秦成延游到溺水少年的背后,简单地安慰过后,他一吸气扎了下去。

 

秦成延已经一年多没有泡在泳池里了。

身体被水流包裹的漂浮感给他一种恍若隔世的不真实感。在水中,身体的反应比大脑来得快太多,秦成延按部就班地将施救步骤身体力行,抓下巴,夹肩膀,动作标准得足以当场录像作为教学视频。

托着小鬼的屁股顺利把他送上了岸,尚有半个身子泡在水中的秦成延这才破功似的“嘶”了一声,第一时间低声抱怨:“要命,水真尼玛凉……”

“哥哥好厉害呀。”

围过来的小孩们迫使秦成延憋回了接下去的粗口,他瞟了一眼先前溺水的少年,自发地将他作为反面教材代替好友向这群小屁孩上课:“下水之前不好好热身就他这结果,抽筋了也别紧张,仰躺着去扯开就好,记住了吗?”

“记住啦!”小孩们稀稀拉拉地拖长了声音回答。

“行,那去玩吧,你们教练应该一会儿就回来了。”

秦成延自以为有了这句话,这群凑过来的小屁孩就会屁颠屁颠地给他这个临时代班的救生员留出私人空间,不料这群小鬼却很不长眼地在他耳边炸开了锅。

“哥哥刚才游得好快啊。”

“哥哥能教我们游泳吗?”

“哥哥刚才是仰泳吗?我们教练还没教过这个!”

完全没有“去玩”的意思。

一串的哥哥长哥哥短哥哥前哥哥后,秦成延就算有四双耳朵也听不过来。他只好拿出尘封已久的,当年应付粉丝的营业功底,挤出来了一个友好的微笑。小孩子实在是太吵了,一片喧闹之中,秦成延错过了手机“嗡”地震动。


评论(2)
热度(11)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