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iron man

World Record 03-04

03

“今个谢了啊!”

好友忙不迭地把秦成延送出了游泳馆,临了还不忘问一句:“真不用我送你啊?我记得你家离这还挺远的。哎老秦,你刚才怎么过来的?”

“公交啊。”秦成延理直气壮地回答,“响应国家号召,节能减排,低碳出行。”

说完,他潇洒地一挥手,孤独地在站牌边上等了足足半个钟。

到家时已是华灯初上。

秦成延一个人住。小户型的公寓比起当初国家队的单人间宿舍大了两圈,可惜闲置了一个月的冰箱里方便食品弹尽粮绝。秦成延上上下下地摸索了个遍,最终只好闭着眼在让人眼花缭乱的外卖软件里随手翻牌子。

毫不费力地解决了温饱问题,等待外卖小哥上门投喂的过程中,前世界冠军秦成延自然地打开微博,准备完成帮自己几千万粉丝提升精神生活的日常。

“从澳大利亚回国第一天,被朋友揪去看小孩,莫名其妙就客串了一下午的教练。”

编辑完文字内容,秦成延又在最后补了一串乱七八糟的表情。

发送!

肉眼可见的,底下的评论数就滚动起来。

秦博主轻车熟路地回复了两条娱乐到自己的评论,今天份的粉丝互动环节就顺利收官。而后,秦成延兴致极佳地哼了两句隔壁乒乓球队的队歌,顺手点开了消息通知的红点。

三个小时之前的私信安静地躺在消息箱里。

林缙:“虽然我很崇拜你,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关注我?”

秦成延一抬眼皮。他啼笑皆非地盯着这行字,再三揣度,最终还是不得其解地在对话框里打了个“?”。

谁跟他说的半个国家队都是秦三二的小迷弟来着?

 

隔了H市的半个市区,林缙饱含深意的“……”踩着秦成延结束一天网上冲浪的死线而来,不等秦成延反应过来,林缙又言简意赅地补发了一条:“你粉太多,吵。”

秦成延:“啊?”

其实他还是没看懂林缙的意思。

这都什么跟什么。

秦成延不知所云地又敲了两个问号回去,同时自食其力地再度点进了林缙的微博首页探明真相——看着林缙这儿翻了一倍的粉丝和首条微博下面暴增的评论数,秦成延就仿佛明白了什么。难怪林缙直白地找上门来,冤有头债有主,秦成延看着评论区前排眼熟的“秦成延今天发微博了吗”,自觉连个辩解的机会都被自己小粉丝们无情地剥夺了。

他讪笑了一声,冷静地接着自己的那两个气势汹汹地问号打字:“咳……那什么,我手动撤回一下刚才的那条。还来得及吗?”

心虚得一批。

秦成延难得犹豫起来,这种情况,是不是好歹该给这个国家队的后辈道个歉。

 

林缙看着刷出来的新私信,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回复点什么。“来得及”显得自己太好说话,“来不及”又显得太过锱铢必较。综合权衡之后,他干脆决定转移话题。

“算了,反正已经这样了。”

反正他也不怎么上微博。要真说影响,秦成延那些小粉丝带来的冲击还不如秦成延本人关注他这个既定事实来得更大一些。

那头的秦成延倒是很快犹豫出了结果,毫无前辈包袱地低头认错:“抱歉啊,我也没想到他们能顺着关注列表跑你那去。给你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

“哦,没关系。”始料未及的林缙干巴巴地打字,“其实我也没那么介意。”

按下回车,林缙又飞快地通读了一遍上下文,突如其来地觉得下面就该轮到秦成延回复一句“那就好那咱们这事就算翻篇”了……像是一篇小学生作文,还是那种描写朋友之间相互体谅的标准答案版记叙文。

他们明明压根才刚刚在微博私信里说上话。在此之前,两人甚至连正脸都没看过一眼。

这会轮到他想要撤回了。

好在秦成延压根没跳进这个幼稚的套路里。

“嗯。哦对了,我看了比赛,世锦赛游得不错。”这才是秦成延真正交上去的八百自世界纪录保持者版的答卷:“水平很高。”

话题一下子歪到了老师点评学生作业的层次。

林缙看着秦成延的夸奖,心情难以言喻。他应当高兴的,他的个人最好成绩得到了来自前辈的鼓励,可他却没由来地想起不久前世锦赛的八百自决赛。拼死拼活抗完全程,他坐在水线上回头,赛场大屏幕上显示的一秒之差。

遗憾又不甘。

激动又难耐。

 

04

在这个时代,但凡是个有点心气的职业自由泳选手,就没有人能绕开秦成延的影子。

十七岁出道,到秦成延二十一岁那年,八百自的大满贯他都拿了两轮。在中长距离的自由泳赛场上,秦成延近乎可以和人类极限划上等号。

 

早两年林缙还没从省队出头,他那时的教练就是秦成延的半个迷叔,三天两头地带着他们几个运动员逐帧分析秦成延的技术动作,“你们看看人家秦成延怎么游的”更是常年被教练挂在嘴边。

Z省省队公认,在泳池里的秦成延几乎无所不能。

起跳,折返,到边。

划手,打腿。

每项技术都出类拔萃,世界顶尖。

苦练自由泳这么些年,林缙没少在教练或明或暗地指示下把秦成延的各项技术扒碎了模仿学习,这才好向那些非人的成绩靠得更近一些。而被模仿的对象此刻躺在林缙的通知栏里,说着“游得不错,水平很高”。

林缙低头去看他们的对话框。

“最后50米实在没力气了。”

他是这么回应秦成延的夸奖的。在他还没有搞明白自己对秦成延究竟抱有何等情绪之前,林缙就已经老实地把先前世锦赛决赛时的状况交代了个底朝天:“不然还能再冲一段的。”

他都不知道他说这些做什么。

秦成延这次的回复用了几倍的工夫,一直到林缙以为这段碰巧的对话就这么没头没尾地被结束了。他正准备放下手机,秦成延的回复才姗姗来迟:“这么想进32秒啊?”

废话。林缙想。

你去问问日韩欧美那些游进过40秒的顶尖八百自专项选手,哪个不是虎视眈眈地盯着这条线,期盼能由自己打破32秒的记录?

——可是这和你这个退役选手又有什么关系?

秦成延像是能预知林缙的想法似的,新的气泡又跳了出来:“看老刘朋友圈,你在放假?要不我们见一面吧。”

言之凿凿的陈述句,连征求意见的环节都能省则省地免了。

林缙惊呼一声:“卧槽?”

不等林缙缓过神来,秦成延就不由分说地发了一个游泳馆的地址和准确的时间过来,最后是他的手机号和敷衍的拜拜,连微博私信这倒霉玩意儿不好及时联系都被秦成延一并考虑了进去。

林缙想了想,从头像点进了秦成延的主页。

黄V是真的。

两千万的粉也是真的。

“以前游泳的”这种开玩笑似的认证说明还大喇喇地挂在主页上。

林缙抹了把脸,仍旧在微博私信的界面里,他对着这个如假包换的秦成延灵魂发问:“你干什么?”

秦成延能有这么好心?

五分钟过去,这条消息孤零零地躺在一众已读的消息下面,显得格外孤单。

林缙:“……呲。”

以前媒体怎么从来没有报道过,秦成延这人的性格也太糟糕了吧!说消失就消失,一点不把别人满腔的好奇心当回事。

要不是八百自的世界纪录姓秦。

要不是该死的瓶颈期。

鬼才存好了号码开始高德一下那么偏远的地址,林缙这么愤愤不平地想着,身体却很诚实地截屏了高德的推荐路线。

他倒要看看秦成延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秦成延约的时间是隔天傍晚。

林缙礼节性地提前了十分钟。看着蹦跶着往游泳馆外跑的小孩子,他这才反应过来,昨个秦成延在微博上所谓的带小孩诚不欺我。

……还真是有够耐心的。

大发善心地抬手拽了一把一个跑太快差点摔跤的小孩,林缙逆着人流朝前望去,曾经数十次站上世界自由泳最高领奖台的男人就站在游泳馆的门口,向吵吵闹闹的小孩子们挥手道别。下午下过一场雨,地面还没干透,空气湿哒哒地黏在皮肤上,却有落日余晖撒下来,给秦成延镀上一圈薄薄的金边。

林缙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说起来,虽然秦成延也在国家队当过老大,前后脚跟他错过的林缙还真没这么实打实地跟秦神打过交道。

秦成延应当是看见他了。

送走最后一个瘦成杆的小鬼,秦成延抄着兜连声发问:“喂朋友?傻站那干嘛?你是想在这脱衣服吗?影响好像不太好吧?”

评论(2)
热度(8)

© 幸幸想要抱抱。 | Powered by LOFTER